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一千一百零六章 殘酷的現實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一千一百零六章 殘酷的現實字體大小: A+
     

    深淵,冷寂的荒原。?。。

    六名涅盤境修為,手持各類精美靈器的天器宗武者,形成一個包圍圈,將一頭颶風蛟魔帶隊的深淵惡魔圍住。

    這頭颶風蛟魔周邊,聚集著很多五階的銀甲戰魔,還有十來個寒獄岩魔。

    天器宗的強者,手中的靈器,釋放出眩目光芒,凝成火焰團,寒冰碎塊,金燦燦的劍芒。

    那些令人眼花繚亂的奇妙法決,一件件靈器,都轟在深淵惡魔身上。

    然而,除了五階的銀甲戰魔,被那些靈器斬斷軀體,瞬間死亡以外,剩下的深淵惡魔經過一輪攻擊后,都堅挺的站在原地。

    六階的寒獄岩魔,身上僅僅只有一條條很淺的裂痕,連一絲血跡都沒有流出。

    七階的那頭颶風蛟魔,則是瘋狂咆哮著,營造出狂暴的颶風領域。

    可怖的風嘯聲中,這頭颶風蛟魔,猛地沖向六人。

    近身後,颶風蛟魔的利爪胡亂撕扯,一名名涅盤境的人族強者,肉身突然變得脆弱如紙。

    「喀嚓!」

    骨骼爆碎的聲音,從他們身上傳來,他們身上凝鍊的靈力光盾,也是一下子炸裂。不久后,這片區域只剩下人族武者臨死前的凄厲慘叫聲。

    ……

    一根根巨大的冰柱聳立之地。

    萬獸山的三名涅盤境武者,在其中巡視著,警惕地看向周邊。

    冰柱內,有著一個個黑魆魆的洞口。那些洞口通往地底下。

    三名萬獸山的涅盤境武者,猶豫了一會兒,朝著其中一個洞口深入。

    「嗚啊!」

    突地,恐懼無比的慘叫,從他們深入的地底傳來。

    那洞口之中,突然飆射出鮮血,殷紅的鮮血分明屬於人族。

    洞內叫聲很快停息。

    過了一會兒。一頭七階的深淵惡魔,啃食著他們的屍身慢悠悠從中鑽出來。

    它冰冷的眼瞳之中,滿是殘暴和嗜殺。

    ……

    一座灰褐色禿山後方。

    一頭八階的銀瞳蛇魔,周身纏繞著銀色電芒,凶戾的撲向兩層魂壇的嚴冬。

    嚴冬旁邊,天劍山的王恩哲。洛楠,燕白衣和祖翔,都釋放出魂壇,手持一柄柄天劍,配合著魂壇內的幽幽劍芒,朝著這頭銀瞳蛇魔攻擊。他們手中的天劍,織成密集的劍網,才堪堪將那頭八階銀瞳蛇魔擋下來。

