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一千三十八章 一隻妖目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一千三十八章 一隻妖目字體大小: A+
     

    「聖魔靈胎?」

    眾人遙遙看向霧障深處的海島,眼中全是茫然,分明沒有一人聽過此物。

    秦烈皺眉,在靈魂記憶深處苦苦搜尋,試圖獲知關於此物的消息。

    可惜,一番苦思之後,他也沒有任何頭緒。

    塞納臉色深沉,頭頂光球,依舊在吸收著周邊霧障。

    濃濃霧障,隨著他和光球的吞沒,迅速變得稀薄淡然。

    不久后,遠方霧障濃濃的海島,一點點變得清晰可見。

    眾人不由凝神細看。

    一座和青魘島相似,卻充滿濃鬱血肉腥味的海島,就在淡霧中浮露出來。

    無數不知名的血肉軀骸,彷彿由肉筋勒緊,一塊塊捆縛起來,形成一座血肉衝天的島嶼。

    島嶼中央,一層層血肉堆積,凝成一座闊大的血肉祭壇。

    血肉祭壇,臃腫的鼓脹著,內部傳來詭異的生命磁場動蕩。

    十來個東夷人的老者,散落在血肉祭壇邊沿,眼瞳中都透露著一絲邪乎異芒。

    一種極為詭異的氣氛,在血肉祭壇和秦烈眾人之間形成……

    秦烈環顧四周,發現此處沒有更多東夷人到來,也沒看到臨近的海島。

    淡漠霧氣中,孤零零坐落著血肉築造的一座海島,還有心懷殺機而來的暴亂之地魂壇強者。

    「你修鍊的邪術……來源於那座血肉祭壇?」李牧神情驚異,輕聲道:「能否具體說說?」

    這時候,祁陽、馮毅,還有雨凌薇、雷閻等魂壇強者,都不由自主聚集到塞納身旁。

    眾人都覺察到古怪,不敢輕舉妄動。所以聚到一起隨時準備應變。

    「很久以前,我在東夷這邊遊歷,被東夷人重創。」塞納語氣淡漠,彷彿在說一件和他無關的事情。「東夷人將我生擒活捉以後。將我軀體仍在那座血肉祭壇,讓我成為那血肉祭壇的一部分。用來餵食裡面的『聖魔靈胎』。我一落到血肉祭壇,就被一根根肉筋拴住,被抽離血肉精氣,就連魂力。也被眾多混亂扭曲的意識滲透影響。」

    「我以為必死無疑了。」

    「不知怎麼一回事,在我還沒有死絕之前,血肉祭壇上竟凝出了一枚奇異的珠子。」

    塞納指向頭頂那不斷吸收霧障的光球,說道:「就是此物。」

    「在那珠子凝成的一霎,血肉祭壇上一根根捆縛我的肉筋,突然失去了禁錮之力,我也不再流失血肉精氣和魂力。」

    「我拼盡全力。掙扎著,爬到那珠子旁邊,將珠子抓到了手中。」

    「珠子入手那一霎,這座血肉祭壇就鼓脹起來。內部傳來驚天動地厲嘯。」

    「而我,則是突然從珠子內獲得一種詭異邪力,開始重聚力量。」

    「在東夷人從四處趕來前,我帶著珠子沖入深海,從海下逃離此地。」

    「離開此地不久,我從珠子內得到一種邪詭的傳承,潛心修鍊多年,在小有所成後來到墟地。」

    「我所修鍊秘術得自這個珠子。」

    「這珠子則是由血肉祭壇凝出。」

    「我猜測當年血肉祭壇凝出這一枚珠子以後,恰恰處於虛弱狀態,所以被我揀到便宜。」

    「如今,在我魂壇築造成功,對那邪術的了解越來越深以後,我反而愈發恐懼這座血肉祭壇。」

    「我曾發誓終生不涉足此地。」

    話到這兒,塞納停了下來,沒有再說。

    「那你為何又答應過來了?」唐北斗疑惑道。

    塞納看向頭頂的光球,眼中異光一閃,道:「光球內的邪術傳承並不完整,待到我突破到虛空境,築造出第四層魂壇以後,就再沒法從光球內得到幫助。本來……我是準備等第四層魂壇築造成功,實力攀上巔峰之後,再來此地尋覓真相。」

