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一千二十六章 巫蟲海!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一千二十六章 巫蟲海!字體大小: A+
     

    奪舍巫祖的第一巫蟲,通過吸收魂力和血肉力量,短時間孕育出千萬巫蟲,黑雲般覆蓋天穹。

    茫茫巫蟲,不斷衝殺撕咬魯茲的魂壇,被魯茲一片片屠殺。

    然而,那些巫蟲數量多到如無窮無盡,魯茲殺死一群,又會從巫祖體內飛逸更多出來。

    而魯茲的冥魔氣卻消耗的越來越劇烈。

    他身下五層魂壇,隨著時間的延長,也變得光芒黯淡。

    虛空中,一具具被吸干能量的人族乾屍,如枯木般垂落。

    第一巫蟲本欲藉助於巫蟲,將更多人族血肉蠶食,待到各方勢力武者,紛紛從巫祖身旁離開,一頭頭屍妖沖入其中,巫蟲突然失去了目標。

    沒有生命和靈魂的屍妖,對巫蟲而言,好像是天生的剋星。

    巫蟲無法從屍妖體內,獲取絲毫有益它們成長的力量,相反,屍妖不懼巫毒,不怕巫蟲撕咬,體內涌動的死亡屍氣,還能腐蝕巫蟲生機。

    這導致大量巫蟲紛紛死亡。

    不久后,第一巫蟲命令黑巫教眾多教徒參戰,當那些黑巫教的教徒,衝到巫祖凌空之地,開始對一頭頭屍妖下手之後,漫天巫蟲又重新解脫。

    「散開來!去人群聚集之地!繼續傳播巫毒!」

    第一巫蟲在黑壓壓的巫蟲海洋之中,尖嘯著,重新下達命令。

    本來一直圍繞他活動的漫天巫蟲,得到他新的吩咐以後,紛紛從他這邊遠離。

    一時間。落日群島的上空。各大白銀級勢力。東夷人,甚至三鬼族族人,都變成巫蟲的獵物。

    第一巫蟲被密集巫蟲一層層裹著,以詭異的秘術,似在衍生新的巫蟲。

    巫祖軀體鼓脹著,全身毛孔流溢黏糊的黑色液體,那些黑色液體凝成漆黑小點,小點蠕動著。很快變成一隻只猙獰的巫蟲。

    以他為中心,更多的巫蟲孕育出來,從他身旁分離。

    每一隻巫蟲,一旦飛嘯離開,都會帶著巫毒擴散。

    只要有血有肉的生命,沒有特別的秘術,一旦嗅到巫毒,被巫蟲噬咬到血肉,就會很快中毒。

    中毒者,眼瞳深處都能看到小小的蟾蜍影像。旋即血肉和魂力極速流失。

    第一巫蟲,則是興奮尖嘯。身上的氣勢又以驚人的速度攀升。

    更多的巫蟲,在他吸食了龐大氣血和魂力之後,又開始孕育出來。

    如海一般的巫蟲,一會兒功夫,將魯茲淹沒其中。

    茫茫巫蟲深處,魯茲的五層魂壇,已變得黯然無光。

    坐在魂壇上的魯茲,被黑糊糊的冥魔氣裹著,臉色也灰暗起來。

    「秦烈!想辦法擊殺第一巫蟲!只要他活著,就能通過血肉和魂力的吸收,孕育出無窮無盡的巫蟲!巫蟲通過散布巫毒,又能從這些人族戰士身上,為他提供更多的魂力和血肉精氣,這讓他簡直處於不敗之境!」魯茲暴喝。

