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一千五十五章 身世成謎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一千五十五章 身世成謎字體大小: A+
     

    由白骨搭建的祭台,內部空間之力急劇扭動著,迅速凝成洞穴般的形狀。

    洞穴另一邊,隱隱傳來一聲聲凶戾的咆哮,滾滾血浪仿若要穿透洞穴,從未知之地灌泄而來。

    滕遠眾人臉色都變了。

    「這些傢伙究竟探索到什麼域界?」

    尼維特駭然失色,也被森白洞穴內湧來的磅礴血氣驚到,竟下意識退了一步。

    對未知的領域,任何生靈都會感到恐懼,古獸族也不例外。

    「會不會是暗魂獸呼喚而來的?」泰勒神情嚴峻。

    他懷疑暗魂獸被秦烈糾纏,靈魂出現了問題,所以用某種秘術,將消息傳遞出去。

    泰勒認為,即將穿越那洞穴的,乃暗魂獸的其它分身。

    「不論哪一方,對我們而言,都不會是好消息!」滕遠沉吟了一下,果斷道:「我們要趕緊摧毀這座白骨祭台!」

    「好!」

    眾人瞬間意見一致。

    他們也很清楚,想要破界而來的那些未知生靈,不論是暗魂獸的敵人,還是暗魂獸的對手,真的要降臨泊羅界,都是泊羅界的浩劫。在秦烈和暗魂獸的融合,還沒有明確消息之前,他們實在不想再有變故。

    滕遠於是伸手抓向那白骨祭台。

    「別……」一個虛弱無比的聲音,從暗魂獸蹄足後傳來。

    「秦烈!」眾人大驚。

    凝神去看,他們看到秦烈從那暗魂獸蹄足處,慢慢顯露出身子。

    秦烈眼神灰暗無光。明顯精力不濟。靈魂似遭受重創。

    「我沒事。那白骨祭台……由我來暫時封禁吧。」他擺擺手。

    「由你封禁?」眾人一愣。

    就在此時,地底空間的那一頭暗魂獸,突然睜開眼。

    水缸般大小的眼瞳內,碧焰滔天,一縷縷神秘光線飛射而出。

    那些光線盡數落向白骨祭台。

    內部空間涌動的白骨祭台,被那些神異的綠色光線衝擊著,綻開的洞穴,猛地急劇收縮。

    十息后。那由空間之力凝成的洞穴,已消失不見。

    暗魂獸綠幽幽的眼瞳,掃視了一番眾人,又緩緩閉合。

    滕遠眾人目顯異色。

    暗魂獸閉眼之時,眼中流露出來的神情,分明屬於秦烈。這意味著秦烈和暗魂獸的融合,秦烈……明顯已掌握了主動和優勢。

    「放心吧,這一頭暗魂獸,根本無法反抗我。」秦烈本體講話。

    眾人自然而然聚集到他身旁,一雙雙驚疑不定的眼睛。全部凝視在他身上。

    「發生了什麼?」

    這是從所有人眼中流露出來的疑惑。

    面對著一雙雙眼睛,秦烈倚靠著暗魂獸那隻巨大的蹄足。從空間戒內取出一枚枚溫養靈魂的丹藥,一股腦兒吞沒下去。

    過了一會兒,他眼中才漸漸有了點神采,「我……」

    眾人眼巴巴看向他。

    秦烈苦笑,「我恐怕不能給你們一個合理解釋。」

    眾人之中,九階邪龍卡爾弗特深深看向他,突然說道:「大致說一下情況。」

    「因為一件器物……我也分裂了一道分魂,那分魂和暗魂獸的融合,出奇的順利。」秦烈面色古怪,說道:「我也感到迷惑,不知道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我曾經聽神族強者談起過暗魂獸,他們說暗魂獸,噬魂獸,還有血魂獸,都是魂族族人的靈魂作祟。」卡爾弗特突然道。

    「魂族?」滕遠眾人驚叫起來。

    顯然,他們對魂族之事一無所知。

    「三萬年前,神族尚未降臨靈域時,曾有四名魂族族人前來。」卡爾弗特點了點頭,說道:「三頭奇獸,便是三個魂族族人,除此之外,還有人族的魂之始祖。」

    滕遠等人愈發驚異。

    卡爾弗特看向他們,沉吟了一下,又道:「按照神族的說法,魂族……和他們一樣,也是浩瀚星空中最強大的種族。」

    「最,最強大的種族……」尼維特結結巴巴。

    「真是這樣?」滕遠看向秦烈。

    秦烈先驚奇地看了卡爾弗特一眼,旋即點了點頭,將他了解到的關於魂族的情況,也給簡單說明了一番。

    「魂之始祖,居然會聯合人族四大始祖,在暴亂之地凝鍊五座大陸,來封印海底的深淵通道?」滕遠極為費解,「按照你們所說,他也是一名魂族族人,而且……三頭奇獸還是庇護著他到來,他為何要幫助人族,將海底的深淵通道鎮壓起來?這不合常理啊!」

