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一千八十六章 第一巫蟲的條件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一千八十六章 第一巫蟲的條件字體大小: A+
     

    幽冥界有兩大奇地,一個是玄陰冥海,一個就是九幽魂獄。

    根據幽冥界的古老傳說,所有幽冥界的生靈,最初,都是從玄陰冥海、九幽魂獄誕生出來。

    任何幽冥界的族人,如果血脈天賦能夠和玄陰冥海、九幽魂獄有關,將來都會是了不得的人物。

    陰冥族能成為幽冥界的皇族,是因為曾經有一個陰冥族族人,血脈天賦和玄陰冥海共通,此人的血脈最終進化到十階,蛻變為邪神,開啟了陰冥族的王者之路。

    之後的許多年,再沒有陰冥族的族人,能夠和玄陰冥海和九幽魂獄相通。

    直到凌語詩出現。

    她能得到鬼目族格雷的最終認同,也是因為她能和九幽魂獄互通,這才被格雷視作陰冥族的女王看待。

    由此可證明和九幽魂獄相通的她,在幽冥界有多麼的重要,多麼的奇特。

    秦烈也知道凌語詩靈魂很神秘,知道她擅長靈魂方面的種種秘術,可他依然沒有想到,凌語詩竟能一眼看穿他的靈魂真貌,還能知道他分身持有的乃是靈魂樹。「你的血脈也進階到七階了吧?不少字」凌語詩再問。

    秦烈點頭,苦笑道:「我發現在你面前,我已無所遁形,什麼都被你看了個清楚透明。」

    凌語詩美眸一轉,盈盈一笑,道:「那你以後可要小心一點嘍。」

    秦烈尷尬地訕笑起來。

    自家人知自家事,不久前他還和庄靜有過一番糾纏。不遠處的邪嬰島上。還有宋婷玉和唐思琪兩女……這讓他有點心虛。

    「近期可能會有修羅族族人來暴亂之地。」凌語詩話鋒一轉。道:「他們為卡倫家族而來,目的是要找回十階暗魂獸的頭骨。我聽說那些卡倫家族的族人,已經被你弄到了泊羅界,他們不會造成什麼麻煩吧?不少字」

    「不會。」秦烈搖頭,自通道:「泊羅界那邊,各大種族都和我私交非淺,只要解決太陰殿、太陽宮短期的麻煩,泊羅界勢必會迎來新的發展空間。至於卡倫家族。他們那一股小力量,在泊羅界翻不了天,他們也不敢亂來。」顯然,凌語詩也通過種種途徑,知道了一點暴亂之地的奇特之處。

