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一千一百一十二章 為你而留!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一千一百一十二章 為你而留!字體大小: A+
     

    羅申握著的那根木雕,釋放出眾多柳條樹葉般的神秘綠色光符,那些符號不斷爆炸著,似消泯在另一個空間。

    一種奇異的靈魂氣息,也的的確確從那根木雕內泄露出來。

    「轟!」

    羅申身形猛然一震,他眼中爆發出來的光芒,驀地暗淡下去。

    也在此刻,那根木雕恢復原狀,不再有綠色光符爆滅閃爍。

    秦烈和滕遠、尼維特,一瞬不移地看著羅申,在等候他自我調整,等他解釋。

    許久許久之後。

    「母神在深淵之中,但卻不是我們這一層,她……依然強大。」羅申深吸一口氣,道:「可我不夠強大,我不能確定她的位置,也沒辦法和她靈魂達成聯繫。如果她在這一層深淵,或許……我們可以找到她。」

    「別的層面的深淵?」秦烈眉頭深鎖。

    通過魂獸分身的記憶,他知道深淵由一層層疊加形成,就連他的魂獸分身也不知道深淵共有多少層。

    一層層的深淵,如一片片漂浮的紙張,其中存在著一條深淵通道。

    那條深淵通道,不但連接著一層層深淵,內部還存在著諸多秘境、域界之門,可以和不同的天地進行串聯。神族,魂族,靈族,各大星空的至強種族,都是通過和深淵通道連接的秘密入口,從而進入深淵狩獵。

    羅申通過一滴九階的血脈,嘗試著感知生命古樹,竟然還真的有所覺察,這證明生命古樹真的就在深淵。

    孕育木族的那一株生命古樹,三萬年前,就被神族給掘走。從此下落不明。

    神族被驅逐以後,木族耗費心思,在靈域還有周邊各大域界找尋。卻始終沒有生命古樹的消息。

    這說明那一株生命古樹早已被神族帶往別處。

    深淵……很可能就是神族放置生命古樹的那個地方。

    通過羅申的感知,秦烈可以肯定就在此時。深淵的某一層面,必然有神族的強者出沒。

    ——生命古樹旁邊百分百駐守著神族至強者。

    神族前來深淵,十有*在進行著大規模的狩獵,用來儲藏血肉精氣。

    龐大的血肉精氣,乃是神族迅速恢復,重新變得強大的血肉能量。

    神族每次調集五大家族力量,對一個域界進行勢在必得入侵時,都會提前準備——儲藏血肉精氣。上一次。他和姬堯交談的時候,已知道離靈域極為偏遠的一些域界星空,漸有神族族人出沒的跡象。

    姬家認為神族又將再一次入侵靈域。

    入侵之前,來深淵大規模狩獵,儲藏血肉精氣,這是神族慣用的手段。

    「看樣子他們真的快要來了。」

    抬頭,望著天空之中,另一塊肉眼能見的巨大陸地,秦烈臉色深沉。

    不久前,虛空亂流域。蒼曄將各族精銳屠殺的場面,他還記憶猶新。

    通過魂獸分身的記憶,他也知道神族乃是一個始終在變強的種族。這個種族永遠都在征伐外界,似乎每一滴鮮血之中,都蘊藏著極為動亂不安分的因子。

    神族通過對別的種族征服,通過一次次血腥戰鬥,一直在變強。

    時隔多年,神族再次到來,勢必比以前更加可怕。

    如今的靈域,人族雖然勢大,卻和各大種族並不和睦。內部也是暗鬥不止。

    他不認為這次人族還能獲勝。

    除此之外,魂族。靈族,似乎也都來過靈域。不知道將來這兩個和神族同樣強大的種族,會不會也將魔爪伸過來。

    如果人族和靈域周邊的各個種族,不能迅速突破,不能積累足夠的力量,將來必會滅亡。

    秦家,炎日島,泊羅界,這些他熟識的人物,未來都可能變成一堆堆枯骨。

    「秦烈,你說誰快要來了?」滕遠突然問。

    「神族。」秦烈嘆道。

    滕遠撇嘴,譏誚道:「來了也好,他們要是回來了,人族也就沒那麼猖狂了。」

    「在神族離開后,人族取代神族稱霸靈域,所作所為……不見得就比神族好多少。這些年來,人族各大黃金級勢力,沿著神族當年的步伐,向靈域周邊各大域界滲透。很多以前沒有被神族滅掉的小種族,在這一萬年時間內,相繼被滅了族。這一萬年死在人族手中的生靈,比當年神族所殺的,可能還要多。」

