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一千三十六章 東夷之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一千三十六章 東夷之變字體大小: A+
     

    青魘島。

    三大隱世強者,聽聞這番秘事以後,突然同時沉默。

    存在暴亂之地的禁咒,會在這片天地的生靈,往虛空境發起衝擊時發作。

    異族,人族,只要是智慧生命,都無法逃脫禁咒的覆蓋。

    多年來,眾多不滅境後期強者,全部在這一步出現意外。

    塞納已兩次感受到禁咒的威力。

    段千劫和唐北斗,也是不滅境後期,擁有三層魂壇,不久后的將來,他們也要衝擊虛空境。

    到時,他們也會面臨禁咒的扼制,那時他們又該何去何從?

    「南老怪閉關衝擊虛空境,至今……依然沒有成功的消息傳出。」唐北斗愣了一會兒,臉色微變,「難道南老怪也被天地禁咒給影響了?」

    「他肯定也避免不了禁咒的天之束縛!」塞納冷聲道。

    「他是暴亂之地第一人,如果連他都沒辦法勒破禁咒的束縛,不能突破到虛空境,我們會更加艱難。」段千劫臉色深沉。

    秦烈也是眉梢一動。

    南正天的確已閉關很久,至今也沒有絲毫消息傳出,這讓他也覺得很是詭異。

    如今來看,南正天在突破之際,必然也遇到塞納遇到的禁咒,就是不知面對那咒之始祖施加的詛咒,南正天的情況有多糟糕。

    「本該是針對異族的禁咒,沒料到隨著人族的崛起,反而變成桎梏我們的枷鎖。」唐北斗嘆了一口氣,心神一動。說道:「如果我們不在暴亂之地突破。會不會就不被禁咒影響?」

    段千劫和塞納眼睛同時一亮。

    「很有可能!」秦烈神情一動。說道:「要是在不滅境後期,選擇遠離暴亂之地,去另外一個天地突破,或許就不會在突破之際被禁咒找到!」

    塞納重拾信心,道:「等我恢復過來,我會重聚淬鍊魂壇的靈材,走出暴亂之地再做突破!」

    段千劫和唐北斗兩人,深深看向他。眼中流露出期待之色。

    要是塞納能成功,他們兩人只要依法施為,將來也有極大可能性突破到虛空境。

    一旦確認這個方法可行,以後更多暴亂之地的不滅境強者,就能另闢蹊徑,徹底擺脫暴亂之地的天之禁咒。

    「小子,你咒之始祖的遺體來源於何處?還有,為何他能將那些咒文吸收?」塞納突然問道。

    「從虛空亂流內另一個神葬場得來。」秦烈隨口道。

    塞納想了一下,點了點頭,說道:「我現在相信此事和你無關了。」

    「海底深淵通道一事。希望大家保守秘密,萬萬不要向更多人透露。」秦烈叮囑道。

    三人相繼點頭。

    「段叔。唐老,東夷人那邊情況如何?」秦烈再問。

    「各方勢力就快要到達東夷人的境地了。」唐北斗回道。

    「東夷人不好對付。」段千劫皺了皺眉頭,說道:「東夷人所在處,空間波盪很怪異,並且終年繚繞著各類霧障。以前黑巫教和幻魔宗聯手,一旦殺入東夷人地界,就會迷失方向,會深陷重重天然禁制當中,還可能會相互殘殺。」

    他看向秦烈,說道:「其實我並不建議殺入東夷人老巢。」

    「嗯,這麼多年來,暴亂之地白銀級勢力強者,在東夷人老巢的確沒有討到過便宜。」唐北斗也點了點頭,說道:「我以前在東方火獄修鍊,時常找東夷人麻煩,不過也只是在東方火獄邊沿,就連我進入東夷人生活的那些海島,也很容易迷失,有時候還會心智失守。總之,在東夷人生活之地,終年覆蓋的各類霧障很蹊蹺,似有著諸多詭異之處。」

    他和段千劫講話的時候,頻頻瞥向塞納,似在觀察著塞納的神情。

    秦烈暗覺奇怪。

    等他們講完,塞納哼了一聲,道:「我不方便出手。」

    秦烈訝然。

    唐北斗嘿嘿一笑,說道:「你平白無故冤枉秦小子,又通過秦小子知道如此隱秘的事情,這讓你下次遠離暴亂之地,就可能成功突破虛空境,算起來……你欠秦小子人情。」

    停了一下,他又說道:「東夷人勾結鬼族,試圖在暴亂之地掀起腥風血雨,他們死不足惜!」

    「東夷人背後可能還有中央世界的黃金級勢力。」段千劫也道。

    秦烈愈發驚異,通過唐北斗和段千劫的對話,他知道兩人想要塞納出手。

    只是,兩人究竟看中了塞納身上的什麼?

    同為不滅境後期,塞納剛剛破境失敗,應該身負重傷,他能給眾人帶來什麼幫助?

