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一千七十一章 深淵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一千七十一章 深淵字體大小: A+
     

    泊羅界,修羅族地底深處,一扇星門凝現出來。喜歡就上.

    星門收縮時,秦烈和苗風天從中閃現。

    一現身,秦烈的身影,突然不自然的搖晃了一下。

    「你沒事吧?」苗風天道。

    「沒事。」秦烈搖搖頭,說道:「血脈之力消耗太多,有點吃不消了。」

    跨界凝結星門,耗費的血脈之力,要比在同一域界多很多。

    以他初入涅槃境的修為,七階的血脈之力,還不能太過於頻繁動用血脈之力凝鍊星門。

    他知道他需要時間恢復血脈之力。

    「嗚嗷!」

    血厲的暴戾咆哮聲,突地在灰暗的地底空間震天而出,驚的苗風天臉色一變。

    下一刻,他才注意到周邊的環境。

    「啊!」他失聲尖叫。

    猶如血肉山巒般的暗魂獸,模樣猙獰,龐大身軀幾乎填滿地底空間。

    它水缸般碩大的眼瞳,閃爍著詭異的碧綠火焰,攝人心魂,令苗風天大為驚駭。

    怒叫的血厲,就是被暗魂獸蹄爪攥著,不論如何吆喝怒吼,都始終掙脫不掉。碧焰如綠幽幽星點,一一落入血厲的眼中,融入血厲腦海。

    血厲的咆哮慘叫聲,也漸漸弱了下去。

    「他,他是血厲?」苗風天臉色一變。

    「他太過於急切融合血祖魂壇,被血祖遺留在魂壇內殘魂邪念侵蝕,失去了自我。」秦烈臉色沉靜,淡然解釋:「那些殘魂邪念。如果不從他靈魂內煉化,要不了太久,他就會變成嗜殺無道的妖魔,永遠都再難恢復神智。」

