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一千二十四章 第一巫蟲的野心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一千二十四章 第一巫蟲的野心字體大小: A+
     

    箭神為東夷人先祖,乃太古時代人族一方豪雄,傳言有著六層魂壇的境界修為。

    以秦烈的實力,不憑藉外力,想要將死去的箭神遺骸粉碎都有些困難。

    森野也以為,只要他靈魂駐紮在箭神體內,秦烈根本不可能傷害到他。

    可惜,他並不知道秦烈持有神器「月淚」。

    幽月族的這件聖器,經過鎮魂珠淬鍊之後,蛻變成神器,鋒利無匹,切碎一個隕滅的六層魂壇強者,簡直輕而易舉。

    更何況箭神還是人族,沒有太古強族強悍的血脈,死後的肉身強度也有限。

    九道月光,在空中交織,將箭神遺骨切碎,把森野靈魂也給抹殺以後,又閃電般重返秦烈身側。

    月光凝鍊,形成九輪明熠的彎月,釋放出銀亮的光芒,將秦烈牢牢護住。

    「嗡嗡嗡!」

    突地,聲聲刺耳厲嘯,從東夷人後方響起。

    一片墨汁般的毒瘴氣,如厚厚黑雲,越過一名名東夷人漂浮而來。

    毒瘴氣之中,有無數詭異的生命波動厲嘯,嘯聲如利劍,刺入眾人耳膜,令很多萬獸山、天劍山的武者紛紛從半空墜落。

    「小心!真是黑巫教!」祁陽臉色一沉。

    很多萬獸山武者,聽到祁陽的示警以後,立即施展萬獸山的奇異靈訣。

    「嚎!」

    咆哮聲中,萬獸山的武者開始獸化,一個個神情猙獰,眼中充斥著野獸般的兇殘戾氣。

    祁陽從空間戒內,將一個八卦形的青銅獸牌取出。

    那獸牌倏一浮現出來,上面紋刻的精美獸紋,就釋放出淡紫色的光暈。

    光暈之中,無數古獸魂影湧現,發出無聲嘶吼。

    那些嘶吼,人耳無法聽見。但藏匿在黑色毒瘴氣內的巫蟲,卻發出愈發刺耳的尖嘯。

    秦烈凝神一看,臉色也猛然一變,喝道:「竟然全是巫蟲!」

    黑雲般漂浮而來的毒瘴氣。被獸牌內的古獸嘶吼一震,突然由極度集中變得分散。

    一分散,秦烈才看清楚,那些黑雲乃是由數不盡的巫蟲密集形成。

    眾多稀奇古怪的巫蟲,都呈現一種深沉的顏色,密密麻麻匯聚起來,如黑雲壓頂。

    隨著祁陽手中的獸牌,其上光芒越來越明亮,那黑壓壓的巫蟲似在激烈掙扎。

    「啪啪啪!」

    一些較為弱小的巫蟲,似承受不住獸牌內的咆哮。突然炸成粉碎。

    「你找死!」

    漫天巫蟲中,傳來一個不似人類的陰冷怪異聲,旋即就見一個枯瘦的黑衣老頭從中浮現。

    數千萬巫蟲,爬滿了他的身子,在他鼻孔、耳朵、嘴巴內進進出出。

    那些巫蟲。一會兒被他吸入體內,一會兒又被他吐出來。

    他吸進體內的巫蟲,都是活蹦亂跳,吐出來的巫蟲,則是萎靡不振。

    「分散開來,給我蠶食所有人族血肉,傳播巫毒!」他張開懷抱。

    黑壓壓的巫蟲。在他一聲令下后,暴雨般灑落八方。

    臨近的眾多天器宗、萬獸山武者,甚至一些東夷人的族人,都變成巫蟲的目標,被那些巫蟲啃噬進血肉之中。

    那些人,一旦被巫蟲咬破血肉。臉色瞬間變成暗青色。

    在他們眼瞳深處,都隱隱可以看見一隻小小的蟾蜍,那蟾蜍似已經侵入那些人魂海,在吸食他們靈魂之力。

    「好濃郁的力量!好鮮美的血肉氣息!」枯瘦的老頭,仰天怪嘯著。眼瞳中黑色光芒如炬,似在迅速強大,「將岸!你們找尋的肉食,哪裡有他們的血肉力量澎湃,果然只有這些強大的人族,才能讓我更快的恢復!」

