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一千七十九章 承諾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一千七十九章 承諾字體大小: A+
     

    泊羅界的夜空中,一束青幽電芒,忽閃忽逝,漸漸朝著古獸族境內而來。

    電芒中,隱隱可見一道模糊身影,如遊盪在暗夜的幽魂。

    不久后,這道電芒,倏地落向古獸族境內。

    古獸族,深山的一個山谷中,坐落著一棟棟古木建成的木屋。

    滕遠,尼維特,班德拉斯,還有泰勒,巴雷特、卡爾弗特等人,都在焦急等候。

    他們詢問了炎日島那邊,要求儘快和秦烈見上一面,要和秦烈談談泊羅界的局勢。

    炎日島那邊卻說秦烈不在。

    這讓滕遠他們暗暗著急。

    算算日子,離太陰殿、太陽宮到來的時間,已漸漸接近。

    他們需要提前準備,做好和太陰殿、太陽宮在泊羅界血戰的準備,也是如此,他們需要通過秦烈,知道靈域中央世界姬家、補天宮的態度,想知道這兩方能否在中央世界,給太陰殿、太陽宮背後的六大勢力壓力。

    「這小子究竟到了什麼地方?為什麼遲遲沒有現身,連一點消息都沒有?」尼維特暗暗嘀咕。

    當秦烈藏身的青幽電芒,在泊羅界境內閃現以後,滕遠,尼維特,這些九階血脈的巔峰存在,都同時神情一震。「來了!」滕遠眼睛驟然一亮。

    果不其然,一道青幽電光,就在山谷中央停滯下來。

    電光緩緩褪去,秦烈的身影,也從中顯現。

    滕遠眾人幾乎瞬間將他圍聚起來,紛紛叫道:「你小子總算是回來了。」

    數萬年來,他們都生活在泊羅界。早已將泊羅界當成自己的家園。

    今時今日,泊羅界所有的生靈種族,都面臨著滅絕的危機。他們豈能不重視?

    此役,他們如果不能平安度過。不但會從此失去泊羅界,還可能會滅族!

    他們早將此事當成生命中最為關鍵的時刻。

    為此,近期這些九階血脈的強者,已無心修鍊。

    「出了趟遠門。」秦烈咧嘴一笑,旋即說道:「我明白大家擔憂什麼。」

    「你知道就好。」尼維特瞪了他一眼,「值此關鍵時刻,你還有閑暇出去,你有沒有將我們的事情放在心上?」

    滕遠。還有泰勒等人,也是一臉埋怨之色。

    「我自然也在忙碌你們的事情。」秦烈笑了笑,將姬堯交給他的星牌,遞給了滕遠,說道:「內部有一道星空中的行進路線圖,你看一看,有沒有覺得熟悉?」「那是,那是……」尼維特驚叫。