    嚴冬趁機逃離出去。

    然而,銀瞳蛇魔翻轉過來,蛇尾靈巧一甩。卻重擊在祖翔頭頂的魂壇上。

    祖翔魂壇馬上突顯裂痕。

    他持劍的兩隻手。如被狂暴的力量震了一下,兩手的手心流出大量的鮮血。

    而王恩哲,洛楠。燕白衣趁機刺在銀瞳蛇魔身上的一柄柄天劍,僅僅只是在這頭八階的銀瞳蛇魔身上。留下幾道血痕而已。

    這頭銀瞳蛇魔,吃痛之後,凶戾大發,似要大開殺戒。

    就在此時,不遠處李牧厲嘯而來,灰濛濛天空中,一柄巨劍綻放出奪目光芒,如牽引著天河之水滾落。

    銀瞳蛇魔抬頭看了一眼,似知曉厲害,突然朝著遠方游去。

    它一動,周邊很多六階、七階的深淵惡魔,本來正和天劍山武者戰鬥,這時候也都潮水一般隨著它退走。

    很多深淵惡魔,猙獰的惡爪內,還抓著慘叫的天劍山武者。

    李牧仗劍而來,就在王恩哲五人中央站定,他胸襟上沾滿深淵惡魔的污血,也是臉色蒼白。

    「傳令下去,大家先回聚集地吧。」李牧看著王恩哲。

    王恩哲的眼中,浮現出一絲懼意,下意識地點了點頭。

    他身旁更加恐懼的嚴冬,則是忙取出音訊石,向天劍山的武者下令。

    不久后,很多涅盤境的武者,還有杜向陽、洛塵等年輕一代的翹楚,從遠處趕來。

    回來的人,都是臉色灰暗,一個個垂頭喪氣。

    其中幾個女性眼中分明有著淚花。

    「李叔,你也受了傷?」杜向陽回來后,看到李牧的神情,暗暗驚奇道。

    經過這段時間的了解,他已經知道李牧有著多麼強大的實力,知道李牧作為「第六天劍」,乃天劍山潛藏的最強者。

    李牧對種種劍訣的了解,超過目前天劍山的五名主事者,絕對是天劍山的頂樑柱。

    「我和段千劫合力,擊殺了一頭銀瞳蛇魔,但我和他都付出了慘痛代價。我還好,我只是脫力,受了點輕傷。」李牧點了點頭,苦澀一笑,擔憂道:「他的情況卻不太好……」

    一聽他和段千劫兩人,竟然合力擊殺了一頭八階的銀瞳蛇魔,在場的所有人都肅然起敬。

    就在剛剛,天劍山的五大天劍合力,也沒有能斗得過一頭銀瞳蛇魔。

    祖翔還身負重創。

    嚴冬,更是差點被擊殺。

    倘若不是他在關鍵時刻趕來,這五大天劍,很可能要死去一兩個。

    「其它幾方如何?」燕白衣問道。

    李牧搖了搖頭,面色沉重,「比我們好不了太多。」

    「我們的深淵之行,會不會太冒失了?」

    這時候,五大天劍之首的王恩哲,開始反思他們的決定。

    來到深淵,和此地深淵惡魔交鋒以後,他才知道此地的生命種族的可怕之處。

    他覺得天劍山恐怕還沒有做好準備。

    「回去再說吧,這兒離巴特茲太近了,我們不能長時間逗留。」李牧催促道。

    「也好。」王恩哲神情一變。

    ……

    一根根巨石中央。

    許多人族的帳篷撐起來,還有一些簡陋的木屋,還有石屋。

    這兒儼然形成了一個小小的人族村落。

    暴亂之地各大白銀級勢力武者。目前就駐紮此地,附近不遠處,就是連通泊羅界的域界之門。

    域界之門附近,由修羅族的柯蒂斯,還有那些強大的修羅族族人駐守。

    人族,則是聚集在此,相互照應。

    「我們六個人出去。死了兩個。」

    「好疼啊,我的指頭,被一頭金角蠻魔全部咬斷了。」

    「我們寂滅宗也死了好幾個人。」

    「深淵惡魔比我們所想的強大太多了!」

    「再這樣下去,我們恐怕會全部葬身此地!」

    「嗚嗚,大家都會死!」

    「……」

    那些帳篷內,木屋外。很多人如一灘爛泥般躺著,唉聲嘆息。

    陸陸續續回來的那些人,很多都是渾身鮮血,臉色陰沉如水。

    他們臉上都沒有一絲笑容。

    「宗主回來了!」

    「山主也回來了!」

    不久后,天劍山,萬獸山。天器宗,還有寂滅宗等勢力的武者,先後從外面返回。

    這些歸來者也都是臉色深沉。

    很快地,祁陽,馮毅。王恩哲。將岸,雷閻,唐北斗等人。都在人族聚集地中央現身。

    大家齊聚一堂。

    眾人面面相覷,都從對方的眼中。看到了一絲沉重和無奈。

    「這些深淵惡魔太強大了。」好半響,天器宗的馮毅才打破沉默,擰著眉頭說道:「我們是否來的太早了一點?」

    「我看就連中央世界的那些黃金級勢力,冒然闖入此地,也要死傷慘重。」祁陽滿臉苦澀。

    「傷亡太慘重了。」雷閻也嘆息。

    「李兄,老段呢?」唐北斗等了一會兒,見段千劫沒有到來,不由地詢問李牧。

    大家也都好奇地看向李牧。

    這時候,眾人都已漸漸意識到李牧和段千劫兩人,在目前人族之中的戰鬥力最為彪悍。

    他們特別關注兩人的舉動。

    「他受了重傷,以他的習慣來看,這時候應該是去覓地療傷了。」李牧皺眉道。

    「受了重傷為何不回這兒?」唐北斗奇道。

    「他不習慣在虛弱的時候,面對太多人……他很難真正信任別人。」李牧淡淡道。

    「可這裡是深淵,有著幾十個深淵領主,還有更可怕的深淵大領主,別的地方有這兒安全?」唐北斗喝道。

    李牧搖了搖頭,並沒有多說什麼。

    「這樣下去不行!」王恩哲突然莫名其妙來了這麼一句,「繼續下去的話,我們天劍山的精銳,可能會在此全軍覆沒!」

    剛剛的一戰,祖翔受了重傷,嚴冬差點被殺,他也直面了死亡。

    八階惡魔血脈的銀瞳蛇魔,讓他感到恐懼,他已心生退意。

    不久前的激動和振奮,隨著在深淵遭受的重創,已逐漸消褪。

    反而是恐懼開始慢慢吞噬軀體。

    「要是秦烈那小子在,或許會好一點。」杜向陽嘀咕道。

    眾人都沉默時,他這番聲音不大不小的嘀咕,倒是落入所有人的耳中。

    不知為何,聽到秦烈的名字以後,這些人神情都稍稍振奮了一些。

    最近的十來年,暴亂之地所有危機的化解,還有種種不可思議的勝利,都是由秦烈一手促成。

    在很多人心中,秦烈就是一個能不斷創造奇迹的人物。

    「那小子如果在深淵,我們的處境,應該會稍好一點。」就連李牧聽到杜向陽這番話,都輕輕點頭,表示了認同。

    各大勢力的魁首,也都紛紛點頭,都覺得秦烈也應該來深淵。

    不知不覺間,秦烈已成為他們的主心骨,真正得到了他們的信賴。

    他們並不知道,就在他們談話的時候,秦烈和寂滅老祖,還有泊羅界那些各族強者,正在通過域界之門進入深淵。

    ……)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