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一千八十八章 暴亂第一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一千八十八章 暴亂第一人!字體大小: A+
     

    「秦烈,那個白漾島……我們寂滅宗已無償割讓給你們。?。。」沈魁輕聲道。

    「哦。」秦烈緩緩點頭。

    六日前,高宇向他索要白漾島,要將其重新還給珈玥父母。

    他一口答應下來,事後吩咐宋婷玉交涉,幫忙將白漾島拿回來。

    看樣子白漾島恰恰在寂滅宗手中。

    在這個時候,沈魁突然提起此事,也是一種示好,他自然心知肚明。

    「卡倫家族由我送他們離開暴亂之地。」他咧開嘴,沖那名修羅族虛空境初期的強者道:「此事和寂滅宗關係不大。」

    「你送出去的?」名叫博爾巴的修羅族強者,臉色一沉,喝道:「那請你告訴我們,卡倫家族,如今究竟在哪一個域界?」

    「無可奉告。」秦烈冷硬道。

    博爾巴十字星眼瞳內,陰狠光芒一閃,分明立即就要動手。

    另外四名不滅境的修羅族強者,稍稍挪動腳步,就將秦烈圍在了中央。

    許然夫婦,沈魁,雷閻等人,臉色都是微微一變。

    他們下意識地看向周邊。

    這邊的局勢,他們在通傳秦烈的時候,就已經說明清楚。他們認為秦烈絕不會獨身而來。

    在他們想象中,周邊暗處一定潛伏著幽冥界的強者,亦或者泊羅界九階血脈的可怕存在。

    所以他們環顧四周,在等候那些他們認為的強者,趕緊出現。

    博爾巴對炎日島的情況也有所了解,也同樣打量著周邊,想看看秦烈的底牌。

    只有涅槃境的秦烈,一定是帶著強者一同過來,才敢這麼有恃無恐。

    博爾巴如此認為。

    「有時候。還是不要太過於自作聰明的好。」秦烈語氣淡漠。深深看向他,說道:「我知道你們是藉助於六大勢力的域界之門,從修羅界到來。那六大勢力,自己受當初誓約的束縛,不敢輕易涉足此地,所以才會很大度的開放域界之門,讓你們來探探情況。試探我秦家的脾氣。可笑的是,你們竟然如此呆傻,還真敢一頭闖進來。」

