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一千一百三十七章 誘使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一千一百三十七章 誘使字體大小: A+
     

    阿卡洛斯沒有急著衝上前,他所在的火焰光球,靜靜地懸浮在空中,就這麼停了下來。

    他遠遠打量著秦烈。

    此刻,秦烈站在死火山的山口,一臉笑意,頭頂的神器「月淚」釋放出耀目光芒,像是璀璨星辰。

    秦烈並沒有一點血脈力量不濟的徵兆。

    沒有耗儘力量,他為何突然停下,為何老神在在地等候?

    阿卡洛斯臉色深沉,暗暗警惕起來,懷疑附近可能有高階血脈的神族強者潛藏。

    他開始以靈魂感知周遭。

    阿卡洛斯的魂念,帶著焦躁的氣息,如鋪展開來的地毯,在一座座死火山游弋著。

    數十秒后,阿卡洛斯的眼中,浮現出一絲迷惑。

    ——他沒有感知到任何靈魂和生命的動靜。

    他的血脈和極炎深淵大地有著微妙的感應,只要附近存在著強大的生命磁場,他都能迅速感知到。

    除非潛藏者血脈達到十階,才能以通天徹地的手段,遮掩所有氣息。

    當然,真有那種層次的至強者,也不需要遮遮掩掩,瞬間就能斬殺他。

    他於是肯定附近並沒有神族強者潛伏暗處。

    確定沒有強者潛伏,他立即鬆了一口氣,也不再那麼緊張不安,「小子,你是不是自知逃不掉,所以乾脆停下來?」他嘿嘿怪笑道。

    秦烈咧嘴,笑著說:「是啊。」

    「乖乖將那件神器交出來。然後束手就擒。我就會饒你一命。」阿卡洛斯又興奮起來,「你能持有神器,在烈焰家族定然有著很高的身份,你父母是誰?嘿嘿,我想你這條小命一定很值錢!」

    秦烈愣了一下,旋即以古怪的表情看向他,道:「你很貪財。據我所知……極炎深淵的惡魔。此時都在和烈焰家族血戰,雙方一旦會面,馬上就會血戰到底。你身為高階惡魔,見到烈焰家族的族人,不是立即斬殺,而是只想著生擒下來換取財物,還真是深淵惡魔種族的奇葩。」

    所有的高階惡魔,血脈都來源於九階、十階血脈的「初代惡魔」,阿卡洛斯也至少是深淵領主的後裔。

    深淵領主。在每一個深淵層面都算是一方霸主,統領著眾多低階惡魔,往往積累了龐大的財富。

    深淵領主對自己血脈直系後裔都不會吝嗇,而阿卡洛斯還是一個擁有著八階血脈,即將要蛻變九階血脈,也在朝著深淵領主邁進的強大後裔。

    他的父輩不可能不為他的血脈蛻變做準備。

    這傢伙。蛻變血脈時。選擇如此偏僻的地方,周邊還沒有他父輩的扈從庇護,本就顯得很奇怪。

    而且他還如此貪念財物,不是和大多數深淵惡魔一樣,一見到烈焰家族的族人就瘋狂廝殺。

    這也同樣顯得奇特。

    種種蹊蹺之處,讓秦烈對這個高階惡魔,有了一絲興趣。

    「只有血脈達到九階的深淵惡魔,才能被稱呼為深淵領主,也只有深淵領主才能統治一方,擁有自己的領地。招募自己的扈從。」阿卡洛斯臉色不太好看,哼了哼,說道:「等我血脈突破到九階,成為了深淵領主,我在極炎深淵就能有一席之地,能召集低階深淵惡魔,讓他們宣誓效忠於我。但現在,我的血脈還沒有達到九階,所以我只能靠自己。」

    秦烈隨口問道:「你的父輩呢?你血脈的源頭,不應該為你提前做準備嗎?」

    阿卡洛斯臉色一暗,「就連深淵大領主都可能會隕滅,何況是九階的深淵領主?我血脈的源頭,萬年前和另一個深淵領主在廝殺中死亡,被對方吞食了血肉,早就已經滅亡了,我難道能依仗一個亡魂?」

    「這就難怪了。」秦烈輕輕點頭。

    阿卡洛斯的血脈源頭,因為早已隕滅,所以他無法得到任何幫助。

    或許就是因為這樣,他才會選擇來如此偏僻的地方蛻變血脈,而且會如此貪念財物。

    他是想要通過蛻變到九階血脈來改變命運。

    「你要是血脈達到九階,成為了深淵領主,你會不會立即去找萬年前殺死你血脈源頭的那個傢伙報仇?」秦烈好奇地問道。

    「報仇?」阿卡洛斯愣了一下,搖了搖頭,說道:「我和他沒有仇恨。」

    「他殺了你血脈源頭,讓你近萬年窮困潦倒,讓你獨自一人廝殺進階,難道你不很他?」秦烈愕然。

    「你根本不了解我們。」阿卡洛斯眼中滿是嘲弄,「只有血腥的戰鬥,才能促進我們血脈的進化,才能讓我們往更高的層次蛻變。我們深淵惡魔種族,在沒有外來者侵入時,也會永無止盡的相互廝殺下去。我們的戰鬥,不是分勝負,而是直接分生死。死亡者被吞食血肉,成為勝者進階血脈的一種力量,根本就是我們深淵的規則。」

