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一千四十八章 黑色鬱金香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一千四十八章 黑色鬱金香字體大小: A+
     

    素洛界。

    眾多身披猙獰戰甲的修羅族戰士,乘坐著黑黝黝的凶獸,咆哮著四處衝殺。

    一棟棟古老的宮殿轟然倒塌。

    「說!納吉人在何處?」

    「只要交出納吉,交出暗魂獸頭骨,我就饒恕你們卡倫家族!」

    「就算是掘地三尺,也要給我將納吉找出來!」

    素洛界的天上,傳來一個個厲嘯聲,眾多來自於修羅界的強者,在發泄著怒火。

    底下,一座座古老的城池,在毀天滅地的能量灌泄下崩碎。

    成百上千的修羅族族人瞬間死亡。

    那些修羅族族人,都屬於卡倫家族,乃素洛界的土皇帝。

    素洛界南邊地底裂縫中,一扇秘境之門,上方光芒黯淡,數百名身上血跡斑斑的修羅族族人,不斷從一座小型空間傳送陣過來。

    過來的修羅族族人,都是卡倫家族的,他們一來到這兒,就被指引著進入秘境之門。

    不久前和秦烈見過面的黑斯特,就守在秘境之門口。

    黑斯特臉色深沉,眼中迸射出怒焰,在極力壓抑著自己。

    「咻!」「族長!大小姐!」黑斯特眼睛一紅。

    三名魂壇境界的修羅族強者,擁護著一名老人,還有一名美麗的修羅族女子,一同走了過來。

    老人名叫凱里,正是納吉的生父,也是卡倫家族的族長。

    美麗的修羅族女子,名叫瑟琳。氣質冷艷高貴,被稱為素洛界的「黑色鬱金香」。

    她乃納吉的親姐姐。

    凱里和瑟琳的身上,都沾滿了血跡,也不知道那些血跡是他們的,還是別人的。

    「走吧。我們現在就離開素洛界。」凱里嘆了一口氣。伸手遙遙抓向身後的那座空間傳送陣。

    那座空間傳送陣陡然爆碎。

    黑斯特臉色一變,急道:「族長,其他人呢?其他人還沒有過來啊!」

    「沒有其他人了。」瑟琳臉色平靜。眼中綻出一道冷冽幽光,道:「我們就是最後一批。」

    「佐伊呢?康拉德他們呢?」黑斯特叫道。

    「為了掩護我們進入空間傳送陣,他們已經全部陣亡。」瑟琳眸子顯出一絲悲痛無奈。佐伊,康拉德,和他一樣。都是卡倫家族三層魂壇強者,對卡倫家族忠心耿耿。

    他和那兩人感情極為深厚。

    聽聞那兩人慘死,黑斯特眼睛立即紅了,恨不得沖入空間傳送陣,和追殺的那些傢伙血站到最後。

    「黑斯特叔叔,只要我們活著,以後就還有希望為他們報仇。」瑟琳冷靜道。

    「先離開素洛界吧。」凱里也道。

    黑斯特深吸一口氣。強行讓自己鎮定下來,旋即躬身讓路。

    最後走出來的卡倫家族直系族人,越過他,一一走向秘境之門。

    「黑斯特,你也進去。我留在最後將這一扇秘境之門毀掉。」凱里道。

    「族長!」黑斯特驚叫起來,「難道我們永遠不回來了?」

    「短時間不回來了。」凱里嘆了一口氣,說道:「這扇秘境之門如果還留著,那些傢伙也能順勢沖入暴亂之地,會很快找到我們。將來,等我們足夠強大,我們可以通過別的途徑前來素洛界。暫時……為了存活下來,只能將這一扇秘境之門摧毀,只有這樣,我們才能有更多的時間。」…

    「我知道了。」黑斯特心情沉重無比。

    這一扇秘境之門的建立,耗費了素洛界大量物資,而且還是黑斯特親手指揮凝鍊而成。

    突然要摧毀,他一時有些接受不了。

    「只要我們有一天重新站起來,我們不但能重返素洛界,還能奪回屬於我們卡倫家族的一切!」瑟琳如立誓般莊重地說道。

    「你們走!」凱里催促。

    黑斯特和瑟琳,於是也穿越秘境之門。

    他們兩人身影消失以後,凱里最後看了一眼素洛界的天空,喟然一嘆,也轉身進去。

    他身影一入秘境之門,那秘境之門就爆發出激烈的動蕩,數十米以後,突然徹底爆炸。

    幾個時辰后。

    數千名修羅族戰士,乘坐著模樣恐怖的凶獸,浩浩蕩蕩開赴而來。

    他們將周邊圍的水泄不通。

    一名精通空間之力的修羅族老者,落到秘境之門爆碎之地,以靈魂感應了一番,說道:「卡倫家族的人炸碎了秘境之門!」

    「卡倫家族這些年和靈域一個叫寂滅宗的人族勢力來往密切,那個寂滅宗,好像在靈域的暴亂之地。」一個魁梧如山的修羅族巨漢,冷哼一聲,道:「他們必然往暴亂之地逃亡了!」

    「我們無法和暴亂之地直接連通。」修羅族老者道。

    「我會想辦法藉助於中央世界的秘境之門。」那修羅族巨漢道。

    「輪迴教?」

    「嗯。」

    「屬下明白了。」

    ……

    寂滅宗。

    「父親,都怪孩兒膽大包天,才會為素洛界帶來這場浩劫!請父親賜罪!」

    納吉跪伏在地,熱淚盈眶,不斷叩頭。

    這座寂滅宗的大殿內,站滿了密密麻麻的修羅族卡倫家族族人,雷閻、沈魁、沈月等人,在一旁默然看著。

    他們知道素洛界已經完了。

    按照多年前他們和卡倫家族的約定,卡倫家族帶著殘餘的族人以秘境之門,前來寂滅宗避禍。

    「你沒有做錯什麼。」

    凱里將納吉扶起來,重重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暗魂獸的頭骨,本來就是我們卡倫家族的聖物,也是我們家族輝煌的標誌!當年。我是被迫無奈,才不得不將暗魂獸頭骨交出,事後我一直在後悔。」

