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一千三十九章 八目巨妖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一千三十九章 八目巨妖字體大小: A+
     

    「大家小心!」

    李牧臉色沉重,一邊提醒眾人,一邊悄然靠向那座從天而降的血肉生命。

    一柄銀光燦燦的靈劍,驟然閃現出來。

    「咻咻咻!」

    霎那間,千萬劍影如魚群,呼嘯著刺入那血肉祭壇底部。

    一股睥睨天下的凌厲氣勢,從李牧身上形成,此刻李牧如世間最為鋒銳之劍,如能一劍刺破蒼穹。

    眾多魂壇強者,在千萬劍影刺向血肉巨妖之時,都是神情一震。

    他們皆是驚異地看向那萬千劍影。

    一束束劍影,靈巧如游魚,排列成奇異陣形,每一束劍影之中甚至都傳來不同的嘯聲。

    彷彿有千萬生靈在齊聲歡呼,在響應李牧的一劍之力,在應劍狂歡。

    「精魂和劍意相合,凝為千萬劍影,這是劍道中極為精湛高深境界!」

    秦烈閉上眼,以心魂感知,如看到一束束劍影之中,皆有李牧精魂在趁劍而行。

    「不對!」

    他又一次以靈魂感知,心中突生驚駭之意。

    李牧凝成的千萬劍影之中,精魂御動的劍意,竟然各不相同。

    千萬劍影竟有千萬道劍意!

    睜開眼,秦烈震驚地看著那些劍影,對李牧油然而生敬意。

    不顯山露水的李牧,竟精通千萬劍訣,並將一道道劍訣凝入一束束劍影之中。

    這簡直就是劍道中的無上神通!

    李牧和血肉巨妖之間,陡然綻放千萬劍芒藍光,無數劍影穿透藍色骨刀長虹,深入到血肉巨妖底部。

    藍蒙蒙的血跡,從那血肉巨妖下方飄落,如凄美的藍雨。

    一聲來自於靈魂的咆哮。從血肉巨妖身上傳來,震得眾多魂壇強者都是面色蒼白。

    靈魂咆哮中,這血肉堆積的巨妖,一團團涌動的血肉之中。漸漸裂開一條條肉縫。

    一個個藍汪汪的光球從中閃現出來。

    那些光球。和當年塞納竊走的一枚,一模一樣。

    連塞納那一枚在內。一共有八個光球,分別在血肉巨妖肉球般的龐大軀體上。

    那是巨妖的八隻眼瞳。

    巨妖的八隻眼瞳,閃爍著冰冷陰寒的光芒,一隻隻眼睛如盯住了所有來犯的魂壇強者。

    在它眼中寒光下。秦烈通體冰冷,體內神族血脈都自發沸騰起來。

    神族血脈的催發,令他突生神力,一頭長發如被鮮血染紅。

    八目巨妖的眼瞳,突地落到他身上,一隻只妖目中閃爍出興奮光芒。

    「秦烈!他盯上你了!」李牧喝道。

    「你趕緊遁離此處!」段千劫也道。

    秦烈臉色一沉,伸手按向肩部的銀月印記。喝道:「出來!」

    一輪輪月牙般的彎月,從他肩上接連浮升出來,釋放出皎潔清冷月光。

    月光如水波,沖洗著他的身子。令他沐浴在明凈月光之下。

    「幽夜!可知眼前八目妖物的來歷?!」他以靈魂詢問。

    九輪彎月陡然一變,凝成九滴晶瑩剔透的水珠,每一個水珠之中,都隱隱浮現出幽夜的模糊身影。

    一片銀亮月光,如投影照耀到八目巨妖臃腫如肉團般的身影上,幽夜以他的方式感知了一番。

    「從未見過此類妖物!」幽夜回應。

    秦烈心神一驚。

    幽夜生活的域界,和靈域相隔著浩瀚星空,他連魂族、陰影生命都接觸過,可謂是見多識廣,通曉星空中諸多神秘。

    沒料到就連眼界開闊的幽夜,對此詭異的血肉生命都一無所知,這讓他愈發不安起來。

    所有的生命種族,對未知之物,都充滿著恐懼。

    未知,意味著不知道對方的手段,不知對方弱點,不知如何下手,也不知對方究竟有多麼可怕。

    這八目巨妖,在眾人眼中便是未知之物,讓眾人都心神不安。

    「呼呼呼!」

    八目巨妖虛空漂浮著,八隻妖目中,同時閃現出秦烈身影。

    在秦烈的身影,出現在八隻妖目的那一刻,秦烈轟然一震。

    層層將秦烈身子裹著的月光,頃刻間炸碎,濺射出漫天銀亮光點。

    「蓬!」

    秦烈的衣衫瞬間化為煙灰。

    赤身**站在清冷月光之中的秦烈,身上一根根筋脈猙獰地突顯出來,如一條條靈蛇在他全身蠕動。

    從皮層突顯的筋脈內,岩漿汁水般的鮮血流淌著,蒸騰出恐怖的焰火光暈。

    一個模糊的妖影,就在秦烈的胸腔上,突然逐漸顯現出來。

    仔細去看,會發現那妖影,分明就是縮小了千百倍的八目巨妖!