    他看向眾人,也不遮掩自己真實的想法,又道:「但這次集結了暴亂之地眾多魂壇強者,對我來說,或許也是個千載難逢的機會……」

    他在講話時,他身子和頭頂的光球,依舊在大肆吸收著霧障。

    塞納灰暗的眼睛,已逐漸變得神光熠熠,似在短短時間恢復了龐大力量。

    到了後來,一絲絲幽藍電芒,甚至從他眼角跳躍而出。

    秦烈很明顯的覺察到,塞納的生命磁場,已變得旺盛澎湃。

    「應該也是想趁機在短時間恢復如初。」他暗暗猜測。

    很明顯,此地對塞納力量的恢復,有著極為顯著的益處。

    如果不是依仗此地的奇異,塞納在衝擊虛空境失敗,第四層魂壇爆碎之後,可能需要數年時間,才能達到再次衝擊虛空境的力量層次。

    然而,通過吸收此地大量的霧障,塞納只要靈材足夠,可能在數月以後,就能第三次去衝擊虛空境。

    為了儘快恢復實力,也為了獲知血肉祭壇的秘密,得到更深入的邪術傳承,所以塞納決定冒險一搏。

    這邊講話時,遠處血肉祭壇上的東夷人,並沒有採取行動。

    他們只是遠遠看向眾人。

    就連塞納以軀體和光球,不斷吸收此地霧障一事,他們也只是冷眼旁觀,沒有出手阻止。

    漸漸地,終年繚繞在東夷人禁地深處的霧障,竟盡數被塞納和光球吸收乾淨。

    湛藍天空,一望無際的深海,完完全全呈現出來。

    前方,一座由無數血肉堆積的海島,極其直觀的在眾人眼前出現。

    「所有霧障都已散盡,應該可以過去了。」唐北斗說道。

    眾人暗暗警惕著,以魂力形成靈魂壁障,防止邪惡魂魄的侵入,就準備沖向血肉祭壇。

    便在此時,塞納頭頂一直吸收霧障的光球,內部陡然暗影憧憧。

    一陣詭異的波動突地蕩漾出來。

    一圈圈光波,如魂湖內飄蕩出來的漣漪,向四周蔓延。

    「啊!」

    眾多魂壇強者,突地驚叫,臉色變得極其難看。

    秦烈也是腦海轟然一震,被一股恐怖的邪力灌入,視線都模糊起來。

    「天雷殛!」

    心神一動,在他靈魂識海之中,瞬間形成驚天動地的雷霆爆鳴。

    雷電如雨簾光幕連綿在魂海上方。

    一團團藍汪汪的幽影,被雷霆閃電轟炸著,迅速化為飛煙。

    秦烈眼神很快恢復清明。

    此刻,塞納抱著頭,禁不住發出凄厲怪嘯,如被邪魔掌控。

    數秒后,塞納眼瞳內幽藍邪光四溢,竟突然向臨近的唐北斗下手。

    塞納被藍色霧光裹著,身影拉長,如變成不知名的邪魔。

    光影中,一條條猙獰魔影閃動,如太古妖魔般撕咬唐北斗。

    唐北斗哼了一聲,周身被滔滔火焰淹沒,如化身炎族的火人,和塞納糾纏在一塊兒。

    與此同時,遠方的東夷人,紛紛發出怪異的尖嘯。

    嘯聲中,那座他們身下的血肉島嶼,竟陡然凌空而起。

    一座由無數血肉堆積而成的血肉海島,攜帶著鋪蓋天地的血肉腥味,如血肉巨妖般壓迫而來。

    眾人抬頭一看,竟發現血肉海島底部,詭異的衍生形成鋸齒般的骨質長刀。

    那些長刀,如血肉祭壇的觸手,數十米長,絞肉機一般瘋狂劈砍下來。

    無數藍蒙蒙的刀芒如光網從天罩落。

    「喀喀喀!」

    天器宗和天劍山的兩名一層魂壇武者,在藍色刀芒之下,竟被切成塊塊血肉。

    就連他們的魂壇也突然炸碎。

    「呼!」

    一股吸力形成,血肉祭壇底部,如張開血口,將那兩人的一塊塊血肉吞沒。

    血肉祭壇上的東夷人,怪嘯著,如大鳥般也撲擊下來。

    「塞納吸收了太多怪霧,已經失去理智,大家都小心!」唐北斗叫道。

    塞納頭頂的光球,此刻突然化為一束異光,一下子回落在那血肉祭壇上。

    光球一入血肉祭壇,這祭壇看起來,愈發像一種有血有肉的生靈。

    那光球彷彿就是它的一隻詭異眼睛。

    ……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