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一千四十章 降生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一千四十章 降生字體大小: A+
     

    所有人都能看出,當秦烈也開始吞咽八目巨妖鮮血以後,這一頭妖物立即就變得萎靡起來。

    那一頭盤踞在秦烈胸膛的縮小妖物,彷彿就是由八目巨妖的血肉精華凝鍊而成,承載著它的生命源力。

    「汩汩!」

    大口大口的藍色鮮血,被秦烈瘋狂吞咽著,一一融入血管筋脈。

    藍色的妖物鮮血,以驚人的速度,和他的鮮血融合。

    他鮮血之中,漸漸滋生出神秘血紋,那些血紋呈現出凄美的幽藍色澤。

    另一種血脈神紋在他鮮血內紮根。

    與此同時,他靈魂深處,也有藍光閃爍交織。

    一段段晦澀難懂的魂念波段,同樣烙入他記憶深處,凝成一種奇異的傳承。

    他**的身上,那一頭八目妖物,身子突然痙攣起來。

    它和本體都在大幅度顫抖。

    李牧眾人都看到八目妖物的妖瞳,漸漸不再有奇異藍光,如遭受了重創。

    秦烈也慢慢從瘋狂著恢復清醒。

    「咦!」

    他突然看見,他從妖物身上吞咽的鮮血,已從藍色變成血紅色。

    那些血紅色的鮮血,分明屬於他,上面閃爍著的烈焰神文都能看到。

    精神一振,他卯足了勁,繼續瘋狂吞咽鮮血。

    不久后,他就看到身上的妖物,漸漸變得模糊。

    而他失去的力量,隨著鮮血的回涌,迅速恢復起來。

    數十秒以後。那纏繞他身子的八目妖物。已化為了虛無。

    他變得神采飛揚。

    相反。八目妖物的本體,體內澎湃的血肉氣息大幅度的減弱。

    一聲靈魂咆哮,從這頭八目巨妖體內傳來,它的妖瞳內驟現詭異藍光。

    分散在周邊的東夷人,在那靈魂咆哮響起時,突然不顧一切地飛向八目巨妖。

    一個個魂壇境界的東夷人,化為一塊塊血肉食物,主動消失在八目巨妖底部血口。

    八目巨妖身上的血肉氣息明顯又強了一籌。

    「呼呼!」

    在眾人驚懼之時。八目巨妖呼嘯飛起,往後方一片海域衝去。

    它那龐大軀體猛地落到海面上。

    那一塊海域,數萬東夷人紛紛從海底浮露出來,如信徒獻祭一般,飛蛾撲火似的湧向八目巨妖。

    眾人清晰地看到,從八目巨妖的一隻隻眼瞳底下,張開了八個血肉大口。

    萬名東夷人就此消失在那八個血盆大口中。

    八目巨妖體內的血肉氣息,突然又變得無比洶湧旺盛,八隻藍汪汪的眼瞳內,又閃爍出奇異光芒。

    一團藍蒙蒙血光。在八目巨妖中央的血肉祭壇內凝結,從中還傳來明顯地心跳聲。

    李牧眾人駭然失色。

    秦烈也臉色劇變。

    這時。他腦海一段段難懂的魂念,閃爍著藍幽幽碎光,似在述說著什麼。

    可惜他未能立即辨別出真實含義。

    他只是本能地感覺到危險。

    八目巨妖的血肉祭壇內,藍蒙蒙血光凝成肉團,內部心跳聲越來越響亮。

    吞沒了東夷人十來名魂壇強者,又將數萬東夷人一一果腹,藏在八目巨妖體內的「聖魔靈胎」似要孕育出詭異邪物出來。

    「塞納!塞納在那裡!」唐北斗大叫。

    眾人凝神細看,發現血肉祭壇中央,七大隱世強者之首的塞納,竟跪伏在地,似乎在朝著肉團頂禮膜拜。

    他眼中也閃爍著幽藍光芒。

    眾多東夷人盡數被吞沒,包括十來個魂壇強者,一個沒有能逃生。

    只有塞納被八目巨妖留了下來。

    他跪伏在地,垂著頭,似在虔誠迎接著某個神祗的降生。

    這一刻,所有人都心生恐懼,都不知接下來將會發生什麼。

    「空間規則在發生異變!」段千劫突然喝道。

    只見血肉祭壇中央,那藍光熠熠的肉團周邊,突顯無數空間細紋。

    那些空間細紋,充斥著一種凄美的幽藍色澤,然後迅速往周邊蔓延。