    「據我所知,那魂之始祖到來以後,寄托在一名人族族人身上。然而,那個人族的靈魂極為強大,意志力頑強至極,令那名魂族族人都不能百分百主宰那具身體……」卡爾弗特也感到驚奇,「好像,在那名魂族族人和人族靈魂之間,最後發生了一些事情。其結果,就是魂之始祖開始為人族的振興出力,傳授人族種種靈魂方面的秘術。」

    停頓了一下,卡爾弗特又道:「人族能成為靈域的霸主,有兩人居功至偉,一是血之始祖,他教會了人族竊取太古強族血脈的辦法,讓現今的人族小輩,出生后不是那麼的孱弱,讓他們修鍊速度加快。」

    「另外一人,則是魂之始祖,他教導人族認識靈魂的奧妙,讓人族誕生了一批批魂壇強者。」

    「這些年來,人族對靈魂的認識,已逐漸領先各大太古強族。」

    「血脈強大,對靈魂的認知越來越深刻,雙管齊下,人族才在兩萬年前的百族大戰大放異彩,成為抗擊神族的主力軍。」

    「今時今日,人族超越太古強族,成為靈域的新霸主,也是因為血脈的蛻變,還有對靈魂奧妙的深刻洞悉!」

    卡爾弗特總結道。

    「你是說,那魂之始祖幫助人族認識靈魂的神妙,讓人族一步步強大,有了今天的鼎盛期?」滕遠愕然。

    「就是這樣。」卡爾弗特肯定道。

    「魂之始祖,乃是一名最重要的魂族族人,他為何幫助人族?」尼維特很費解。

    「我剛剛說了,他和那名被奪舍的人族之間,發生了一些事情。我在想,他要麼和那人靈魂融合,要麼,被那人反客為主奪舍,所以才會為人族的未來布局。」卡爾弗特道。

    「怎會發生這種事情?」秦烈不敢置通道。

    「除非這樣,不然……那個魂族族人,絕沒有理由幫助人族。」滕遠道。

    此時,卡爾弗特突然看向秦烈,說道:「魂之始祖的本名,好像叫做……秦天。」

    秦烈倏然一震。

    「秦姓……」他突地沉默下來。

    鎮魂珠,乃是他爺爺交給他,被他當成秦家至寶。

    突然間,那名依託暗魂獸的魂族族人,稱呼鎮魂珠為魂族聖物。

    中央世界各大黃金級勢力,都遵守著五祖定下的規則,不會輕易涉足暴亂之地。

    可秦家卻是例外。

    他爺爺秦山,曾不止一次來到暴亂之地,向南正天傳授雷電精妙,告知寂滅宗上一任宗主暴亂之地之謎。

    他警告暴亂之地各大白銀級勢力,不允許他們的征戰,害怕他們動搖五塊大陸的內部根本。

    暗魂獸,噬魂獸,血魂獸,包括魂之始祖,都有分魂秘術。

    分裂靈魂乃魂族的一種神秘天賦。

    而他,出生時,便雙魂共生……

    吞噬靈魂強大自己的魂族異術,和秦家的融靈訣,又有著異曲同工之妙……

    一連串的念頭,種種蹊蹺之處,在他心中掠過。

    他眼中異光爍爍。

    許久后,他看向眾人,淡然道:「或許,那被魂之始祖奪舍,名叫秦天的人族族人,便是我秦家先祖。」

    「我也這麼認為。」卡爾弗特臉色凝重,說道:「秦天和魂之始祖要麼靈魂融合為一,要麼,秦天反將魂之始祖吞沒。你是秦家後代,你的靈魂……必有奇特之處,也只有這樣,你才能將入駐暗魂獸的這名魂族族人靈魂輕易融合!」

    「這小子究竟是什麼怪物?」尼維特失聲尖叫起來,「擁有神族血脈,靈魂……還可能有著魂族的奧妙。這傢伙除了有著人族身子,還有什麼地方像人的?」

    這些泊羅界的巔峰存在,都是看妖魔般看向他,一臉地匪夷所思。

    「或許,他能得到神族血脈,也因為靈魂的奇妙。」卡爾弗特目顯異色,說道:「神族當年遁離域外星空時,有極少數族人不慎被人族擒拿。人族中央世界,那些黃金級勢力,應該也曾絞盡腦汁想要竊取神族血脈。畢竟,神族之血,才是公認的最為強悍的血脈。可惜,那些勢力家族,一個都沒有能成功獲得神族血脈。」

    「我才是唯一的例外?」秦烈苦澀道。

    「目前為止,只有你一個人族,成功獲取了神族血脈。」卡爾弗特道。

    「你是說,我靈魂中蘊含的魂族特性,促使我成功獲取了神族之血?」秦烈再問。

    「我是這麼猜測的,但真相究竟是怎麼一回事,我並不敢肯定。」卡爾弗特回答。

    「看來,還是要我自己尋找答案。」秦烈喃喃低語。

    這般說著,他重新閉上眼睛,如入定一般。

    地底空間的暗魂獸,身上則是突現強烈的靈魂動靜,無數紊亂的魂念和記憶碎片,似在暗魂獸腦袋內翻湧起來。

    ……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