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一千六十八章 膨脹的血厲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一千六十八章 膨脹的血厲字體大小: A+
     

    招魂島,秦烈通過靈魂樹,準確感知到血厲和苗風天的位置。喜歡就上.

    血厲、苗風天的靈魂動靜,倏一閃現出來,暗魂獸分身的那一株靈魂樹,便生長出兩個粗長的樹杈。

    那兩個樹杈,比起對應的柯蒂斯等修羅族魂壇強者,竟然還要粗長許多。

    血厲融合的血之始祖,苗風天融合的屍之始祖,皆是七層魂壇強者。

    七層魂壇,乃域始境初期……

    即便血厲、苗風天無法將七層魂壇的真正力量釋放,以兩大始祖遺骸,還有完整的七層魂壇,所形成的潛在之力,也要超出柯蒂斯眾人一籌。

    暗魂獸分身,兩個樹杈在靈魂樹上生長出來以後,秦烈馬上知道血厲和苗風天的靈魂深處,必然布滿了魂族的神秘烙印。

    他相信血厲和苗風天應該也覺察到了靈魂奇變。

    「很久沒見血厲。」

    心中嘀咕了一句,他憑藉著靈魂鏈接,催發血脈之力,凝鍊一扇星門出來。

    身影一閃,他從星門內消失。

    一霎后,他在幽冥戰場最下一層的血之絕地現身。蒼茫血霧,將周邊全部覆蓋,刺鼻的血腥味令人聞之欲嘔。

    佔地數十畝的血池內,血水沸騰,蒸騰出茫茫血氣,一團巨大血繭,如妖魔之卵般靜靜沉浮在血池中央。

    血繭內,釋放出驚天動地的暴戾、嗜殺、瘋狂的氣血波動。

    秦烈臉色微微一變。

    整個血之絕地,除了血繭內的血厲以外,他再沒有感知到生命磁場。

    本來。應該被安排在血之絕地修鍊的血煞宗武者,還有琅邪的一些麾下,已一個不剩。

    他放開靈魂念頭窺探四周。

    以血池為中心,繚繞血之絕地的濃濃血之靈力,被血繭吸引著,從八方匯聚而來。

    那些血之靈力,凝結到血池內。變成一滴滴猩紅的血水。

    血池內的血繭,以一種奇詭秘術,將所有血之絕地的血之靈力聚集凝入血池,只供他一人修鍊。

    血之絕地內的血之靈力。在秦烈的感知中。似乎即將耗盡。

    「難怪只剩他一人修鍊。」秦烈喃喃自語。那些人,如果在血池修鍊,面對著旁邊狂暴戾氣衝天的血厲。能否平靜面對?

    恐怕會被血厲身上的動靜給攪的直接走火入魔。

    他突地想起,之前姜鑄哲曾說過,讓他留意血厲的狀況,說血厲似乎不太妙。

    炎日島和東夷人交鋒時,血厲也沒有出現。沫靈夜當時也說血厲在冷靜自己。

    種種跡象表明,血厲融合血之始祖魂壇和軀骸以後。因過於急切,怕是出了問題。

    姜鑄哲還說過,當時在黑巫教時候。血厲……也可能吸食過人血。

    以前,血厲最為痛恨的,便是姜鑄哲以人血修鍊。

    血厲自己也說過,如果有朝一日,他迷失了自己,不能掌控自己,他希望秦烈能助他解脫。

    在他來看,他真要是徹底失控,也只有秦烈才能毀了他。

    因為他很清楚,他融合的七層魂壇,還有血之始祖的軀骸內,布滿了諸多神秘陣紋。

    他知道那是秦烈身上一種奇物烙印下來的。

    「好久不見。」血池旁邊,秦烈淡然一笑,揚聲說道。

    血池內,那血繭如花瓣散開,血繭內的血厲慢慢浮現出來。

    血繭底部,七層血玉般晶瑩剔透的魂壇,如層層蓮台瑰麗神秘。

    血厲便端坐在七層血玉魂壇之上。

    那七層魂壇,從底部開始,在緩慢地抽離著血池內的血靈力。

    秦烈注意到,七層魂壇下面的四層,有著無數細密的血色流光交織閃爍。

    這意味著血厲已經能動用四層魂壇的力量!

    四層魂壇,乃是虛空境初期的力量,如今血厲的實力,恐怕已冠絕暴亂之地!

