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一千一百零九章 血腥規則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一千一百零九章 血腥規則字體大小: A+
     

    從幽冥界各族聚集地離開,秦烈根據柯蒂斯指引的方向,往人族所在之地而來。

    半途時,一股很奇異的空間波動,被他的血脈探知到。

    融合「八目妖靈」血脈以後,他不但收穫了「星門」天賦,血脈對各類反常的空間波動,也有了超強的感知力。

    「凌厲卻狂亂的空間力量,這氣息……來源於段叔!」

    凝神感應了一會兒,他神情微變,突然改變了方向,朝著那空間波動異常之地行去。

    一根根巨大的冰柱中央,秦烈調用血脈之力,施展出「疾雷遁」。

    他身如閃爍的電芒。

    十息以後,他在一根巨大冰柱前停了下來。

    他驚異的看向冰柱。

    面前的那一根冰柱,需要十人合抱,近百米高。

    「哧啦!哧啦!」

    奇異的聲音,不斷從冰柱內傳來,在巨大的冰柱表層,有碎小的白芒一閃而過。

    一聲聲壓抑著的低沉痛嚎,斷斷續續,也從冰柱內傳來。

    那痛嚎聲分明來自於段千劫。

    秦烈眉頭一皺,沉吟數秒后,從原地懸浮起來。人在冰柱上方,他居高臨下俯瞰,發現巨大的冰柱內部已被鑿成中空。

    從冰柱頂端往下看,第一眼他看到的乃是一頭已死的銀瞳蛇魔,擁有八階深淵血脈的銀瞳蛇魔,身子被卡在冰柱內部,直挺挺地站著。

    在銀瞳蛇魔胸口部位。有著一個朝著外面流淌鮮血的血洞。血洞處一個血人。如厲鬼般可怖,此時正在生吞銀瞳蛇魔的鮮血和肉塊。

    血人一邊撕扯著血肉吞吃,一邊發出壓抑的痛嚎,似在忍受著某種非人痛苦。

    血人分明修鍊著某種極端的秘術,那秘術讓他催發了潛能,需要澎湃的血肉精氣來恢復。

    他在痛嚎的時候,無法控制體內的力量,導致體內綻射出一束束空間光刃。

    這是一幕相當血腥的畫面。

    血人。就是全力激發「窮極升華術」,正以銀瞳蛇魔的鮮血來恢復所受重傷的段千劫。

    冰柱上方,秦烈垂著頭,默默看著滿身鮮血,生吞銀瞳蛇魔血肉的段千劫,臉色沉靜如水。

    沉溺於修鍊的段千劫,處於忘我境界,竟沒有發現他的存在。不久后,柯蒂斯飛了過來。就在這一根冰柱遠處默默坐下。

    「守著他,直到他自己破冰而出。」秦烈吩咐道。

    柯蒂斯默默點頭。

    秦烈這才離開。

    擁有三層魂壇,精通空間之力,戰鬥力極為彪悍的段千劫,都受了如此重的傷,不得不催發「窮極升華術」,通過生吞銀瞳蛇魔血肉來恢復,這說明人族在深淵的狩獵肯定不順利。

    秦烈心情有些沉重。

    等他趕到人族聚集地,看到各方白銀級勢力武者,皆是神情沮喪,身上都或多或少帶著傷以後,馬上知道人族的境況,比他所想的還要艱難。

    只有寂滅宗的武者,在南正天到來以後,一個個神情振奮。

