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一千一十一章 不敢不從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一千一十一章 不敢不從字體大小: A+
     

    就在他和姜鑄哲交流的時候,苗風天所處之地的森白屍氣,由濃郁漸漸變得稀薄。

    將人生命磁場消融的恐怖波盪,逐漸平息,苗風天的靈魂氣息先消失了一陣子,旋即變得愈發洶湧明顯。

    屍氣濃霧最終全部散盡。

    空間傳送陣旁邊,屍之始祖的眼瞳之中,浮現出點點白芒。

    神采一點點從他臉上流露出來。

    反觀苗風天本體,則是像沒有煉化的屍妖,變得死氣沉沉,就連繚繞的屍氣都在慢慢從他身上遊離。

    眾人皆是遠遠看向他。

    剛剛完成「魂移」的苗風天,在屍之始祖的軀體之中,還顯得有些不太適應。

    他眼中滿是困惑之色。

    過了一會兒,他彷彿漸漸適應,開始緩慢的移動四肢。

    這時候,他這兒已再沒有危險,四散的眾人又重聚而來。

    「我需要一段時間,才能適應始祖之身。」苗風天扭動著脖頸,看向自己的本體,神情複雜,道:「我的身子……我會將其煉成屍妖。」

    秦烈和姜鑄哲此時也飛馳而來。

    他看了姜鑄哲一眼,又看向秦烈,內心一嘆,垂頭沖著秦烈,恭聲道:「主人。」

    此言一出,一眾魂壇強者,皆是愣了一下。

    秦烈倒是自然而然,擺擺手,自若道:「你以後還是和姜前輩一道兒,大多數情況下,我不會幹涉你的自由。我需要你的時候,自然會聯繫你。」

    「我明白了。」苗風天點頭。

    這般說著,他帶上自己的本體,從此處飛身離開,去了那些屍妖懸浮之處。

    姜鑄哲略一猶豫,對秦烈道:「此次針對東夷人的行動,他會驅使屍妖打頭陣。屍妖……雖然煉製不已,可畢竟只是傀儡。事後,你只需要將東夷人的屍骨,弄一些給我們做補償即可。」

    「行。」秦烈應承下來。

    姜鑄哲不再多言,也和苗風天一道兒,去了那白骨巨船。

    「傳訊萬獸山的祁陽,還有天器宗的馮毅。就說我活著回來了,請他們來炎日島商討對付東夷人的要事。」秦烈對宋婷玉說道。

    宋婷玉訝然,「東夷人和三鬼族進犯幻魔宗時,我曾派人通知萬獸山和天器宗,可他們並沒有反應。」

    「重新通知一番。」秦烈道。

    「好。」宋婷玉乖巧道。

    ……

    天器宗。

    連綿火山群內,一條條流淌著地火的溝壑蜿蜒扭動。匯入許多火焰熔爐。

    不少天器宗的煉器師,就在那些火焰熔爐旁邊,以天器宗的秘術熔煉成種種等階的器物。

    馮毅,羅翰,還有萬獸山的祁陽,就在一個火焰山谷口。

    「馮兄,炎日島傳來的訊息。想必你也收到了,你怎麼看待此事?」祁陽表情凝重道。

    他接到宋婷玉的訊息以後,立即率領萬獸山的強者,以傳送陣匆匆來到此處,找馮毅商議此事。

    「山主為何著急前來?」馮毅不答反問。

    「因為秦烈回來了。」祁陽嘆道。

    馮毅深吸一口氣,眼中浮現出一絲苦澀,點了點頭,道:「不錯。因為秦烈回來了,所以一切都不同了。」

    秦烈沒有歸來之前,兩人達成默契,不理會炎日島的事端,也不想參合炎日島、寂滅宗、天劍山、血煞宗和東夷人天鬼族間的血戰,想靜觀其變。

    所以他們並沒有理會宋婷玉之前的傳訊。

    然而,如今秦烈重返炎日島。讓人重新傳遞訊息過來,令他們不得不慎重對待此事。

    秦烈……雖只有破碎境的修為,個人實力看起來不足一提,卻往往在關鍵之役發揮出令人奪目的特殊作用。

    除此之外。他還是連接天劍山、寂滅宗、血煞宗的紐帶。

    他沒有歸來之前,馮毅和祁陽都不覺得天劍山、寂滅宗、血煞宗會和炎日島死死抱成一團,不認為宋婷玉執掌的炎日島有能力鎮住各方魂壇強者。

    可秦烈不同。

    秦烈一回來,馮毅和祁陽便知道,天劍山,寂滅宗和血煞宗這三股勢力,包括姜鑄哲一脈,還有不知名的異族族人,都將擰成一股繩,將會真正連成一線。

    另外,秦烈總能創造奇迹……

    即便是馮毅和祁陽,如今也都將秦烈當成暴亂之地,最不容忽視的那個人物!

