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一千五十三章 魂族聖物!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一千五十三章 魂族聖物!字體大小: A+
     

    柯蒂斯猶如黑色鬼魅,在下方山脈呼嘯飛逝,卻始終未能追逐上秦烈。

    他倏地停了下來。

    「嗤!」

    一道青幽電芒閃過,秦烈在滕遠高高隆起的肩膀上現身,相隔萬米,他皺眉看向柯蒂斯。

    八目妖靈的血脈,蘊含空間之妙,令他的「疾雷遁」獲得大幅度增強。

    柯蒂斯,也無法追上他的身影。

    然而,他畢竟境界低微,想要傷害到柯蒂斯,影響這場驚天動地的血戰,也幾乎不可能。

    他不由看向局勢。

    以滕遠為首的眾強,就在這些修羅族生活的山脈內,和一名名魂壇境界的修羅族血戰。

    大地隨著滕遠的土之靈力變動,如地毯般抖動著,一座座山川轟然崩塌。

    尼維特龐大的銀線天蛇的軀體,在挪移的時候,將大地犁出深不見底的溝壑。

    巴雷特和卡爾弗特,則是橫亘在半空,發出震天的龍吟咆哮,以龍息來衝擊那些修羅族族人。

    黃金巨人班德拉斯,仿若一頭遠古蠻牛,渾身金光閃耀著,一腳踩下去,就令大地突顯一個巨坑。

    這些泊羅界的巔峰生靈氣勢如虹。

    只是,那些擁有六層、五層、四層魂壇的眾多修羅族強者,同樣彪悍無比。

    修羅族強者的一層層魂壇,釋放出純黑的光芒,有一朵朵漆黑妖火飄蕩出來。

    那些黑色火焰內,閃爍著幽魂鬼影,凝成太古魔神般的魂體魔身。竟然也龐大無比。

    不多時。眾多修羅族強者的魂壇。都變化為巨魔惡靈之身,一樣力量無匹,氣勢如山如海。

    那些巨魔惡靈,抬手間電閃雷鳴,天裂地陷,如能牽引冥河亡魂作戰,力量法決詭異莫測。

    滕遠眾人竟絲毫不能佔據上風。

    秦烈站在巨猿之身的滕遠身上,看著滕遠捶胸怪吼。腳下一片片明黃色波紋蕩漾開來。

    滕遠附近的大地,傳來恐怖的爆鳴,周邊重力場突升千倍。

    能夠和泊羅界地心呼應的滕遠,已竭盡全力,要以增強千倍的重力場,令這些修羅族魂壇凝成的巨魔惡靈之身,無法飛上高空。

    「呼呼!」

    眾人頭頂,禹家打造的浮空大陸,受不了如此可怕的重力場,竟呼嘯飛落。

    浮空大陸狠狠地撞擊向底下山脈。

    站在滕遠肩上的秦烈。呼吸受阻,膝蓋一彎。身影不穩,也突然跌落下來。

    他再一次催發「疾雷遁」。

    「咻!」

    一道電芒閃過,他本該挪移向千里之外的身影,因激增千倍的重力場,突地栽向底下山脈。

    那山脈處,尼維特天蛇軀體剛剛挪走,綻出了一條幽深不見底的溝壑。

    電芒一閃而逝。

    還在想著該如何對付秦烈的柯蒂斯,眼見滕遠令重力激增千倍,導致秦烈的瞬移出現變故,一頭栽入地底深處,他臉色變得愈發詭異起來。

    柯蒂斯眼中流露出一絲很明顯的喜色。

    彷彿,一頭栽入地底的秦烈,恰恰符合他的心意。

    受千倍重力場影響的秦烈,「疾雷遁」發起,一頭落向地底溝壑。

    他眼前滿是幽暗漆黑。

    「唔!」

    他突地驚叫起來。

    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地底,他兩邊的溝壑,被一種力量撕扯著,綻出更大的裂口。

    他徑直往裂口深處而來。

    一股腥臭無比的味道,從底下黑暗的深處傳來,那味道極其刺鼻。

    「呼哧!呼哧!」

    某種巨大凶獸呼吸的聲音,從黑暗深處傳來,那呼吸聲一起,秦烈陡然變色。

    這支修羅族生活的山脈地底,無盡黑暗之處,隨著凶獸的呼吸聲,腥臭味,冒出兩個水缸般大小的碧綠光團。

    在那碧綠光團閃現以後,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中,一頭身長千米的恐怖生靈悄然浮現出來。

