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一千一百三十五章 並肩戰鬥!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一千一百三十五章 並肩戰鬥!字體大小: A+
     

    秦烈打量著四周,並將靈魂念頭釋放出來,如水波紋一般向周邊延伸。

    以乾煋為首的十人小隊,這時候停止前進,迅速聚集到一塊兒。

    這是一片連綿的死火山山脈。

    一座座暗紅色的火山,如巨大的墳堆,遍布在周邊。

    大地呈現出赤紅如血的顏色,有許多紅褐色的岩石,有乾涸的岩漿潭池,卻沒有一株植物存活,周邊也沒有絲毫生命氣息。

    眾人頭頂的天空,則是紅彤彤的,彷彿有火焰雲團在燃燒著。

    在乾煋示警以後,眾人都神情肅然,各自釋放著靈魂感知周邊的生命波動。

    一縷縷看不見的魂念,就在這片區域遊盪著,往外沿延伸滲透。

    其中,秦烈的靈魂念頭,疾若閃電,只是一霎,便延伸到最遠區域。

    魂念之中,有著雷霆閃電的力量,因為擁有魂獸分身,他的靈魂也更加強大,所以靈魂的覆蓋力和感知力,都遠遠超過乾煋等人。

    「你怎麼知道附近有高階惡魔?」

    流漾從後面過來,先觀察了一會兒,才狐疑地詢問乾煋。

    乾煋沒有講話,只是伸手指向一座死火山的腰身處。

    那座死火山的山腰,有一根根暗紅色的骨頭,因為那些骨頭和山體顏色一樣,所以很容易被忽視。

    流漾也是經過乾煋的指點,才看出那些暗紅色的骨頭,以一種奇特的方式排列著。

    認真一看,流漾馬上知道那些骨頭,排列成了一種秘陣。

    那種秘陣乃是高階惡魔,通過「初代惡魔」對深淵規則的領悟,從而描繪鐫刻出來的。

    流漾立即明白乾煋的判斷沒錯。

    以靈魂感知附近動向的秦烈,也看向那些暗紅色骨頭,看著那些骨頭排列成陣形。

    等他的眼睛,落在那異陣上的時候。一縷魂念也自然而然滲透過去。

    魂念才靠近那異陣,一股濃烈的火焰氣息,已從異陣內釋溢出來。

    「哧!」

    一簇橘紅色的火苗,從那異陣之中。悄悄升騰出來。

    只有指甲蓋一般大的火苗之中,一個類人形態的高階惡魔,一點點凝現出來。

    那高階惡魔的模樣,完全凝形以後,周邊那些死火山地心,如突然有了一絲震動。

    乾煋驟然變色,喝道:「那傢伙在死火山的地心進行血脈的進階!」

    秦烈也猛地反應過來。

    一名高階的深淵惡魔,潛藏在這片死火山地底深處,很可能在進行血脈的蛻變。

    為了能觀察外面的情況,他在山腰處留下那個異陣。通過陣法來警惕自己,在有外來者出現時,他能迅速知道。

    秦烈和乾煋等人,釋放出的靈魂念頭,都是向外沿延伸。

    他們都盡量搜索遠處的動靜。並沒有將魂念往地心滲透,所以一個都沒有覺察到異常。

    那以暗紅色骨頭搭建的異陣,應該始終都在運作著,在死火山地底進行血脈進階的高階惡魔,可能在他們到來的那一霎,就注意到了他們。

    秦烈的魂念,湊向你異陣時。那傢伙是以為秦烈要破壞異陣,所以浮現出一縷靈魂來阻止。

    這也讓他暴露了出來。

    「撤離!」乾煋臉色大變,喝道:「那傢伙是以八階的血脈往九階血脈蛻變!就算是他沒有蛻變成功,他也是八階巔峰的高階惡魔,這不是我們可以戰勝的!」

    焰風等人,聽乾煋這麼一說。都明顯驚懼起來。

    八階巔峰血脈的高階惡魔,和神族八階血脈戰士的實力相當,因為他已經朝著九階血脈蛻變,應該還要更強一點。

    這類層次的高階深淵惡魔,不是他們這一支十人小隊可以對付。所以乾煋第一時間就想到了撤走。

    秦烈臉色沉靜,沒有像他們一樣驚恐不安,依然好奇地打量著那個異陣。

