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一千零七章 重返暴亂(請求月票!!)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一千零七章 重返暴亂(請求月票!!)字體大小: A+
     

    寂滅宗。

    雷神咆哮山谷北側一座巨峰,半山腰,黑魆魆山洞深處,秦烈和雷閻眾人,從一扇秘境之門走出。

    「這個秘境之門,還是素洛界的修羅族幫忙建造的,寂滅宗沒有能凝鍊秘境之門的大師。」從秘境之門走出,雷閻深深看向秦烈,嘿嘿一笑:「炎日島的空間之門如何形成的?」

    他多少知道一點炎日島和泊羅界連通一事。

    和域界連接,必須要有秘境之門,亦或者古老的虛空通道,雷閻很好奇炎日島的秘境之門出自誰人之手。

    「炎日島的煉器師也沒有這種精湛造詣,無意中發現的一條虛空通道而已。」秦烈隨口搪塞過去。

    一行人穿過長長的甬道,終於走了出來。

    「我著急離開。」秦烈道。

    雷閻點頭表示明白。

    隨後,黑斯特和納吉這兩個修羅族族人,就在寂滅宗留了下來。

    秦烈和庄靜兩人,在雷閻的安排下,很快在空間傳送陣現身。

    不久后,秦烈在邪嬰島現身,不等邪嬰島那些武者驚叫,秦烈又帶著庄靜匆匆離開。

    他徑直去了招魂島。

    倏一在招魂島現身,他便覺察到不少暗影族和角魔族族人氣息,鬼目族的拉普也在島上。

    拉普和尤莉亞驚喜而來。

    「你竟然沒事!」拉普滿臉喜色。

    秦烈一笑,說道:「招魂島上可有炎日島的人?」

    「葛榮光長期在此。」拉普道。

    「讓葛榮光送她前往泊羅界,讓葛榮光告訴古獸族的滕遠他們,太陰殿和太陽宮會在短時間進入泊羅界。」他吩咐道。

    「好。」拉普臉色凝重。

    暗影族的尤莉亞,更是暗暗變色,道:「太陰殿和太陽宮要重新踏入泊羅界,不是需要一百多年時間吧?」

    她以前生活在泊羅界,對泊羅界的情況比較熟悉,知道其中一些奧妙。

    「他們通過借道輪迴教的坤寰界。大大縮短了到達泊羅界的時間,這次對方一旦重建秘境之門,恐怕會對泊羅界進行血腥清洗。」秦烈如實道。

    尤莉亞駭然,「那將會是泊羅界的浩劫。」

    「讓古獸族他們提前準備吧。」秦烈也嘆了一口氣。

    尤莉亞臉上愁雲密布。

    眼睛微微眯起,望著庄靜,秦烈又道:「我會囑託古獸族的族人,讓他們送你去泊羅界幽月族的聚集地。藺婕也在那兒,你所需要做的……就是告訴幽月族的族人,太陰殿已捨棄他們。你是聰明人,你應該明白我的意思。」

    庄靜乖巧點頭,「我知道該怎麼做。」

    秦烈正要讓拉普走一趟,尤莉亞卻主動攬下此事。「我去一趟泊羅界吧。」

    「也好。」秦烈點頭。

    他以傳音之術,悄悄向尤莉亞說明庄靜的身份,說明自己想要藉助庄靜,令幽月族對太陰殿絕望的意圖。

    「我有數了。」尤莉亞點頭。

    她旋即帶上庄靜離開。

    「你在虛空亂流內發生了什麼事情?」拉普神情肅然,道:「你不但突破到破碎境中期,血脈內蘊含的能量也澎湃至極,而且……血液在血管流動的速度也快了許多。你身上必然發生了很大的變化!」

    「我凝鍊了第二心臟。」秦烈笑道。

    拉普一震,然後流露出真心喜悅的表情,道:「第二心臟的形成,意味著你依仗神族血脈,已著手對軀體進行淬鍊改造。神族……稱呼他們的軀體為神體,以神之血脈鑄造神體,令神體擁有無窮神力諸多變化,一直都是他們的修鍊方向。」

    「你對神族血脈的認識令人驚奇。」秦烈贊道。

    「不單單是神族血脈。我對各族的血脈都有興趣。我畢生之志就是有希望朝一日能令角魔族,暗影族,還有我們鬼目族的血脈也發生蛻變,如陰冥族一樣能出現最巔峰的強者!」拉普眼中閃爍著奇異光芒。

