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一千一十四章 鎮壓邪魂!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一千一十四章 鎮壓邪魂!字體大小: A+
     

    納吉、黑斯特兩人,驟然升天,跟隨著暗魂獸的頭骨,匆匆往秦烈而來。

    祁陽,馮毅,還有諸多萬獸山、天器宗的魂壇強者,也目顯異色,緊緊跟隨過去。

    「呼呼呼!」

    暗魂獸的頭骨上方,一簇簇異獸殘魂幽影,如龐大的蝗蟲群,如一片驚人的幽魂海。

    從暗魂獸頭骨上,眼瞳之中,不時有新的殘魂衍生,全部湧入那魂海之內,相互間似在廝殺爭鬥。

    同時,封魔碑的碑面上,魂祖骨骸爆碎以後,形成的那靈魂團,驀地向外蔓延層層黑幽幽波紋水浪。

    周邊所有人都被那波紋覆蓋!

    唐北斗,段千劫,李牧,許然,甚至魯茲,此時盤坐在魂壇之上,咬著牙,臉色猙獰,似乎都在極力和魂祖殘念爭鬥。

    他們眼瞳之中,一個個清晰的魂影,受著某種力量的牽引,正一點點從眼中飛出。

    此刻,祁陽,馮毅等人,都驚奇而來。

    「別過來!」秦烈高喝。

    然而,祁陽和馮毅等人,一心想要知道炎日島的奧妙,並沒有弄清楚險情,在秦烈高呼時,他們已臨近此處。

    一靠近秦烈,祁陽、馮毅、羅翰,數名天器宗和萬獸山魂壇強者,都如遭電擊。

    恐怖的靈魂磁場瞬間籠罩住他們。

    「呼呼呼!」

    他們第一時間將魂壇釋放出來,和唐北斗等人一樣,端坐在魂壇上。極力壓制真魂。以免真魂脫離肉身而出。

    他們看向封魔碑上那魂團的目光。突然充滿了濃濃懼意,心中大為懊悔。

    懊悔不該好奇前來。

    反倒是納吉和黑斯特,跟隨暗魂獸頭骨到來之後,並沒有像他們一樣,立即靈魂受制。

    「秦烈!那是什麼鬼東西?!」黑斯特盯著幽影魂團怪叫。

    納吉也是尖叫,「那東西竟然能吸引暗魂獸頭骨!」

    他們一叫,秦烈反應過來,注意到被納吉視作性命的暗魂獸的頭顱。竟然也飛了過來。

    暗魂獸的頭骨,上方無數獸魂涌動,突地落在魂祖殘魂凝成的魂團上方,一簇簇肉眼可見的殘碎獸影,凝成猙獰凶獸巨影,不斷飛旋著,衍變成巨大的靈魂渦旋,罩在封魔碑之上。

    暗魂獸的殘魂,如嗅到美味,要將魂祖殘魂影團吸收。

    「啪啪啪!」

    魂祖殘魂形成的黑幽幽光團之中。一根根血線綳斷,其中暗影蠕動著。迅速堆砌凝鍊,似在進行著某種神秘變幻。

    秦烈一直凝神看著其中變化,發現一會兒,那幽幽光團之中,有一座黑晶般的魂壇形成。

    還沒有等他看清楚魂壇的層數,其中魂壇陡然崩碎,無數魂光暗影涌動著,再一次凝成。

    這次魂光暗影凝成一團瘋狂燃燒的黑色火焰。

    那黑色火焰,和暗魂獸頭顱眼瞳內,燃燒著的黑色火焰,竟然出奇地相似。

    納吉和黑斯特兩人,也分明注意到這一點,皆是大驚失色。

    在秦烈驚詫之時,黑色火焰陡然一變,又化為一片漆黑海洋,海洋如由幽魂凝成,從中傳來令人靈魂錯亂的奇詭氣息。

    「咦!」

    此刻,暗影族的魯茲,看著衍變出來的幽魂海洋,大驚失色,禁不住喝道:「九幽魂獄!」

    「咻!」

    魂祖殘魂衍變的魂海,陡然從封魔碑內飆飛出來,竟突然匯向暗魂獸頭顱上的獸魂渦旋。

    突然間,那魂海又是一變,變成一個模糊的靈魂巨獸。

    巨獸似張開吞天之口,一沒入暗魂獸渦旋之中,就在大口吞咽起來。

    無數暗魂獸的殘魂,盡數落入巨獸之口,納吉和黑斯特兩人,看著突發的變故,頓時嚇的面色蒼白。

    兩人嘴唇蠕動著,渾身都在哆嗦,似看到極為恐怖之事。

    不多時,氣勢恐怖的暗魂獸眾多殘魂,竟被那魂祖殘魂凝成的古獸巨影,給吞沒的乾乾淨淨。

    「喀嚓!」

    暗魂獸的頭骨,也最終炸碎,變成黑灰色的骨屑四散而飛。

    納吉悶哼一聲,嘴角流出猩紅鮮血,整個人如失了魂,變得萎靡不振。

    黑斯特渾身顫抖,獃獃看著巨獸將暗魂獸殘魂吞沒,眼中充滿了深深的懼意。

    也在此時,魯茲,唐北斗,眾多魂壇強者的真魂,所受的吸力瞬間暴漲數倍。

    他們再也無法控制自己的靈魂。

    一縷縷真魂,從他們眼瞳之中漂浮出來,被魂祖殘魂凝成的古獸牽引著,如要化為其中的一股魂力。

    「阻止他!」

    眼見慘案就要鑄就,秦烈屏息凝神,集中所有靈魂意識,在鎮魂珠內吶喊。

    隱藏在眉心皮肉之下的鎮魂珠,如第三目,突然從皮肉底下浮現出來。