    中央世界的那些黃金級勢力。允許修羅族進入暴亂之地,肯定也有嚴厲警告。

    若是那些修羅族族人。破壞了暴亂之地五塊大陸內部的封印,導致海底深淵通道破裂,可能為靈域帶來新一輪浩劫。

    那些人顯然也不想和魂族會面。

    ——尤其是在神族蠢蠢欲動的這個關鍵時刻。

    「對了,那一根秦爺爺給你的木雕,你先給我保管一段時間。」凌語詩眉梢一動,柔聲道:「我現在要用到那根木雕。」

    「木雕……」秦烈皺眉。

    「怎麼?」凌語詩奇道。

    秦烈沒有立即回話,而是從空間戒內,先將那根木雕取出。

    「嗯?」

    木雕一出來,凌語詩明眸紫光一閃,一臉異色,似已窺探到木雕內部的奧妙。

    「怎會有一個靈魂封印在裡面?」她愈發驚奇。

    「那是第一巫蟲。」秦烈解釋了一番。

    「原來是這樣。」凌語詩輕輕點頭,想了一下,又道:「那你打算怎麼處置這隻巫蟲?」

    「還真是沒有想過。」秦烈搖頭。

    這般說著,他釋放出一縷靈魂意識,去觀察木雕內的情況。

    神秘的複合靈陣圖中央,碧血玉蟾縮小后的身形,如米粒一般,它身上的靈魂氣息依然很強烈,只不過現今早已老實安分下來。

    木雕中,它小小的身子微微鼓動著,似在均勻呼吸著。

    「咦!」秦烈臉色微變。

    他突然感覺到這一隻巫蟲,被封印在木雕內部以後,靈魂和血肉精氣不但沒有衰減,竟比以前還要強大了一線。

    這說明第一巫蟲依然處於力量增長的階段。

    他的靈魂意識,仔仔細細看著米粒大的巫蟲,發現巫蟲鼓動時,竟在吸收著木雕內一縷縷肉眼難查的綠色煙絲。

    那些綠幽幽的煙絲,彷彿乃是木雕的一部分,以前他都察覺不到。

    第一巫蟲被封印以後,也不知道利用何種方法,竟在抽離那些綠色煙絲修鍊,一點點成長強大著。

    這個發現令秦烈大吃一驚。

    他深知第一巫蟲極為難纏,也非常的可怕,為了封印這一隻巫蟲,他當時眾多靈器紛紛爆碎。

    只有木雕最終能容納這隻小小巫蟲。

    近期,因為忙於徵戰泊羅界,和暗魂獸分身融合,消化八目妖靈的血脈,導致他沒有將精力放在木雕內的巫蟲上。

    如今一看,他注意到被封印著的巫蟲,居然還在強大著,這讓他漸漸不安。

    「開出條件吧,你如何才肯放我出去?」

    就在他暗暗警惕的時候,察覺到他進來的第一巫蟲,傳來一道靈魂念頭。

    秦烈微微一怔,思量了一番,和它交流道:「你能給我什麼?」

    那隻巫蟲沉默起來。

    秦烈默然等候。

    過了一會兒,它說道:「這根木頭不可能長時間捆縛我,我會一天天強大下去,要不了多久,我就可以脫困而出!你如果肯提前放我出去,我可以保證離開暴亂之地,去別的天地,或者別的域界發展我巫蟲族!我可以答應你,將來不管我巫蟲族發展到什麼規模,我都會避過你管轄的天地和域界,和你井水不犯河水,你看如何?」

    「除非你能為我所用,否則你就給我繼續待著。」秦烈冷笑道。

    「被你所用?你算什麼東西?」第一巫蟲極其不屑,「就算是巫之始祖死而復生,也無法再次奴役我,何況是你?」

    「那你繼續待著吧。」秦烈哼了一聲,傳訊道:「我會抽時間想想該如何處置你。」

    他的靈魂念頭從木雕內回來。

    「你要奴役他,可以用魂族秘術,將它變成你的一個魂奴。」凌語詩突然道。

    「我和它的靈魂交流你全都聽到了?」秦烈駭然。

    凌語詩微笑點頭。

    秦烈愈發驚奇,道:「你越來越厲害了。」

    「魂族的秘術,有在任何血肉生命靈魂內,烙下奴印,將其變成魂奴的秘術,你已經孕育出靈魂樹,應該掌握這種秘術了吧?不少字」凌語詩問道。

    「還……還不太嫻熟。我擁有靈魂樹,和暗魂獸分身融合的時間,還比較短暫。」秦烈乾笑道。

    「魂奴之術,乃是魂族的核心秘術,你應該趁早掌握的。」凌語詩提醒。

    「我會的。」秦烈點頭。

    「高宇最近在嘗試和和邪神融合,不過,因為他沒有幽冥界的血脈,導致融合過程很不順利。」凌語詩眉頭一皺,說道:「我看他有些沮喪,你有空勸勸他,讓他不宜著急。」

    「和邪神融合?」秦烈愕然。

    「嗯,類似於血厲前輩,和血之始祖融合。」凌語詩解釋。

    「能成功嗎?」。秦烈驚奇起來。

    「不知道,以前沒有過先例,我也不清楚。」凌語詩輕嘆。

    「麻煩在何處?就因為高宇乃是人族之身?沒有幽冥界種族的血脈?」秦烈沉聲道。

    「他通過一些經歷,得到了那一尊邪神的傳承,還聚集了不少邪神的殘魂,融合了自己魂魄本源。」凌語詩點了點頭,說道:「在靈魂方面,他應該達到融合的條件了。只是,融合邪神軀體,不僅僅需要靈魂的契合,血脈也是一個必不可少的條件。血厲,苗風天,能融合血祖和屍祖的遺骸,一方面是他們修鍊的血族、屍祖的傳承,另一方面是因為他們都是人族。」

    「他融合邪神之身,會不會捨棄肉身,如果連人族之身都捨棄了,怎麼還會有血脈不同的問題?」秦烈奇道。

    「血脈和靈魂本源息息相關,人族的血脈,人族的軀體,會導致血脈本源和幽冥界的種族有本質區別。巨人族,龍族,修羅族,神族,陰冥族,這些不同種族,他們的靈魂本源都不一樣。」凌語詩很認真地解釋,「在生靈孕育期,一旦血脈確定,靈魂本源也會相應地發生變化,這件事玄之又玄,就連我和九幽魂獄靈魂相通,也難以真正解釋清楚。」

    「總之,如果高宇血脈發生改變,他的靈魂本源也會同樣變化。」

    「他本身就是人族,這樣的血脈,註定他靈魂本源異常於幽冥界種族,也就不太容易成功融合邪神。」

    ……



    上一頁    下一頁

    總裁大人,放肆愛!妖孽奶爸在都市最後一個使徒逆天至尊帝國總裁霸道寵
    符皇毒妃戲邪王:馭獸大小姐穿越火線之一槍飆血嬈人公主(網王NP)一不小心潛了總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