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一千九十一章 遷移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一千九十一章 遷移字體大小: A+
     

    地底深處。

    秦烈的魂獸分身不斷運用血脈天賦,一點點熟練,反覆化形。

    「必須要暫時離開一段時間了。」

    這一天,他這具魂獸分身,蛻變為人形以後,不由喃喃低語。

    與此同時,他的人族本體,則是剛剛穿過秘境之門,先一步到達泊羅界。

    人族本體凝鍊星門,從中穿過以後,直達地底空間。

    本體和分身一模一樣,一同在幽暗地底現身,如對著鏡子觀察著自己。

    突然間,本體和分身露出全然一致的笑容。

    旁邊,數名修羅族的魂奴,靜靜盤坐著,低垂著頭修鍊,一言不發。

    他們知道兩個秦烈本為一人。

    只是,在他們的心裡,魂獸分身凝為的秦烈,才是本體。

    他們始終認為強大者才是本魂。

    再過兩日,秦烈要領著暴亂之地各方勢力的精銳,開始征伐深淵。

    如果直接在招魂島,以柯蒂斯為媒介凝鍊星門,自然也是可以。

    但那樣要消耗他大量的血脈力量。

    靈域和深淵,不知相隔多遠,跨界開啟星門,比在同一域界凝成星門,消耗的血脈之力要強很多倍。另外,星門要保持暢通狀態,也需要源源不絕的消耗血脈力量。

    這次暴亂之地的進入者,可能數百上千,這麼多人一一穿過星門太過於耗費血脈之力。

    僅為涅槃境修為,七階血脈的他,根本無法長時間保持星門暢通無阻。

    所以此法不可行。

    他只能借用地底空間的那一座通往深淵的白骨祭台。

    一直潛伏此地的魂獸分身,在那些人進入深淵時,最好遁入別處,不然也太過於顯眼了一點。

    「去泊羅界外面的星空吧。準備狙擊那些太陰殿、太陽宮的來人,算算時間…他們應該快要到了。」

    這個念頭一起,他先以靈魂意識。鎖定和滕遠眾人一道兒,早先進入域外星空的那名修羅族魂仆。

    確定那人靈魂動靜以後。他以本體的八目妖靈血脈,強行凝鍊一扇直達域外的星門。

    他分明感受到血脈之力在洶湧流失。

    「嗤嗤嗤!」

    星光閃爍著,一扇璀璨星門,終於凝鍊而出。

    那具魂獸分身瞬間穿過。

    他本體急忙散掉血脈之力,那星門,也突地爆碎成流光消失。地底空間內,秦烈深吸一口氣,臉色分明有些蒼白。

    就這麼一霎。他體內的血脈之力,至少消耗了四分之一。

    這讓他意識到,八目妖靈的血脈,雖然能凝鍊星門,能夠在靈魂延伸之地開啟,但距離太過於遙遠,處在不同的域界,消耗的血脈之力大大不同。

    只有同處一界,且距離較為接近,星門開啟消耗的血脈之力才極少。

    跨越域界。橫渡茫茫星河,以星門來穿越,耗費的血脈之力恐怕會多到難以想象。

    「呼!」

    心神一動。有著血肉豐碑稱呼的封魔碑,懸浮在他頭頂。

    一束束肉眼可見的血肉精氣,從封魔碑內,如泉水般飛瀉下來。

    那些血肉精氣,分別落入他心臟,天靈蓋,還有眉心等處。

    他消耗的血脈之力,疲憊的身軀,在這些血肉精氣注入以後。開始慢慢恢復。

    此間,他看著地底的白骨祭台。眉頭也暗暗皺了起來。

    這個空間處於密封狀態,他的每一次進出。都完全依賴星門。

    那些暴亂之地的眾多強者,要踏入深淵,也需要通過白骨祭台。

    他們進來,同樣需要他凝鍊一扇星門出來。

    在泊羅界凝鍊星門,送那些人進來,消耗的血脈之力,肯定要遠遠少於在招魂島,直接以柯蒂斯為媒介,送他們前往深淵。

    但以後呢?

    以後,如果這些白銀級勢力的強者,反覆進出深淵,泊羅界的滕遠眾人,解決了太陰殿、太陽宮的麻煩,也往深淵征伐,難道次次都要他以血脈之力開啟星門?

    那他本體豈非成了一座頻繁使用的空間傳送陣?