    短短十來秒后,血肉祭壇,還有八目巨妖周邊的空間,都布滿了幽藍色的空間細紋。

    那些空間細紋漸漸裂開,從那些細縫之中,隱隱能窺見一個湛藍的美麗域界。

    在眾人驚異無比的目光中,八目巨妖,血肉祭壇,漸漸往那湛藍色的域界下沉。

    血肉祭壇中央,藍汪汪的肉團蠕動著,脫落著一層層暗褐色皺褶。

    反觀八目巨妖,還有血肉祭壇,則是急劇縮小。

    所有的磅礴血肉氣息,生命能量,以難以想象的驚人速度匯入肉團當中。

    這一刻,眾人都分明感受到,八目巨妖和血肉祭壇在急劇死亡。

    就在那八目巨妖,血肉祭壇,慢慢沉落湛藍域界時,被東夷人稱呼為「聖魔靈胎」的肉團,似乎也終於要孕育出生靈。

    「喀嚓!」

    雞蛋殼碎裂的聲音,從藍色肉團傳來,外層硬殼裂開,一個蜷曲著的女嬰在藍蒙蒙光暈中浮現。

    旋即,八目巨妖,血肉祭壇徹底化為飛灰。

    而塞納,則是虔誠抱著藍色光暈內的女嬰,沉落向那湛藍域界。

    所有的空間異常波動,在他和女嬰消失那未知域界后,又迅速恢復正常。

    海面上,從暴亂之地而來的各大魂壇強者,都獃獃地望著這驚人一幕。

    他們看著攪得此地天翻地覆,將一個個東夷人魂壇強者吞沒,將數萬東夷人吃下的八目巨妖,隨著女嬰的誕生化為虛無。

    看著塞納虔誠抱著女嬰,如信徒對待真神一般,沉落向不知名的湛藍域界。

    看著天地規則重新恢復正常。

    他們眼中一片茫然。

    許久許久,海面上的眾人,都沉溺在巨大震撼中。

    「發生了什麼?」

    足足過了半個時辰,唐北斗動了動嘴唇,終於率先發出艱澀沙啞的聲音。

    「好像有極為可怕的生靈孕育了出來。」祁陽喃喃道。

    「東夷人呢?東夷人都在那兒?」

    這時候,本該在遠方的宋婷玉,聯合各方勢力不滅境以下武者急匆匆而來。

    他們也都看到這一塊突顯的空間紋線,感知到了極為怪異的空間波動,加上一個個東夷人莫名其妙消失,他們也忍不住沖了過來。

    「附近的東夷人,恐怕都死光了。」唐北斗苦笑。

    「怎麼回事?」宋婷玉驚叫起來。

    後來的那些人,也是七嘴八舌,嘰嘰喳喳詢問。

    參與此事的魂壇強者,都是面色怪異,不知從何說起。

    「你沒事吧?」李牧飛逸到秦烈身旁,關切地問道:「吞了那些鮮血……有沒有不適感?」

    段千劫和唐北斗,也湊上來,一臉怪異地看向他。

    戰局的逆轉,因秦烈瘋狂吞咽八目妖靈的鮮血,那些詭異的鮮血令八目妖靈力量流失嚴重。

    它似預感到不妙,所以強行將東夷人吞吃,最終孕育出那女嬰,自身化為虛無,卻送那剛剛出生的女嬰成功離開了靈域。

    它彷彿已成功完成使命。

    在段千劫三人眼中,將那血肉生命鮮血大量吞咽的秦烈,可能隨時發生異變。

    他們臉上都有著一絲隱藏很深的不安。

    「秦小子不會變成那八目巨妖吧?」唐北斗暗暗想道。

    馮毅等人,此時也聚集過來,以看怪物的目光看向秦烈。

    「秦島主……」祁陽欲言又止。

    「別問我,我也不知道怎麼一回事。」秦烈反應過來,心中一團亂麻,說道:「我要靜一靜,要好好想想。」

    「你想去哪兒?」段千劫問道。

    「招魂島。」秦烈道。

    「我送你過去。」段千劫點了點頭,又一次凝鍊空間之力,打通一條臨時的空間甬道。

    沒有多言一字,秦烈從空間甬道穿過,就在東夷人生活的海域消失。

    宋婷玉急匆匆要進去。

    「讓他靜一靜吧。」段千劫輕聲道。

    宋婷玉抿著嘴,猶豫了一下,心中一嘆,就在空間甬道口停了下來。

    突然在招魂島上空閃現的秦烈,第一時間找到拉普,他從舌底吐出一滴藍汪汪鮮血,將其以玉瓶盛好,鄭重遞給拉普,道:「幫我看看這滴鮮血來源於什麼生命種族?」

    ……

    ps:補欠~(未完待續……)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