    在他的後面,將岸和公冶兄弟,還有那些黑巫教的強者,胸襟血淋琳的,無奈地走了出來。

    將岸眾人都是眼神灰暗,每一個人的胸口,都盤踞著一隻猙獰兇惡巫蟲。

    他們胸口的巫蟲,彷彿才是軀體的主人,尖嘯著,帶著他們站到那枯瘦老頭身後。

    「巫祖所言極是。」將岸過來以後,垂著頭,道:「只有強者的血肉和精魂力量才夠充沛,我們以前找尋的那些肉食,自然不如白銀級勢力的這些戰鬥精銳。」

    「廢物!你們都是廢物!」第一巫蟲臉色陰冷,道:「如果你們不能向我證明你們還有價值,此戰過後,我會為你們體內的我的那些孩兒們,挑選更強大的血肉載體。而你們,將會和那些血食一樣,被我將魂力、血肉力量抽離的一絲不剩!」

    此言一出,將岸眾人臉色一黑,覺得靈魂都冰冷起來。

    「他應該就是第一巫蟲了。」魯茲悄然而來,就在身旁站定,低聲道:「看樣子這將岸過的的確生不如死,他派人傳來的口訊,或許還真有幾分可信度。」

    秦烈正要講話,突然臉色一變。

    這時候,化身為巫祖的第一巫蟲,也振奮起來,道:「好強的血肉精氣!」

    他的眼睛盯住了八具神屍。

    八具神屍,在秦烈的命令下,衝殺著東夷人的鳥禽類船艦,和一些身份不明的魂壇強者交戰。

    第一巫蟲將八具神屍當成目標之後,從他的體內,突然飛湧出數萬黑麻麻的巫蟲出來。

    那些巫蟲,甲殼一個個烏黑閃亮,都有尖利的爪牙,一看就絕非凡物。

    更奇特的是,在那些巫蟲的眼睛之中,都能看到智慧的光芒。

    「嘗嘗我培育的二代巫蟲厲害!」第一巫蟲指向八具神屍,說道:「吞食他們的血肉,你們就能發生蛻變,以後你們每一個都能獲得一具血肉傀儡!不久后的將來,我們巫蟲一族,也會是浩瀚星空之中,最為令人聞風喪膽的強族!只要給我們時間發展,未來就算是神族重返暴亂之地,我們巫蟲也絕不會懼怕!」

    「而我,就是你們的締造者,是巫蟲族的族長,也是你們的巫神!」

    「要不了多久,整個暴亂之地的人族,都會變成我們巫蟲的血食!」

    第一巫蟲張狂道。

    數萬烏黑巫蟲,從他體內呼呼飛出,形成蟲流撲向八具神屍。

    「秦烈!八具神屍體型巨大!恐怕很難將這些巫蟲趨之體外!」魯茲也驚叫起來,「這第一巫蟲野心太大,如果事態真按照他所說的衍變下去,巫蟲……真的變成靈域的浩劫!」

    「祁陽!你和魯茲聯手滅殺第一巫蟲!」秦烈喝道。

    他突然在八根雷亟木間虛空坐下,手持封魔碑,將一滴滴本命精血灑落在碑面上。

    「熔漿血術!火山噴涌!」

    一滴滴本命精血,在封魔碑的碑面上,凝成神族文字,旋即突然炸開。

    落日群島南面,一座孤零零的海島地心,陡然傳來奇詭的震動。

    震動中,一座沉寂了不知道多少年的死火山,如從地心深處重新聚集了火焰岩漿,發出奇異轟鳴。

    一道電光閃過,秦烈突然在那火山口浮現,連人帶封魔碑一頭沖了下去。

    就在數萬巫蟲,密密麻麻撲向八具神屍的時候,秦烈和封魔碑又從火山口衝天而起。

    和他們一同飆射向天的,還有洶湧的岩漿火焰!

    封魔碑的碑面上,神光凝成,神光如紐帶,將洶湧的岩漿輸送到神屍身上。

    突然間,八具征戰中的神屍,如陡然披上岩漿火焰神衣。

    眾多撲到神屍身上的巫蟲,被地心狂暴的岩漿澆灌后,連慘叫都沒有來得及發出,就融成了血水。

    「嗚啊啊!」

    第一巫蟲,眼睜睜的看著那些二代巫蟲尚未成長,就被岩漿融成血水,禁不住瘋狂厲嘯。

    祁陽手中的獸牌,其中陣陣獸吼魂音,似都無法將其壓制。

    「秦烈!第一次巫蟲這一會兒功夫就強了很多!」魯茲驚叫起來,「所有身中巫毒者,都在被他抽離魂力和血肉精氣,都在助他變強!你想辦法將那些散落各方的巫蟲消滅,不然這第一巫蟲的力量,將會無休止的增長!」

    ……



    上一頁    下一頁

    極品透視神眼絕世神醫:腹黑大小姐諸天至尊從大秦開始統御萬界元尊
    武道獨尊無限動漫錄仙逆呆萌配腹黑:絕寵小冤家猛鬼夫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