    「妖物魂靈已滲透秦烈血肉!」祁陽尖叫。

    「攻擊妖物本體!」段千劫厲喝。

    聲落時,他十指指尖異光閃爍,硬生生凝成十束空間利刃。

    十束空間利刃,形成一個個交叉的「十」字,十字交叉點,傳來能撕裂所有生靈血肉的恐怖波動。

    掀起漫天焰火的唐北斗,也是怒嘯著,如帶著火海沖向八目巨妖。

    祁陽,馮毅,各方魂壇強者,一見段千劫,李牧,還有唐北斗已衝擊而上,也都各施奇異靈訣,拿出靈器。

    眾強齊齊湧向八目巨妖。

    「嗚!」

    八目巨妖突地尖嘯。

    尖嘯聲中,十幾個東夷人老者,一同從巨妖軀體上飛落下來。

    那些東夷人也都是魂壇級別。

    他們的眼瞳深處,此刻都閃耀著非人的藍色異光,身上湧現出爆滅魂壇的詭異波動。

    就連塞納,也是目顯藍光,肉身上浮現一條條血縫。

    他身體如要爆裂。

    「小心!別靠近他們!」李牧大叫。

    眾多就要衝向八目巨妖的魂壇強者,也注意到東夷人身上變化,皆是駭然失色。

    他們又齊齊勒住身勢。

    「嘭!嘭!嘭!」

    三名東夷人中的魂壇強者,陡然爆裂開來。形成覆蓋範圍很廣的衝擊。

    血肉爆碎中,那八目巨妖穿過蓬蓬血雨,就在驚慌失措的暴亂之地魂壇強者間現身。

    一個個數十米長的骨質鋸刀,在眾人中閃電般劈砍。濺出更多血雨。

    雨凌薇。馮毅,還有唐北斗。身上都是劈開肉裂,鮮血狂流。

    眾人都在尖叫著暴退。

    就連李牧和段千劫,也只是將骨質鋸刀斬碎了幾根,然後在更多鋸刀的交織下。不得不敗退。

    漫天刀雨下,眾人只能避其鋒芒,盡量先拉開和八目巨妖的距離。

    「秦烈怎樣了?」

    和八目巨妖遠離以後,眾人下意識看向秦烈,想知道他狀況如何。

    赤身**的秦烈,胸腔上的妖影,由先前的模糊不清。已變得凝鍊真實。

    那赫然就是一頭縮小的八目巨妖!

    這一頭八目巨妖,如八爪魚一般纏繞在秦烈身上,一個個鋒銳的骨質鋸刀,竟刺入秦烈那猙獰突顯的根根筋脈之上。

    那鋸刀。刺在秦烈筋脈上,刀刃如形成吸盤,似要將秦烈全身精血都給吸吮乾淨。

    「它要的是秦烈的精血!」李牧臉色巨變。

    眾人中,只有秦烈擁有著獨一無二的血脈——神族之血。

    這未知的血肉生命,偏偏將境界最低的秦烈視為首要目標,分明就是看出了秦烈血脈的特殊性。

    它明顯想要秦烈的神族之血!

    此時,眾人剛剛遠離它的本體,就看到秦烈的鮮血,正在被它迅速吸吮奪取,都是駭然失色。

    「嗷!嗷唔!」

    秦烈仰天怒嘯,嘯聲中充斥著暴戾和瘋狂,似在宣洩著心中憤懣和怒意。

    「汩汩!」

    流淌的鮮血,如滾動的火焰熔漿,有一個個神文閃電般閃過。

    隨著鮮血的流失,他突然感到極度虛弱,極度的無力,想要閉上眼就此永眠。

    「不!」

    秦烈兩眼的眼角,突然有鮮血流淌出來,這一刻他如陷入癲狂。

    烙印在血脈中的偏執和殘暴,如倏地被徹底激發,令他變得歇斯底里。

    他突然垂頭,用力咬在那盤踞他胸口的八目妖物身上,竭盡全力將妖物皮肉咬破。

    他嘴角忽然浮現一抹藍色。

    ——那是八目妖物的鮮血!

    「咕噥!咕噥!」

    他突地不顧一切地,也開始吞咽這八目妖物的藍色鮮血,也不管這鮮血會不會要了他的命。

    就在他將第一口藍色鮮血吞咽時,八目巨妖的本體,就突地劇烈顫抖。

    眾人清晰地看到,巨妖那八隻妖目內的幽藍光芒,開始以驚人速度變得黯淡。

    所有人族魂壇武者此刻都難掩心中驚訝。

    此刻,那巨大的八目妖物,就懸浮在秦烈頭頂。

    赤身**的秦烈,胸腔盤踞著一頭縮小千萬倍的八目妖物,被妖物衍生出來的鋸齒刺入筋脈,被吸吮抽離著鮮血。

    而秦烈,則是低頭咬在八目妖物身上,也在大口大口吞咽著鮮血。

    妖物吸吮他的鮮血,他以牙還牙,也在吞咽妖物的鮮血。

    一人,一不知名的血肉生靈,正對鮮血進行著瘋狂的爭搶。

    「嘭!嘭!」

    也在此刻,從秦烈的胸腔,眾人聽到兩個強而有力的瘋狂心跳聲。

    他們並不知道,此時秦烈的兩個心臟,都在超負額運作。

    他吞咽的藍色鮮血,一落入臟腑,就和他的鮮血融為一體。

    他的血脈,和藍色鮮血融合之際,無數不知名幽藍線條,如上天刻畫的繁瑣紋線,如另一種未知的神秘血紋,開始在他血脈內紮根。

    識海內,他的真魂被一層藍色光幕裹住,有幽藍光束在其中不算閃爍交織著,似要將一種血脈奧妙烙印下來。

    ……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