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一千章 黑暗家族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一千章 黑暗家族字體大小: A+
     

    姬奇驚疑不定。

    那些倖存者,也是滿臉詫異,怔然望著天空。

    秘境天空如巨幕被撕裂成一塊塊,塊塊碎片呈不規則的晶體,從爆炸的蒼穹濺射八方。

    他們所處的天地,隨著天穹的劇變,各個區域都爆發了驚天波動。

    滔天火海,織密的閃電,寒冰碎片,震動的地心,令秘境處在極其危險的狀態。

    這時,秦烈隨著天穹塌陷,從雲端墜落下來,自然而然吸引了所有注意力。

    「砰!」

    磐石重重落地的聲音,由秦烈墜落之處傳來,強大的衝擊力令那塊大地形成一個幽深洞穴。

    眾人視線望向那一塊時,秦烈從洞穴內走出,面露異色。

    他突然明白交戰的眾人,為何都局限於地面,而不是凌空搏鬥。

    此地重力比泊羅界竟然還要恐怖數倍!

    所有進入秘境者,都擁有著破碎境的修為,亦或者和破碎境相當的力量層次。

    這些人都具備翱翔天際的能力。

    然而,因為太過於恐怖的重力場,眾人都如背負著萬鈞山川,竟無人能真正懸空靜止。

    他沒有能勒住身勢,一頭從高空墜落,也是因為此地太過於可怕的重力場。

    「你怎會從上面墜落?」

    一名木族的族人,臉上有著精美的木紋,他胸前血脈凝成的木甲,有著破裂的痕迹,他恰恰就在秦烈落腳點,神情驚異的問道。

    這個木族族人,深知秘境的重力場多麼恐怖,他和他的族人,還有別的種族強者。穿過空間之門以後,沒任何一個可以長時間懸空。

    他可以肯定秦烈應該也沒有能力脫離這個陌生秘境的恐怖重力場。

    秦烈隨著天穹崩塌,從雲霄墜落而來,讓他意識到秦烈先前所在之地應該就在雲霄深處。

    他覺得難以置信。

    秦烈。究竟是通過何種方法手段。竟飛向到雲端?

    「上面有什麼?」

    姬奇突然疾馳而來,臉色凝重至極。眼中冒出一絲期望光芒。

    奚泓澤,還有幾名人族武者,修羅族戰士,兩頭巨龍。三頭古獸……也紛紛將視線匯聚在此。

    同時,一身黑色重甲,戴著猙獰面具的女人,也慢悠悠踱步而來。

    那些各族強者,眼見她走動起來,皆是如臨大敵。

    待到他們發現此女的目標,已悄悄轉移到秦烈的身上。他們都暗暗鬆了一口氣。

    這些人悄然不覺間和她保持距離,隨著她的走動,很多人都在避讓。

    「沒什麼,另外一個秘境而已。」秦烈臉色淡漠。冷冷看了姬奇一眼,嘲笑道:「你們竟被一個女人殺的潰不成軍?」

    姬奇皺眉,道:「她很強,超乎想像的強,你要覺得我們無能……你去戰她試試?」

    此言一出,眾多太古強族的存活者,都以奇異的目光盯著他。

    空間之門的門口,他的強大戰力,在各族族人心中留下了深刻印象。

    從雲霄跌落下來的他,更是讓眾人暗暗驚異,巴不得他和那恐怖的女人碰一下,緩解一下他們的壓力。

    那女人,已殺了太多各族族人,可他們至今還沒有看出此女的身份來歷。

    他們只知此女絕非人族。

    「你有本事就和她一戰。」木族族人也挑釁。

    「別只會說風涼話啊!」一頭巨龍叫嚷。

    「她一直在屠殺所有人,她只要活著,我們都會被殺。」奚泓澤眼神冷峻,說道:「你持有虛渾之靈,或許……藉助於虛渾之靈的奇妙,你能傷到她也說不定。」

    「虛渾之靈在虛空亂流才能發揮奇效,這是獨立的秘境,虛渾之靈發揮不出最強的威力。」姬奇插話,他深吸一口氣,又道:「她沒有魂壇,虛渾之靈也不能通過吞沒魂壇碎片,將她重創。」

