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一千一百五十五章 惡魔心臟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一千一百五十五章 惡魔心臟字體大小: A+
     

    泊羅界地底深處。

    深淵惡魔阿特金斯的巨大軀體,在魂獸分身,阿卡洛斯,還有柯蒂斯的分割之下,被切為三個血肉堆。

    其中,三分之一的血肉被交給阿卡洛斯,任由他吞食。

    另外一塊血肉堆,秦烈以極寒之力冰凍著,準備交給烈焰魍來兌換神族功勛點。

    最後三分之一的血肉,秦烈在泊羅界的地底,取出血肉豐碑,以血肉豐碑來煉化。

    血肉豐碑懸浮著,七道神光貫射出來,垂落在那塊巨大血肉上。

    一束束肉眼可見的血色精氣,被神光輸送著,一一匯入血肉豐碑。

    幽暗地底,秦烈臉色深沉,看著血肉豐碑將阿特金斯三分之一的血肉煉化。

    他能感覺到血肉豐碑內立即蘊藏了澎湃血肉能量。

    這股血肉能量之豐沛,簡直超過他的想象,似乎無窮無盡一般。

    「主人,還有那些深淵惡魔的血肉。」

    柯蒂斯從旁邊走來,擰著一頭斷首的八階深淵惡魔,將其仍在血肉豐碑的光幕之下。

    另外幾個修羅族族人,也將他們帶入此地的深淵惡魔殘肢,紛紛放在血肉豐碑籠罩的範圍。

    那些殘肢斷臂,依然蘊藏著濃烈血肉精氣,被血肉豐碑罩住以後,也被迅速抽離了力量。

    「烈焰家族遺失的血肉豐碑……」

    阿卡洛斯的眼中,冒出驚人的火芒,他舔了舔嘴角。臉色怪異至極。

    身為高階惡魔,且生活在極炎深淵,他對烈焰家族相當了解。

    他很清楚,烈焰家族最近兩萬年之所以敗落。除了上一任的家主失蹤以外,另外一個原因就是遺失了血肉豐碑。

    神族,一共擁有五塊血肉豐碑,每一塊血肉豐碑都能儲藏幾乎無限的血肉精氣。

    烈焰家族要是還擁有血肉豐碑。他們就不需要將獵獲的深淵惡魔給分割成一塊塊,只需要通過一塊血肉豐碑,就能將所有血肉軀體內的血肉精氣抽離乾淨。

    一塊血肉豐碑,可以將一個深淵層面,所有深淵惡魔給煉化為血肉精氣儲藏起來。

    五塊血肉豐碑要是集合起來,據說更能發揮出逆天凶威,令深淵大領主都要為之驚恐。

    可惜,烈焰家族持有的血肉豐碑。已遺失了太久。

    今天,烈焰家族遺失的那塊血肉豐碑,突然在秦烈手中浮現出來,讓阿卡洛斯深深為之震驚。

    「神族血統,魂獸分身,血肉豐碑……」

    阿卡洛斯看了看秦烈本體,又看向魂獸分身。眼神流露出深思之色。

    在血肉豐碑的力量之下,深淵領主三分之一的血肉,還有眾多八階、七階深淵惡魔的殘肢,都被煉化。

    所有血肉精氣都被抽離,血肉豐碑底下的那些屍身,變得如經受了千萬年時光的侵蝕,竟在短短時間腐朽了。

    「主人,這是阿特金斯身上最為珍貴之物。」

    在他將血肉豐碑收回以後,柯蒂斯再次上前,將一根金燦燦的獨角。一隻巨大的金色眼瞳。還有一顆惡魔心臟呈上。

    「金角蠻魔的獨角,這支眼睛,都蘊含金之銳意,全是價值連城的神物。」

    「深淵惡魔的心臟。為血脈之源,乃儲藏精血之處。精血。為鮮血的精華,烙印著血脈天賦,力量無窮。」

    柯蒂斯一邊講話,那金色獨角,金色眼瞳,和一顆巨大的心臟,都已漂浮在秦烈身前。

    金色獨角,十幾米長,如一桿金色長槍,通體閃爍著耀目金光。

    金色眼瞳,頭顱一般大小,內部遍布著神秘莫測的金色紋絡,彷彿蘊藏著規則道理。

    如磨盤般碩大的心臟,則是呈淡紫色,表層有紫色光暈纏繞著。

    秦烈凝神看向巨大的淡紫色心臟,發現那心臟之中,分明有著龐大的能量氣息。

    旁邊,阿卡洛斯看著金角,金目,還有暗紫色的心臟,呼吸都急促起來。