    秦烈很是費解。

    「秦小子,塞納修鍊的靈訣秘術和霧障有關,你看青魘島就始終遍布著濃濃霧障。」唐北斗看出來他的疑惑,笑嘻嘻地解釋道:「以前塞納消失過一段時間,沒人知道他去了何處,但我卻知道,他就在東夷人都視之為禁地的霧障深處修鍊。覆蓋東夷人那些海島的霧障,段千劫恐怕都會覺得麻煩,不過塞納肯定沒問題。」

    「他要是跟隨我們前往,東夷人賴以抵禦暴亂之地強者的天然環境,就可能發揮不了作用。」

    「因為,塞納的力量,似乎就來源於哪兒!」

    唐北斗喝道。

    秦烈神情振奮。

    「我不會再去那邊!」塞納看向三人,臉色陰沉,說道:「而且我建議你們最好不要將東夷人逼急了!在東夷人的禁地深處,濃濃霧障之中,有著很恐怖的東西!」

    此言一出,唐北斗和段千劫臉色沉重起來。

    「什麼東西?」唐北斗皺眉道。

    秦烈也微微變色,「怎麼一回事?」

    塞納為七大隱世強者之首,不滅境後期修為,他縱橫天下多年,只敗給過南正天一回。

    事後,他雖重創離開寂滅宗,南正天也同樣宣布閉關療傷。

    由此可見南正天勝他也付出了慘痛代價。

    如此人物,在說起東夷人霧障深處禁地時,眼中都流露出明顯的懼意,令秦烈三人不得不認真對待此事。

    「我不便多說。」塞納搖了搖頭,冷聲道:「我只勸你們不要衝入東夷人禁地深處。」

    段千劫臉色陡然一變,說道:「不知道還能不能來得及。」

    「什麼?」秦烈驚叫。

    「我們過來時,各大白銀級勢力的首腦,已經下命令,要各方武者沖入東夷人生活的海島。」唐北斗煩躁的揪著頭髮,說道:「這個時候,他們很有可能已經動手了!畢竟東夷人此次傷亡慘重,我們這邊又是聚集了各方勢力強者,就算是沒有我和老段,他們在對付東夷人的時候,也有著壓倒性的優勢。所以,我想他們不會等我們回來。」

    「他們可能真的動手了。」段千劫眉頭深鎖。

    「前輩,東夷人禁地深處,究竟有何奇妙?」秦烈急問。

    「一言難盡,你們最好勸那些人停下來,不要繼續冒然深入。」塞納道。

    秦烈深吸一口氣,然後取出一塊音訊石,將一道念頭傳入其中。

    東方無盡海域,灰濛濛霧氣中,一座座海島如千萬星辰點綴在深海上。

    濃郁的霧障中,眾多白銀級勢力的大型浮空靈器,一輛輛巨大的船艦,就在東夷人活動的海島周邊活動。

    「奇怪,不久前還感覺到很多東夷人出沒,為什麼一進入霧障深處,就再也感知不到東夷人的氣息?」萬獸山的祁陽暗暗覺得疑惑,說道:「一進來,那些東夷人就像是鬼魅般,突然就消失乾淨了。」

    「的確很古怪,東夷人在霧障之中,彷彿能隱匿起來一樣。」馮毅也驚訝道。

    另一邊,一架流金火鳳上面,宋婷玉和澹邈,還有李牧等人也四處張望。

    濃郁海霧中,他們的視線受阻,就連靈魂意識的覆蓋範圍也大幅度減弱。

    他們也突然失去了對東夷人的鎖定。

    此時,宋婷玉白皙的手腕上,一個銀環驟然傳來靈魂波動。

    她以心神感知了一下,艷麗的臉上,倏地浮現驚懼之色,忙道:「傳令各方,讓大家立即停下,不要再往東夷人部族深入!」

    「怎麼回事?」李牧愕然。

    幻魔宗的雨凌薇,還有血煞宗的沫靈夜、漠峻等人,也都好奇地看向她。

    「秦烈剛剛傳訊,說東夷人族部的禁地深處,蘊藏著恐怖的風險,讓我們不要一頭闖進去!」宋婷玉道。

    「唔!」沫靈夜輕呼。

    「怎麼?」李牧問道。

    「我過來前,姜鑄哲也告訴我,讓我不要參合到對東夷人的屠殺行動。他說……要殺東夷人,就在東夷人老巢外面,盡量不要衝入東夷人的三大族部。」沫靈夜臉色漸漸凝重起來,「他說東夷人禁地深處,潛藏著未知風險。還說,以前他在東夷族部修鍊的時候,東夷人就時常將秘密的祭祀活動放在禁地深處。就連他,也被東夷人瞞著,一直不知道東夷人禁地深處的秘密。」

    「雨宗主,你們以前可曾進入過此地?」李牧沉聲道。

    「我沒有來過,我師傅……還有師叔曾領著隊伍殺進來,但他們都在這裡死傷慘重。」雨凌薇說道。

    「看來真有古怪。」李牧皺眉道。

    「嗚啊!啊!」

    就在此時,從天器宗和萬獸山聚集之地,猛地傳來凄厲慘叫。

    慘叫聲一出,眾人紛紛變色,都意識到了不妙。

    ……(未完待續……)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