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一千一百零五章 南正天的霸氣!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一千一百零五章 南正天的霸氣!字體大小: A+
     

    炎日島上空,一座雷電交織而成的魂壇,傲然懸浮著。?。。

    那座魂壇整整四層!

    秦烈先前聽到的轟鳴聲,引得他體內雷電失常的源頭,就是那座四層魂壇!

    ——那是寂滅老祖南正天的雷霆魂壇!

    閉關十來年,寂滅老祖頂著咒之始祖施加在暴亂之地的密咒,成功勒破不滅境的桎梏,踏入了虛空妙境。

    這是秦烈所知的,最近一個時代內,暴亂之地唯一突破虛空境者!

    南正天,身為暴亂之地第一人,在力量上的確有著常人所不能及的恐怖底蘊。

    「哈哈哈!」

    雲端,寂滅老祖端坐在四層魂壇上,看著秦烈放聲大笑。

    他也當真是心情愉悅。

    在他心中,是將秦烈當成半個徒弟來看待,和秦烈有著亦師亦友的關係。

    許多年前,他還沒有從寂滅宗崛起時,是秦烈的爺爺秦山在雷電法決上給予他指引。

    他憑藉著自己的努力,最終取代許然,成為了寂滅宗的宗主。

    在他帶領下的寂滅宗,勝過黑巫教,將素洛界的修羅族逼退,稱雄暴亂之地。他對秦山一直懷有敬慕之意。

    多年以後,當秦烈從赤瀾大陸來到暴亂之地,經過神葬場試煉以後,被楚離引薦給他。

    憑藉著天雷殛,「秦」姓,還有其它細節,他極早之前就肯定了秦烈和秦山的爺孫關係。

    他因此對秦烈照顧有加。

    他將他獨自領悟的「玄雷心核」。毫無保留的傳授給秦烈,令秦烈在一段時間內縱橫四方。

    當初黑巫教和三大家族,向落日群島邁進時,也是他傳達命令,要力保秦烈性命。

    不久后,秦烈神族血脈曝光,各方勢力聯合起來施壓。讓他將秦烈交出。

    在三鬼族虎視眈眈的險境中,他依然力排眾議,不肯將秦烈放出。

    最後,還是秦山安排塔特,將秦烈送往泊羅界。

    因為此事,他雷霆震怒。竟然不顧暴亂之地的大局,對三大鬼族視的放肆而不見。

    他的任性和頑固,使得三大鬼族跳過寂滅宗,在暴亂之地大開殺戒。

    幻魔宗,三大家族,天劍山和天器宗。都因此死傷慘重。這也讓本來身負重創的天鬼族布托重築了四層魂壇,在暴亂之地。掀起了滔天血浪。

    身為暴亂之地的第一人。寂滅宗的宗主,南正天行事作風頗為偏激,全憑自身喜好。很多時候他都不顧大局,亦正亦邪。

    他一直都是一個充滿爭議的人物。

    然而。對秦烈來說,南正天卻是最讓他敬佩,也是最能讓他感覺到長輩溫暖的人物。

    和李牧和風細雨的滋養,還有段千劫含蓄隱諱的呵護不同,南正天對他的照顧充滿了霸道!

    這種霸道也是南正天獨有的!

    「小子,在我閉關的時候,你的所作所為,令我覺得我已經老了。」他咧開嘴,看著秦烈的到來,毫不吝嗇地誇讚起來:「就算是我沒有閉關,就算是我提前突破到虛空境站出來,恐怕也不能像你一樣,那麼輕鬆地解決掉三大鬼族。更何況,除了三大鬼族以外,連東夷人你也一併幹掉了。哈哈,就是因為你的作為,因為你將暴亂之地打理的井然有序,我才能安心的將第四層魂壇築造出來!」…