    這時候,就連巴雷特和卡爾弗特兩頭老龍,也都被驚動。

    鬼族的兩個老鬼,以魂壇衍生出來的巨型惡鬼,本來被他們給死死鎮壓著。

    兩隻惡鬼壓根不是他們的對手。

    所以他們始終很從容。

    此刻,隨著漫天巫蟲向八方蔓延,竟然有兩群黑乎乎的蟲流,將他們也當成目標。

    戰鬥之中,身長千米的黑龍和邪龍,很快就發現數千巫蟲撲到他們的龍軀上。

    那些巫蟲,因為體積極小,可以很容易從他們龍鱗縫隙內穿過,直接去啃噬他們鱗甲底下的龍肉。

    被那些巫蟲一咬,就連九階的老龍都非常明顯的感受到,體內的澎湃的血肉之力被抽離。

    「該死的東西!」

    巴雷特咆哮著,全身燃燒起黑色火焰,一口混雜著酸液的龍息,吐在被巫蟲侵蝕的皮肉上。

    數千巫蟲,被他龍炎燃燒,被酸液龍息一噴,全部化為灰燼。

    邪龍卡爾弗特怒吼著,全身血肉硬如鐵石,一股混雜著暴戾,嗜殺,兇殘氣息的邪惡能量,從他每一個毛孔震蕩出來。

    一隻只巫蟲盡數被震死。

    九階的巴雷特和卡爾弗特,一旦暴怒,所有巫蟲立即死亡。

    龍族,為天地間肉身最為強悍的種族之一,他們之中的很多分支,龍息本就蘊含劇毒,所以他們天生能免疫絕大多數毒素。

    巫毒,顯然也無法侵蝕他們的血肉。

    被巫蟲噬咬過以後,人族、鬼族都會身中巫毒,五層魂壇的魯茲,對巫毒也都忌憚異常。

    可他們全然不受影響。

    兩頭老龍依然生龍活虎,依然四處追殺伊斯坦和費因斯,沒有一點受巫毒影響的跡象。

    「不愧是太古強族當中,肉身出了名強悍的龍族,竟然連二代巫蟲都不能將巫毒植入他們體內……」

    無數巫蟲中央,巫祖的眼瞳之中,清晰地浮現出碧眼蟾蜍的魂影。

    他一開始就注意到巴雷特和卡爾弗特,從巴雷特和卡爾弗特的體內,感知到令他都覺得驚懼的血肉之力。

    他沒有先對巴雷特和卡爾弗特動手,而是將目標對向八具神屍,就是沒有把握能夠將巫毒滲透到兩頭老龍體內。

    他本想利用二代巫蟲,先侵蝕八具神屍,讓二代巫蟲通過八具神屍完成新一輪蛻變。

    等二代巫蟲,依仗八具神屍體內濃郁的血肉精氣,完成更深一層的進化,然後再對兩頭老龍動手。

    八具神屍,兩頭邪龍,成千上萬人族、鬼族的強大武者,這些血肉生命,如果全部被巫蟲吸食了魂力和血肉能量,他和巫祖的融合就會趨於完美。

    他培育出來的二代巫蟲,也會完成進化。變成巫蟲族中堅力量。

    等這些血肉生命都被消化。他能將暴亂之地所有的生命。都化為巫蟲的血食。

    巫蟲族,就能通過暴亂之地,完成一個種族初期的積累。

    到時,他便是巫蟲族的巫神,是種族的締造者,一個全新的種族,也將依託暴亂之地而生。

    可惜,八具神屍突然身披岩漿琉焰神衣。二代巫蟲尚未來得及成長蛻變,就盡數被融成血水。

    沒有進化的巫蟲,強行去噬咬兩頭老龍的龍軀,果然沒有能如願以償植入巫毒,反被龍族的血脈天賦震碎抹殺。

    他的完美計劃就此失敗。

    「不行!二代巫蟲只有完成進化,才有可能將巫毒傳播到龍族體內,此地只有那八具血肉傀儡體內,有足夠的血肉之力助二代巫蟲蛻變!」

    巫祖眼瞳內,碧眼蟾蜍觀察著局勢,暗暗思量著。

