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一千零二章 破界!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一千零二章 破界!字體大小: A+
     

    黑暗空間,一根根鎖鏈捆縛著秦烈,拖著他往蒼曄口中的空間通道前行。

    由蒼曄黑暗血脈形成的「暗獄」,為純粹黑暗之地,只有黑暗規則存在。

    不能脫離黑暗空間,想要傷害到蒼曄,幾乎不可能。

    「你的烈焰血脈為六階,若能再次進化一階,或許可以用血脈也營造出『炎界』,真要是那樣……我要以暗獄禁錮你,就沒有那麼簡單了。」

    蒼曄行走在黑暗之中,聲音淡漠,慢悠悠講著話。

    「可惜你血脈只有六階,而我的黑暗血脈,卻已達到七階。達不到七階,無法悟透血脈內烙印的一絲規則真諦,就不可能掙脫我的暗獄。」

    她在前方走,一根根黑色鎖鏈纏繞著秦烈,在後面跟隨。

    在秦烈眼中,周邊依然是無盡黑暗,只有蒼曄身上閃爍著微弱光爍。

    天雷殛,血靈訣,寒冰訣,大地之力,甚至血脈內的龐大力量,他都一一激發。

    那些不同屬性的力量,形成雷光血芒,寒冰利刃,劈砍在黑暗之力凝成的鎖鏈。

    然而,他種種力量倏一凝結,就被黑色鎖鏈上的黑暗之力攪亂。

    他使盡手段,也未能將捆縛自身的黑色鎖鏈掙斷,未能打破這無邊黑暗。

    一連串念頭,在他腦海中掠過,他在著急找尋解決之道。

    「黑暗空間,暗獄。以一絲血脈內的黑暗規則凝成,規則……」

    「靈陣圖為天地規則的直觀展現,星河變動,大地脈絡,人體筋脈,皆是靈陣圖。」

    「極早之前,所有的古陣圖,都由天地規則衍變而成。」

    「掌控了靈陣圖,就是在洞悉天地規則之迷。領悟力量真諦。」

    「陣圖就是力量的脈絡,就是力量本身!」

    「……」

    當年,他在葯山內修鍊天雷殛時,秦山喋喋不休的那些話語,突然在此刻變得無比清晰。

    「古陣圖!規則的直觀展現!」

    一道電光驟然在他眼中閃過。

    霎那間,一種名為「破界」的中級古陣圖。在他記憶深處浮現出來。

    「烈焰神血!」

    他全身衣衫燃盡,身子完全**,**在黑暗之中。

    心念變動間,一滴滴本命精血從皮層內滲出,隨著他靈魂意識的指引,那滴滴精血如血紅墨汁。在他皮層上游弋。

    不多時,一幅以「破界」為核心。嵌套著一幅幅增幅、聚靈、儲靈等基礎靈陣圖的複合陣圖,就在他體表以本命精血繪製而成。

    在那複合陣圖形成的那一霎,他盡全力催動本命精血內的力量,令那一幅古陣圖驟然變得火光洶湧。

    一絲絲纖細的血線,如天地的脈絡,內部烈焰神文不斷跳躍而出。

    血脈之力,經過增幅古陣圖一次次遞增。經過聚靈儲靈,將洶湧力量匯入「破界」古陣圖之心。

    突地。一種崩裂天地,令空間炸碎的奇異波動,從他身上迸發出來。

    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空間,如被一道道烈焰血芒,給硬生生撕裂割碎。

    黑暗,如漆黑幡布,突然變得四分五裂。

    纏繞在他身上的黑色鎖鏈,頃刻間,崩裂成一截截。

    濃厚的黑暗世界,支離破碎,光明重現。

    正常的秘境,正常的規則,正常的天地重新恢復。

    秦烈五感全部恢復。

