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一千九十九章 血肉儲備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一千九十九章 血肉儲備字體大小: A+
     

    「你敢殺我,他一定不會饒恕你!不論你以後躲到什麼地方,他都會找到你,將你撕成粉碎!」

    龍人族的迭戈,眼中的鮮血,依然以無法堵住的狀態流溢著,他的魂力被「噬魂」給一點點地吸噬。

    迭戈這是真的慌了。

    他對魂獸一無所知,以前也沒有和魂獸接觸過,秦烈這具魂獸分身,施展出「噬魂」血脈天賦,在他的靈魂深處凝現出漆黑洞穴。

    那些洞穴,慢慢蠕動吸吮著,他數千年時間積累出來的渾厚魂力,正在急劇流失。

    而他對此無能為力。

    他很清楚,任由秦烈如此施為,任由那些漆黑洞穴,將他的魂力一點點抽離……他必將靈魂消泯。

    就連巨龍族,也都不是一個擅長靈魂作戰的種族,何況是雜交后的龍人族?

    他已嘗試過種種想法,想要摧毀那些魂絲凝結的漆黑洞穴,想要擺脫秦烈對他靈魂的蠶食。

    可惜一切手段都已失效。

    他只能將希望寄托在阿弗萊克的威名上。

    只是,秦烈對巨龍族長阿弗萊克,顯然並沒有絲毫敬畏之心。在他來看,這一頭猙獰可怖的星河異獸,碧綠色眼瞳之中,似乎還驟然釋放出興趣濃濃的光芒。

    秦烈的魂獸分身,也的確挪動著,率先將他當成目標。

    一柄由深淵領主骨翼為主體打造的鐮刀,一百多米長,三十米寬,突然從魂獸腹部飛出。

    這鐮刀由一片片玉質般的鋒利白骨,精心淬鍊而成,一股股殘暴。嗜殺,血腥的氣息,從白骨鐮刀每一個骨片上釋放出來。攝人心脾。

    白骨鐮刀表層,還有著九階惡魔領主的紫色污血。那些紫色污血一團團,充斥著一種令人血肉暴躁的負面血氣。

    「喀喀!喀喀喀!」

    這柄白骨鐮刀,向迭戈劈砍而來時,一根根白骨骨片,還傳來相互交錯的怪異聲。

    那聲音竟然還有著迷亂靈魂的魔力。

    迭戈望著那一柄巨大的白骨鐮刀,恍然間,如看到一頭活著的深淵惡魔領主咆哮而來。

    狂暴,嗜殺。血腥的滾滾氣血波動,衝擊的他每一滴鮮血,都像是在顫慄。

    這是來自於血脈的恐懼。

    很明顯,即便是來源於阿弗萊克的巨龍血脈,對上那白骨鐮刀上的紫血氣息,也沒有一絲的優勢。深淵惡魔血統,乃是和神族、魂族、靈族同等級的超階血脈,龍族血脈與其相比,的的確確全面落於下風!