    他突地看向秦烈。「就是這個弱小的生靈,為八具血肉傀儡引導岩漿琉焰。讓二代巫蟲沒有能藉助血肉傀儡完成進化!」

    他立即做出決定先殺秦烈,讓八具血肉傀儡無法長時間運用岩漿火焰力量。

    一做出決定,他就看向秦烈。

    這一刻,同樣絞盡腦汁,想著該如何擊殺第一巫蟲的秦烈,突覺渾身一冷。

    秦烈也猛然注意到,奪舍巫祖的第一巫蟲,沒有絲毫人類感情的目光,已落到他的身上。

    一人,一蟲,視線對視。

    雙方都看出對方眼中幾乎要迸射出來的殺意。

    「區區一個不入流的人族小子,竟然也想殺我,可笑之至。」第一巫蟲這般想著,心中一個命令傳達下去。

    突然間,繚繞在他身旁的數萬種類巫蟲,化為一片烏黑的雲,往秦烈漂移而來。

    「秦烈小心!」魯茲尖叫提醒。

    「第一巫蟲比我們所想的還要強大,我已沒辦法制衡這隻巫蟲,你千萬別中了巫毒!」萬獸山的祁陽也在遠處大聲提醒。

    秦烈冷哼一聲,伸手一點,封魔碑就罩在頭頂。

    封魔碑從底下火山之心抽離出來的岩漿流焰,在他的「熔漿血術」之下,形成岩漿護罩,將他全身都給遮住。

    「古陣圖,能否制住這隻巫蟲?」

    突然間,他想起在虛空亂流秘境之中,以體內精血為靈線,在體表上刻畫出來的「破界」古圖,那圖陣形成之後,竟將蒼曄的黑暗世界給震的破碎。

    一縷魂念,在鎮魂珠內無數中級陣圖凝成的巨大蛛網中遊盪著,他猛地一振。

    「封靈!封靈古陣!」

    一滴滴晶瑩如血鑽的本命精血,從他體內飛逸出來,滴滴鮮血灑在他身上,隨著他靈魂的牽引,以他血肉之軀為藍圖,繪刻著一幅精美繁複的複合古陣圖。

    這個陣圖的核心為「封靈」!

    十五秒之後,被岩漿流火罩住的他,已全身**。

    一幅神秘古老的複合陣圖,以鮮血為脈絡線條,遍布他全身。

    岩漿火焰之中,他左手按在心臟處,那兒便是「封靈」核心,為古陣圖的樞紐,也是一團本命精血凝鍊之處。

    他驀地看向漫天巫蟲內的巫祖。

    「疾雷遁!」

    「嗤!」

    一束電光閃過,他的身影,連帶著紉流焰,突地在茫茫蟲海現身。

    「噼里啪啦!」

    岩漿流焰外圈,無數雷霆閃電爆炸,將一隻只巫蟲炸成粉碎。

    **著身子,他皮層上神秘血線如蚯蚓靈蛇一般在蠕動,三種不同的奇異神文,從一根根纖細如髮絲般的血線內閃爍而出。

    「封靈!」秦烈厲喝。

    「蓬!」

    炫目血光,從他身上濺射出來,驟然形成籠罩八方的神秘磁場。

    他眼睛死死瞪著巫祖。

    一條神火流溢的血之光道,將他和巫祖連接起來,光道之中,巫祖眼瞳深處碧血玉蟾的魂影,突然恐懼地掙紮起來。

    無數不知名的詭異線條和神秘符文,如蘊含天地間亘古不破的至理真諦,形成規則束縛。

    碧血玉蟾,在這種浩浩神異之力的牽引之下,被硬生生從巫祖魂壇內給抽離了出來!

    ……



    上一頁    下一頁

    諸天至尊從大秦開始統御萬界元尊武道獨尊無限動漫錄
    仙逆呆萌配腹黑:絕寵小冤家猛鬼夫君嬌寵令斗羅大陸III龍王傳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