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一千六十七章 跨界互轉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一千六十七章 跨界互轉字體大小: A+
     

    幽月族祖地,幽千蘭和藺婕兩女,眼中滿是異色。愛玩愛看就來WWW。LWXS520。COM

    庄靜和她們談話時,突然魂力大進,當著她倆的面,完成了破碎境到涅槃境的突破。

    她們始終不明所以。

    秦烈的到來,庄靜眼中的喜色,讓她們疑雲頓生……

    「難道是秦烈助庄靜順利破境?」

    兩女看了看庄靜,又看了看旁邊的秦烈,眼中全是好奇。

    「你本來就在破碎境後期,之所以沒有突破到涅槃境,可能也僅僅只是魂力有所欠缺。」秦烈微微點頭,說道:「我只是稍稍幫你一下而已。」

    「可不是稍稍幫一下。」庄靜眉開眼笑,「沒有主人的幫助,我至少需要十年時間,才可能踏入涅槃境。」

    她很清楚,秦烈饋贈的魂力,只是她突破的一個原因。

    幽月族的那些傳承秘術,乃是月之力量方面的精妙知識,身懷幽月族血脈的她,也能修鍊秘術。

    魂力,還有那些傳承秘術,加起來助她順利破境。

    庄靜的回答,讓幽千蘭、藺婕心神一震,她們終於確信庄靜的突破,真真和秦烈有關。她們始終和庄靜一道兒,所以知道她一直都在此處沒有動,也知道秦烈不在附近。

    秦烈沒有過來,究竟是利用什麼方法,令庄靜魂力迅速增長?

    她們絞盡腦汁也想不明白。

    「從今以後,你再也不用擔心魂力不足。只要你靈力積累到突破臨界點,心境達到,你就可以著手準備破境。」秦烈霸氣地說道。

    庄靜明眸燦若寒星。喜道:「多謝主人!」

    換了以前,她或許不會相信秦烈這番大話,然而,經過這次魂力的暴漲,她對秦烈的每一句話都深信不疑。

    她堅信秦烈必能兌現承諾!

    「我只是順路過來,並沒有別的事情,馬上就走。」秦烈笑了笑。便飛身離開。

    暗魂獸分身的靈魂樹進階,需要眾多強大的魂奴,只有一一魂奴強大起來,駐紮暗魂獸腦海的靈魂樹。才能茁壯成長。

    魂族族人的修鍊。還有強大,都極其依賴魂奴。

    庄靜,乃秦烈真正意義上的第一個魂奴,是他親自施加的靈魂印記。對他而言,庄靜。有著特殊的意義,所以他頗為看重庄靜的境界成長。

    「師姐,你的魂力暴漲,真是來源於他的饋贈?這怎麼可能?」

    秦烈離開后,藺婕禁不住驚叫起來。一臉的匪夷所思。

    「他,他的境界也不是很高。他怎可能轉給你精純的魂力?」幽千蘭也疑雲叢生,費解道:「他還說以後你的境界突破,再也不會因魂力發愁。這又是何意?」

    「他身上充滿了神秘,有些事情雖然已經發生了,可我還是難以理解。」庄靜笑道。

    「師姐,你真甘願為奴為仆?」藺婕深深皺眉。

    「以前還不是自願,經過這件事以後,我會心甘情願為他效力。」庄靜坦然道。

    藺婕和幽千蘭大為訝然。

    從幽月族騰空而起,秦烈連續施展「疾雷遁」,一息千里,又往古獸族衝去。

    回到古獸族,他立即借用秘境之門,本體回到了招魂島。

    「星門,按道理而言,應該有破界之力,試試看……」…

    招魂島上,黑曜石宮殿旁,他的本體靈魂,清晰地感知到暗魂獸分身的靈魂動蕩。

    他嘗試著催動血脈內的星門天賦。

    「嗤嗤嗤!」

    血脈幽藍異光,就在黑曜石宮殿旁邊,重新凝成五角星形狀的星門。

    星門另一端的暗魂獸分身悄然閃現出來。

    這一扇星門的凝成,讓他生出疲憊感,他立即意識到,星門雖能破界施展,可是消耗的血脈之力要厲害太多。

    只是維持星門形成,他血脈內蘊藏的神異力量,就在大幅度流失。

    他急忙散掉血脈之力。

    就在招魂島上凝現的星門,隨著血脈之力的褪盡,也倏地消失不見。

    這時候他血脈之力的損耗才停了下來。

    他臉上有些倦意,眼睛卻神光熠熠,輕笑著低語:「從今以後,不論我人在何處,不論暗魂獸分身在何處,本體和分身間都能瞬間聚齊!」

    他知道這意味著什麼。

    以後,他的本體不論遇到多大的危機兇險,只要所處地空間處於正常狀態,他都能藉助於八目妖靈的血脈天賦,成功凝鍊星門,讓本體直達暗魂獸分身處。

    另外,他還可以在星門凝成以後,呼喚暗魂獸分身,從任何域界空間跨境而來。

    九階的暗魂獸,身旁聚集著以柯蒂斯為首的眾多魂奴,這一股恐怖的力量,絕對可以輕易逆轉局勢!

    「咦?」

    回到招魂島,他在運用星門天賦時,突然生出一種奇妙的靈魂感應。

    他眉心的鎮魂珠驟然閃亮。

    霎那間,就在暴亂之地境內,他感知到兩股靈魂聯繫。

    其中一股靈魂聯繫,在天滅大陸,那是苗風天融合的屍之始祖氣息。

    另外一股,遠在赤瀾大陸和幽冥界中間的幽冥戰場,在最下面一層的血之絕地。

    那是血厲的氣息!

    血厲,融合了血之始祖遺骸,苗風天,則是融合屍之始祖的屍身。

    血祖和屍祖,都經由鎮魂珠重新淬鍊,連魂壇都覆滿種種神秘的古陣圖。

    他以前就有能力影響血祖和屍祖。

    他很清楚,他本來的靈魂,和血祖、屍祖就有聯繫。

    只是以前的靈魂聯繫並不能橫跨整個暴亂之地。

    然而,在他的分魂和暗魂獸融合,形成魂族獨有的靈魂樹以後,他發現他和血祖、屍祖靈魂間的連接極限已經可以覆蓋整個暴亂之地!

    不僅如此,他分明看到遠在泊羅界的暗魂獸分身,那一株靈魂樹上,迅速生長出兩根極為粗長的枝幹。

    那兩個靈魂樹枝杈,分明對應著血厲和苗風天!

    「血厲,苗風天,也變成了我的魂奴?」秦烈駭然。

    他萬萬沒有料到,主身回到暴亂之地后,竟然又有新的發現。

    「靈魂樹為魂族的靈魂奇態,也是魂族的靈魂本源,將血祖、屍祖淬鍊的鎮魂珠,恰恰又是魂族的聖器……」

    他愣了一會兒,漸漸意味過來,猜測當年鎮魂珠淬鍊血祖、屍祖遺骸時,就是將兩者當成魂族的魂仆來對待!

    當他和暗魂獸靈魂融合,形成魂族的靈魂樹以後,血祖、屍祖就自然而然變成他私有的魂奴了。

    「定是這樣!」

    ……)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