    這巨大無比的生靈,猛一看,像是一頭奇大無比的黑色麒麟,可是全身卻覆蓋著鋒利如刀的猙獰尖刺。

    那些尖刺,還不斷鼓動著,如刀陣般輕易凝成銳利的寬大羽翼。

    它的頭部,鼓起一個個拳頭的肉團,那些肉團內有著非常明顯的靈魂動靜。

    在這生靈的旁邊,堆積著眾多白皚皚的屍骸,那些屍骸稀奇古怪,明顯屬於不同的種族。

    一座由不知名骨頭搭建而成的奇異祭台,內部空間之力動蕩不休,分明乃某種奇異的秘境之門。

    只是看了第一眼,秦烈便恍然大悟,心神驚悸。

    這頭體型巨大,模樣如黑色麒麟,渾身猙獰尖刺,有著鋸齒般寬大羽翼的生靈,就是暗魂獸!

    它必然是由當年那頭十階暗魂獸分化而成!

    這頭暗魂獸,掌控著一部分修羅族族人,從修羅界逃離出來,一路潛隱,悄然藏匿在泊羅界。

    它一直縮在這山脈地底深處。

    它身旁的祭台,就是一扇秘境之門,這些生活在此地的修羅族族人,通過這一扇秘境之門,一定經常出沒在別的域界。

    它旁邊的那些屍骸,不屬於泊羅界的異族,而是它和它的那些分身,從別的域界帶回來的。

    在泊羅界,這一支修羅族韜光養晦,看似平和無害,不主動侵犯別的種族勢力。

    但這只是他們隱藏真實的身份一種方式。

    通過下方的秘境之門,他們將真正的戰場,真正的舞台,明顯放在了別的域界。

    或許,在其它一些域界,這頭暗魂獸,還有這些修羅族的族人,乃真正吃人不吐骨頭的血腥狂魔!

    這一支修羅族的族人,之所以如此強大。有著遠超泊羅界各族的實力。一定是因為他們始終在外界征戰。通過蠶食別的域界生靈來強大自身。

    這頭暗魂獸,應該也是通過這種手段,慢慢進階,最終強大到如此地步!

