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一千一百四十四章 有恃無恐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一千一百四十四章 有恃無恐字體大小: A+
     

    秦烈啼笑皆非地看著不同陣營的兩個高階惡魔隊伍。

    不論是伊諾絲這些寒寂深淵的傢伙,還是極炎深淵的那些後來者,顯然都將他當成了待宰羔羊。

    他們甚至為了自己這個獵物起了爭執……

    摸了摸鼻子,秦烈粲然一笑,以深淵語言道:「你們都想擒拿我?」

    伊諾絲回頭,冷冷看了他一眼,說道:「這裡沒有你講話的資格!」

    那名極炎深淵的高階惡魔,也是惡狠狠地瞪向他,喝道:「小子!我一會兒自會處置你!」

    兩方都沒有將秦烈當成威脅。

    從秦烈身上的血肉氣息,他們就能猜測出秦烈的血脈等階,只是七階血脈的神族小子,豈是他們的對手?

    所以在他們眼中秦烈只是獵物。

    這種被忽視的感覺,秦烈已許久沒有體會過,他笑嘻嘻地看著兩方,也沒有急著以血脈開啟星門。

    沒有九階血脈的深淵領主到來,在他來看,問題很容易解決。

    他因此表現的老神在在。

    另一方。

    烈焰家族千人大隊的隊長烈焰魍,以血脈力量牽引著乾煋,化為一束肉眼難見的火芒,在火焰滔天的天空中疾馳著。

    九階血脈的烈焰魍,戰力和深淵領主相當,放在極炎深淵也是一方霸主。

    他用血脈力量裹著乾煋,又在火焰燃燒的天空飛馳,氣息盡數被掩蓋。

    除非同等級別的深淵領主,否則。壓根不可能感知到他的存在。

    「呼!」

    他和乾煋化身的火芒。驟然在死火山群天空的火焰雲海內停住。火芒急劇膨脹,變成一個熾烈火團。

    他和乾煋就在火團之中。

    火團,則是處在火焰雲海內,將他和乾煋氣息隱匿起來。

    「底下不止一股高階的深淵惡魔。」

    烈焰魍人在火團之中,低頭俯瞰著腳下的死火山群,一眼鎖定了秦烈。

    在極炎深淵烈焰血脈始終處於鮮活狀態的秦烈,紅髮,赤紅的眼睛。非常的顯眼。

    「他就是你說的小子?」烈焰魍詢問。

    乾煋垂頭,仔細辨別了一下,點頭道:「他自稱秦烈。」

    「秦烈……」烈焰魍皺了皺眉頭,說道:「你所說的那個八階巔峰血脈的傢伙是誰?」

    乾煋繼續觀察,過了一會兒,他搖頭道:「奇怪,那個八階巔峰血脈的傢伙,並不在這群人當中。」

    「這個秦烈也沒有被生擒。」烈焰魍也是相當疑惑,「至少現在他還沒被擒拿住。」

    「下面是什麼情況?」乾煋問道。

    開啟血脈神目,他能看到底下兩方高階惡魔的模樣。但是卻聽不清兩方對話的內容。

    他很好奇這兩個突然冒出來的高階惡魔,究竟是因為什麼出現與此。又是為了什麼盯上秦烈。

    「那六個傢伙我認得。」烈焰魍嘿嘿一笑,面顯猙獰地說道:「他們六個是弗洛里斯的手下!」

    不久前,他的對手正是九階血脈的深淵領主弗洛里斯,他在和弗洛里斯的戰鬥中,並沒有佔到太大的便宜。

    他和弗洛里斯同時負傷休戰。

    在這麼一個地方,突然看到弗洛里斯的麾下,烈焰魍自然不會表現出善意。

    「弗洛里斯的手下為什麼會盯上秦烈?」乾煋愈發好奇。

    「他們盯上的是那些外域的傢伙。」烈焰魍指向伊諾絲等人,說道:「這些傢伙從寒寂深淵而來,說秦烈也是從寒寂深淵突然過來的。他們前來此地,就是奉寒寂深淵大領主的命令,要擒拿秦烈回寒寂深淵。」

