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一千二十二章 主客顛倒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一千二十二章 主客顛倒字體大小: A+
     

    「我能制住伊斯坦,卻無法和伊斯坦一樣,以如此巨型之體為你們壯大士氣。」暗影族的魯茲,顯得有些無奈,說道:「你看天劍山,天器宗還有萬獸山那些人,已被兩個巨鬼嚇的心生退意了。」

    「士氣,對戰局也有著至關重要的作用。」李牧也說道。

    「你要讓天器宗,萬獸山,還有天劍山這些人相信你們能勝利,能遏制兩個老鬼,他們才敢決心一戰。」魯茲點頭,「否則,他們的戰力恐怕不能看,一旦受挫,就可能倉惶而逃。要是這樣,他們不但完全發揮不了作用,還會影響軍心。」

    這般說著,魯茲點向邪龍卡爾弗特,還有魔龍巴雷特,嘿嘿笑道:「這兩個老傢伙,一旦展現邪龍和黑龍真身,氣勢上穩壓鬼族的兩個老鬼。」

    秦烈眼睛一亮。

    「我肯定沒問題。」卡爾弗特率先表態。

    「巴雷特大人,你特意從泊羅界而來,應該就是為了交好我炎日島吧?」秦烈笑問。

    「我需要陰影暗界方面的詳細消息!」巴雷特說道。

    「好說。」咧開嘴,秦烈笑道:「此戰過後,我會讓幽月族的族長,將他所知之事,向你一一說明清楚!」

    「好!」巴雷特點頭。

    「魯茲!可敢出來一戰!」

    便在此時,地鬼族的伊斯坦,在落日群島天空放肆的挑釁起來。

    他和費因斯同時發出撕裂天地般的刺耳怪嘯。

    怪嘯響徹開來,以魂壇衍變的巨型惡鬼。猶如深淵的厲鬼降臨世間,突然朝著灰島和炎日島重重落來。

    猛一看,如兩座巨峰,轟然降落天地。

    落日群島各大海島上,各方勢力的強者,抬頭看天,只看到兩團巨大的陰影。

    兩股覆蓋天地的恐怖氣勢,充斥著陰森詭異的寒流,如冰海一般淹沒而來。

    「他們只有一個魯茲。根本無法抗衡伊斯坦和費因斯兩人,這下我看他們如何阻擋!」柯禺神情振奮,一揮手,暴喝道:「給我用箭雨澆灌他們!」

    一時間,從東夷人的聚集處,飛出一縷縷冰藍、赤紅、黝黑、金色的火光。

    一束束火光皆是飛逝的箭矢。如五彩的箭雨,從天上蓬蓬落來。

    那些箭雨,都極為精準的避過伊斯坦和費因斯這兩個巨鬼,飛逝的流星雨一樣,朝著血島等海島疾射。

    「炎日島過不了這一劫。」黑巫教的公冶濯,在東夷人之後。藏匿在雲團暗處,評價道。

    「希望如此。」將岸臉色深沉。

    一眾黑巫教強者。處在黑蒙蒙的雲團內,以秘術將此處蒙蔽起來,防止被人窺見異常。

    「如果只有那個暗影族強者,或許都不需要巫祖出手,伊斯坦和費因斯聯手之力,魯茲頂不住。」公冶清說道。

    「鬼族還是厲害啊。」公冶濯嘆道。

    此時,將岸突然伸手。以掌心按在心臟處,手中黑芒匯聚。

    黑芒覆蓋之下。他的心臟,突然詭異的停止跳動。

    公冶兄弟,還有幾個黑巫教的魂壇強者,一看他的動作,眼中異光一閃,也紛紛依法施為,以掌心按住心臟。

    他們的心臟都暫時停止了跳動。

    「我們必須逼第一巫蟲動手。」將岸眼神透露出凌厲殺意,沙啞道:「他和巫祖融合的速度越來越快,再給他更多的時間,我們……都將永遠被他控制。他雖是第一巫蟲,可畢竟是異類!我們豈能受制於一只巫蟲?」

    眾多黑巫教強者,都是暗暗點頭,眼中滿是厲色。

    他們之所以用秘術,令心臟停止跳動,就是為了讓性命相修的巫蟲暫時沉睡。

    只有這樣,被他們以血肉和精魂飼養的巫蟲,才沒辦法知道他們的談話。

    今時今日,第一巫蟲奪舍了巫祖,他能通過所有黑巫教教徒體內的巫蟲,掌握將岸眾人的一舉一動。

    可以說,此刻的黑巫教,任何修鍊巫蟲者,都逃不過第一巫蟲的手掌心。

    「他也沒有將巫祖的核心傳承,真正交給我們。巫祖一脈的傳承,永遠都是人掌控巫蟲,要是以後全部都是巫蟲來掌控我們,那……我們的遭遇比死還要可怕。」將岸眼中滿是苦澀無奈,「以前,關鍵時刻我們能犧牲巫蟲逃生。以後,可能就是巫蟲犧牲我們,它們逃生,然後奪舍新的軀體。」

