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一千一百五十六章 喚屍鈴、藏屍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一千一百五十六章 喚屍鈴、藏屍棺字體大小: A+
     

    跟隨烈焰魍而來的那些烈焰家族的八階血脈戰士,在淪為廢墟的山脈遊盪了一圈,也看出了戰鬥的慘烈。

    這些八階的血脈戰士,也是暗暗吃驚,對靈域種族的戰鬥力,有了更加直觀的認識。

    「參戰者,都是靈域的本土種族?」一名八階血脈戰士,詢問乾煋,臉色有些凝重。

    乾煋點頭,說道:「有人族,修羅族,還有屍妖,加上一些……」

    話到這兒,他遲疑了一下,看向為首的烈焰魍,道:「阿叔,後面過來的三個人,身上的氣息分明是深淵魔氣。那三人,在我來看,更像是高階的惡魔……」

    「你具體描繪一下。」烈焰魍道。

    「一個傢伙有著九隻眼睛,還有一個頭上有九個彎角,另一人的魂壇如有千萬幽影堆積而成。」

    乾煋思索了一下,將格雷,戈登,還有魯茲的特徵描述了一邊。

    「九目,九個彎角,這……」那名八階的血脈戰士一驚,似想起了什麼。

    「那是鬼目族,角魔族和暗影族,都是幽冥界的種族。」烈焰魍沉吟了一下,眼中浮露出神秘的笑容,對那名八階的血脈戰士說道:「你想的沒錯,他們和深淵一些古老的惡魔,有著血脈上的淵源。幽冥界最強的種族,名叫陰冥族,十階的陰冥族族人能蛻變為邪神。所謂的『邪神』,其實就是將他們血脈之中的本來面目展現出來,十階血脈的陰冥族族人,已相當於深淵大領主級別。」

    此言一出。在場的所有烈焰家族族人,都是駭然失色。

    除烈焰魍以外,這群烈焰家族的族人,都沒有經歷過兩萬年前對靈域的入侵。

    他們對靈域並不了解。

    這時候。忽然聽說靈域一個名為「幽冥界」的輔世界,活動的各大種族竟然有著深淵惡魔的血脈,而且陰冥族在達到十階血脈以後,會覺醒本源血脈。蛻變為邪神,他們都大為驚奇。

    「當年,那些十階血脈的陰冥族強者,也給我們造成了很大的麻煩。」

    烈焰魍咧嘴一笑,又解釋道:「很可惜,那些幽冥界所謂的邪神,即便血脈復甦了,因為他們沒有生活在深淵。未能從深淵中摸索到深刻的規則之力,導致邪神的真實力量,要遠遠弱於真正的深淵大領主。」

    「邪神的戰鬥力,也僅僅和人族的域始境相當,和十階血脈的巨龍族一致而已。」

    「那還好……」乾煋說道。

    「當時的確還好,他們給我們造成了一些麻煩,卻並不是導致我們遁離靈域的主因。」烈焰魍粗長的眉頭。突然緊皺起來,臉色也變得沉重。

    眾人都不明所以然地看向他。

    「現在可能不太一樣了。」烈焰魍嘆了一口氣。

    眾人愕然。

    「阿叔,有什麼不一樣的?」乾煋追問。

    「因為他們來到深淵了。」烈焰魍沉聲道。

    「來到深淵怎麼了?」乾煋一時沒有反應過來。

    烈焰魍看了他一眼,道:「所有幽冥界的強大種族,都流淌著深淵惡魔的血統,將他們當成高階惡魔來看也不為過。尤其是陰冥族的族人,天生紫發、紫眸和紫血,這是深淵最古老的惡魔血統。」

    話到這兒,乾煋等人猛地一震,紛紛反應過來。

    眾人臉色微變。

    「你們想明白了吧?」烈焰魍神情凝重。「如果他們一直待在幽冥界。體內的那些深淵血脈,得不到最濃烈精純的深淵魔氣刺激,覺醒和成長的速度都會很緩慢。深淵卻不同,他們來到深淵以後。就會和真正的高階惡魔一樣可怕。尤其是陰冥族,因為體內流淌著最為古老的深淵血脈。他們的成長和強大速度,要比在幽冥界快上很多倍。」