    這種血脈上的優劣,導致迭戈的血脈。本能地感覺到恐懼。

    鮮血的恐懼,瞬間蔓延全身,浸沒心靈。讓他愈發不能將全部力量釋放出來。

    眼看著白骨鐮刀斬來,迭戈魂力還在被「噬魂」蠶食,心靈又已失守,幾乎立即就要崩潰了。

    「空間碎裂!」

    就在此刻,先前還情緒失控的繆怡姿,猛地冷靜下來,並瞬間聚集力量插手。

    白骨鐮刀斬來的方向,那片幽暗星海內,突顯一條條細密裂紋。

    那是一條條通往空間亂流的裂縫。

    眾多空間裂紋一出。那一柄巨大的白骨鐮刀,如被細密的空間裂縫給囚禁。

    組成白骨鐮刀的深淵惡魔的骨翼。似在一片片空間亂流內飛逸,一下子變得虛幻模糊。

    空間亂流域。一般都在域界之外,和晶壁之內。

    那裡並非真正的域外星空。

    任何一個擁有天地靈氣的域界,外層都有空間亂流,傳言所有域界的空間亂流其實相通。

    只是沒人能真正去證實這一點。

    精通空間之力的繆怡姿,以空間之力在星海內,綻裂出空間裂縫,那裂縫……隱隱指向靈域外層的空間亂流。

    她這麼做,一是要阻止白骨鐮刀第一時間斬殺迭戈,將白骨鐮刀困住。

    另外一方面,也是藉助於白骨鐮刀星海划動的恐怖鋒利,以她的空間秘術指引,才導致那些空間裂縫浮現。

    她這是在為自己開闢一條新的後路。

    她試圖藉助於那些空間縫隙,從此地,直接逃回靈域外層的空間亂流域,然後重回靈域。

    當她覺得剛剛浮現的秦烈影像,只是這頭奇異的星空生命,從她記憶深處剝離出來,以魂絲凝鍊而成后,她就又漸漸恢復冷靜。

    境界達到虛空境後期,擁有六層魂壇的她,在茫茫星河之中面對秦烈的魂獸分身,她都沒覺得有勝算。

    迭戈,還有蜥蜴族的沙托,比她還要弱上一線。

    她知道這兩個傢伙更加不可能是這頭星空異獸的對手。

    所以她從頭到尾都沒有想過留下來死戰。

    「我會知道你是誰,這柄白骨鐮刀,我也會帶回靈域,請專門的人鑒定。」

    繆怡姿的聲音,忽然變得飄渺虛幻,她的身影,也逐漸模糊,如要化為一縷輕煙,在天地間徹底消失一般。

    秦烈碧焰般的眼瞳,驟現千萬到綠色遊絲,那些遊絲激射向八方。

    他旋即看到繆怡姿的身子,如被神奇的空間法則影響,軀體似充滿了眾多細密的空間裂紋。

    無數空間裂紋,如將她的軀體切成千萬份,將其化為一絲絲扯入空間裂縫。

    這分明是一種極為高超的空間遁術。

    就連他釋放出來的白骨鐮刀,這時候,也變得虛幻模糊,如要慢慢消失,消失在這片星海之中。

    他知道那白骨鐮刀,也被繆怡姿的空間之力影響,要被一併拖入靈域外層的空間亂流。

    「果然比兩個異族厲害很多。」他喃喃低語。

    迭戈和沙托對靈魂奧妙一無所知,所以他施展「噬魂」血脈天賦時,輕而易舉就在迭戈和沙托的靈魂深處,締造出漆黑洞穴。

    那漆黑洞穴,便是「噬魂」血脈天賦,在靈魂中的直觀體現。

    他也以同樣的手法對繆怡姿動了手。

    可惜。繆怡姿的靈魂識海之中,形成一塊塊隔絕空間般的靈魂禁區結界。

    這讓他沒有能第一時間締造出漆黑洞穴,也就不能以「噬魂」。將繆怡姿的靈魂抽離。

    這證明繆怡姿對靈魂一定有著精深的認識,所以才能極早施為。沒有被他輕易的「噬魂」。

    「魂之始祖,被人族也稱呼為始祖,他曾教導人族去認識靈魂,告訴人族靈魂的奧妙。就是因為這樣,人族才能逐漸摸索出魂壇的秘密,誕生出一個個魂壇強者,從而和各大種族爭霸靈域的統治權。」

    一連串念頭在腦海閃掠過,秦烈突地意識到。人族對靈魂的認識,要比蜥蜴族、龍人族深刻許多。

    他也明白想要將虛空境後期,築造了六層魂壇的繆怡姿,給輕輕鬆鬆制住,絕非易事。

    「寄魂……」

    一縷經由「暗魂」血脈天賦潛隱的精魂,化為繆怡姿無法覺察的靈魂念頭,烙印在白骨鐮刀內部。

    秦烈的魂獸分身,放任白骨鐮刀不管,讓它慢慢消失在空間縫隙。

    他也放任了繆怡姿的離開。

    直到一絲絲細密的空間縫隙,一一癒合。他都沒有後續的動作。

    另一邊。

    他的本體,以「天網禁魔圖」繪製的空間禁錮大陣,已完完全全將麻豐、鞏聖遠還有卓韋丹困住。

    那片區域。鮮血忽閃忽逝,時而浮現神秘古圖,如被禁錮成一個單獨的時空。

    在那時空中,麻豐三人不論運用何種秘術,都無法瞬間遁離。

    他們只能承受滕遠六人的瘋狂轟殺。

    外面,端坐在封魔碑上的秦烈,靜靜看著麻豐三人,被六個泊羅界的巔峰生靈,給撕扯的血肉模糊。

    半個時辰后。麻豐三人已奄奄一息,徹底沒了逃生希望。

    「他們三個交給你們了。」

    丟下這番話。秦烈的本體以血脈之力開啟星門,一閃后。就來到魂獸分身處。

    此刻,龍人族的迭戈,還有蜥蜴族的沙托,也被他的魂獸分身,給抽離的靈魂印記都要消散。

    兩名異族眼中沒有一絲神采,被魂獸的猙獰爪子攥著,失去了反擊力。

    「先試試巨龍族長的血脈……」

    一滴滴鮮血,從迭戈血管之中被凝鍊后帶離,滴滴鮮血都落入他本體的掌心。

    他的掌心,皮肉主動裂開,要容納那一滴滴迭戈的鮮血。

    「哧哧!」

    洶湧的烈焰,突然從他掌心燃燒出來,將迭戈體內的血脈一下子燃燒掉。

    與此同時,一種奇異的感覺,從他的血脈深處傳來。

    「血脈不純!」

    他瞬間反應過來。

    迭戈的血脈,乃是巨龍族長阿弗萊克和別的種族族人雜交而成,這使得迭戈的龍族血脈並不純凈。

    這似乎破壞了龍族血脈的純粹性。

    這樣的血脈,秦烈體內蘊含的「完美之血」,似乎並不能融合。

    他的血脈分明極為排斥這類不純凈的血脈。

    「迭戈不行,同樣是雜交混血的蜥蜴族沙托,應該更加不行。」秦烈暗暗失望。

    眼見不能將兩人血脈融合,無奈之下,他只能通過封魔碑,將這兩個傢伙的血肉軀體給煉化掉。

    沙托和迭戈,雖然沒有繆怡姿強大,但因為是異族,體內分別蘊含著巨龍和巨蜥的血脈,這使得他們的血肉精氣無比龐大。

    繆怡姿的強大,在於靈海內洶湧的靈力,但是真要比肉身內的血肉精氣,她其實要遠遠弱於兩人。

    封魔碑罩在兩個異族頭頂,秦烈能看到濃稠無比的血肉精氣,如兩條血茫茫的長河,滾滾落入封魔碑。

    這使得封魔碑內儲備的血肉精氣突然變得豐沛至極。

    ……



    上一頁    下一頁

    英雄聯盟之決勝巔峰民國諜影我只想安靜地打游戲家有庶夫套路深諸天盡頭
    天阿降臨皇叔寵妃悠著點至高學院腹黑首領的甜心BOSS如意小郎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