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一千一百四十七章 歸入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一千一百四十七章 歸入字體大小: A+
     

    暗紅色天空下,一個火焰燃燒的山谷之中,遍布著岩漿熔潭。

    眾多赤裸著上半身的雄偉男子,懶洋洋地躺在岩漿潭內,撕扯著惡魔血肉,大聲叫嚷著。

    山谷一角,一個九人小隊也在火汁涌動的池子旁,一邊吃著熟肉,一邊交談著。

    「乾煋也不知道去了何處,這麼久沒有回來。」焰風嘀咕道。

    「哎,那秦烈恐怕是凶多吉少了。」身材火爆,嬌容嫵媚的流漾,眉梢中蘊著一絲憂煩,道:「他也算是幫我們擋了一劫。」

    此言一出,焰風,霧紗,還有那些六階的血脈戰士,都忽地沉默。

    秦烈手持神器,看似貪生怕死逃離,卻輕而易舉將阿卡洛斯引開,使得他們躲過阿卡洛斯追殺。

    不論怎麼說,他們都是因為秦烈的逃離,才能安然歸來。

    就連焰風心中都清楚,要是沒有秦烈將阿卡洛斯吸引走,他們必將難逃毒手。

    所以連瞧秦烈不爽的焰風都保持著沉默。

    「那傢伙一身神秘,我覺得他不會有事的,何況那個八階血脈的高階惡魔,對他的神器和身份更加看重。」身姿同樣撩人,氣質柔靜的霧紗,撥弄著一縷酒紅色碎發,輕聲道:「他應該只是被生擒活捉。」

    焰風臉色深沉,道:「落在深淵惡魔手中的族人,下場……往往和我們手中的熟肉一樣。」

    流漾和霧紗神情微變。

    她們也知道極炎深淵的惡魔,對烈焰家族的族人絕不會有一絲憐憫。一旦不慎被生擒。大多數的下場都是化為對方的血肉美食。

    就如他們正在撕扯吞食的惡魔血肉那般。

    兩女的腦海之中,不由自主浮現出秦烈被阿卡洛斯撕成血肉碎片,被一塊塊吞吃的場景。

    她們忽然有些心煩意亂。

    這時候,她們才意識到,幫助她們將阿卡洛斯引開的秦烈,令她們心生愧疚。

    由於這種愧疚的情緒存在,她們都不想秦烈凄慘而亡。而是希望將來找機會彌補。

    然而,她們同樣也知道,落入高階深淵惡魔手中的族人,絕大多數都不可能活著回來。

    ——她們對阿卡洛斯並不了解。

    九人在談起秦烈以後,很快就沉默起來,氣氛一時有些壓抑。

    「聊什麼呢?」乾煋的聲音,突然從不遠處傳來。

    流漾和霧紗扭頭去看。

    「秦烈!」

    兩女明眸驟然一亮,同時驚呼出聲,兩張嬌美如花的臉上。頓時被驚喜和激動填滿。

    焰風身形一震,撇嘴輕哼一聲,垂頭繼續吃肉。

    其餘那些小隊成員,也都嘿嘿笑了起來,秦烈的到來,讓他們內心的愧疚減淡。使得他們心情輕鬆了起來。

    「快點過來。說說你和我們分開后的情況!那個八階巔峰血脈的高階惡魔,你是怎麼甩開他的?」

    流漾笑著招手,豐腴的玉臂被火焰輝映的肉光閃爍,顯得極為迷人。

    她豐臀微抬,就在身旁為秦烈挪出一個位置,示意秦烈坐過來。

    秦烈看了她一眼,摸了摸鼻子,有點不好意思過去。

    「去吧。」乾煋呵呵一笑,一把將他推了過去,還調侃道:「流漾在你離開以後。一直央求我不要放棄你,所以我才會去找阿叔。」

    秦烈嘿笑著,在乾煋的推擠下,就在流漾身旁坐了下來。

    一股令人心猿意馬的香味,從流漾的身上傳來,令他頓時有些心亂。

    「你去求了大隊長?」霧紗則是驚訝起來。

    焰風也露出驚容。

    乾煋在焰風身旁坐下,接過一名六階血脈戰士遞來的熟肉,撕咬了一口,道:「我和阿叔找到這傢伙的時候,他已經脫險,就在我們最初遇到他的火山岩漿潭內浸泡著。阿叔很欣賞他,已經正式將他接納我們這支千人大隊,他混血者的身份牌,也會很快弄妥。」

    話到這兒,乾煋眼睛微眯,看向眾人,說道:「不管以後如何,但從現在起,他就是我們的一份子。」

    乾煋扭頭望了焰風一眼。

    焰風哼了一聲,低頭繼續吃東西,並沒有答話。

    流漾笑盈盈的,沖秦烈道:「他就是那樣,你不用理會他。對了,你怎麼甩掉那個八階巔峰血脈高階惡魔的?」

    秦烈摸了摸鼻子,隨口說道:「我有一樣瞬移很快的靈器。」

    流漾恍然,旋即驚訝道:「你不是從靈域過來的嗎?聽族內的老人說,靈域那邊的煉器師很差勁的,你怎麼又有神器,又有能瞬移的靈器?」

    「神族離開已經兩萬年了。」秦烈微笑著,說道:「兩萬年可以發生很多事情,煉器方面的造詣,也能在兩萬年後發生天翻地覆的變化。人族,在兩萬年以後,也已經通過竊取別的種族血脈,改變出生孱弱的種族劣勢。」

    「哦,原來是這樣,看來靈域在經過我族入侵以後,發展的還挺快的。」流漾驚奇道。

    「等秦烈拿到身份牌,他就正式成為我們小隊的一份子,我們也會再次外出狩獵。」乾煋看起來心情不錯,說道:「我們下次狩獵的目標,至少也是八階的深淵惡魔,甚至可以考慮對深淵領主動手。」

    此言一出,連沉默許久的焰風,都是悚然變色。

    他震驚地看著乾煋,道:「你瘋了不成?我們這支小隊,憑什麼對八階深淵惡魔動手?你要帶我們走上死路絕路嗎?」

    乾煋笑了笑,說道:「秦烈會給予我們很大的幫助。」

    「多大的幫助?大到可以讓我們狩獵八階深淵惡魔,甚至於九階的深淵領主?」焰風臉色難看至極,說道:「就連我們這個大隊,在和深淵領主弗洛里斯的戰鬥當中,都沒有取得勝利。我們這個十人小隊,拿什麼去對付高階深淵惡魔?」

    流漾和霧紗也是驚異萬分,一會兒看看乾煋,一會兒看看秦烈,眼中全是疑惑。

    「秦烈,並不僅僅只是一個人,他有麾下可用,有依附者追隨他。」乾煋壓低聲音,道:「最重要的是,他能隨時將那些依附者帶入極炎深淵,幫助他作戰。」

    「你只有七階血脈,依附你的人……能有多強?」流漾萬分好奇地看向秦烈。

    「大多數在不滅境,不過,也有幾個在虛空境。」秦烈解釋。

    除乾煋以外,這支十人小隊的其餘九人,都突然呆楞住,半天都沒有說出一句話來。

    ……(未完待續~^~)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