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一千八十四章 血脈同源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一千八十四章 血脈同源字體大小: A+
     

    一個和神族血脈同等級的種族,該有多麼大的吸引力?

    邪嬰島上,各方勢力首腦,都紅了眼睛。

    他們臉上的激動和狂喜簡直無法遮掩。

    「有一點我要提醒諸位。」停頓了一下,秦烈沉著臉,肅然道:「前往深淵狩獵,絕不會是一帆風順,在你們當中……很多人可能死亡。存活下來的人,則是可以通過深淵惡魔的血肉,蛻變體質,令境界得到更快的提升,實力也會大幅度增長。深淵,對你們而言,乃是一個血腥殘酷的絞肉場,你們可能會慘死在深淵,變成深淵惡魔的食物,也可能涅磐重生,踏著深淵惡魔的屍骨,站到力量的巔峰。」

    這番話一出,眾人突然沉默,暗暗深思起來。

    「深淵惡魔,真的和神族一樣強大?」祁陽鄭重問道。

    「不錯,它們的血脈等階極高,皮糙肉厚,力量甚至超過古獸族。」秦烈深吸一口氣,說道:「深淵惡魔各自為戰,以一個個深淵領主,深淵大領主為首腦。那些深淵統領之間,也在永不停息的征戰,他們之間幾乎沒有團結過,這一點他們不同於神族,這也是我們能去深淵狩獵的關鍵。」深淵領主之間不斷戰鬥乃是永恆的主題。

    也是如此,別的種族征伐深淵層面的時候,不用擔心會遭受所有深淵領主的聯合攻擊。

    狩獵者。只需要針對一個深淵領主的統領之地動手。所面對的敵人。就只會是一個深淵統領和其麾下。

    「你們怎麼看?」祁陽看向眾人。

    馮毅,王恩哲,雷閻都皺眉沉思。

    「暴亂之地的各位,如果能夠在深淵有所斬獲,我相信在百年之內,我們之中將會湧現一批虛空境的強者。」秦烈看向眾人,說道:「深淵內物競天擇,血腥殘酷的戰鬥時刻都會上演。如果能夠在深淵生存下來,暴亂之地將會脫胎換骨,一個個白銀級勢力,將會蛻變為次一級的黃金級勢力。」

    眾人神情猛然一震。

    「還有個消息要告訴過我。」沉吟了一下,秦烈又道:「神族……可能要不了多久便會重返靈域。」

    此言一出,所有人都勃然變色。「我體內雖流淌著神族之血,可我和他們並沒有瓜葛,我之所以想要將你們帶入深淵,只是想讓你們適應殘酷的未來。」秦烈嘆道。

    「殘酷的未來?」王恩哲一臉茫然。

    他不太明白秦烈話里的意思。

    「神族……並非浩瀚星空中唯一的霸主。」秦烈苦澀一笑,解釋道:「魂族。靈族,深淵惡魔。陰影生命,都是茫茫域外星河內的恐怖生靈,血脈和種族力量絕不遜色神族。據我所知,魂族,靈族,都有族人到來過靈域。或許,在不久的將來,我們要面對的不僅僅只是神族,而是星空中眾多同樣恐怖的種族!」

    「到了那一天,我希望大家已做好迎戰的準備。」

    「和星海最強種族血戰的準備!」

    島上,眾人眉頭深鎖,臉色都沉重起來。

    他們知道秦烈沒有說謊的必要。

    神族、魂族、靈族、深淵惡魔、陰影生命,這些超強種族從秦烈口中蹦出來以後,他們終於知道域外星空究竟多麼的神秘可怕。

    他們感到一種幾欲窒息的沉重壓力。

    「或許,我們的確應該趁早適應……」半響后,祁陽聲音艱澀地說道。

    「你們自行考慮吧。」秦烈道。

    這番話說完,他便從眾人包圍中走了出來。

    黑巫教的將岸,急忙跟了上去,一幅欲言又止的表情。

    秦烈和馮毅那些人拉開一段距離,倏然停下,回頭看向他,道:「可是想要巫之始祖的軀體?」

    將岸尷尬地點了點頭,道:「我終其一生,以自身的力量,或許都無法窺見域始境的風景,所以……」

    「我明白。」秦烈眼瞳幽幽,道:「血厲,苗風天,都是同樣的選擇。我可以將巫之始祖遺體交給你,但你……可知道那意味著什麼?那意味著從今以後,你將無法違背我的命令,將向我絕對的服從和效忠,你可真正考慮清楚?」

    「從我背棄第一巫蟲的命令,悄悄向你傳遞心意起,我就想過有這麼一天。」將岸垂頭低聲道。

    「不後悔?」秦烈眉頭一挑。

    「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將岸苦笑著搖了搖頭,說道:「但我禁不住域始境的誘惑。」