    「他回來和不回來,區別很大。」祁陽沉吟了一下,道:「我決定帶著萬獸山的強者前往炎日島,我們萬獸山殺了不少天鬼族的族人,天鬼族不亡……我們也將不得安寧。」

    馮毅點了點頭,道:「那我們一道便是。」

    祁陽目顯驚詫之色。

    他知道馮毅已將灰島當成最大敵人,恨不得灰島的煉器師全部死絕才好,此時,得知秦烈歸來,馮毅竟然也要帶著天器宗的強者,前往炎日島,令他大為疑惑。

    「沒辦法,天鬼族是整個暴亂之地的敵人,另外……我也不敢真正和秦烈撕破臉皮。」馮毅苦笑不迭。

    祁陽愣了一下,突然嘆道:「我也不敢和秦烈真正交惡。」

    ……

    黑巫教。

    巫毒煙霧濃郁的護教大陣深處,將岸和公冶兄弟,還有幾名黑巫教的強者,一同站在一個毒水腥臭的黑潭。

    不久后,巫之始祖的軀體,一點點從黑水潭內浮露出來。

    巫祖眼瞳之中,「碧血玉蟾」的蟲影無比清晰,身為「第一巫蟲」,他如今已徹底擁有了巫之始祖軀骸的主宰權。

    如血厲融入血祖,苗風天融合屍祖一般,第一巫蟲也融入了巫祖魂壇和軀體。

    而且他融合的速度遠超血厲和苗風天。

    黑水潭旁邊,將岸和公冶兄弟等黑巫教長老,看向他的時候,都是又驚又懼。

    這些人,體內都有巫蟲性命相修,在巫祖軀體從黑水潭出來之後,他們都感覺到體內的巫蟲,本能的感覺到恐懼。

    這讓他們意識到第一巫蟲和巫祖的融合已越來越深。

    「始祖,你現在能調用幾層魂壇之力?」將岸恭聲道。

    「四層。」第一巫蟲聲音尖銳,「上次,如果不是暗影族的魯茲在,我就飛出來幫你們將血厲和那個姜鑄哲一併滅殺了。那個血厲不用擔心,他融合血祖的時間太短,又過於急切,早晚會釀成大禍。」

    「東夷人和鬼族派人和我溝通,希望能和您見一見,想和你談一談。」將岸請示道。

    「找我談?談什麼?」第一巫蟲尖嘯道。

    「談對付血煞宗的事情。」將岸恭敬地說道。

    他知道第一巫蟲和巫祖一樣,一直將血之始祖視作眼中釘,肉中刺。

    巫祖雖隕滅,可第一巫蟲在融入巫祖遺骸之後,依然會將巫祖的遺願給實現——毀滅血之始祖一脈所有傳承。

    第一巫蟲也不止一次說過要將血煞宗趕盡殺絕。

    因此,將岸故意提起血煞宗,就是要引起他的注意。

    「所有滅掉血之始祖一脈傳承的事情,我都有興趣。」第一巫蟲怪嘯,嘯聲震的眾人耳膜隱隱生痛,一些境界低微者,眼瞳中都流出烏黑的鮮血。

    「那我請他們過來?」將岸詢問。

    「嗯。」第一巫蟲點頭。

    將岸轉身離去。

    黑水潭內,一具具浮屍慢悠悠從潭水中露出來,那些浮屍五臟六腑都被吞吃,只剩一層皮包著骨頭。

    「我需要更多的肉食!」第一巫蟲厲嘯。

    以公冶兄弟為首的黑巫教教徒,都是顫顫巍巍,連忙表態,會儘快送來更多肉食。

    「你們所有人體內的巫蟲,都受命於我,那些巫蟲和你們性命相修,巫蟲一旦出了問題,你們誰也休想好好活下去!」第一巫蟲威脅道。

    「我們絕不敢違背始祖命令!」公冶兄弟等人趕緊躬身以示謙卑。

    不久后,地鬼族剛覺醒不久的族老伊斯坦,帶領著地鬼族強者,還有東夷人三大部落的族長,一同在這黑水潭現身。

    ……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