    偌大一個幽冥界,只有陰冥族的血脈,被認為是十五大太古強族血脈。

    然而,極早之前。陰冥族只是幽冥界一個孱弱的小族。

    直到陰冥族誕生一個驚天動地的皇者,血脈和「玄陰冥海」達成呼應,最終將血脈提升到十階,蛻變成邪神之後。陰冥族才發生翻天覆地變化。

    從此之後,陰冥族的後人,才不斷有人血脈突破到十階。

    那個皇者,以一己之力將整個陰冥族的血脈桎梏打破,使得陰冥族被公認為乃十五大太古強族之一,為真正的神話。

    角魔族的歷史上,最強者只是九角戰士,鬼目族,最強者永遠都是九目強者,暗影族,也沒有能築造七層魂壇的存在。

    他們的血脈彷彿受著天地規則的制衡,除非他們之中有一人,能打破那個桎梏,踏入到巔峰之境,才能令整個種族發生蛻變,才能造福後代子嗣。

    拉普的夢想,就是通過鑽研各族血脈,為角魔族、暗影族和鬼目族找到解決之道。

    「我有東西送你。」

    秦烈突然從空間戒內,取出一個碎念晶,旋即將碎念晶按在眉心。

    他突破到六階血脈,在神族「混沌血域」內,得來的關於十五大太古強族血脈的龐大知識記憶,被他耗費魂力,翻譯成靈域的通用語,烙印在碎念晶內。

    除了關於「完美之血」,還有「天血神芒」的那些記憶,他沒有拓印進去,剩下的神族對各族血脈的認知都記載在裡面。

    將腦海中的記憶,翻譯成通用語,將其拓印到碎念晶的過程,令秦烈魂力如水一般流失。

    只是半個時辰,他魂湖內的魂力之力,已流失了三分之二。

    又過了一會兒,他眼中神采不見,眼眶深陷,如幾日幾夜沒有睡覺。

    拉普驚異的看著他,不知道究竟怎麼一回事。

    「好了。」

    就在他精神飄忽的時候,他終於將龐大的知識,盡數烙向碎念晶。

    他將碎念晶遞給拉普。

    拉普驚疑不定的收下,以眉心那隻眼睛內釋放的綠幽幽光芒,將碎念晶裹住。

    碎念晶內關於十五大太古強族血脈的豐富知識,如一個巨大的寶庫,突然向他呈現出來。

    拉普激動的身子顫抖起來。

    「這,這是……這是我做夢都不敢想象的寶藏!」拉普忘乎所以道。

    「這些知識,是我上次在神族的混沌血域內得來的,我對各族血脈的研究沒有興趣,不過我想它能幫到你。」秦烈疲憊的說道。

    拉普連連點頭,手舞足蹈地說道:「有了這些東西,可以節省我數千年!不,可能數萬年的時間!這些知識乃是神族擒拿一個個太古強族后反覆檢查得來的血脈奧妙!為此,神族不知道殺了多少太古強族的族人!我就算是有數萬年時間,沒有各族族人血肉來驗證,我無法得到如此詳細的知識!對我來說,這一枚碎念晶就是天地間最為珍貴的至寶!」

    「希望有一天,你能通過這一枚碎念晶,讓角魔族、暗影族和你們鬼目族,也能真正躋身到太古強族的行列。」秦烈微微一笑。

    「本來……還沒有沒有絕對的信心,有了這一枚碎念晶,一切都不同了!」拉普深吸一口氣,一字一頓道:「我相信我一定能找到令三族血脈突破的辦法!」

    秦烈也充滿信心道:「我相信你可以。」

    「你別講話,趕緊將魂力恢復過來,如今暴亂之地戰亂再起,三大鬼族中的地鬼族,一個叫伊斯坦的傢伙在東夷人的幫助下已經蘇醒,這個伊斯坦比布托還要可怕。」拉普眉頭一皺,又道:「幽冥大陸那邊,蒼炎府又開始出手了,角魔族和暗影族的族人很難在此地長時間逗留。東夷人,還有三大鬼族,還是需要你用暴亂之地的力量解決。」

    「伊斯坦是誰?」秦烈愕然。

    「他和布托一樣,之前也處於長時間的沉睡狀態,沒有充沛的血肉精氣,他很難蘇醒。」拉普解釋,「本來三大鬼族四處殺戮,就是為了籌集強者之身,幫伊斯坦蘇醒,可惜計劃被你破壞了。」

    「他們潛隱之後,悄悄和東夷人達成聯繫,似乎……還得到中央世界的幫助。」

    「伊斯坦不但醒來后,實力也全部恢復了過來,最近要不是魯茲大人從幽冥大陸回來,他恐怕能橫掃暴亂之地。」

    「哎,蒼炎府在幽冥大陸那邊動靜很大,魯茲大人也不能長時間逗留。」

    秦烈臉色陰沉,「有中央世界的人暗中支持鬼族?」

    「聽塔特說,你之所以會被天鬼族暗算,被扯入虛空亂流,可能就是中央世界的一些人授意天鬼族乾的。」拉普鄭重道。

    「難道我的身份暴露了?」秦烈眼神一變。

    「有這個可能性。」拉普想了一下,又道:「也有可能你的存在,妨礙到了他們,他們就算是不知道你便是秦家的秦烈,也會做出將你處理掉的安排。總之,以後你要萬萬小心,千萬不能太大膽。」

    「我以後會謹慎一點。」秦烈沉聲道。

    隨後,他一邊聽拉普講解暴亂之地現今的局勢,一邊藉助於恢復魂力的丹藥來補充魂力。

    ……

    ps:雙倍期間,求一張月票!!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