    「泊羅界外面的浩瀚星空!」巴雷特精神一震,喝道:「不久前。我破開泊羅界的晶壁,曾在外面的星海內探索過,絕不會有錯!」

    血脈突破到九階的太古種族,虛空境的人族強者,都有能力破開一個域界的晶壁,翱翔在浩瀚星空。

    先前,太陰殿和太陽宮的秘境之門毀滅,巴雷特又從秦烈那兒得知他父親深陷域外某處,就曾走出泊羅界。試圖和他的兩個哥哥達成聯繫。

    在他已準備離開時,又忽然得知。泊羅界另有一扇秘境之門存在,所以趕緊返回。

    星空旅行。伴隨著諸多兇險,肯定不如以秘境之門來的快捷安全。

    他急著回來,也是希望嘗試從靈域之中,找尋離他兩個哥哥域界相近的秘境之門,從而節省大量的時間,節省大量的路程。

    「不錯,真是泊羅界外面的星圖!」泰勒也喝道。

    九階血脈強者,在具備破開晶壁,翱翔域外星空能力以後,都會禁不住誘惑嘗試,想看看外面的世界。

    泰勒,在突破到九階血脈時,自然也走出過泊羅界。

    他因此認得外面的星空。

    「看看這一道行進路線。」秦烈點向一束顯眼的星光線條,看著不明所以的泊羅界各大強者,道:「太陰殿和太陽宮的人,會依照這條星辰航線進入泊羅界!」

    「什麼?你確定?!」尼維特尖叫起來。

    滕遠眾人也是神情一震。

    他們看向秦烈的目光,瞬間,充滿了驚喜和激動。

    「我通過特別的途徑,弄到了這一幅星辰行進圖,你們只需要……」秦烈指向那星光,和泊羅界晶壁接觸點,咧嘴一笑,道:「只需要在他們破開晶壁的這個點,提前截住他們,將他們擊殺掉,太陽宮和太陰殿這兩方勢力,就沒辦法短時間在泊羅界建立秘境之門。沒有秘境之門,這兩方勢力,就絕不可能大舉入侵泊羅界!」

    此言一出,眾人立即大喜過望。

    「你小子果然沒有捨棄我們!」

    「不錯!是我們誤解了你!」

    「哈哈哈!我就說這傢伙乃是我們泊羅界生靈的最好朋友!」

    「將來!你們秦家如果和六大勢力發生衝突,我們……必會相應你們的號召!」

    滕遠,尼維特,泰勒,巴雷特,卡爾弗特,還有班德拉斯,紛紛表明自己的態度。

    秦烈的嘴角,洋溢著欣然笑容,點了點頭,道:「我先提前謝謝各位。」

    「不用客氣!我們泊羅界的生命種族,和人族不一樣,我們都懂得感恩圖報!」滕遠哈哈一笑,又嚴肅地問道:「太陰殿、太陽宮過來建立秘境之門的傢伙,有幾個?大概在什麼境界層次?」