    他老臉上堆滿了笑容。

    他是真心為秦烈感到驕傲。

    三大鬼族的覆滅,東夷人的被屠,將岸的歸順,姜鑄哲的收斂,來自泊羅界的友誼,這一連串事情的背後,都是秦烈在串聯。

    捫心自問,就算是他沒有閉關,恐怕也很難將這十來年暴亂之地遇到的種種兇險都給一一化解。

    最讓他感到欣慰的是,在炎日島已一家獨大,擁有幽冥界三大族力量以後,秦烈並沒有採取強硬極端的作風,將曾經和炎日島為敵的天器宗、天劍山、幻魔宗、黑巫教給一次性剷除。

    不但如此,在今時今日,秦烈還大度到為所有暴亂之地的勢力開啟方便之門,將那些以前敵對的勢力,也給帶入深淵狩獵。

    這種大度,這種氣魄,這種不計較一時得失的心胸,讓他都心生敬意。

    他知道他很難如秦烈那樣不計前嫌。

    他很清楚,就算是他以虛空境的修為破關而出,以後在暴亂之地真正的靈魂人物,都將會是秦烈。

    他並不覺得難過,相反,他還覺得欣慰,覺得暴亂之地終將因為秦烈,迎來一次徹底的蛻變。

    這種蛻變是他無法帶給暴亂之地。

    但秦烈正在默默進行著。

    「老祖,我手中有雷帝的一部分傳承,我想……」

    秦烈飛上雲中,在茫茫雲海之中,向南正天燦然一笑,準備將天雷殛,還有從雷帝印得來的那些傳承,向他詳述一番。

    可他一番話還沒有講完,南正天已經擺手,先行阻止了下來。

    「我知道你修鍊的傳承來源於誰。」南正天搖頭大笑,「可我並不需要。」

    秦烈一愣。

    「雷帝和我們一樣,也是人族,他能一步步洞悉雷電之力的真諦,悟透雷電法則的精妙,最終成為人族的三帝之一,我們難道真的就不行?」南正天臉色一正,道:「我雖然也修鍊雷電法決,但我所走的路,和雷帝的並不是全然一致。我始終認為,人族的五祖三帝,絕不是不可超越。」

    話到這兒,他嘴角浮現一絲譏諷之色,道:「我聽說血厲,苗風天,還有將岸,都從你手中拿到,或者即將拿到各自傳承始祖的魂壇和軀體,可是如此?」

    「是這樣。」秦烈道。

    血厲和苗風天,都已經和血之始祖、屍之始祖融合,將岸也在之前表面了心跡,希望能得到巫之始祖的魂壇和軀體。

    將岸的選擇和血厲、苗風天一樣。

    這三人都選擇了捨棄自身的一切,融合始祖的魂壇和軀體,在修鍊一道上走了捷徑。

    南正天確認后,不屑一笑,傲然道:「就算是雷帝的遺骸,包括完整的魂壇,現在都擺放在我面前,我也絕不會捨棄現有的一切去融合!」

    「雷帝所擁有的一切,將來,我也可以憑自己的力量擁有!」

    「而且我將來未必就會弱於他!」

    他冷哼一聲,又道:「融合別人的魂壇和軀體,終其一生,也難以超越各自傳承的始祖,在我來看這根本就是懦夫的表現!」

    話到這兒,他咧嘴大笑了一聲,道:「你當年精修血靈訣,也是血之始祖的正統傳承者,可你卻將血祖的魂壇和軀體都交給了血厲,我得知此事以後,當時就肯定你以後必然會比血厲強。嘿嘿,如今一看,你果然要比血厲強得多!小子,你當真沒有讓我失望!」

    他對秦烈捨棄血之始祖魂壇和軀骸的決定極為贊同。

    這也是他看好秦烈的原因之一。

    ——他認為秦烈和他是同一類人!

    「老祖過譽了。」秦烈笑道。

    「我從不會隨便誇讚別人。」南正天擺擺手,又道:「我這趟過來,也是要找你去深淵,我聽說那兒有著強大的深淵惡魔,我剛剛突破到虛空境,正好去磨礪一番。」

    「我正準備將泊羅界的那些異族,也都送入深淵,正好順路。」秦烈道。

    「如此甚好!」南正天大笑。

    之後,秦烈在炎日島上,將眾多火屬性,還有別的屬性靈材一一收集到不同的空間戒,以備虛渾之靈逐個醒來吃食。

    交代了宋婷玉一番,又和唐思琪談論了一些話后,他便和南正天往招魂島而去。

    ……)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