    「趕緊走!」

    流漾和他站的近,眼見他還在發獃,情急之下,一把拽著他的臂膀,拖著他就要飛走。

    秦烈一個蹌踉,然後才反應過來,穩住身勢后和她一起往後飛。

    他要是不想暴露底牌,不將魂奴和魂獸分身召喚而來,和流漾他們一起離開也的確有必要。

    以他本體七階血脈的實力,就算是聯合這一支十人小隊,想要殺死一個往九階血脈蛻變的高階惡魔,也的確非常困難。

    於是他識趣地跟隨著流漾等人離開。

    就在秦烈等人紛紛撤離之時,那個搭建在死火山山腰的異陣中心,冒逸出來的橘紅火苗,卻在瘋狂的膨脹著。

    內部那高階惡魔的魔影也越來越大。

    同時,一股炎熱的能量波動,也以那異陣為中心擴散出來。

    「不好!他已經醒過來了!他暫停了血脈的進階!」乾煋驚叫。

    秦烈猛地回頭。

    「嗤嗤嗤嗤!」

    異陣之心,小小的火苗,膨脹為巨大的火球。

    橘紅火球脫離了異陣的束縛,從那死火山的山腰呼嘯而出,如一塊巨大的火焰隕石,以驚人的凶勢飛滾向秦烈眾人。

    火球之中,高階惡魔的魔影,由之前的模糊虛幻,變得清晰凝實。

    那分明已經是高階惡魔的本體。

    他通過異陣內的火焰,從死火山的地心之中,已成功走了出來。

    「烈焰家族的小朋友,你們運氣真的不好,偏偏闖入我選擇進階血脈的地方。」

    高階惡魔在熾烈火球之中,不急不緩地伸展著身子,活動著手腳,顯然要準備大開殺戒了。

    以乾煋為首的十人小隊,雖然反應及時,可惜速度明顯不及這個八階巔峰血脈的高階惡魔。

    以他們的速度,被這個高階惡魔追上,乃是必然的結果。

    就在此時,被流漾扯著,拉在隊伍最後面的秦烈,突然掙脫了流漾,就這麼停了下來。

    「你們先走,我有辦法纏住他,而且能全身而退。」秦烈喝道。

    想也不想,他就以靈魂念頭催動肩上的銀月印記,將達到神器級別的「月淚」給釋放出來。

    九個彎彎的月牙,從那銀月印記之中,一下子飛逸出來。

    清冷皎潔的月光,從月淚中灑落,那些月光充滿了凌厲氣息。

    「去!」

    月淚化為切割一切的月刃,隨著他的靈魂掌控,全部向那個高階惡魔疾射而來。

    「神器!」

    八階巔峰血脈的深淵惡魔,一看到月淚上釋放的冷冽寒光,猛地興奮起來。

    如他一般的高階惡魔,對強大的器物有著獨特的堅定方法,而且也知道高等級的器物極其珍貴。

    這類高智慧的深淵惡魔,和別的域界有著來往,即便是「月淚」和他不搭配,他也可以拿來向別的種族兌換財物。

    每一件神器都是價值連城,只要出售了,他立即就能收穫大量深淵無法孕育的奇物。

    他相信這件神器,要是被他所得,一定能為他帶來有助於他血脈蛻變的至寶。

    而神器的主人,僅僅只是一個七階血脈的神族小子,生擒之後,或許還能要挾神族的那些老人,索要更多珍貴的奇物。

    一想到這兒,他立即激動起來,認為他暫停血脈的進階,乃是極為正確的決定。

    「神器!竟然是神器!」

    不單單是他,乾煋等人,一看到秦烈一抬手,就將一件神器級別的器物釋放出來,也是大驚失色。

    他們也都知道神器的價值。

    「乾煋!怎麼辦?!」流漾大聲叫嚷,「我們十人,加上他,還有這件神器,有沒有勝利的可能?」

    其餘那些隊員,也都看向乾煋,在等候他的決定。

    乾煋俊美的臉上,浮現出沉重之色,他想了一下,喝道:「留下來並肩戰鬥!」

    「好!」

    連焰風在內,所有成員都轉過身來,很有默契的排列成血戰陣形。

    ……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