    此言一出。博爾巴臉色微變,似意識到不妙。

    「嗤嗤嗤!」

    一扇奇異的星門。陡然間,在秦烈身後形成。

    那星門倏一浮現,一聲彷彿來自於太古星空的恐怖咆哮,瞬間傳遞過來。「呼呼呼!」

    無數肉眼不可見的靈魂流光,從星門內飛湧出來,將雷神咆哮山谷外面完全遮住。

    白晝突然變成黑夜。

    濃稠黑色之中,博爾巴和四名不滅境的修羅族強者。突生恐懼之心。

    「哧啦!哧啦!」

    黑暗中。一頭遠古巨獸猙獰爪牙廝磨的聲音不斷傳來,令博爾巴靈魂顫抖。

    「唔唔!」

    突地。博爾巴和四名修羅族強者的魂壇,似猛地墜入黑暗淵潭。

    他們的身子,也不由自主地沉落,如被扯入另一個時空。

    他們竟生不出掙扎的念頭。

    山谷口,修羅族的強者,尖嘯著,聲音漸漸低幽不可聞。

    充滿山谷的黑暗,如被巨口吞咽,也慢慢消失。

    數十秒后,山谷一切恢復正常,黑夜消失,白晝重現。

    秦烈身後綻開的星門也無影無蹤。

    一同消失的,還有博爾巴和另外四名修羅族的魂壇強者。

    沈魁,雷閻,許然夫婦,包括楚離和沈月,都是獃獃愣在那兒。

    他們一臉茫然地看著秦烈。

    「那些修羅族的族人,再也不會出現,你們大可放心。」秦烈淡定地說道。

    「唔……」許然輕呼一聲,旋即反應過來,「他們去了何處?」

    「我送他們去了另外一個域界。」秦烈微笑道。

    「另外一個域界……」許然神情複雜,驚奇道:「你已經可以隨意動用空間之力?」

    聳了聳肩,秦烈輕鬆道:「差不多吧。」

    許然大驚失色。

    沈魁,雷閻,楚離和沈月等人,都以看怪物般的目光看向他。

    在他們的眼中,如今的秦烈一身神秘,有著種種難以想象的神奇之處。

    博爾巴,加四名不滅境的修羅族強者,這一股力量足以令寂滅宗覆滅。

    然而,在秦烈的手中,五個強大的修羅族強者,竟一下子就被遣送到別的域界。

    黑暗中,他們的靈魂,感知到了暗魂獸分身的恐怖靈魂氣息,也都聽到了博爾巴等人驚恐的尖叫……

    這讓他們知道那些修羅族的傢伙下場一定會很凄慘。

    「你這傢伙,我們是越來越看不透了。」楚離苦笑不迭。

    「神族血脈……真如此神奇。」沈月目顯異色。

    「總之,修羅族的那些傢伙,不會對寂滅宗造成麻煩。」秦烈笑了笑,沉吟了一下,說道:「這次深淵之行,你們準備的如何?」

    「我們會調集所有精銳參與此次狩獵!」雷閻喝道。

    「從你身上,我們看到了我們的不足,或許只有通過深淵的殘酷磨礪,我們才能更快的認識外面的天地。」沈魁嘆道。

    「這也正是我所期望的。」秦烈認真道。

    「可惜南大哥遲遲沒有出關,不然,他可以率領我們征戰深淵,他也可以在深淵內提升自己。」雷閻頹喪道。

    秦烈別頭看向身後的雷神咆哮山谷。

    山谷中,電閃雷鳴,還有極為動亂的空間波盪,充滿著無序和破壞之力。

    「不對……」

    他神情一動,突然想起了塞納的狀況,想起存在暴亂之地每一個角落的密咒。

    任何人,在衝擊虛空境,如果真有希望成功時,都會遭受密咒的壓制。

    塞納因此數次不成功,還身負重創,差點魂寂。

    南正天在衝擊虛空境時。應該也會遭遇同樣的密咒。除非他走出暴亂之地。

    「忘了提醒他了!」秦烈臉色一沉。

    「你在嘀咕什麼?」許然道。

    秦烈摸著下巴,想了一下,看向山谷口眾人,說道:「讓不相干的人先離開。」

    山谷口,除了雷閻,許然夫婦,沈魁。沈月,楚離之外,還有不少寂滅宗的強者。

    那些人比較陌生。和他並不熟識,他也信不過。

    「你們先回去。」沈魁看向那些人。

    寂滅宗的這些長老。點了點頭,一言不發,紛紛離開。

    山谷口很快就只剩下秦烈熟識的人。

    「塞納衝擊虛空境時,遭遇了數次密咒影響,以前很多暴亂之地的強者,也會在衝擊虛空境時,遇到密咒的壓制。」他將情況闡述了一番。

    沈魁、雷閻眾人聽完后。一個個都是面色沉重。這才明白暴亂之地多年來,甚少出現虛空境強者的原因。

    「本來這是針對海族的一種束縛。隨著人族的崛起,海族的沉落,導致束縛異族的密咒,變成反而制衡我們的一種制約。」秦烈道。

    「那老祖……該如何是好?」楚離急道。

    「可有辦法傳訊他?」秦烈詢問。

    眾人都看向沈魁。

    沈魁是寂滅宗的大管家,南正天閉關之前,曾對他進行過一番囑託。

    眾人都知道要想聯繫南正天,也只能通過沈魁。

    「我去一趟山谷。」

    在眾人的注視下,沈魁深吸一口氣,急匆匆往雷神咆哮山谷行去。

    秦烈等人都在外面等候。

    「沒料到這才是暴亂之地,長時間無法誕生超強武者的根源!」許然頗為感嘆,道:「看樣子,我還是早點離開暴亂之地比較好,不然,我也會和塞納一樣受密咒重創!」

    「我也是!」雷閻表態。

    「秦烈,此事有多少人知道?」許然凝重道。

    「段千劫,李牧,還有幾個我們炎日島的魂壇強者。」秦烈坦然道。

    許然思索著,道:「你要想令暴亂之地發生蛻變,讓人族勢力由白銀級,往黃金級邁進,可能要儘早知會那些達到三層魂壇的武者。當然,一定要是信得過的人!」

    「我明白。」秦烈輕輕點頭。

    他知道束縛暴亂之地的密咒,已不再適應如今的時代,他有心發展暴亂之地,將這些白銀級勢力,變成他力量的一部分。

    在這個前提下,要想實現心中目標,他必須做一些事情。

    讓各方強者去深淵狩獵,經歷腥風血雨,見識外面廣闊的域外天地,就是他邁出的第一步。

    他後面還需要從別的途徑做一些事情。

    「這塊天地,各大白銀級勢力,其實潛力很大。」許然認真地說道:「真要是蛻變,一一進階到次一級黃金級勢力,他們之中會有很多虛空境強者冒頭。未來,暴亂之地的這些勢力,一定會越來越耀眼。這樣對你,對人族,對整個靈域,都會是一件好事。」

    秦烈深深點頭。

    一行人,在雷神咆哮山谷口,對未來局勢進行著商討。

    過了一會兒,沈魁眼神發展地回來,以很奇異的目光看了秦烈一眼,道:「我將你的消息告訴他了。」

    「老祖怎麼說?」秦烈眼睛一亮。

    只要南正天得到消息,就還來得及,說明還能彌補。

    他相信以南正天暴亂之地第一人的實力,只要不在暴亂之地,換了任何一個地方,都能輕鬆踏入虛空境。

    他對此充滿信心。

    「他說了,他知道暴亂之地存在著密咒,而且他這次也並非第一次衝擊虛空境。」沈魁眼中閃爍著異光,「塞納有過的經歷,他在以前早就經歷過,他以前也當那是……天地應有的劫難。不過……」

    頓了一下,沈魁又道:「他這次已經渡過去了。」

    「什麼?!」秦烈失聲尖叫。

    許然眾人也是呆如木雞。

    「他說,存在暴亂之地的那密咒,在他破鏡時再次出現,可這次那密咒沒有能遏制住他。」沈魁深吸一口氣,老臉上綻放出欣慰的笑容,說道:「他已成功踏入虛空境,這段時間,他正在穩固境界,已經在著手恢復力量了。」

    「頂著密咒突破虛空境!」秦烈震驚至極。

    「南大哥就是南大哥,不愧是暴亂之地的最強者!」雷閻一臉崇拜。

    「我真是要甘拜下風。」許然搖頭苦笑。

    ……)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