    「我們不會因為這樣,而仇視最終的勝者,因為這本就是深淵的血腥規則。」

    「在我突破到九階血脈,成為深淵領主,積累了足夠的力量以後,想要往更高層次蛻變進化,也會挑戰和我同階的深淵領主。」

    「那時,我或許會是勝利者,也可能會是死亡者,會被對方吞食掉血肉。」

    「想要成為這層深淵的至強統治者,蛻變為深淵大領主,就要有死亡的覺悟。」

    「極炎深淵的三個大領主,也是在無數次戰鬥之中,將一個個同階的深淵領主擊敗后,吞食他們的血肉,才最終完成血脈的蛻變,從而達到十階血脈。」

    「在他們成為大領主的進階道路上,不知道有多少九階的深淵領主,被他們在戰鬥中擊殺,被他們吞食掉血肉。」

    「這種為了追求極致血脈的戰鬥,完全遵從著深淵的血腥規則,根本不會存在什麼仇恨。」

    阿卡洛斯冷冷看著秦烈,語氣充滿了嘲諷,「我們和你們這些外來者的戰鬥,才會存在著仇恨。而我們同族之間的戰鬥,永不會在後裔心中,種下什麼不可磨滅的仇恨。」

    秦烈聽他解釋了一番,才欲講話,突然心神微動。

    他又一次生出被人窺視的感覺。

    彷彿在暗中,有一雙眼睛,會隔段時間就凝視在他身上。

    他並不知道伊諾絲來到了極炎深淵,通過寒寂深淵那大領主的一縷魂絲,以血脈在感知著他的方位。

    「真不知道我為什麼要浪費時間和你解釋這些。」阿卡洛斯自己都覺得奇怪,認為他和秦烈說了太多廢話,「把神器交出,乖乖束手就擒,我要拿你向你的父母索要足夠價值的材料!我的血脈,能不能儘早蛻變到九階,就指望你和你手中的神器了!」

    「你的運氣的確不太好。」秦烈突然笑了起來。

    笑聲中,他催動八目妖靈血脈內的星門天賦,一扇星光熠熠的光芒,就在他身後凝鍊出來。

    「域界之門!」阿卡洛斯陡然變色。

    他終於明白秦烈為何有恃無恐了。

    也在此刻,以柯蒂斯為首的幾名修羅族虛空境魂奴,接連從星門內閃爍而出。

    柯蒂斯等人,倏一穿出星門,立即就分散開來將阿卡洛斯圍住。

    在他們過來之前,秦烈已經通過靈魂間的聯繫,對他們有了指示。

    因此,他們將阿卡洛斯一圍住,又紛紛釋放出魂壇,以秘術來禁錮這片天地,防止阿卡洛斯逃竄。

    他們將禁錮力量著重滲透到大地之中。

    通過秦烈的提醒,他們知道阿卡洛斯的血脈力量,和極炎深淵的大地層有著微妙聯繫。

    「你怎麼能如此輕易地洞開域界之門?還是在這裡!而不是深淵通道?!」阿卡洛斯驚叫。

    他對烈焰家族相當了解,因為這個家族時常前來極炎深淵狩獵,和他們的接觸非常之多。

    他很清楚烈焰家族的族人,幾乎沒有人擅長空間方面的力量,因為烈焰血脈不可能覺醒和空間有關的天賦出來。

    也是如此,幾乎不會有烈焰家族的族人,浪費精力在空間秘術上。

    所以他壓根想象不到秦烈可以洞開域界之門出來。

    「我和你所熟悉的烈焰家族族人,有著很大的區別。」秦烈咧嘴一笑,眯著眼,說道:「給我活捉他。」

    以柯蒂斯為首的魂奴,收到命令以後,立即撲殺向阿卡洛斯。

    阿卡洛斯怒嘯著,他所在的火焰光球,也驟然變得熾烈如光焰飛濺。

    秦烈沒有看他,而是以靈魂意識感知附近,想要找出令他不安的原因。

    然而,等他凝神去覺察那種不安的時候,讓他覺得被窺視的感覺又一次莫名消失。

    「奇怪……」他暗暗費解。

    就是因為覺察到不妙,他才將柯蒂斯等人早早釋放出來,要儘快將阿卡洛斯處理。

    對於阿卡洛斯這個智慧出眾的高階惡魔,他有著很大的興趣,甚至有心以魂獸分身將其奴役。

    也只有如阿卡洛斯這樣的高階惡魔,由魂獸耗費魂力奴役起來,才能有價值。

    類似於銀瞳蛇魔那一類的八階血脈的深淵惡魔,戰鬥力雖然驚人,可惜智慧有限,靈魂力也不夠。

    將銀瞳蛇魔化為魂奴,只是多一頭戰鬥的凶獸,除此之外沒有別的用途。

    阿卡洛斯則不同。

    這傢伙為高階惡魔,一旦奴役為魂奴,可以在很多方面用得上。

    就是因為看中這一點,秦烈才決定生擒他,而不是直接擊殺。

    ……(未完待續~-~)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