    「原來是這樣。」乾煋明白過來。

    「他們現在都想生擒秦烈。」烈焰魍撇了撇嘴,頗為疑惑道:「區區一個混血者而已,竟然會驚動寒寂深淵的大領主,還真是令我吃驚。」

    九階血脈的烈焰魍,深知那些達到十階血脈的深淵大領主,絕不會被瑣事影響。

    烈焰家族征伐極炎深淵那麼久,至今,也並沒有令這一層的深淵大領主暴怒而出,這足以證明深淵大領主有著多麼可怕的耐性。

    寒寂深淵的大領主,為了秦烈,竟然派遣麾下進入這一層,這舉動很奇怪。

    烈焰魍本來對秦烈,並沒有多大的興趣,覺得僅僅只是混血者的秦烈,身上沒有太多驚人的地方。

    即使乾煋反覆強調,說秦烈極為出眾,他也沒有太在意。

    然而,當他聽說寒寂深淵的大領主,對秦烈表現出極大興趣以後,他真正重視了起來。

    「阿叔,他體內流淌著我族血脈,先前……還算是救過我。」乾煋欲要求情。

    烈焰魍擺擺手,說道:「就算是混血者,他既然流淌著烈焰家族的血脈,我也不會看著他被深淵惡魔給生擒活捉。」

    乾煋鬆了一口氣,道:「那阿叔你還等什麼?」

    「你看到那小子流露一絲恐懼了?」烈焰魍冷哼道。

    乾煋眯著眼,凝神細看,發現死火山口的秦烈,果然是老神在在,還露出一臉不知死活的笑容。

    這讓他也是呆住。

    「這小子如果不是腦子有問題,就一定是有持無恐,不然不會如此淡定。」烈焰魍嘀咕道。

    乾煋脫口而出:「他智力沒問題!」

    「那就看看他憑什麼如此鎮定吧。」烈焰魍哼哼道。

    底下。

    秦烈並不知道,就在他頭頂的火焰雲層內,一名九階血脈的烈焰家族強者,正潛藏在暗處好奇地審視著他。

    他百無聊賴地看著伊諾絲和那六名極炎深淵的高階惡魔討價還價。

    伊諾絲為了將他帶回寒寂深淵,這時候,正從空間戒內,取出一塊塊極炎深淵獨有的極寒晶石。

    弗洛里斯的六名手下,嘿嘿怪笑著,將那些極寒晶石收下,似已經和伊諾絲達成交易。

    他們暗中追逐而來,就是為了謀利,當伊諾絲給出的價碼,超過一名七階血脈的烈焰家族族人以後,他們也就放手了。

    先前他們表現出來的,對秦烈勢在必得的強勢,也僅僅只是為了從伊諾絲手中獲取更多酬勞而已。

    「看在這些東西的面子上,這個烈焰家族的小子,我們兄弟幾個幫你們生擒了!」

    為首的那名高階惡魔,掂量著手裡的極寒晶石,咧開嘴嘿嘿大笑。

    他沖身旁一名同伴點頭,道:「那小子交給你了。」

    「好!」

    那名高階惡魔獰笑著,如一塊巨大的火焰隕石,往秦烈轟擊而來。

    「終於達成協議了啊?」

    秦烈神情懶散,嘟囔了兩句,立即開啟星門。

    燦燦星門驟然凝結出來。

    九頭煉成屍妖的銀瞳蛇魔,銳爪魔,還有巨蠍魔,接連從星門能穿梭出來。

    這些生機已盡,屍氣衝天的深淵惡魔,一下子就將那名化身火焰隕石的八階高階惡魔淹沒。

    「出來吧。」秦烈淡淡吩咐。

    苗風天,柯蒂斯,還有十幾個修羅族的魂奴,先後從星門內湧現出來。

    他們的到來,令伊諾絲等人,還有那些極炎深淵的傢伙,嚇的大驚失色。

    就連火焰雲層之中的烈焰魍,也是勃然變色,一雙赤紅眼睛中,射出恐怖的炎火,低吼道:「他竟能以血脈之力凝結域界之門!」

    烈焰魍看得清清楚楚,那一扇秦烈凝結的星門,為血脈之力催發形成。

    烈焰家族的血脈,覺醒的天賦永遠不可能涉及空間秘術方面,而且他同樣知道人族沒有血脈,也不可能擁有空間方面的血脈天賦。

    這就讓他對秦烈的血脈有了無限的好奇。

    「給我宰了他們!」

    秦烈站了起來,嘿嘿一笑,向麾下吩咐道。

    苗風天立即搖晃著鈴鐺。

    那些由深淵惡魔煉成的屍奴,突然發了狂,變得兇悍至極,一下子將最先沖向秦烈的那個高階惡魔,給撕成粉碎。

    ……

    ps:補欠~(未完待續。。)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