    鎮魂珠釋放出攝人魂魄的詭異光芒。

    那光芒,形成一片光幕,驟然罩住魂祖殘魂形成的古獸巨影。

    巨影抖動著,不斷扭曲,一會兒變幻為黑色火焰,一會兒衍變為魂壇形狀,一會兒形成一片魂海。

    然而,不論那些殘魂如何詭變,如何掙扎,都無法掙脫鎮魂珠釋放的光幕。

    與此同時,一絲絲細密的血線,又在那黑魆魆幽影光團內重新衍生出來,密密麻麻交織成禁魂蛛網。

    「咻!」

    幽團化為一束純黑的光芒,在狂暴的靈魂波動之下,被硬生生拽入鎮魂珠。

    不論它多麼的不情不願。

    鎮魂珠,能震懾萬魂,如一切魂類剋星,即便是魂祖殘魂也無法幸免於難,同樣被死死鎮住。

    眾人清晰看到,那將暗魂獸千萬獸魂都給吞沒的魂祖幽團。在秦烈眉心第三眼睜開之後。竟突然間動彈不得。最終化為一道黑芒隱入秦烈眉心。

    如此變化,令在場所有人都驚駭欲絕,看向秦烈的目光充滿了恐懼。

    先前,若非鎮魂珠露出,李牧,段千劫,許然,祁陽。馮毅,甚至魯茲,靈魂都keneng淪陷。

    他們本來已毫無反抗之力。

    是鎮魂珠的浮現,令那幽團無法作惡,使得他們得以解脫。

    「我族至寶!我族至寶炸碎了!」

    修羅族的納吉,兩手捧著黑灰色的骨粉,嘴角鮮血狂流,以瘋狂的眼神死死瞪著秦烈。

    黑斯特不斷深呼吸,在一旁先冷靜之後,才喝道:「秦烈!你要給我們一個交代!」

    「秦島主!這是什麼一回事?」祁陽也道。

    「你在修鍊什麼邪惡的靈魂法決?」馮毅目顯懼色道。

    一時間。所有人的目光,都凝聚在秦烈的身上。都想要他給個說法。

    「我……」

    秦烈張口,卻突然頓住,看著疑惑重重的眾人,他發現他無言以對。

    他並不知道該如何解釋此事。

    「大家先去別處,我youshi情需要和兩位異族朋友談一談。」沉吟了一下,他看向眾人,又道:「馮宗主,祁山主,煩請兩位稍稍等候一下。有些事情……我暫時也沒有理清楚,也需要時間梳理梳理。」

    「各位請到炎日島大殿歇息。」宋婷玉揚聲招呼。

    馮毅和祁陽忽視一眼,也是無奈,只能跟隨李牧等人,去了炎日島的議事大殿。

    八具神屍旁,只剩秦烈和修羅族的黑斯特、納吉,其餘人都被安排離開。

    「那東西究竟是什麼?!」黑斯特喝道。

    「人族,魂之始祖的殘魂。」秦烈神情肅穆,道:「魂之始祖的遺骸,我從虛空亂流內神葬場得來,剛剛我在幫神屍召喚碎魂時,魂之始祖的遺骸主動飛出……」

    「魂祖遺骸?」納吉和黑斯特尖叫起來。

    詫異地看著兩人,秦烈將情況如實道明,隨後話鋒一轉,問道:「修羅界的暗魂獸,究竟有著什麼奇妙,你們為何要盜取暗魂獸頭骨,還有……你們修羅族內部的戰亂,是否因暗魂獸頭骨?這到底怎麼一回事?」

    頓了一下,他又道:「為什麼你們聽到魂祖遺骸如此震驚?」

    黑斯特和納吉忽視一眼,都是臉色深沉,眼中幽光閃爍,如有著無數心思藏在其中。

    許久后,黑斯特道:「暗魂獸的奧妙,在我們修羅族也只有極少數人知道。」想了一下,他又說道:「你先回答我一個wenti。」

    「你說。」秦烈點頭。

    「傳言……你身懷神族血脈,是否真是如此?」黑斯特臉色肅然。

    此言一出,納吉也猛地看向他,眼中精光熠熠。

    顯然,他也極為好奇此事,對神族血脈有著很濃黑的興趣。

    「這事在暴亂之地已算不得什麼秘密。」秦烈臉色淡然,驟然催發血脈之力,眼瞳和頭髮突然蛻變成血紅色,體內鮮血沸騰,一股暴躁炙烈的紉氣息,如要毀滅萬物生靈的一般,從他身上洶湧外溢。

    這一刻,在黑斯特和納吉眼中,秦烈就像是一座瘋狂噴涌著岩漿的火山!

    「神族!烈焰家族血脈!」黑斯特深吸一口氣,臉上寫滿了驚異之色,道:「真沒想到,你們人族竟然連神族的血脈,也能夠融合竊取!人族,能從太古時代百族之戰中乘勢而起,果然是有著非凡之處!」

    納吉睜大眼,感受著從秦烈體內湧現出來的恐怖生命波動,也是目顯敬意,喃喃道:「傳說……並沒有誇大其詞。神族血脈,果真如此強悍!」

    秦烈血脈之力陡然一收,眼睛和頭髮色澤又變成黑色,臉色淡然道:「現在能否談一談暗魂獸?」

    「可以。」黑斯特點頭道。

    ……(未完待續……)



    上一頁    下一頁

    快穿女配逆襲:男神請上最強醫仙神荒龍帝夜少的二婚新妻腹黑娘親帶球跑
    青蓮劍說無盡丹田異世界的美食家傾世絕寵:王妃,別惹火第一影后:重生之我是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