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一千三十三章 詛咒之地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一千三十三章 詛咒之地字體大小: A+
     

    純文字在線閱讀本站域名.com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墟地,眾多海島上,都有異族和邪魔呼嘯而出。

    秦烈和拉普、暝風老祖一道兒,也是心生驚訝,同樣往塞納修鍊地趕來。

    塞納為暴亂之地七大隱世強者之首,曾挑戰南正天落敗后全身而退,多年來坐鎮墟地,令各大勢力不敢輕易涉足墟地。

    此人當年也被稱為第一邪魔,行事作風血腥殘忍,讓很多異族都不敢招惹。

    秦烈入駐墟地以後,在墟地漸漸有了一席之地,卻從未和塞納見過。

    他對這個塞納也是頗為好奇。

    多年來,一直潛隱著,試圖築造第四層魂壇,問鼎虛空境的塞納,所在地發生驚天變動,自然而然地吸引了各方注意力。

    令秦烈困惑的是——咒之始祖主動飛出,方向就是塞納所在處。

    他在往塞納方向飛行的時候,還試著以靈魂意識感知,果然奇妙的探查到咒之始祖的動向。

    他立即意識到,咒之始祖的遺骸,也經過鎮魂珠精心淬鍊,魂壇和血肉之軀都必然遍布種種神奇古陣圖。

    而他,身為鎮魂珠的主人,能輕而易舉感知到咒之始祖的位置。

    數分鐘后。

    秦烈,拉普,還有暝風老祖一同在塞納修鍊的海島旁停下。

    從八方而來的邪魔、異族,也零零散散懸浮在海島周邊,沒有人膽敢在海島正上方停留。

    「塞納為墟地最強者,他修鍊的海島……乃墟地最大的禁地。」暝風老祖隨意地解釋,「活動在墟地的邪魔異族,都遵守著墟地的規則,不敢觸發至強者的領地——除非有信心勝過塞納。」