    「這頭……巨獸在幫他煉滅血祖殘魂邪念?」苗風天驚奇道。

    秦烈咧嘴一笑,指著暗魂獸。說道:「你從它身上感覺到什麼?」

    苗風天愕然。

    他微微眯眼。釋放出靈魂念頭,細緻的感應。

    過了一會兒,他猛然一震。喝道:「它,它身上是你的靈魂氣息!和我靈魂連接的源頭,就是它!」

    「不錯,它就是我,我也是它。」秦烈笑道。

    講話間。那些聚集在暗魂獸周邊的修羅族族人,慢慢從黑暗中走出。「你和我們一樣,也是主人的魂仆。」柯蒂斯走過來,只是望了苗風天一眼,便淡淡地說道。

    「魂仆……」苗風天有些茫然。

    「柯蒂斯,去開啟白骨祭台內的域界之門。」秦烈吩咐。

    「遵命。」柯蒂斯垂頭。畢恭畢敬回應,旋即帶著幾名修羅族強者,聚集到白骨祭台處。

    苗風天的目光,跟隨著他們,也看到那座白骨堆砌的巨大祭台。

    「好大的骨頭!」他心中暗暗驚奇。

    組建白骨祭台的骨骼。奇大無比,分明不是人族、修羅族這些種族的骸骨。

    以苗風天的認識來看,恐怕只有古獸族、巨人族、還有巨龍族這一類的龐大生靈骸骨,才能如此的巨大。

    那些白骨上,很多布滿了划痕,划痕如一種古老的秘紋,充滿了厚重的感覺。

    柯蒂斯帶著修羅族族人,散落在白骨祭台旁邊,在祭台邊沿划動了幾下。

    霎那間,白骨祭台釋放出刺目的白色光芒,一種陰冷,荒寂,腐朽的古老氣息,從那祭台內滋生出來。

    「一層魂壇者留在此地,其餘人,跟我過去。」秦烈下令。

    柯蒂斯和白骨祭台旁邊的修羅族族人,聽到命令以後,率先鑽入那白骨祭台內的炫目光團內。

    他們身影接連消失。

    「我們也去。」秦烈沖苗風天粲然一笑。

    「另一邊,可是別的域界?我們……要從靈域離開嗎?」苗風天分明有些緊張。

    「我們現在所處的地方,本來也不是靈域。」秦烈笑了笑,說道:「這裡是泊羅界。」

    「泊羅界……」苗風天愣了一下,徒然反應過來,喝道:「你剛剛凝鍊的秘門,將我從暴亂之地,直接帶到了泊羅界?你們炎日島連通的那個私有域界?」

    「就是這樣。」秦烈道。

    「這,這怎麼可能?你根本不精通空間秘術!」苗風天無法置信。

    「以後你自然會明白。」秦烈沒有詳細解釋,催促著他,讓他一起進入白骨祭台內的白色光團。

    「我們要去何處?」苗風天越來越不安。

    「一個有趣的地方。」秦烈神情凝重起來。

    ……

    無垠荒原,酷厲寒風如冰刀肆虐大地,遠方天空傳來一聲聲恐怖的咆哮,咆哮聲中,充滿了血腥暴戾的意味。

    在一根根巨大冰柱間,秦烈和苗風天驟然閃現。

    「主人。」柯蒂斯等人躬身行禮。

    秦烈揮揮手,抬頭,看向頭頂,臉色沉重。

    頭頂,乃是一座廣闊的陸地,低矮的懸浮著。

    他們,就在兩塊巨大的陸地之間,似在夾縫之中。

    他們腳下的陸地,和頭頂的陸地,相隔不過數千米,這陸地上很多的山峰,都高到能連接兩個大陸。

    「這裡是什麼地方?」苗風天驚喜道。

    他一過來,就發現這兒的陰寒空氣之中,都充斥著一種狂亂,暴戾。

    彷彿只是呼吸這裡的空氣,一個正常人,都會逐漸變得瘋狂,變成只知殺戮的狂魔。

    遠處,有著很多巨大的骨骸,那些骨骸呈現出各種不同的色澤,有的骨骸如白玉晶瑩,有的骨骸如紅珊瑚迷人,還有的骨骸,美麗如綠翡翠。

    很多骨骸內,都有著濃厚的屍力,對正常生靈來說,那些屍氣可能是要命之物。

    然而,對他來說,那些骨骸內的屍力,則是大補之物。

    他一下子就喜歡了這裡。

    「此地乃深淵戰場。」

    柯蒂斯看了他一眼,平靜地解釋道:「我們陪同主人征戰此地多年,知道深淵戰場內,有著無數大陸,生活著眾多惡魔,還有許許多多的稀奇古怪的殘忍暴躁邪惡種族。」

    「深淵戰場,一塊塊陸地,如一層層紙般堆積著,我至今不知道深淵戰場共有多少層陸地。」

    「我們現在就在其中一塊陸地上。」

    「深淵戰場?」苗風天茫然,「由一層層類似的大陸堆積而成?」

    柯蒂斯點頭,道:「不錯,在我們頭頂,不知道有多少廣闊陸地,在我們身下,也不知道有多少陸地。」

    「我怎麼沒有看到什麼惡魔,還有你所說的殘暴種族?」苗風天道。

    「周邊的惡魔和邪惡種族,已經被我們殺光,你自然看不到。」柯蒂斯淡然道。

    「那些邪惡生靈在什麼實力?」苗風天又問。

    柯蒂斯沉默了一下,道:「僅僅在這個陸地上,就有千萬個可以殺死你的邪惡生靈。」

    話到這兒,他不解地看向秦烈,問道:「主人,他實力太弱,你領著他過來幹什麼?還有,你本體又正在幫那個魂仆煉化邪念,也沒有一同過來,這讓我們沒辦法找任何一個領主的麻煩啊?」…

    「我領他過來,並不是為了戰鬥,而是讓他收集這兒遍地的骨骸。」秦烈道。

    「那些骨骸的血肉,已被主人,還有我們分食,都化為了我們的血肉力量,扔掉的骨頭又有什麼用?」柯蒂斯奇怪道。

    「對我們沒用,對他,還真是有用。」秦烈笑了笑,又道:「帶兩個銀瞳蛇魔屍身過來。」

    一名虛空境的修羅族族人,收到命令以後,走到一根巨大的冰柱旁邊。

    「哧啦!」

    他以利刃切開寒冰,撕裂一道口子,從中拖出兩個通體青紫色,有著銀色眼瞳,巨蟒之身,卻有著類人面目的深淵生靈出來。

    這兩個銀瞳蛇魔足足有幾十米長,眼睛大睜著,巨蟒之身布滿了深深的傷口。

    他們明顯是死後被冰柱內寒力冰凍著。

    「這就是深淵生靈?」苗風天驚道。

    「銀瞳蛇魔只是深淵生靈的一種而已,這兩個傢伙都有著八階的惡魔血統,相當於靈域不滅境的強者,你看看能否煉製成屍妖。」秦烈咧嘴一笑,說道:「這一層深淵戰場,終年陰寒之氣密布,周邊遍地都是骨骸,骨骸內屍氣充沛。你煉製屍妖的種種條件,這裡全部可以實現,而你的修鍊和進階,也可以通過煉製屍妖來進行,對吧?」

    苗風天喜道:「的確是這樣。」

    「你幫我煉製屍妖,你也可以更好的和屍祖魂壇融合,更快的提升對屍祖傳承的深刻理解,豈非兩全其美?」秦烈笑道。

    「謹遵主人命令!」苗風天躬身。

    「柯蒂斯,你們都留在這兒,幫他收集周邊散落的骨骸,還有,將那些完整的惡魔屍體取出來,以供他煉製屍妖。」秦烈吩咐。

    「遵命。」柯蒂斯等修羅族魂奴垂頭聽命。

    「我去外面活動活動。」秦烈道。

    「主人!你這具血肉分身實力太弱了!」柯蒂斯急道。

    「沒事,我心中有數。」秦烈咧嘴一笑,說道:「我本體和分身可以互通,分身一旦有了危險,本體可以跨界而來,你不用擔心我。」

    「原來是這樣,那我們就放心了。」柯蒂斯輕鬆起來。

    ……)



    上一頁    下一頁

    金色綠茵吾為元始大天尊邪王欺正妃我的大姐大皇夫同堂:妖孽師兄娶進
    天元神訣極品全能高手甜婚來襲:腹黑老公壞透Kiss小呆萌:惡魔校劍徒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