    「你還有幾天時間考慮。」秦烈沉吟了一下,說道:「再過幾天,巫之始祖的軀體就會淬鍊完畢,我到時自然會交給你。」

    將岸拱了拱手,道:「多謝。」

    顯然,在他的心中,其實早已有了決定。

    「你去吧。」秦烈揮手。

    將岸一鞠身,隨後掉頭,去了黑巫教魂壇強者聚集之地。

    他一離開,一道血影閃過,姜鑄哲一臉狂熱的浮現出來。

    「我不管別人什麼態度,我會帶領我麾下的嗜血者,全部進入深淵捕殺那些深淵惡魔!我需要他們的鮮血!」姜鑄哲沉喝。

    他眼瞳中彷彿有血色海洋在翻湧著巨浪。

    「你師兄也被我安排過去了。」秦烈隨口道。

    姜鑄哲一愣,詫異道:「他怎樣了?」

    「沒事了。」秦烈道。

    「那就好。」姜鑄哲點了點頭,說道:「不僅僅我們以鮮血修鍊者,所有血煞宗的門人,其實都應該前往深淵。」

    「想要前往深淵。十日後。你們到招魂島找我。」秦烈表態。

    「我這就去準備!」姜鑄哲掉頭就走。

    他直接去了邪嬰島的空間傳送陣。沒有和其他人招呼一聲,立即藉助於空間傳送陣離開。

    他的舉動令很多人暗暗驚異。

    「關於深淵的消息,我希望只在我們之間傳播,不希望被外界的人知曉。」秦烈心神一動,回頭揚聲說道:「目前為止,就連中央世界的那些頂尖的黃金級勢力,也沒有到達深淵的方法!敢前往深淵狩獵,並且能有所斬獲的。都是域外星空中真正的強大種族!對你們而言,這是一個真正蛻變的機會,你們自行決定!」

    「想去深淵者,十日後,來招魂島找我!」

    「記住,第一批的進入者,至少需要涅槃境的修為!」

    「真決定去了,一定要帶上最強大的靈器,穿戴好靈甲,將自己武裝到牙齒!」

    「只有這樣你們才有可能在深淵生存下去!」

    島上。各大白銀級勢力的首腦,都暗暗深思。

    「至少涅槃境的境界修為……」

    各方白銀級勢力。涅槃境的武者,數量也就幾十人左右,魂壇境界者,至多幾人。

    拿出所有強大的力量,前往深淵狩獵,一旦出現變故,他們辛辛苦苦建立的白銀級勢力,將會立即土崩瓦解。

    他們在利益和風險間衡量著得失。

    秦烈沒有長時間逗留邪嬰島,將該說的說清楚以後,又飛向了招魂島。

    一落到招魂島,他突然看到不少熟人,不由地大喜過望。

    凌語詩,高宇,魯茲,塔特,還有戈登,鬼目族的格雷,甚至九階朱雀童嫣,許然和童真真等人,竟全部都在。

    一看到這些人,他立即知道,幽冥大陸的戰鬥應該暫時結束了。

    這些人都還活著,證明幽冥大陸和蒼炎府的戰鬥,他們應該是獲勝方。

    「大家怎麼都來了?」秦烈笑道。

    「我通知他們過來的。」拉普解釋。

    一聽拉普這麼說,秦烈臉色驟然凝重起來,沉聲道:「可是因為那些鮮血?」

    拉普輕輕點頭。

    「諸位,後面的談話,可能關係到我們幽冥界秘密,還請……」

    暗影族的魯茲,以充滿歉意的目光,看向了許然夫婦,還有九階朱雀童嫣。

    「我們回寂滅宗了。」許然道。

    「去邪嬰島吧,雷閻,還有沈前輩都在。」秦烈說。

    許然神情一動,便帶著童真真離開。

    九階朱雀童嫣,點了點頭,一言不發,轉身去了泊羅界。

    島上,除了眾多幽冥界的強者以外,僅剩秦烈和高宇兩個外人。

    「拉普,究竟是怎麼一回事?」鬼目族的格雷喝道。

    「前些日子,秦烈給了我一些鮮血,那些鮮血……非常奇特。」拉普看向疑惑重重的眾人,說道:「那些鮮血,內部蘊含的神妙,竟然和我們幽冥界種族血脈極其相似!其中,有一瓶紫色鮮血,內部蘊含的一種天賦,和陰冥族十階血脈蛻變成邪神一模一樣!」

    凌語詩紫色美眸驟然綻放出攝人光芒。

    「經過我這段時間的檢測,我可以百分百肯定,我們幽冥界的血脈,和那些血脈如出一轍!」拉普擲地有聲道。

    「什麼?你在說什麼啊?」格雷震驚道。

    「我們的血脈,應該來源於這種強大的種族。鬼目族,角魔族,還有暗影族,之所以沒有能蛻變到十階血脈的存在,應該是因為三族的血脈之中存在著缺陷。」拉普深吸一口氣,身上的八隻眼睛,都釋放出綠幽幽的光芒,說道:「秦烈,如果能找到這個種族更高等級的鮮血,我想……鬼目族、角魔族、暗影族的血脈缺陷,可以被我給後天彌補過來!」

    此言一出,戈登,魯茲,格雷,這三個角魔族、暗影族、鬼目族的至強者,都是震驚絕倫。

    ……

    看靈域最新章節到文學..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