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一千三十五章 追溯過去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一千三十五章 追溯過去字體大小: A+
     

    「你衝擊虛空境失敗,和秦有什麼關係?」唐北斗揉了揉亂糟糟的鳥窩頭,斜了塞納一眼,不耐煩地說道:「你是想故意挑事吧?」

    臉色淡漠,道:「究竟怎麼一回事?」

    「怎麼一回事?」塞納眼中戾氣衝天,「我兩次衝擊虛空境,關鍵時刻都被一股天地禁咒影響,震碎我辛辛苦苦淬鍊的第四層魂壇!這次我看清楚了,那莫名其妙形成的禁咒,融入了他的眉心!」

    塞納伸手指向秦烈。

    段千劫和唐北斗忽視一眼,神情也凝重起來。

    兩人對塞納似乎有些了解,zhidào他不是那種會無緣無故栽贓的人,塞納既然如此肯定,事實就應該是這樣。

    這讓段千劫和唐北斗也懷疑起來。

    「秦小子,怎麼一回事?」唐北斗鄭重問道。

    周邊,一眾邪魔和異族,也都目光灼灼看向他。

    他們也很想zhidào真相。

    眾目睽睽之下,秦烈沉吟了一會兒,突然道:「塞納前輩,不介意的話,能否容許我到青魘島解釋此事?」

    「解釋?事實就擺在面前,你還有什麼好解釋的?」塞納厲聲道。

    秦烈臉色凝重,說道:「我若要稱霸,如今根本不需要阻擾你突破到虛空境?即便是你真的踏入虛空境,我也能請動更強者,將你輕而易舉滅殺!你信不信?」

    「不久前,天鬼族的伊斯坦和費因斯,被這小子請來兩頭九階的老龍殺得潰不成軍。」唐北斗仰頭。咧開嘴嘿嘿笑道:「伊斯坦和費因斯可都是五層魂壇的老鬼。」

    「塞納。他真一心想要殺你。你突破到虛空境恐怕也無力抗衡。」段千劫也說道。

    唐北斗和段千劫兩人,一唱一和,將秦烈驚人的能量點明。

    他們這麼一說,塞納也心生疑惑,想了想,才點頭同意秦烈來青魘島解釋。

    「拉普,你和暝風老祖留在島外,不要讓任何人進入青魘島。」秦烈道。

    拉普乾笑一聲。說道:「不需要守護,也沒有人膽敢進入青魘島。」

    秦烈旋即反應過來。

    「那先吧。」

    丟下這句話,他和唐北斗、段千劫一道兒,一同進入青魘島。

    「都給我滾開!」塞納厲喝。

    眾多聚集而來的邪魔和異族,見塞納趕人,竟然都不敢逗留,急匆匆散開。

    短短數十秒時間,青魘島附近再也看一個邪魔,再沒有一個異族族人。

    「秦烈,究竟怎麼一回事?」段千劫也好奇起來。

    這時候。秦烈三人已來到青魘島的林間,林內有幾個竹樓。

    一路上。塞納眼瞳陰冷無比,彷彿秦烈只要一個回答不好,他就會不顧段千劫和唐北斗也在,會立即暴起發難。

    進入一間竹屋,秦烈坐了下來,看向眾人,問道:「諸位可知暴亂之地的五個大陸,乃是由五大始祖凝鍊,並在內部刻畫了奇異古陣?」

    「不知。」唐北斗一臉茫然。

    段千劫和塞納也相繼搖頭。

    秦烈沉吟了一下,說道:「有些事……你們本不應該zhidào,不過你們如今都已突破到不滅境後期,不久以後都會著手淬鍊第四層魂壇,往虛空境邁進。我想,我有必要告訴你們……」

    唐北斗和段千劫肅然起來。

    「裝神弄鬼!」塞納冷哼。

    秦烈沒有生氣,而是將先前沈魁告訴他的那些事情,詳詳細細重述了一遍。

    魂之始祖的來歷,血魂獸,暗魂獸,還有的身份,暴亂之地海底的深淵通道,五塊大陸形成的過程,中央世界黃金級勢力不允許涉足的約束……這些事他都沒有隱瞞。

    初始時,塞納還不太相信,然而,隨著秦烈講述的,他臉色也漸漸凝重起來。

    這麼多年來,中央世界各大黃金級勢力,從未涉足此地,的確是事實。

    秦烈所說的事情,血煞宗和黑巫教的傳承來歷,很多事情都符合邏輯,耐得住推敲。

    等他一番話講完,不單段千劫、唐北斗深信不疑,就連塞納也相信了事情的真實性。

    「原來海底還有深淵通道,五塊大陸的形成,竟是為了深淵通道!」唐北斗驚叫道。

    「原來是這樣,難怪當年我要去海底修鍊,會被李牧阻止。事後,不論我如何追問,他都不肯說明原因,只說讓我相信他,不要多問。」段千劫喃喃低語,說道:「他是害怕我的空間之力,破壞了海底的深淵通道,從而引起不可預料的。」