    「阿叔是說,將來這個種族會成為我們的威脅?」乾煋認真道。

    「可能會,也可能不會。」烈焰魍搖了搖頭,不確定地說道:「來到深淵的他們,不見得就願意重返幽冥界。」

    「他們和秦烈關係很不錯。」流漾突然道。

    烈焰魍愕然,旋即失笑道:「秦烈是神族,他們歸根結底還是深淵惡魔,沒料到他們還有深厚的關係,這還真是有趣了……」

    此時,苗風天也看到這群神族強者的到來。

    他從一片廢墟之地浮上天空,渾身屍氣涌動著,沖烈焰魍說道:「秦烈還在分割阿特金斯的血肉軀體,可能要再過一段時間,才能將三分之一的血肉之軀帶過來。」

    烈焰魍擺擺手,滿不在乎地說道:「無妨,我們可以等待。」

    「有勞了。」苗風天心神不安地落下來。

    自從融合屍之始祖遺骸,被秦烈帶入深淵以後,他現在彷彿每天都在接觸著全新的世界。

    深淵,強大的惡魔,一個個不同的深淵層面,神族……

    這些以前從未聽說,亦或者只存在傳說中的事物和種族,紛至沓來,讓他眼花繚亂。

    靈域,人族,別的小種族,在他心中反而漸漸模糊。

    很多時候,他已經分不清自己是誰。

    他只知道,他只有緊隨秦烈的腳步,才能生存下去,才能證明自己的價值。

    就在此時,烈焰魍一雙眼睛,熾烈如太陽,凝視在他身上。

    「屍之始祖當年持有的靈器,一共有兩件,一個叫喚屍鈴,一個藏屍棺,這兩件靈器和屍祖傳承能完美融合,想來你應該知道吧?」烈焰魍突然問道。

    苗風天一震,道:「我知道。」

    烈焰魍嘿嘿怪笑,道:「那兩件器物對你的煉屍之術,還有各類陰詭法決,都有增幅作用吧?」

    苗風天重重點頭。

    「這兩樣東西在我族手中,屬於很冷門的器物,幾乎沒有人以功勛點兌換。」烈焰魍微笑著,說道:「兩樣器物加起來,只需要五十萬功勛點,就可以全部兌換走。」

    苗風天拱拱手,道了一聲謝,就再也沒有多說什麼。

    他心中則是思緒萬千。

    「不單單是屍之始祖。血之始祖,巫之始祖,還有咒之始祖當年持有的器物,我們應該都有所收藏。」烈焰魍淡淡道。

    「我會和主人說明。」苗風天輕聲道。

    ……

    泊羅界地底。

    幾乎是烈焰魍和苗風天的談話剛剛結束,憑藉著靈魂之間的聯繫,秦烈已知道情況。

    此刻,他本體依然是大幅度顫抖著,發出撕心裂肺的嚎叫。

    他全身蕩漾著一層層金色波紋。

    那些金色波紋,和不久前阿特金斯肆虐八方,形成的金色波紋一模一樣。

    他還處於融合血脈的艱難過程。

    倒是他的魂獸分身,一邊冷冷看著阿卡洛斯,在瘋狂吞吃著阿特金斯三分之一的血肉,眼中一邊閃爍著思索的光芒。

    阿卡洛斯身為高階惡魔,體型比人族只是略略高大一點,而深淵領主三分之一的血肉,卻像是血肉小山。

    可阿卡洛斯的腸胃,彷彿永遠填不滿的黑洞,他在吞吃深淵領主血肉的時候,一刻都沒有停下來。

    秦烈的魂獸分身,一邊看著他,一邊暗暗思索。

    「除魂祖以外,血祖,屍祖,巫祖和咒族,竟然都有器物被神族所得。而且,應該都可以通過功勛點來兌換。五十萬功勛點,就能兌換喚屍鈴和藏屍棺。剩下的五十萬,又能兌換什麼?」

    他本體在融合阿特金斯血脈時,分身已經在考慮著,要不要將所有的功勛點,都拿來兌換當年五大始祖的遺物。

    另外,他修鍊的天雷殛來自於雷帝,他甚至在想雷帝三件靈器的另外兩樣,會不會也在神族手中。

    雷帝印,雷神錘和天雷池,乃是雷帝當年手持的三樣至寶。

    雷帝印被他爺爺交給他,已烙印在他體表,助他開闢穴竅。

    雷帝印為雷帝的傳承。

    雷神錘和天雷池,則是雷帝對敵的器物,早已隨同雷帝消失了。

    ……(未完待續~^~)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