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一千一百四十九章 狩獵領主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一千一百四十九章 狩獵領主字體大小: A+
     

    極炎深淵,一座流淌著岩漿汁水的火焰山脈之中,隨處可見各類火焰熊熊的深淵惡魔。

    不同等階的深淵惡魔,散落在山脈各個區域,繁衍著後代,吞咽著血肉,運用著血脈力量。

    眾多山峰間,有一座最為高大聳立的山峰,在山巔修建著恢宏猙獰的宮殿。

    那宮殿如沐浴在火焰雲層,似終年火焰不滅,十幾個身形巨大的八階深淵惡魔,匍匐在宮殿門前守護。

    時不時的,有類人型的高階惡魔,從那宮殿內進進出出,以深淵語言交談。

    此地為深淵領主阿特金斯的領地。

    就算是「初代惡魔」,經過一層層血脈的進階,蛻變到九階血脈,也會發生脫胎換骨般的變化。

    除了血脈力量獲得大幅度提升以外,他們的智慧,也會因此大大提升。

    深淵之中,流傳著一句古老的諺語——永遠沒有愚笨的深淵領主。

    每一個深淵領主,達到九階的血脈層次,都會變得可怕無比,而且會擁有不弱於任何智慧種族的智力。

    深淵領主,才是深淵惡魔的巔峰期,就算最低級的深淵惡魔,蛻變到這個層次以後,也會重獲新生般明白自己存在的意義。

    阿特金斯,就是由低階惡魔,歷經萬年時間,一步步蛻變到深淵領主的初代惡魔。

    九階的深淵領主,孕育出來的後代,就已經是類人形態的「高階惡魔」。已經能夠在血脈之中稍稍烙印規則奧義。

    此時。阿特金斯的眾多後裔,都聚集在宮殿之中。

    這些和人族、神族很相似的高階惡魔,大多數只有六階、七階的血脈,極少數幾人在八階血脈。

    高階惡魔,和那些低階惡魔相比,最大的區別,就是不需要修鍊到深淵領主。就已經擁有極高的智慧。

    「父親,我剛剛得到消息,弗洛里斯和熾焰軍團的大隊長烈焰魍交戰受了重傷,我們可以趁機侵入弗洛里斯的領地。」

    一名頭生彎角,身材頎長的八階惡魔,跪伏在阿特金斯巨大身軀底下,激動地說道。

    「您也可以挑戰弗洛里斯,將他擊殺吞食,以他的血肉之軀來完善您的血脈。尋求進階深淵大領主的契機!」

    宏偉宮殿內,九階的深淵領主阿特金斯,身高近兩百米,他龐大身子幾乎充滿了整個宮殿。

    一根金光燦燦的獨角,頂在阿特金斯腦門上,如一根赤金巨柱。

    灰暗的宮殿內。阿特金斯依然金光燦燦。身上充滿火焰和鋒銳並存的恐怖氣勢。

    阿特金斯本來只是六階的金角蠻魔,他用了近萬年時間,通過無數次廝殺,才一步步蛻變到九階血脈的深淵領主。

    當他成為深淵領主以後,附近幾乎所有的金角蠻魔,都主動向他投誠,主動依附而來。

    他是目前的極炎深淵,唯一一個進階到九階血脈的金角蠻魔,自然而然地,他就成為了這片區域的王。

    宮殿內。他的那些後裔子嗣,也都是金角蠻魔的血脈,雖然如今是類人形態,不過各個腦袋上都頂著金角。

    「你們都準備好了嗎?」阿特金斯如山崩的聲音轟隆隆響起。

    他咧開大口,露出一排奇長的鋸齒,齒間還殘留著拳頭大小的碎肉快。

    絕大多數的時候,統領深淵層面的大領主,都不會理會九階血脈深淵領主之間的廝殺和爭鬥。

    事實上,深淵大領主還默許那些深淵領主,相互間血腥廝殺。

    ——即使在外族入侵之時。

    目前為止,極炎深淵的三個大領主,還沒有下達任何的命令指示,沒有勒令深淵領主間不許爭鬥。

    在阿特金斯來看,這意味著極炎深淵和烈焰家族的戰爭,依然還在可控制範圍。

    這意味著他可以用任何方式向弗洛里斯下手。