    「我也想起來了!」

    唐北斗也叫嚷起來,「當年我去天戮大陸深海,找尋一處潛隱海底的火山,要收集築造三層魂壇的一種靈材。結果,南老怪,將岸,還有祁陽那些傢伙,竟一起聯名警告我,不允許我去動海底的火山!就是因為此事,後來我通過別的途徑,將三層魂壇築造成功以後,才氣不過,去找挑戰南老怪。」

    「看來,他們也是害怕我攪亂天戮大陸底部的奇陣!」

    塞納眼神深沉,也道:「九大白銀級勢力,每隔百年時間,就會聯合起來清掃海底的海族。」

    「在別的天地海洋深處,都有強大的海族生活,但暴亂之地的海族,會被人族隔段時間就剿滅,漸漸地,就再也沒有強大的海族能起來。以前生活在暴亂之地深海的海族,也都遷移,去了其它海洋生活。」

    「我以前也很奇怪,奇怪九大白銀級勢力的行動,原來他們是擔心強大的海族,會有能力破壞海底的深淵通道。」

    頓了一下,他看向秦烈,道:「但此事和我突破又有什麼關係?」

    「這麼多年來,生活在暴亂之地的人族,還有別的異族,是不是極少極少有突破虛空境的例子?」秦烈不答反問。

    塞納三人深思了一下,同時點了點頭,道:「bucuo。」

    寂滅宗上一任宗主,天器宗上一任宗主,萬獸山,還有天劍山,幻魔宗,這等等白銀級勢力的上一代強者,幾乎都在突破虛空境時出現wènti。

    有的人,就此隕滅,連魂壇都爆碎。

    有的人,靈魂重創,一身修為都盡毀。

    也有的人,失敗之後,再也無法達到突破的心境。

    總之,那些不滅境後期,擁有三層魂壇的強者,都極難極難築造出第四層魂壇出來。

    「根據我的了解,突破虛空境的確很難,不過……沒有一個地方突破虛空境的機率,會像暴亂之地那麼低!在靈域別的天地,十個不滅境後期武者,至少有一兩個能突破到虛空境。中央世界,那些強大的家族古老的勢力,十個不滅境後期,可以有四人突破到虛空境!」

    「然而,在暴亂之地,十個不滅境後期,卻無法誕生一個虛空境的武者!」

    「kěnéng需要五十個,甚至更多的數量,才有kěnéng出現一個虛空境!」

    秦烈深吸一口氣,道:「因為,在他們即將突破之時,都會和你一樣遇到天地禁咒!」

    「這次,因為我在,因為始作俑者咒之始祖的遺骸,也恰恰被我帶著,所以那天地禁咒被直觀地呈現了出來。」

    「至少我和拉普都能看見。」

    「可是在以前,所有受到密咒影響者,因為密咒處於無形無影的狀態,他們看不到,甚至有kěnéng連感覺都感覺不到!」

    「就算是看到的人,感知到了的異常者,也kěnéng魂飛魄散了。」

    「極少極少活下來的,kěnéng和你一樣,誤認為禁咒是老天對破鏡者的考驗,是突破虛空境必須經歷的過程。」

    「所以始終沒人zhidào真正的原因。」

    話到這兒,秦烈停頓了一下,給三人時間深思。

    「你是說……密咒並非老天自然而然形成?而是當年的五祖,為了防止深淵通道被破壞,從而留下的後手?由咒之始祖施法形成的詭異密咒術,會大幅度降低這片天地突破到虛空境的機率?」唐北斗駭然。

    「咒之始祖也是人族的始祖,他為何如此對待人族的後輩?」段千劫道。

    「不,他最初的目的,應該不是要對付人族。」塞納眉頭深鎖,道:「那個時代,神族尚未降臨,人族……在靈域實力極為弱小。」

    「那個時代的暴亂之地,也不是由人族做主,而是被海底的海族統領。這密咒……最初針對的對象,應該是海族,還有別的異族,反正肯定不是人族。只不過,後來人族逐漸強盛,不但統領了靈域別的天地,也慢慢遷移到暴亂之地,將暴亂之地也變成了人族的領地。」

    「這麼一來,以前主要針對異族的禁咒,到了這個時代,就變成了捆縛我們人族的天網。」

    到了此刻,塞納已完全相信了秦烈的說法。

    ……(未完待續……)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