    眾人七嘴八舌,當著秦烈和那黑色重甲女人的面,教唆秦烈和她爭鬥。

    這些人,都是心機狡詐之輩,他們看出那女人沒有繼續追殺他們的意圖,便不斷講話,希望她將目標對向秦烈。

    他們也希望能激起此女開口講話。

    交戰至今,都是他們在呵斥、辱罵、追問她的身份,可她卻冷言少語,甚少搭理他們,只是一味的殺戮。

    他們都希望能通過多一點的話語,來辨別出此女的身份,然後思索以什麼手段對付她。

    秦烈深深皺眉。

    一身重甲的女人,沒有理睬眾人嘈雜聲,不急不緩來到秦烈身前。

    相隔八米,她停了下來,冷冽如寒刀般的眼眸,直勾勾落在秦烈身上。

    一股深淵煉獄般的恐怖魂壓,海一般衝擊而來,瞬間將秦烈淹沒。

    在那恐怖魂壓下,秦烈如一葉輕舟,飄蕩在汪洋大海,被驚濤駭浪肆虐著。

    突然間,秦烈已看不見周遭場景,入目所見竟然是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

    這一刻,來自於重甲女人身上的某種神秘意境場,突然席捲八方。

    整個秘境的光明,突然間,都飛速消失隱沒。

    極短時間內,此處再也看不到一絲光明,不單單秦烈,姬奇,奚泓澤,所有種族的倖存者,眼中都看不見光亮。

    秘境之光,如被一頭吞噬光明的妖魔,給吞吃的乾乾淨淨。

    黑暗中,眾人試著釋放靈魂意識,想要感知周邊的動向。

    一縷縷靈魂意識,從魂湖疾射出去,都像是泥牛入海,沒有一點波瀾動靜。

    所有釋放出去的靈魂意識,都無法收回,和真魂失去了聯繫。

    那些人,一個個口吐鮮血,靈魂受傷,再也不敢亂來。

    他們處在黑暗中,只是儘可能調集力量,形成一層層靈力光罩護住身子。

    由各種屬性靈力凝成的光罩,倏一形成,所有光點也都被吞沒。

    眾人依然處在深幽黑暗中。

    秦烈和所有人一樣,各種感知力都失效,觸覺,嗅覺,聽覺,味覺,甚至靈魂的本能感應,也都在黑暗中喪失。

    聽不到聲音,入目都是黑暗,感覺不到除去他以外的生命存在……

    此刻,彷彿純粹黑暗的世界,只有他一個生靈孤獨的存活者。

    心靈深處,自然而然滋生出無助,孤獨,彷徨,恐懼,絕望,甚至是求死的念頭。

    這種環境下時間已變得沒有意義。

    他不知已過去多久。

    他也不知道,在他心靈失守的時候,離他並不遠的那些強者,漸漸沒了氣息。

    如整整經歷了一個漫長時代,在他覺得自己的軀體,都隨著時間腐朽的時候,他終於看到一點光亮。

    那光亮便是一身重甲的女人。

    隨後,更多的光點開始在黑暗中閃現,一點,兩點,無數光點螢火蟲般閃耀而成。

    黑暗時代如被光明沖刷離去。

    觸覺,嗅覺,聽覺,味覺,靈魂感知力都重新恢復正常。

    他發現他依然停留在原地,秘境,還是那個秘境,一切似乎都沒有發生變化。

    只是,除了那個一身黑色重甲的女人,他已感知不到任何生命磁場的澎湃動靜。

    他駭然看向身旁。

    姬奇,奚泓澤,巨龍,古獸,木族族人……所有鮮活的生命,都早已死去。

    只有他安然無恙的存活在此。

    「沒想到還真是純粹的烈焰家族血脈。」一身黑色重甲的女人,冰冷如刀鋒的眼眸,流露出驚疑之色,「你乃人族之身,卻身懷神族烈焰家族血脈,且擁有第二心臟,血脈突破到六階,你究竟是誰?」

    秦烈深吸一口氣,道:「你又是誰?」

    「我叫蒼曄,來自於黑暗家族。」一身黑色重甲的女子以充滿磁性的聲音說道。

    「黑暗家族?神族的黑暗家族?!」秦烈驚叫。

    「不錯。」名叫蒼曄的女人漠然道。

    ……

    ps:一千章了,當真不容易,求一張月票留做紀念,鞠躬~~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