    「絕不能任由巫蟲統治黑巫教!」公冶兄弟齊聲道。

    「希望炎日島能有點作為吧。」將岸嘆道。

    眾多黑巫教的強者,也是臉色陰沉,一個個看向炎日島方向的眼神,都複雜難明。

    當年第一巫蟲回歸,他們都以為黑巫教將會從此騰飛,也都覺得黑巫教必將稱霸暴亂之地。

    然而,隨著巫蟲和巫祖的逐步融合,他們漸漸發現巫蟲對他們的性命根本不看重。

    第一巫蟲,更加在乎和他們性命相修的那些巫蟲,認為他們可以犧牲,而巫蟲卻不能死。

    在第一巫蟲眼中,巫蟲……才是同類,他們只是異族。

    當他們意識到第一巫蟲不是巫祖,始終都是異類以後,已來不及了。

    第一巫蟲,能夠以秘術來驅動他們體內的巫蟲,可以輕而易舉讓他們重創,甚至魂滅。

    他們只能被迫聽命於第一巫蟲。

    外人都覺得黑巫教越來越可怕,行事作風也越來越詭異,不太符合將岸一貫的作風。

    殊不知,第一巫蟲回歸之後,將岸這個教主已變成傀儡。

    他的所作所為,全部受第一巫蟲掌控,已逐漸對黑巫教失去了控制。

    長此以往。黑巫教就會變成一群巫蟲形成的教派,而人族……最終會變成巫蟲的一具具血肉傀儡。

    這絕非將岸想要看到的結果。

    「教主,此戰……若是炎日島勝,第一巫蟲喪生,我們黑巫教將何去何從?」公冶濯突然道。

    眾多黑巫教武者也都茫然起來。

    炎日島若是獲勝,第一巫蟲喪生,那參與此戰的黑巫教必將成為暴亂之地各大勢力公敵。

    那時黑巫教也可能不復存在。

    炎日島要是毀於一旦,第一巫蟲依然存活於世,他們將徹底失去抗爭機會。

    那時。他們活著,可能和死了沒太大區別。

    「何去何從?」將岸低聲喃喃,半響后,他深吸一口氣,說道:「看來我們的確需要早作準備。」

    「怎麼做?」眾人看向他。

    「你們誰能和炎日島聯繫上?」將岸喝道。

    突地,他胸口一震。一股洶湧的波動,從他心臟處傳來。

    「第一巫蟲察覺到異常了!」將岸臉色一變,急道:「快!快點聯繫炎日島!幫我傳一個口訊給秦烈!」

    公冶清拿著音訊石,也是臉色陰沉,咬著牙,控制住著心臟的異常波動。道:「教主請講!」

    「你告訴秦烈,他如果能幫我殺死第一巫蟲。黑巫教願意從此依附於炎日島!」將岸喝道。

    「教,教主,這未免太把他當一回事了吧?」公冶濯叫道。

    一眾黑巫教的魂壇強者,也是大驚失色,都覺得將岸的決定未免太駭人聽聞。

    「你們還看不清楚嗎?在秦烈的身後,不單單隻是炎日島!」將岸臉色猙獰,暴喝道:「連中央世界的黃金級勢力。想要對付他,都不敢明目張胆。只能偷偷依仗東夷人和鬼族!在他身後,乃是當年曾稱雄中央世界的秦家!我們黑巫教依附的,以後會是最頂級的黃金級勢力,這有何不能接受的?」

    公冶清轟然一震,急忙凝鍊一道靈魂意識,將其傳遞到音訊石。

    「今天,秦烈若是死了,我們和秦家就結了死仇,以後只能和東夷人一樣,從此牢牢抱著東夷人身後的那個勢力。只有那樣,黑巫教還能立足暴亂之地,以後還能生存。不過,那時的黑巫教,會是巫蟲掌控人,我們都會是傀儡。」

    「秦烈要是沒死,將第一巫蟲滅殺,我們就能從此擺脫第一巫蟲。」

    「因為我們事前的這個訊息,炎日島大勝之後,才不會將黑巫教剷除。我們也只有完全投向炎日島,才能繼續在暴亂之地立足,秦烈也會幫我們向各方說明此事。」

    「以後,我們就只能死死和秦烈身後的秦家站在一條線。」

    「但那樣的黑巫教,依然還是我們主宰巫蟲,我們至少恢復了自由!」

    眾多黑巫教強者,聽完將岸這番話,眼中都燃燒著渴望光芒。

    「轟!」

    一陣洶湧的波動,從他們胸口傳來,一霎后,他們心臟都重新跳動起來。

    一隻只奇形怪狀的巫蟲,盤踞在他們心臟上,綻裂皮肉而出。

    這些和他們性命相修的巫蟲,幽幽眼睛之中,閃爍著陰森無情的光芒,發出尖利的嘯聲,張牙舞爪著,似在威脅將岸等人。

    將岸眾人,臉色鐵青,卻不敢反駁。

    一隻只巫蟲,尖嘯了一陣子后,鋒利的爪子開始撕扯將岸眾人皮肉,將他們胸口抓的血肉模糊。

    包括將岸在內,這些黑巫教的魂壇強者,都開始慘叫起來。

    一縷縷鮮血,從他們胸腔流淌出來,在他們的身上形成蜿蜒向下的血流。

    「記住!不要再給我玩花樣,只要我願意,我可以隨時犧牲你們,我可以為巫蟲挑選更好的軀體!對我而言,你們這些人族,只是飼養巫蟲的肉食!你們低賤的靈魂,根本不配作為我們巫蟲的主人!」

    第一巫蟲的聲音,從將岸胸口的巫蟲口中傳來,那隻巫蟲尖嘯著,在將岸胸口撕咬著筋脈,似在吸食將岸的血肉精氣。

    將岸眼中的光芒驟然黯淡。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