    「整個暴亂之地,有信心能勝過塞納的人。恐怕也只有南正天一個。」拉普附和道。

    秦烈目顯異色。

    他感知到咒之始祖,就在塞納修鍊的海島上方,在一簇簇暗青色霧障深處。

    「青魘島上有東西!」

    「好像是一個人!」

    「霧障內的確有動靜!」

    突地,從那些聚集而來的邪魔異族口中。傳來驚呼聲。

    那些人之中。不乏魂壇級別的強者,他們都注意到暗青色霧障深處。咒之始祖那模糊的身影。

    「可是咒之始祖遺骸?」拉普低聲詢問。

    秦烈點了點頭,也是暗暗疑惑,道:「不錯。」

    「他的遺骸為何會出現在青魘島上方?」拉普不解。

    「我也不知。」秦烈道。

    「竟然有人敢在青魘島上方出沒,他就不怕遭受塞納的血腥屠殺?這麼多年來。膽敢在青魘島上放肆的傢伙,都已經被塞納挫骨揚灰了。」

    「真是膽大包天的傢伙!」

    「估計是看塞納在築造魂壇,所以才敢這麼放肆,也就敢乘人之危。」

    旁邊聚集的邪魔議論紛紛。

    「轟隆隆!」

    青魘島地底深處,傳來劇烈的轟鳴,爆震時,島上大地紛紛撕裂。形成許多狹長深邃的溝壑。

    一縷縷暗青色濃霧,從那些溝壑內冒逸出來,漸漸將整個青魘島淹沒。

    不多時,散落在青魘島附近的邪魔異族。都再也無法看清島上的場景。

    很多人自然而然釋放出靈魂意識窺測。

    「唔!」

    一個個驚呼聲,從那些邪魔口中傳來,不少以靈魂意識感知者,眼中突顯驚懼,慌亂地將釋放的靈魂念頭收回。

    秦烈身旁,暝風老祖臉皮子抖了抖,悶哼一聲,道:「我的一縷靈魂意識,進入青魘島以後,就像是人陷入沼澤內,差點都收不回來,你們可要小心!」

    他提醒秦烈和拉普。

    拉普嘿嘿一笑,說道:「我不用靈魂查探。」

    他眉心的第三眼,透出翡翠般的綠色光芒,他似不受霧障的影響,能看清青魘島上的動靜。

    「秦烈!在咒之始祖周邊,那些濃濃霧障深處,突兀浮現許許多多詭異咒文!」拉普驚叫起來,「那些咒文……還不是從咒之始祖體內飛逸出來的。」

    「我能看見。」秦烈沉聲道。

    他稍稍激發血脈之力,眼睛就變成了暗紅色,將整個青魘島覆蓋的暗青色霧障,竟對他視線沒有影響。

    他清清楚楚地看到,許許多多詭異莫名的咒文,如億萬隻魚類,由模糊逐漸變得清晰,一點點浮現出來。

    那些咒文,突兀地在濃霧內凝鍊,彷彿就是暴亂之地天地靈氣內的一部分。

    他凝神去看,發現那些咒文並非停止不動。

    相反,億萬詭異的咒文,如星河內的星辰,還在以他無法理解的方式排列,似要形成某種神奇的密咒。

    在那些咒文遊動之時,青魘島周邊區域的天地規則,已經在悄然改變。

    一旦密咒真正形成,他相信此間的一種天地至理,必將被逆改,發生匪夷所思的變化。

    「秦烈!就算是暗青色霧障全部散開,青魘島上浮現的咒文,別人也看不見!」拉普深吸一口氣,神情變得極為凝重,「我身上有八隻眼睛,可只有眉心的第三目,才能看見那些咒文!那些咒文,極有可能是抽離怨魂的魂絲,以一種我不能理解的秘術凝鍊而成!青魘島,青魘島,魘……就是怨魂的意思!」

    秦烈愕然,「我怎麼能看見?」

    「你神族血脈神異之處太多。」拉普沉聲道。

    兩人對話時,從青魘島裂開的溝壑之內,傳來一聲聲驚天尖嘯。

    尖嘯聲中,充滿了無窮無盡的怨恨和戾氣,如一頭滅絕人世的妖魔即將掙脫而出。

    「塞納在尖嘯!」拉普臉色又是一變。

    「塞納在青魘島島底?」秦烈一驚。

    「他肯定潛藏在青魘島島底修鍊!」拉普回答。

    秦烈正要講話,突然注意到青魘島上方,暗青色霧障之中,無數咒文組合排列起來,形成一個神奇的密咒。

    那密咒的整體形狀,和他熟悉的一種中級古陣圖有些相似,那個中間古陣圖名為——縛境。

    縛境,往往和封靈配合使用,封靈將靈體封禁之後,施以縛境之妙,可以使靈體再也無法成長,無法突破現有境界。

    利用這種方法,可以一點點淬磨靈體,讓靈體在封禁中永不可能再次成長,最終逼靈體絕望臣服。

    此刻,那青魘島形成的密咒,就和縛境很相似。

    在秦烈聯想到縛境之時,青魘島周邊的天地規則,似在悄然間改變。

    一種無形的天地束縛力量,陡然降臨青魘島,那種束縛神力之下,所有人都生出終生都難以再做突破可怕感。

    破碎境中期的秦烈,生出終其一生,也無法突破到破碎境後期的感覺。

    拉普,也覺得再也無法凝鍊出第九目出來。

    暝風老祖,周邊眾多邪魔和異族,也都同時湧現這種奇異感。

    很多人目顯絕望恐懼之色。

    「不!」就在此時,塞納的聲音,從青魘島地底深處傳來,「第二次了!賊老天!暴亂之地的生靈,究竟犯了什麼錯?要被你如此惡毒詛咒!?我不服!我絕不會認輸!」

    此言一出,秦烈轟然巨震。

    「海底深淵通道,不允許中央世界黃金級勢力涉足此地,不允許虛空境、域始境在暴亂之地現身交戰,五祖共同發力鎮壓通道,咒之始祖的密咒……」

    一連串念頭,在他腦海之中電光一般閃過,他突然捕捉到了什麼。

    「暴亂之地,也同樣是一個詛咒之地!生活在暴亂之地的生靈,在真正有希望突破到虛空境時,將會遭遇這個詛咒!難怪這麼多年下來,暴亂之地的白銀級勢力強者,始終難以突破到虛空境,也難怪為何九大白銀級勢力,始終不能更進一步,不能發生蛻變!」

    「必然是當年咒之始祖,為了維持暴亂之地的穩定,曾施下類似於縛境的恐怖密咒!」

    「只要生活在暴亂之地,想要在此突破到虛空境,都將遭受如此密咒!」

    「只有離開,只有前往別的天地,才可能不受密咒的影響!」

    秦烈眼睛陡然一亮。

    ……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