    其餘各方都在唉聲嘆息。

    「大家進展好像不是很順利。」他從半空倏然落下。

    「你小子總算是來了。」李牧一臉苦澀,道:「此地的深淵惡魔,的確比我們所想的要難纏太多太多,我們在短短時間內,就付出了慘痛代價。」…

    「深淵內繚繞的天地能量,充斥著一股子幽冥界的氣味,我們人族也不是很適應。」祁陽道。

    「我們都需要藉助於靈石來補充力量。」馮毅附和。

    「你們……沒有擒拿到深淵惡魔?沒有從深淵惡魔身上得到什麼好處?」秦烈皺眉。

    「該死的深淵惡魔,竟然會搶食同類的屍身,我們好不容易擊殺的幾頭深淵惡魔,沒有來得及帶走,就被它們的同類撕扯吞掉了。」唐北斗罵罵咧咧道。

    以唐北斗、澹邈為首的炎日島武者,和其它各方勢力相比,要輕鬆一些。

    他們不但各個都有著精美的靈器和靈甲,每人還被分配了烈焰玄雷,關鍵時刻,烈焰玄雷屢屢發揮奇效,將深淵惡魔擊殺了幾頭。

    只是,他們沒有來得及將那些被炸死的深淵惡魔帶走,就被還活著的深淵惡魔給搶食了屍身,當著他們的面,將同類的屍身撕扯吞吃。

    吃了同類以後,那些活著的深淵惡魔,身上的傷勢迅速癒合恢復,戰鬥力又恢復了。

    他們也不得不敗退。

    「就連殘暴凶戾的三大鬼族,也不會吃同族,這些深淵惡魔太殘忍了。」澹邈嘆道。

    他當時也被那血腥的場面給震懾到。

    據他所知,所有的智慧生命,都不會吞吃同族族人的屍體。

    尤其是在同族剛死以後。

    第一次遇到這種事,他分明沒有做好準備,瞬間被驚的失神。

    他還差點被一頭重傷后,通過同族屍身迅速恢復的深淵惡魔,給殺掉。

    ——如不是唐北斗及時出手的話。

    「深淵惡魔種族,和我們以前所知的所有智慧生命種族都不一樣,他們崇尚的血腥規則,超過我們的正常認知。」秦烈臉色深沉,說道:「就算是沒有我們到來,深淵惡魔之間,也永遠在各大深淵領主的調度下血腥廝殺爭鬥。兩頭深淵惡魔,其中一頭一旦敗亡,必然會被勝者活生生吞吃。每一頭深淵惡魔,都能從別的深淵惡魔的血肉,來恢復和增強自己的力量!」

    「深淵殘暴血腥的規則,你們要極早適應。不然就不是你們在深淵狩獵。」

    「而是深淵惡魔來狩獵你們!」

    秦烈看著眾人大喝道。

    眾人都苦笑著點頭。

    「秦烈。如果沒有特別的手段。我們想要在深淵內狩獵深淵惡魔,恐怕傷亡會越來越慘痛。」李牧道。

    「別的手段?」秦烈一愣。

    「我們人數就這麼多,強者也有限,只能通過別的東西彌補。」李牧又道。

    「你的意思是?」秦烈還是沒有反映過來。

    「烈焰玄雷!數量眾多且能相互遞增威力的烈焰玄雷!」李牧深吸一口氣,認真地說道:「只有這一樣殺傷力恐怖的奇物,才能讓我們在深淵之中,扭轉目前的局面。只要我們在深淵內,真正捕殺到深淵惡魔。以他們的血肉增強的實力,以他們的骨頭,筋脈,角,製成了更多高等階的靈器,我們就能慢慢在深淵立足!」