    這顯然不是長久之道。

    「要麼,將這座白骨祭台搬離出去,要麼,在地底建立一座全新的空間傳送陣……」他深思起來。

    半刻鐘后,他心中有了決定。

    他眼中異光一閃,看向旁邊那些修羅族的魂奴,吩咐道:「分離這座白骨祭台。」

    那些魂奴,聞言只是愣了一下,便著手行動。

    深藏地底千米,由一根根深淵惡魔巨大骸骨堆砌而成的祭台,在那些魂奴的動作之下,被拆的零零碎碎。

    其中,一顆被寒晶冰凍的惡魔心臟,則是由他親自保存。

    這個心臟,來自於九階的深淵惡魔領主,乃是魂獸和柯蒂斯等魂仆聯手,在那一層冰寂的深淵斬殺的。

    白骨祭台能成功構建,並且能夠和深淵反覆連通,真正的核心,就是那一顆深淵領主的惡魔心臟。

    隨著和魂獸的融合,一天天的加深,他相信他可以在泊羅界其它地方,成功將白骨祭台重新搭建出來。

    就因為有此信心他才敢拆掉這座祭台。

    數名魂壇強者聯手,也用了整整三個時辰,才將白骨祭台完整分拆。

    秦烈又以靈魂溝通莊靜。

    這一次,在星門凝鍊出來的時候,他稍稍注意了一下。

    「古獸族境內……」

    辨別出位置以後,他的身子,才從星門內穿過。

    在他身後,一個個魂壇級別的修羅族老者,臉色陰沉,眼神冰冷,抓著巨大的惡魔骸骨,迅速走了出來。

    此刻,庄靜就在古獸族境內。朱雀一族的山谷中。

    她還正和藺婕講話。

    猛地看到秦烈現身,然後幾個神情奇詭的修羅族老者,也接連抓著巨大的蒼白骸骨走出。她明顯大吃一驚。

    藺婕也驚訝的不敢吭聲。

    隔了幾日,秦烈再看庄靜時。心境有些變化。

    以前,他並沒有將庄靜當一回事,純粹是遵守承諾,才沒有將庄靜斬殺。

    不久前,庄靜也只是被他當成一個可用的媒介。

    僅此而已。

    然而,上次在浴室時,他和庄靜有過一番歡愉,這讓他再次面對庄靜時。會不自禁的心猿意馬。

    「主人,我,我血脈突破到七階了,就在不久前,我還沒有來得及通知您……」

    庄靜愣了一下,盈盈起身,儀態萬千地行禮,眉開眼笑地說道。

    「七階血脈,竟然真的有效啊……」秦烈心中嘀咕了一句,點了點頭。道:「很好。」

    「都是主人的恩賜。」庄靜抿著嘴,臉上流露出嫵媚之色,眉梢似乎都充滿著一種誘惑。

    藺婕看了看發騷的庄靜。又望了一眼秦烈,清麗的臉上,突然生出一絲紅暈。

    她猛地記得秦烈離開時,她推門而入,那一幅旖糜的場面。

    此刻,庄靜再見秦烈,從頭到腳,從細微的動作,都表現出一副任君採擷的模樣。讓她又是驚訝,又是鄙夷。

    「這浪蹄子……」藺婕心中暗罵。

    同時。感知到這邊強大靈魂氣息的九階朱雀,化為一束流焰火芒。急匆匆掠來。

    童嫣剛返回泊羅界不久,已知道滕遠、尼維特等人,悄悄進入域外星空狙擊太陰殿、太陽宮武者。

    滕遠、尼維特不在的時候,她必須要肩負保護古獸族的責任。

    眾多修羅族魂壇強者,猛地在此地現身的氣息,自然逃不過她的感應。

    她生恐有了什麼巨變,忙從修鍊中飛出,一下子就趕了過來。

    幾乎同時,不遠處的卡倫家族內,達到虛空境的凱里,也是悚然變色。

    「同族的氣息!還是好幾個!」

    驚叫中,凱里身影一閃,也急忙掠來。

    「東西放下,你們人先回去。」秦烈輕喝。

    那些從星門內走出,將一根根巨大惡魔骸骨丟下的修羅族老者,聽聞命令以後,一躬身,又重返另一處的地底空間。

    童嫣趕來時,三個修羅族族人,慢慢消失,星門也逐漸癒合。

    十來秒后,這邊什麼都不剩下了,凱里才一臉迷惑地趕來。

    童嫣本欲追問,一看凱里也過來,不由眉頭一皺,不客氣地呵斥道:「此地為古獸族境地,我們允許你們在此逗留,卻不意味著你們可以隨意走動!」

    「抱歉,我是突然感應到同族的靈魂氣息,一時沒忍住,還請諒解。」凱里致歉。

    此地為古獸族生活之地,卡倫家族寄人籬下,自然要謹慎小心。

    身為卡倫家族族長,他可不想家族因為他的冒失,在泊羅界滅族。

    尤其是,九階朱雀童嫣身上的氣息,又是那麼的強大。

    ——強大到讓他覺得沒有一點獲勝的可能。

    「請你迴避!」童嫣哼道。

    凱里滿臉尷尬,他看了看秦烈,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

    秦烈神情淡然,一言不發,明顯不準備幫忙說話。

    凱里暗嘆一聲,只能拱拱手,無奈離開。

    「剛剛那些修羅族的傢伙,就是……」童嫣微微皺眉,斟酌著用詞,說道:「就是被你給馴服的那些人?」

    顯然,她一定是從離開的滕遠、尼維特那兒,知曉了一些事情。

    「嗯,就是他們。」秦烈也不遮遮掩掩,指著底下的那些巨大白骨,說道:「這些東西,能建造一座連通另一界的祭台。等滕遠他們從域外星空回來,你們古獸族,還有泊羅界別的種族強者,都可以組織力量,去那一界狩獵。」

    「需要我幫什麼忙嗎?」童嫣眼睛一亮。

    「幫我將這些骸骨運到那兒。」秦烈指了指不遠處,七座懸浮虛空的陸地。

    「好。」童嫣點頭。

    其中細節,很多零零碎碎的事情,她竟壓根沒問。

    ……



    上一頁    下一頁

    符皇毒妃戲邪王:馭獸大小姐穿越火線之一槍飆血嬈人公主(網王NP)一不小心潛了總裁
    重生之都市修仙嬌妻誘情至尊劍皇英雄聯盟之決勝巔峰民國諜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