    他甩了甩頭,不敢繼續看下去,不敢再心生雜念。

    秦烈瞥了他一眼,說道:「這三樣東西那一個最珍貴?」

    阿卡洛斯回過身,恭恭敬敬地垂頭回答:「心臟。」

    頓了一下,他解釋道:「每一個深淵領主的心臟,都是血脈力量的源頭,都蘊藏著龐大力量。一頭八階的金角蠻魔,要是能吃掉這顆心臟,沒有意外的話,會在很短時間內進階到九階血脈,變成新的深淵領主。心臟內的一滴滴精血,都是阿特金斯的血脈精華,烙印著他血脈內的天賦。」

    秦烈點了點頭,突然看向魂獸分身。

    魂獸分身倏然收縮,以血脈秘術,凝成另外一個秦烈。

    這個秦烈一閃后就來到那顆碩大心臟處。

    他伸出一根手指,點在心臟處,綠幽幽光芒纏繞在那根手指上,形成一股牽引力。

    一滴暗紫色精血,從心臟內凝結出來,被這根手指抽離出來。

    這滴暗紫色鮮血,粘稠如紫色光球,閃爍著晶瑩光澤,有著淡淡血腥味。

    仔細去看,會發現紫色血滴之中,有無數不知名的文字一閃而逝。

    秦烈盯著看了一會兒,發現那些文字,乃是從深淵存在起,就烙印在那些強大深淵惡魔血脈內的文字。

    那文字和幽冥界的語言也有點相似。

    秦烈本體嘿嘿一笑,伸出了左手。

    那一滴暗紫色鮮血,漂浮而來,就這麼落入他掌心。

    暗紫色鮮血,一入掌心,就如水滴般融入他體內。

    阿卡洛斯睜大眼看著,一臉的驚愕不明,旋即突然想起了什麼,急忙喝道:「你不是我們深淵惡魔一族,你不可能融入阿特金斯的精血,而且你分身境界太低,你或許會因此死亡!」

    「嗚嚎!」

    果然,那一滴暗紫色精血,一融入掌心,秦烈便撕心裂肺般嘶吼起來。

    阿卡洛斯愈發驚恐。

    「沒事,你去將屬於你的血肉堆吞食,準備蛻變九階血脈吧。」由魂獸分身凝成的秦烈冷冷說道。

    阿卡洛斯呆愣了一會兒,心懷巨大疑惑,默不作聲的走開。

    魂獸分身,從那一顆碩大的心臟,抽離了一滴阿特金斯的精血以後,也重新凝為魂獸形態。

    金色獨角,金目,還有阿特金斯的心臟,被魂獸看了一眼,就消失在他眼瞳之中。

    幽暗的地底深處,秦烈劇烈顫抖著,發出凄厲嘶吼,在以血脈融合阿特金斯的一滴精血。

    那一滴暗紫色精血,一入他掌心,他就知道他的血脈能將其融合。

    只是,和他當年融合八目妖靈的血脈不同,這次對阿特金斯血脈的融合,充滿著撕心裂肺的痛苦。

    這種痛苦,他當年在融合尼維特的一滴精血時,也曾經歷過。

    在他體內,一根根血管之中,他的烈焰血脈沸騰著,閃爍出眾多神文。

    那一滴阿特金斯的精血,在他鮮血之中,如一個金色太陽,釋放著灼熱的金光,金光之中無數深淵秘紋飛梭出來,開始和他的血脈衝擊碰撞。

    每一次衝擊碰撞,他都在承受著錐心痛苦,都在忍受著血脈如要爆炸的刺痛感。

    極炎深淵。

    姜鑄哲領著那群嗜血者已經離開,苗風天御動的屍奴,也被送往寒寂深淵。

    戈登、格雷、魯茲三人也早已返回。

    只有苗風天孤身留在原地,作為秦烈靈魂的定位點,等候著秦烈的歸來。

    時間匆匆。

    這一日,烈焰魍帶著幾名八階血脈的神族族人,領著乾煋等人,從遠方天空浮現出來。

    一行人如駕馭著火焰雲層緩緩漂浮而來。

    「就在前方!阿特金斯的領地!」乾煋道。

    雄偉如山的烈焰魍,遠遠看向一座座崩塌的山峰,點頭評價道:「很慘烈的一戰。」

    「秦烈和他的追隨者最終贏得了勝利。」流漾笑吟吟地說道。

    「不容易,很不容易。」烈焰魍點了點頭,說道:「後生可畏啊。」

    ……(未完待續~^~)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