    在秦烈身不由己跌落之時,一連串念頭,如電一般在他心中閃過。

    他已猜測了事實真相。

    然而,也在此時,那頭暗魂獸的眼瞳。突顯詭異綠焰。

    燃燒的綠焰中,一個模糊的魂影搖曳著,釋放出了靈魂波動。

    那靈魂波動如海一般淹沒了整個地底空間。

    「你是誰,你身上為什麼有我族聖物氣息?」

    暗魂獸碧焰般的眼瞳深處,那魂影劇烈扭動著,顯得極為暴躁。

    秦烈墜落下來的身子,突地硬生生穩住,他停留在暗魂獸上方千米處,驚異不已的喝道:「你在說什麼?」

    他眉心之中,鎮魂珠又猛地浮現出來。鎮魂珠內,魂之始祖殘魂和暗魂獸融合的魂團幽影。瘋狂掙扎著,又想要飛離出來。

    「你眉心之物,便是我魂族聖物!」暗魂獸靈魂震蕩的同時,還突然咆哮起來。

    秦烈轟然巨震。

    也在此時,一直被鎮魂珠給禁住的那團魂影,陡然飛了出來。

    那魂團幽影,凝為一束烏光,倏地射向暗魂獸的眉心。

    這一頭暗魂獸,眼見魂團幽影而來,分明恐懼起來。

    霎那間,從它頭頂的肉團之中,飛出千萬殘影幽魂。

    那是它的一個個分魂。

    它試圖以千萬分魂,合力抗衡從鎮魂珠內飛離出來的魂團幽影,此刻地底空間,突然變得幽影憧憧,無數邪詭陰森的幽影閃掠著,以秦烈未知的秘術撞擊糾纏。

    一團團瑰麗的光焰,就在昏暗的地底空間爆炸,將此地照耀的燈火明熠,充滿了一種夢幻的色澤。

    「鎮魂珠……怎會是魂族聖物?」秦烈徹底傻眼。

    他很肯定,這頭暗魂獸的靈魂,就是當年陪同魂之始祖,一同降臨靈域的三個魂族族人之一。

    此人的主魂,第一個十階的暗魂獸之身,都被神族斬滅。

    他分魂掌控著此地修羅族族人,帶著分裂的一個幼小的暗魂獸之身,一直潛隱在泊羅界,在泊羅界發展了三萬多年來。

    他終於將幼小的暗魂獸分身,慢慢強大到如此程度,也讓這一支修羅族族人,變成泊羅界實際上最強的力量。

    三萬年來,他和這些修羅族血肉傀儡,通過下方祭台上的秘境之門,征伐別的域界,悄悄強大著。

    神族,人族,都沒有察覺到他的存在。

    這個真正的魂族族人,如今見到他,竟指著鎮魂珠,說是他們魂族的聖物……秦烈茫然了。

    他身懷神族血脈,乃秦家族人,此人要說鎮魂珠乃神族聖物,他還不會奇怪。

    可此人偏偏說鎮魂珠乃魂族聖物……

    就在秦烈茫然之際,從鎮魂珠內飛離出來的那團魂影,似乎和漫天的暗魂獸分魂幽影開始了融合。

    秦烈眼中閃爍出絲絲幽藍異光。

    他突然發現,那些魂影相互融合的方式,隱隱約約間,和他所知的秦家的融靈訣,卻有相似之處。

    而融靈訣,則是秦家最為核心的秘術!

    他最初蘇醒的記憶,便關於融靈訣,在他靈魂本源內,他一直知道融靈訣乃秦家的核心秘技。

    這時,通過八目妖靈的血脈天賦,看著漫天魂影的鬥爭融合,他精神不由恍惚起來。

    一片片神秘光幕,從鎮魂珠內釋放出來,照耀向漫天飛動的幽魂殘影。

    那些魂影殘魂融合的速度陡然加快了百倍。

    「嗤嗤嗤!」

    同時,有些幽影殘魂,不斷冒出輕煙。

    一段段繁雜無用的魂念,記憶,在融合之中消散為灰燼。

    那些融合的幽影殘魂,漸漸變得澄凈,如無垢魂泉,似被抹除了無關的碎念。

    漸漸地,整個地底空間,千萬幽影殘魂,最終又凝成一個幽魂涌動的光團。

    也在此刻,一股神異的吸力,從鎮魂珠內傳來。

    秦烈清晰無比地看到,一個模糊虛幻的魂影,從他的真魂內漂浮出來。

    那魂影,彷彿是他真魂的複製品,記載著他的記憶、人生經歷,所有的念頭,對人世間的一切認知!

    那是另外一個他!

    魂影漂浮時,他的真魂,生出強烈的虛弱感。

    他本體虛弱到連眼睛都閉上了,容納真魂的魂湖,魂力耗盡后,魂湖也枯竭了。

    他突然意識到,鎮魂珠,以他的真魂為基礎,凝鍊出了一道他的分魂。

    在他本體和真魂虛弱到就要昏厥之時,他看到他的分魂,落向暗魂獸頭頂懸浮的那幽魂涌動的光團。

    ……(未完待續……)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