    此言一出,各大白銀級勢力的首腦,眼中都流露出興奮的光芒。

    他們都想起了烈焰玄雷的恐怖破壞力。

    當初,和三大鬼族血戰時,烈焰玄雷也曾發揮出驚人的作用。

    很多三大鬼族的族人。都是被那些恐怖的烈焰玄雷,給炸的屍骨無存。

    所有暴亂之地的武者。都對烈焰玄雷有著一種近乎痴迷的崇拜,都覺得這個大殺器能扭轉目前的局面。

    「秦島主,我們各方都願意以你們炎日島制定的價格,來購買烈焰玄雷!」祁陽表態。

    「還請炎日島近期將主要的精力,都放在煉製烈焰玄雷上,這東西對我們狩獵深淵惡魔,有著難以估量的幫助!」王恩哲也道。

    秦烈看向眾人,點了點頭,說道:「我會吩咐下去,讓炎日島盡全力來趕製烈焰玄雷,讓他們儘快將大量的烈焰玄雷輸送到深淵!」

    「這樣就有希望了!」馮毅道。

    「姜鑄哲和血煞宗的人呢?」秦烈突然問道。

    他來到這兒以後,沒有發現任何一個血煞宗的門人,也沒有發現以姜鑄哲為首的嗜血者。

    這讓他暗暗驚異。

    「血煞宗的那些傢伙,來到深淵不久,就和我們分道揚鑣了。」唐北斗答話。

    「他們去了何處?」秦烈再問。

    「不知道。」唐北斗搖頭,說道:「不過他們知道我們都駐紮此地,如果在外面不順利,受了傷,他們應該會過來。」

    「不會的。」這時候,寂滅老祖南正天插話,他看向眾人,淡淡的說道:「要不了多久,以姜鑄哲為首的那些嗜血者,就會成為此地人族的最強力量。」

    「此話怎講?」王恩哲驚道。

    南正天嘿嘿一笑,說道:「姜鑄哲以血為食,只要他們能擊殺深淵惡魔,就能通過深淵惡魔鮮血內蘊藏的龐大血肉精氣來迅速破階。」

    頓了一下,他又道:「就算是不吸食鮮血,只是以深淵惡魔的鮮血來形成血池,在血池內修鍊,血煞宗的門人也能飛快的強大起來。」

    「在這方面,我們各方宗派,確實不如血煞宗。」

    話到這兒,他看向了秦烈,隨意的笑了笑。

    已將下部血典也領悟了差不多的秦烈,自然知道南正天猜測的完全正確,他也相信姜鑄哲領導的嗜血者一脈,還有同樣在深淵的血厲領導的另外一脈血煞宗,都應該能夠在深淵迅速壯大成長。

    想到這兒以後,他神情一動,一縷靈魂念頭釋放出去。

    泊羅界,在古獸族境地七靈島修鍊的庄靜,明眸之中魂光瑩瑩。

    她突然站了起來。

    不久后,她找到了坐鎮泊羅界的葛榮光,說道:「秦烈讓我告訴你,讓炎日島最近將所有的精力,都用在煉製烈焰玄雷上。還有,他讓你傳訊墟地的琅邪,讓琅邪不要在墟地繼續浪費時間,讓他趕緊帶領所有血矛的武者也進入深淵。」

    秦烈進入深淵之前,曾單獨找葛榮光聊過,說他如果有事,會讓庄靜代為傳訊。

    所以葛榮光並不懷疑庄靜的說辭。

    「我這就安排。」葛榮光說道。

    同一時間,秦烈在深淵之中,把將岸拉到一邊。

    他一點眉心。

    巫之始祖的遺骸,化為一束灰暗的光芒,從他眉心的鎮魂珠內飛逸出來。

    將岸眼睛立即炙熱起來。

    「你真的決定了?」秦烈看向將岸,說道:「一旦捨棄現有的一切去融合,你將終生沒有機會,突破巫之始祖最終達到的境界,你可考慮清楚?」

    先前和南正天聊過以後,他知道和魂壇融合的弊端,知道融合魂壇者,將終生受魂壇原主人境界的桎梏,以後也無法突破。

    南正天稱呼那些融合者為懦夫。

    這次,將巫之始祖軀骸取出以後,他最後一次詢問將岸,給了將岸一個再選一次的機會。

    他將其中的弊端說明清楚。

    「我早已考慮清楚。」將岸嘆了一口氣,說道:「我和南正天不同,我其實和他的師傅屬於同一時段的人物。我老了,壽齡有限,我不能像他一樣慢慢走下去,我沒有信心能走到那一天……」

    「那好吧。」秦烈不再多言,將巫之始祖的軀骸,鄭重交到將岸手中。

    將岸接過巫之始祖遺骸,沖他躬身一禮,便急匆匆離開。

    眾多黑巫教的強者,也都跟隨著他,要守護他和巫之始祖的融合。

    他離開后,秦烈沉吟了一下,將那根封印著第一巫蟲的木雕取出。

    「你考慮的如何?是向我奉上靈魂,宣誓永遠效忠於我,還是繼續被封印著?」秦烈詢問。

    ……



    上一頁    下一頁

    虧成首富從游戲開始黎明之劍天才相師:重生億萬小富風流小農民後來偏偏喜歡你
    大宋的智慧翻窗做案:老公手下留情都市特種兵之暗影殭屍保鏢鳳囚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