    秦烈苦澀地笑了笑,說道:「看來你們對人族並沒有好感。」

    滕遠冷哼一聲,道:「的確沒絲毫的好感!」

    尼維特好奇道:「你小子有著神族血脈,你在擔心什麼?」

    「我的神族血脈,未必就被神族認同。」秦烈搖了搖頭。

    「如果能夠在深淵內,順利的捕抓到大量的深淵惡魔,我們泊羅界的實力將會大增。」滕遠喝道。

    「你不能確定生命古樹的位置?」秦烈看向羅申。

    羅申搖了搖頭,道:「我沒這個能力。」

    秦烈不再多言,從羅申手中將木雕要回來,就說道:「行了,沒別的事情了,你們去忙吧。」

    滕遠等人,剛剛就在商量著,應該朝著那一個方向下手,在磨拳霍霍準備動手。

    見他沒事,滕遠和尼維特急著就要走。

    羅申道:「如果你有母神的消息,煩請一定告訴我。要是能解救母神,不僅僅是我們泊羅界的木族,別的域界的木族強者,也都願意竭盡全力。」

    「我會的。」秦烈答應下來。

    羅申道謝后,和滕遠、尼維特一同離開。

    這時候,秦烈的一縷靈魂意識,重新落入木雕之中。

    他看著木雕內部,化為一個小小米粒,小心翼翼將自己隱藏起來的碧血玉蟾,道:「有沒有什麼想對我說的?」

    他知道羅申並沒有發現木雕靈陣圖核心的碧血玉蟾。

    被封靈古陣封印,所有氣息都隱藏起來的碧血玉蟾,在木雕內藏的很深。

    只有締結封靈陣的他,才能憑藉對陣法的熟悉,以靈魂意識輕而易舉滲透進來。

    「那傢伙找不到那一株生命古樹,但我卻可以。」巫蟲得意地說道。

    「你可以?」秦烈神情一動。

    「當然。」碧血玉蟾小小的身子蠕動著,釋放出靈魂波動,傲然道:「你應該知道,我以前躲在巫之始祖的遺骸內,被神族帶入了神葬場。」

    「我知道。」秦烈點頭。

    這隻第一巫蟲,就是在神葬場爆滅之後,才和巫之始祖的遺骸一同逃出來。

    最初時,這隻巫蟲和寒冰鳳凰還有著默契,都想從神葬場出來。

    它曾是葬神之地最為神秘可怕的傢伙。

    「我以前在神葬場內,潛藏在巫祖體內,聽到過神族強者的對話。對深淵,對生命古樹,還有神族的一些秘辛,我都有點了解。」巫蟲越來越得意,「我能反過來奪舍巫祖,能悟透很多秘密,除了我本身的特殊以外,還因為我從神族強者那兒,偷師了很多東西!就算是那些神族強者,也不知道他們在對話,在談論秘密的時候,我就在巫祖體內偷偷聽著。」…

    「誰會知道一具死屍體內,有著我這樣的異類生命?」

    「沒有人能想到。」

    第一巫蟲提起此事時,顯得很是得意,從神族偷師——這應該是它生命中最為有趣且自傲的經歷。

    「你能帶我找到生命古樹?」秦烈確認。

    「我可以!」第一巫蟲興奮道。

    「可我並沒有興趣去找生命古樹,我可不是木族族人,生命古樹對我也沒有什麼吸引力。」秦烈不咸不淡地說道。

    就算是知道生命古樹的準確位置,他也不認為應該在這時候過去,——他境界還太低。

    那一株生命古樹附近,必然有神族強者駐紮,他以七階血脈,涅槃境的修為過去,豈非自投羅網?

    他至今不知道自己的出身來歷,不知道一旦遇到強大的神族族人,對方會以何種態度來對待他。

    他並不想在實力不濟時去冒險。

    「對你沒吸引力?」第一巫蟲靈魂動蕩劇烈,「人族小子,我有個問題已經憋了很久,一直想要問你!」

    「你說?」秦烈道。

    「你是人族和神族的混血吧?」第一巫蟲問。

    「嗯。」秦烈回答,這並不是什麼秘密。

    第一巫蟲沉默了一會兒,然後再次靈魂傳訊,「神族……有個『完美之血』的計劃,你知不知道?」

    秦烈臉色微變,又以魂念回答:「知道。」

    「你體內是否流淌著完美之血?」第一巫蟲再問。

    秦烈這次沒有回應。

    第一巫蟲等了一會兒,見他始終沒有回答,自顧自地靈魂傳念:「你要是他們說的『那個人』,那一株生命古樹就是為你留的,生命古樹最珍貴最神秘的『生命源液』,就是為了補全你的『完美之血』!」

    「沒有融合『生命源液』的血脈,並不是真正的『完美之血』,它依然還存在著缺陷。等你將來融合的血脈逐漸增多,你血脈的缺陷就會暴露出來。只有將『生命源液』煉入你血脈之中,你的血脈才真的能稱呼為『完美之血』,不然……在你強大到一定程度后,你終將會因為你的血脈而走向滅亡。」

    「所以你必須要找到那一株生命古樹!」

    「因為它本來就是專門留給你的!」

    ……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