    「沒了暗魂獸頭骨,我們卡倫家族的實力增長緩慢,愈發不是那些貴族的對手。當年。我就應該帶著暗魂獸頭骨。帶著家族的直系成員逃離素洛界,去一個他們找不到的域界發展力量!」

    「你盜取暗魂獸的頭骨,雖然極為大膽。但我們家族都為你感到自豪!」瑟琳冷艷的臉上,先流露出讚賞之色,旋即又冷哼一聲,道:「可你竟然弄丟了暗魂獸的頭骨!這樣一來,那麼多族人的死亡。我們的顛簸流轉還有何意義?!」

    「姐姐,我沒有弄丟暗魂獸頭骨,我只是,只是……」納吉垂著頭,悔恨不已,卻不知該如何開口解釋。

    「此事不怪納吉少爺,的確是……世事難料。」黑斯特苦笑道。

    他其實已經將事情的經過。詳詳細細和凱里、瑟琳說過一遍了,只是暗魂獸頭骨乃卡倫家族的希望,他們依然沒辦法接受暗魂獸頭部爆碎的事實。

    暗魂獸頭骨的炸碎,意味著卡倫家族如今遭受的一切,都得不到任何的補償。

    「那個炎日島的秦烈。可是願意補償我們的損失?」凱里突然問。

    黑斯特趕忙點頭,道:「他說他真的沒辦法重新還一個暗紅色頭骨給我們,但他也同樣表明,他願意補償我們的損失,條件……由我們開。」

    「對我們卡倫家族,對整個修羅界種族而言,恐怕沒有什麼東西比暗魂獸的頭骨更加珍貴!」瑟琳冷哼一聲,美麗的臉上溢滿怒意,「他人在何處?我要將他腦袋擰下來,看看他的腦袋,有沒有暗魂獸頭骨的神妙!」

    「你這人怎麼這樣?」沈月皺眉道。

    「我怎麼了?」瑟琳臉色冷冽,並沒有寄人籬下的覺悟,「他弄碎了暗魂獸頭骨,等同於掐滅了我們家族重新崛起的希望之火!我殺了他報仇,有什麼問題?!」

    「暗魂獸的頭骨,不是他想要弄碎的。」雷閻也插話,「情況比較複雜,是那暗魂獸的頭骨主動飛出來,試圖融合魂之始祖的殘魂。只不過,暗魂獸的眾多分魂似乎技不如人,反而被魂之始祖給吞沒,這才使得暗魂獸頭骨爆碎。此事,秦烈或許有一定責任,但他不應該承擔所有的後果。」

    「碎在他手中,他就應該承擔所有後果!」瑟琳嬌喝道。

    被素洛界修羅族族人,稱呼為「黑色鬱金香」的她,身姿極為高挑性感,即便是暴跳如雷的時候,她渾身依然釋放出令人心神搖曳的魅力。

    不少寂滅宗的強者,以前所見的修羅族族人,都是粗獷猙獰的男性修羅族戰士。

    猛地看到一個如此冷艷高貴的修羅族美女,這些寂滅宗的強者,都是目不暇接,臉上都有一絲迷醉之意。

    「行了行了。」在瑟琳還要叫嚷時,凱里擺擺手,阻止了她的怒焰,然後說道:「我想見見這個秦烈。」

    「他暫時不在暴亂之地。」沈魁面露難色,道:「不久前,我和炎日島那邊的人聯繫,知道他應該去了泊羅界。」

    「泊羅界?」凱里一臉疑惑。

    「聽說……泊羅界也有一支修羅族族人。」黑斯特插話。

    凱里愣了一下,道:「泊羅界是我們修羅族的域界嗎?為什麼我一點印象都沒有?」

    黑斯特也是搖頭,解釋道:「我也是剛剛知道這個泊羅界,生活在那兒的修羅族,好像和修羅界的貴族沒有任何來往,甚至於……和任何別的修羅族也沒有交往。」

    「完全獨立的?」凱里驚訝起來。

    「應該是這樣。」黑斯特點了點頭,「不久前,我找修羅界的朋友打聽了一下,他們也不知道泊羅界,不知道還有同族生活在那兒。」

    「沈老先生,能否聯繫上那個秦烈,就說我們想要去泊羅界看看?」凱里誠懇地請求。

    「父親,你是想……去泊羅界避禍?」瑟琳反應過來。

    「那些傢伙知道我們和寂滅宗有來往,他們有可能會通過中央世界的勢力,以別的秘境之門踏入靈域。」凱里眼中滿是愁容,「也就是說,即便是在暴亂之地,我們也只是在一段時間內安全。」

    他看向沈魁,微微鞠身,道:「還請老先生看在和素洛界多年的往來上幫忙。」

    「我儘力試試。」沈魁道。

    「多謝。」

    ……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