    「四個人,其中三個只是虛空境中期,一個名叫繆怡姿的女人,為虛空境後期,她是幫忙過來建造秘境之門的,還不是兩大勢力的人。」秦烈解釋道。

    不知為何,每次提起繆怡姿這個女人,他的心中都會莫名其妙浮升出一縷夾雜著恐懼和熾熱的複雜情緒。

    這讓他知道。以前的那個「他」,應該垂涎繆怡姿的美色,卻也同樣對繆怡姿心生恐懼。

    因為太過於深刻。導致「他」雖然魂寂,那種刻骨銘心的情感。依然烙印在血肉身體深處。

    「這四個人我們可以解決!」滕遠眼睛深沉,嘴角綻出狠厲之意,道:「只要將他們永遠留在浩瀚星空,那兩方勢力就不可能短時間再來!我們知道該怎麼做了!」

    「秦烈!你又幫了我們大忙!」尼維特重重道。

    「此事,我也會親自參與。」秦烈沉吟了一下,突然催動血脈之力,凝鍊出一扇星門。

    暗魂獸分身那邊,一名四層魂壇的修羅族族人。倏然間閃現出來。

    「他是誰?」滕遠臉色微變。

    「他是被暗魂獸奪舍的血肉傀儡?」尼維特警惕起來。

    他們都參與過之間的一戰,都知道那些強大的修羅族族人,實際上都被暗魂獸控制,成為了暗魂獸的一具具血肉傀儡。

    「以後,暗魂獸就是我。」秦烈看向眾人,模稜兩可的解釋了一句,「這個人,乃是我的血肉媒介,他跟著你們進入泊羅界外面的星空,我可以隨時過來。」…

    前來的四個人。那繆怡姿令他有些不太放心,他要親自見見那個繆怡姿,所以安排後手。

    「見過主人。」到來的四層魂壇修羅族族人。單膝著地,畢恭畢敬道。

    一眾泊羅界的巔峰存在,看著這個傢伙,臉色都微微一變。

    「所有當初和我們交戰的那些修羅族的魂壇強者,如今,都成為了你的血肉傀儡?」滕遠神情沉重。

    尼維特眾人也是深深看向他。

    秦烈沉吟了一下,道:「我將你們當成長輩,當成自家人,所以我不瞞你們。不錯。包括柯蒂斯在內,所有被暗魂獸掌控的那些修羅族強者。以後都是我的僕人,都會向我效忠。」

    「這……」

    尼維特這些人的眼中。滿是又驚又懼的神情,突然間都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

    他們深知,以柯蒂斯為首的那些修羅族魂壇強者,實力極為恐怖。

    事實上,那些傢伙如果在暗魂獸的帶領之下,真要荼毒泊羅界,他們就算是聚集各種族的力量,最終都可能落敗。

    這也是不久前,各大勢力的強者,為何要安排年輕人來此地,試圖暫時躲避到暴亂之地的原因。

    ——他們沒信心能勝過數量眾多的修羅族虛空境強者。

    如今,一頭潛伏地底的暗魂獸分身,眾多修羅族虛空、不滅境的強者,全部成為了秦烈的堅實武力。

    這豈不是意味著秦烈已變成泊羅界實際上最有力量的那個人?

    他們一時難以接受。

    「諸位,對你們而言,我掌控暗魂獸,掌控著這些修羅族的強者,絕不是壞事!」秦烈臉色嚴肅,鄭重道:「不但如此,等太陰殿、太陽宮的麻煩解決以後,我還會帶給大家更大的好處!你們想不想知道,以前暗魂獸和那些修羅族的強者,在何處廝殺爭鬥?你們想不想知道,為何那些修羅族的魂壇強者,會如此的強大?」

    「你難道已經了解白骨祭台那域界之門另一邊的天地?」滕遠駭然。

    上次,他們在等候秦烈和暗魂獸融合時,都看到了暗魂獸旁邊的白骨祭台。

    當時,他們還聽到白骨祭台的另一端,傳來恐怖無比的靈魂嘶吼。

    他們並不知道,當時,就是深淵領主巴特茲在附近徘徊,釋放出驚天動地的靈魂波盪,在向暗魂獸發起挑釁。

    「我剛從那邊回來。」秦烈說道。

    「什麼?你從那邊回來的?」尼維特大驚。

    秦烈想了一下,從空間戒內,取出七階颶風蛟魔的骸骨,又取出幾塊冰凍的六階深淵惡魔的肉塊,還有一些零零碎碎之物,說道:「大家看一下。」

    「這骸骨屬於什麼等階的生命?肉塊,又是什麼層次的生靈?」滕遠肅然詢問。

    尼維特眾人也急忙追問,詢問那些零碎之物,來源於什麼實力的種族。

    秦烈一一解釋。

    半響后,這些泊羅界的巔峰存在,都齊齊沉默了。

    古獸族,巨人族,黑獄族,包括魔龍族,都可以通過強大的血肉精氣來加快血脈進階,那些六階深淵惡魔血肉內蘊藏的龐大血肉精氣,已經讓他們暗暗炙熱。

    「浩瀚星空中,最為頂尖的生命種族,都將深淵當成最寬闊的天然狩獵場!」秦烈看向眾人,深吸一口氣,說道:「一直以來,在靈域,在你們以前所屬的祖界,都沒有能夠和深淵連通的域界之門。但是,從此以後,你們如果準備充分了,想要經歷一番腥風血雨,想要更快的完成血脈的進化,可以嘗試著進入深淵狩獵!你們只需要成功幾次,就可能蛻變血脈,問鼎血脈的巔峰——十階!」

    滕遠眾人熱血澎湃。

    「生命的蛻變,血脈的進階,種族的升華,往往都在物競天擇的血腥廝殺中完成!」秦烈沉喝道。

    這些泊羅界的最強存在,到了此刻,一個個眼睛之中,都迸射出強烈的渴望。

    「等你們將太陰殿、太陽宮的麻煩解決,我會安排你們,一同前往深淵狩獵!」秦烈鄭重承諾。

    「好!」滕遠眾人重重點頭。

    ……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