    他凝神一看,發現蒼曄離他其實極遠,正往一條七彩神光交匯的空間通道行走。

    此時,蒼曄猛地回頭,一雙冰冷如刀的眼眸,首次浮現出驚異。

    「你怎能破掉我的『暗獄』?」她深深看向秦烈,凌厲的眼神,如刀刃在秦烈**的身子上游弋。

    秦烈垂頭一看,發現他以血脈之力繪製的那一幅複合古陣圖,隨著先前那一陣神奇波動,已從他體表消失。

    他**的身上並無異常。

    「啪啪啪!」

    就在此時,蒼曄身旁的空間通道,驟然急劇扭動,並傳來奇怪的聲響。

    蒼曄眼瞳浮現一絲急切,似知道時間不多,又要再次以催動黑暗血脈。

    一見她的動作,秦烈心神一驚,一言不發地再次釋放本命精血。

    一滴滴本命精血,隨著他靈魂意識的牽引,輕車熟路地在他身上重新繪製先前那一幅古陣圖。

    條條血線扭動著,短短時間內,又在他體表形成一幅古樸神秘,蘊含著某種天地至理的繁複古圖。

    那古圖一凝成,秦烈便毫不猶豫催動血脈的力量,又開始形成那種奇異波動。

    蒼曄驚異的看著他,以靈魂略一感知,心神猛然一變。

    「給我一滴你的精血,我這就走。」她突然說道。

    「只要一滴精血?」秦烈愕然。

    「就一滴精血!」蒼曄顯得有些急切,「你應該也想知道自己的母親是誰吧?你的一滴精血,通過烈焰家族的檢測,很有可能確認你的身份!如果還有機會再見,我會告訴你,你的母親是誰!」

    秦烈臉色深沉,心中暗暗猶豫。

    「這條臨時的空間通道即將崩潰!」蒼曄喝道。

    想了一下,秦烈冷聲拒絕:「我會通過別的途徑弄清楚我母親是誰。」

    「不識抬舉!」蒼曄目顯厲色,突然就要撲殺過來。

    秦烈哼了一聲,激發血脈之力,強行影響空間波動。

    蒼曄營造的無盡黑暗,尚未蔓延向他,突然再次崩裂。

    「姐姐!沒時間了!」一個少年的聲音,突然從空間通道傳來,「趕緊回來!」

    「下次再見,我絕不會放過你!」蒼曄凶厲地瞪了他一眼,不得不飛身進入空間通道。

    那條不斷抖動的空間通道,在她身影消失之後,倏地粉碎成七彩光芒。

    死死盯著她,看著她消失不見,看著空間通道粉碎,又過了一會兒,見她並沒有回來,秦烈才一屁股癱在地上。

    體內的本命精血,經過古陣圖的刻畫,幾乎全部耗盡。

    血脈的大量損耗,令他感到極其疲憊,有種要虛脫的感覺。

    「我的血脈,竟然能直接刻畫出古陣圖,從而釋放出驚人威力!破界,竟然真的能碎裂黑暗空間,古陣圖難道真的就是由天地規則衍化而成?」

    癱軟在地,他眼中卻冒出攝人精光,有種掘到寶的感覺。

    按照蒼曄所言,只有他的血脈達到七階,他才能通過血脈內的一絲規則之力,凝成「炎界」,才能抵禦她「暗獄」形成的黑暗空間。

    在那黑暗血脈形成的「暗獄」之中,他種種力量法決,竟然無法釋放應有的威力。

    這讓他本來對蒼曄毫無戰鬥力可言。

    以血脈繪製的「破界」陣圖,倏一形成,就以血脈之力將「暗獄」凝成的黑暗空間破碎。

    他立即從中掙脫。

    蒼曄沒有能擒住他,將他帶入神族聚集之地,就是因為古陣圖的神秘破界之威。

    「暗獄」由黑暗血脈內的一絲規則凝成,他以血脈繪製的古陣圖,能破掉「暗獄」,豈非也是蘊含著力量規則真諦?

    這麼來看,所有他從鎮魂珠內掌握的古陣圖,是否都有著他暫時無法悟透的天地至理?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