    深淵領主要想進階到大領主,蛻變十階血脈,往往需要殺死很多同階的深淵領主,吞吃對方的血肉,日積月累之下,經過重重困難,才有一絲進階深淵大領主的可能。

    阿特金斯要想成為極炎深淵的第四個大領主,就必須和別的深淵領主血戰,且次次獲得最終勝利。

    臨近的弗洛里斯和烈焰魍交戰受傷的消息,他在得到以後,也的確心動了。

    給這些後裔子嗣一鼓動,本就有些按捺不住的他,終於決定拿弗洛里斯開刀,為自己蛻變十階血脈再次努力一番。

    「轟轟轟!」

    就在他準備以靈魂風暴,來招呼所有麾下行動時,他聽到在他領地的上空,傳來震耳欲聾的轟鳴。

    阿特金斯立即暴躁起來,喝道:「一定是該死的神族將我們也當成目標了!」

    他所在的區域,離神族的主要戰場相隔較遠,也是因為如此,弗洛里斯和烈焰魍已發生數次血戰,他這邊還是風平浪靜。

    但他同樣知道,他的領地,早晚也會成為神族的目標。

    一聽到天空的轟鳴,阿特金斯想也不想,就知道他如此偏僻的領地,短時間不會引來別的深淵領主的攻擊。

    只有神族才會在這時到來。

    「父親!我們先去看看!」

    那些流淌著金角蠻魔血脈的高階惡魔,從這座宏偉宮殿走出,在山巔看向遠方。

    宮殿口,那些匍匐著的八階深淵惡魔,一個接著一個站起來,沖著遠方天空怒吼,釋放著凶威。

    天際,一團熾烈的火焰雲團,緩緩漂浮而來。

    火焰雲團內,隱隱可見十來個烈焰家族的年輕人,那些年輕人臉色陰晴不定,似有些懼怕,正四處觀望著。

    「一群連八階血脈都不到的傢伙,竟然也敢來我們的領地狩獵,簡直就是送上門的獵物!」

    八階血脈的高階惡魔,在天空遠遠一看,突然咧開嘴哈哈大笑起來。

    他頭頂的金色怪角,在火焰的輝映下,閃爍著金燦燦的火光,如一根鋒利的金色短槍。

    「隊長,我們不會是來送死的吧?」

    「十人小隊,硬闖深淵領主的領地,要面臨九階血脈的深淵領主,還有眾多他的麾下,這……真是想想都恐懼。」

    「連我們的大隊長,統領大隊對弗洛里斯動手時,都沒有能獲得勝利啊。」

    那些六階血脈的成員,在熾烈火團內膽顫心驚,一會兒看看乾煋,一會兒看看秦烈,腿肚子都在打顫。

    焰風和霧紗,還有流漾,臉色被火光照耀的紅通通的,眼神也是閃爍不定。

    「隊長,你們不會坑我們對吧?」霧紗不確定地說道。

    乾煋攤開手,看了一眼秦烈,說道:「我肯定不會坑你們的。」他聳了聳肩膀。

    霧紗滿臉苦笑。

    流漾和秦烈緊靠著,此時也心慌意亂起來,一邊看向底下山脈內的眾多深淵惡魔,一邊詢問秦烈,「你何時招喚你的追隨者過來?」

    秦烈笑了笑,隨意地說道:「怎麼?你也不相信我?」

    「我是有點害怕啊。」流漾點了點前方,說道:「阿特金斯就在前方的山峰,那座宮殿就是他的後裔幫他建造的,他和他麾下的很多八階血脈者,此時應該都在上面。而且,他還不是弗洛里斯,他沒有受過傷……」

    「哦,就在前方啊。」秦烈哈哈一笑,說道:「不還是沒到地方嗎?」

    「我怕在我們靠近后,被他給一巴掌全部拍死啊。」流漾狠狠瞪了他一眼。

    「不會不會,我會護著你的。」秦烈一臉的不知死活,眯著眼看向漸漸靠近的山巔,還有上方眾多飛上天空的八階深淵惡魔,說道:「別急,再靠近一點。」

    「讓他們過來!」山巔處,八階的高階惡魔,張嘴獰笑起來。

    很多就要撲上去,將秦烈他們拍成碎片的那些體型巨大的深淵惡魔,聽到這個阿特金斯後裔的吩咐,都在空中停止。

    他們以冰冷的目光看著秦烈等人的到來。

    ……(未完待續~^~)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