    他採取直接融合血之始祖的魂壇方式進階,根本不受暴亂之地咒之始祖禁咒的影響,只要他對血之力量的領悟加深,他就能順理成章的動用更高魂壇內的力量。

    端坐在七層魂壇上的血厲,有種血海霸主般的驚人氣勢,他咧嘴嘿嘿一笑,突然往秦烈漂浮而來。

    那七層魂壇,急劇收縮,突然變得只有米粒大小。

    血厲伸出舌尖一卷,將七層魂壇吞入口中,身子也輕飄飄在血池邊站定,然後才道:「我一直都在,是你很久沒來而已。」

    此刻,血厲身上依然充斥著暴戾嗜殺氣息,彷彿隨時都會大開殺戒。

    秦烈眼睛微眯,從容一笑,道:「最近忙。」

    「聽說你掃平了東夷人?」血厲怪笑起來,「殺的好!那些東夷鼠輩,多年來時常侵入暴亂之地,他們早該自食其果!」

    「各大白銀級勢力聯手,才將東夷人滅殺,並不是我一人的功勞。」秦烈道。

    「各大白銀級勢力?」血厲腥紅如血的眼瞳中,滿是輕藐不屑,「他們遲早被血煞宗全部滅掉!」

    秦烈眉頭一皺。

    「當年,八大白銀級勢力,在黑巫教的鼓動下,聯袂殺入血雲山脈!我血煞宗一夜間血流成河,無數弟子被斬殺屠戮!這個仇恨,我看也是時候要了結了!」血厲狂笑道:「寂滅宗,黑巫教,天劍山,天器宗,萬獸山,包括幻魔宗,我要他們盡數從暴亂之地除名!我要以後暴亂之地只剩下一個勢力,就是我們血煞宗!」

    他重重拍了拍秦烈肩膀,大喝道:「我將驀炎許配給你,以後你就是血煞宗的宗主!在你的帶領下,血煞宗必將成為暴亂之地的黃金級勢力,和中央世界那些頂尖勢力齊名!」

    此刻血厲狂態畢露。

    秦烈臉色深沉,正欲講話,突地神情微動。

    不遠處,連通外界的空間傳送陣內,接連閃現一道道身影出來。

    姜鑄哲,沫靈夜,漠峻,洪博文,蒙奉,還有雪驀炎等人,一同從中走出。

    「原來是你驚醒了他。」姜鑄哲神情怪異。

    「你們來的正好!」血厲嘿嘿一笑,說道:「我已經可以動用四層魂壇的力量,加上姜鑄哲一脈,還有秦烈的炎日島,我們血煞宗足以橫掃暴亂之地,讓暴亂之地只剩下血煞宗一股勢力!」

    在他內心深處,真的沒有將秦烈當成外人看待。

    修鍊血靈訣的秦烈,也被他看做血煞宗的傳承者,炎日島的琅邪一脈,也被他視為自己人。

    連帶著,他將整個炎日島,也當成血煞宗的一支力量。

    秦烈的炎日島,他和姜鑄哲兩脈血煞宗,這三股力量聯合起來,想要重定暴亂之地的大局,還真不是妄想。

    尤其是,他自覺擁有了四層魂壇的力量,在暴亂之地已堪稱無敵。

    此刻他自信心極度膨脹。

    「師兄,今時不同往日,所有暴亂之地的白銀級勢力,都已將炎日島視作霸主,我們沒有必要重新點燃戰火。」

    姜鑄哲一邊笑著勸說,一邊以秘術傳音秦烈:「我們在血池旁邊布置了禁制,他一從血繭內出來,我們就能第一時間知道,所以才會急匆匆趕來,好知道他情況如何。目前來看,他似乎並沒有聽我們的勸說,他不但沒有抑制境界,還更進一層,擁有了始祖第四層魂壇的力量,我想……我們對他已經沒辦法了。」

    沫靈夜和姜鑄哲等人,是希望血厲不要繼續求成,而是要暫時扼制境界,將心境平復。

    只有這樣才能避免血厲迷失。

    結果,現在血厲已能運用四層魂壇的力量,他們的勸告明顯沒有被血厲聽在耳中。

    「血厲前輩,你有沒有感覺到靈魂有什麼異常?」秦烈突然問。

    「什麼異常?」血厲愣然。

    ……)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