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一千八十七章 一個請求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一千八十七章 一個請求字體大小: A+
     

    和凌語詩的談話中止后,秦烈主動走出,去找高宇。?。。

    招魂島那一塊冥魔氣覆蓋之地,高宇靜坐著,以九幽邪典上的秘術,吸納冥魔氣入體。

    修鍊時,高宇的膚色,變成一種奇特的暗青色。

    秦烈飛落下來,在他身旁站定,凝神看向他,目顯異色。

    高宇以人族之身,一直修鍊著幽冥界的九幽邪術,如今竟然還達到破碎境修為,這讓他暗暗驚奇。

    「你來啦。」高宇停下了修鍊,臉色冷峻,突然道:「我求你一件事。」

    秦烈想也不想,一口答應下來,「什麼事?」

    「東夷人那邊,有一座白夷部族生活的海島,那座海島名叫白漾島,我希望你能將那塊海島給我。」高宇道。

    「好,我一會兒就告知婷玉,不論那座海島目前屬於誰,我都會想辦法讓他讓出來。」秦烈爽快道。

    高宇眼中浮現一絲暖意,「謝謝。」

    「你我之間不需要說這些見外的話。」秦烈一笑。

    高宇輕輕點頭,解釋道:「珈玥的父母,還有一些白夷族的族人,沒有葬身在之前那一戰。那座海島,乃是他們那一支的故鄉,我欠珈玥和她父母太多,所以……」他知道當年高宇和珈玥遠赴東夷,得到了珈玥父母的認同,在白夷族也曾獲得一定地位。

    可惜,因為姜鑄哲的前車之鑒,東夷人很難繼續相信外人。

    最終,不但高宇和珈玥被驅逐,被當成東夷人進攻暴亂之地的借口,珈玥的父母也背井離鄉逃離。

    不過也是因為珈玥父母的離開。他們避過了暴亂之地各方勢力,對東夷人的屠殺。

    如今塵埃落盡,大多數東夷人或被擊殺,或被八目妖靈給煉化成純凈血肉力量,餵養了那名靈族的女童。

    東夷人的領地也被各方勢力瓜分。

    此時,珈玥的父母想要重返東夷,也只能依仗珈玥和高宇這一層關係,來央求秦烈。

    秦烈知道高宇和珈玥感情深厚,加上以他今時今日的地位,讓任何勢力割讓那白漾島。對方都會給面子,所以一口應承下來。

    「聽說你和邪神的融合有點麻煩?」沉吟了一下,他再次問道。

    「血脈有衝突。」高宇坦然道。

    秦烈微微皺眉。說道:「你可有什麼想法?」「放棄了?」秦烈一驚。

    「嗯。」高宇一臉木然,「既然血脈有衝突,我就不打算繼續強求了,沒有那一尊邪神,我一樣可以強大起來。只不過,需要的時間。可能會漫長許多。沒事。我還年青,我等得起。也耗得起。而且,我覺得我將來的成就。未必就會遜色那一尊邪神!」

    秦烈眼睛一亮,深深看向他,道:「這趟深淵之行你也一道吧?」

    「當然。」高宇道。

    「我看你的將來。甚至可能會超越那一尊傳承給你九幽邪術的邪神!」秦烈認真道。

    「我也這麼想。」高宇眼中流露出傲意。

    這時候,秦烈知道凌語詩的擔憂已是多餘,高宇經過一番沮喪低落,分明已從中走了出來。

    他相信高宇的放棄,對高宇而言,說不定是福非禍。

    之後,暴亂之地各大白銀級勢力,幽冥界的三大種族,都在忙碌著,準備不久後來招魂島向深淵邁進。

    秦烈在招魂島上,和凌語詩在靈魂奧妙上,相互探討。

    他將一些魂族秘術說明,凌語詩也將她通過九幽魂獄洞察的靈魂奧妙,向他詳細道明。

    兩人都因此獲益匪淺。

    第六日。

    沈魁通過宋婷玉,向他傳來一個消息,說有修羅族族人來到寂滅宗,要知道卡倫家族的藏身之地。

    沈魁表明了急切之意。

    收到消息以後,秦烈立即起身,由邪嬰島前往寂滅宗。

    他很快就在寂滅宗現身。

    寂滅宗,雷神咆哮山谷前,五名修羅族族人,身穿一種華貴的黑色鎧甲,正和寂滅宗的沈魁、雷閻、許然等人對峙。

    五人當中四名在不滅境,其中一人,乃是虛空境的修為。

    也是如此,沈魁才會急匆匆傳訊給他,希望他能出面。

    「我們在素洛界,看著域界之門粉碎,看著卡倫家族的族人一一消失。」虛空境的修羅族強者,一雙十字星的眼瞳內,閃爍凶厲光芒,道:「卡倫家族和你們之間的聯繫,從來都不是秘密,他們從素洛界逃出,必然是來到了此地!你們如果不能提供確切的消息,我會將後面山谷中,那個閉關修鍊的傢伙擊殺!」

    他指向雷神咆哮山谷。

    顯然,此人也知道寂滅宗的宗主,就是還在閉關修鍊的寂滅老祖。

    身為暴亂之地的第一人,寂滅老祖依然在苦苦找尋著破境之道,多年來始終沒有出關。

    此人以寂滅老祖的性命來要挾沈魁眾人,令沈魁這些人當真是怒火衝天,卻又不知道如何是好。

    寂滅宗並無虛空境的強者,在面對此人的時候,他們壓根沒有一點勝算。

    整個暴亂之地,也只有炎日島,只有秦烈才能請動虛空境的強者。

    他們只能向秦烈求救。

    「你終於來了!」

    山谷口,楚離一看到秦烈現身,神情驟然一震。

    他竟頓時覺得有了信心。

    時隔多年,以前和他一同征戰神葬場的秦烈,已變成跺跺腳,暴亂之地都要顫抖的存在。

    楚離在唏噓感慨的同時,也暗暗覺得自豪。

    因為秦烈能夠和寂滅宗深交,能夠變成寂滅宗最堅實的盟友,都是他楚離的促使。

    他為此驕傲。

    「你來了就好。」許然也暗鬆一口氣。

    沈魁,雷閻,還有沈月等人,本來愁眉不展,臉色陰霾。

    待到秦烈到來,這些人都是精神微震,臉上又有了光彩。

    「你就是那個什麼炎日島的島主?秦家的秦烈?」為首的修羅族虛空境強者,冷眼看向他,嘲諷道:「一個逃出中央世界,被六大勢力逼的多年不敢返回的家族勢力,一個死了三百年的小子,沒料到竟在這裡紮根,還召集了一群蝦兵蟹將。」

    「秦家……」

    寂滅宗眾人,聽到此人的這番話,都是神色如常。

    他們顯然都或多或少猜出了秦烈的真實身份。

    所以他們並不驚奇。

    ……)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