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九百九十八章 三祖遺骸(弱弱地求下月票~~)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九百九十八章 三祖遺骸(弱弱地求下月票~~)字體大小: A+
     

    「她是誰?」

    看著腳下另外一個秘境的女人,秦烈暗暗思索,發現先前進入第一個空間通道的各族族人中,並沒有這樣一個人。

    一身黑色重甲,戴著猙獰面具,此女特點如此鮮明,如果他之前見過,不可能不記得。

    那女人的凌厲眼神,如尖刀,給他留下非常強烈的影響。

    他繼續觀察,很快發現那女人又遇到新的對手,沒有再次盯著天穹看。

    如一柄能斬滅一切生靈的長刀,那女人在一頭巨龍身邊如黑色閃電般飛逝著,將一頭巨龍割的血肉模糊。

    那頭巨龍很快就沒了生息。

    此女的動靜,漸漸引起爭鬥著的注意,為了神族重寶廝殺的各族,悄然停了下來,

    以姬奇,還有奚泓澤為首的人族殘存者,還有古獸族、修羅族的族人,都將視線凝聚在此女身上。

    隔著一層晶面,秦烈能看到姬奇和奚泓澤,還有別的種族族人,似在詢問著什麼。

    眼瞳冷冽如寒刀的女人,似乎並沒有理睬那些人,引得那些人勃然大怒。

    秦烈知道他們之間必然會爆發更加激烈血戰。

    就在他凝神觀望的時候,他突然感知到虛渾之靈的動靜……

    這時候,他才意識到他在修鍊「熔漿血術」時,虛渾之靈並沒有進入鎮魂珠。

    依循虛渾之靈的魂魄動靜,他慢慢浮上天空,不再關註腳下動靜。

    不多久,他就在這個秘境的雲霄深處停止,低頭俯瞰所處的秘境。

    「另一個神葬場!」

    他臉色突然流露出震驚之色。

    身下的秘境,由金之禁地。木之禁地,水之禁地,雷之禁地,土之禁地。炎之禁地。還有冰之禁地組成。

    他剛剛所處的火山區,分明就是炎之禁地。此時那炎之禁地內濃濃火焰氣息變得最為淡薄。

    然而,金之禁地,木之禁地,水之禁地。雷之禁地和土之禁地,卻有五彩的氣流涌動著。

    那是最為精純的五行之力。

    金靈,木靈,水靈,雷靈和土靈五大虛渾之靈,分別懸浮在五大禁地之間,在瘋狂吞咽著那些五彩氣流。

    這個生機勃勃的秘境。因為五大虛渾之靈的吞沒五彩氣流,如一株鬱鬱蔥蔥的古樹被抽離著生機。

    封魔碑高高懸浮著,七道神光扭動著,在感知著什麼。

    可惜。封魔碑並沒有在這個秘境,感覺到七靈體的存在。

    根據秦烈後來獲知的消息,他知道神族的每一個神葬場,都應該有七靈體坐鎮。

    此地有七大禁地,七靈體能夠也分佈在七個區域,來維持這個神葬場的運作。

    然而,不知道是不是此地七靈體已經脫困而出,還是死亡湮滅了,這裡並沒有絲毫七靈體的氣息。

    五大虛渾之靈,由無垢魂泉和七靈體精血,他的精血還有魂魄,通過鎮魂珠孕育而成。

    虛渾之靈有著吞沒五行精氣的神奇天賦。

    這個神葬場,那五大禁地內的五行精氣,對這五個虛渾之靈而言分明就是最大的補給。

    他們都在拚命吞沒那些五行精氣。

    而且,在他修鍊「熔漿血術」的時候,虛渾之靈似乎已這麼做了。

    「金靈在進化狀態,未能飛出來吞沒此地炎火之力,不過……我血脈內有著金靈的吞炎天賦。先前,我在修鍊『熔漿血術』時,或許已經將金靈應該做的事情做了。」秦烈暗暗想到。

    他看著炎之禁地,發現那兒火炎氣息最為淡薄,這說明濃郁的焰火之力已被吞沒了大半。

    不知不覺間,他其實已經化身「金靈」,以血脈內的吞炎天賦,將炎之禁地內的炎能吞沒大半。

    「或許,我能凝鍊第二個心臟出來,就是因為將炎之禁地內的炎能吞沒!」他猛地反應過來。

    拉普曾經說過,神族血脈的蛻變,新心臟的形成,需要極為澎湃的力量支撐。

    他能完成第二心臟的生成,所依賴的,十有**就是炎之禁地的炎能。

    ——也就是岩漿潭內的熔漿之力!

    「七大禁地,五大禁地被虛渾之靈吞沒,炎之禁地被我吞沒力量凝成第二心臟,還有一個冰之禁地未動!」秦烈眼睛一亮,「葬神之地在冰之禁地!」

    當年的血之始祖,巫之始祖,還有箭神,幽冥界的邪神,等等強大的太古生靈遺骸,全部都在葬神之地。

    這個神葬場,和他當年進入的神葬場如出一轍,那這個神葬場定然也存在一個葬神之地!

    意會過來后,他化為一道電光,往冰之禁地的位置而去。

    果然,冰之禁地因為沒有冰屬性虛渾之靈的吞沒,依然寒氣深深,一座座冰川林立著,巍峨壯觀。

    他輕車熟路地來到冰之禁地內部,看到了凹陷下去的葬神之地,並一眼看到了三具冰凍了不知多少年的屍骸。

    一具白森森的屍骸,如存活數萬年的乾癟屍妖,繚繞著讓人心顫的滔滔屍氣。

    另外一具識海,渾身布滿神秘的符文,當他眼睛看過去的時候,那些符文在屍體表面似在輕輕蠕動,給他一種極為詭異的感覺。

    還有一具屍骸,晶瑩如墨玉,骨骸內有無數幽影魚群般遊盪。

    「屍之始祖,咒之始祖,魂之始祖!」尚未落下,秦烈便失聲尖叫,被深深的震驚到。

    太古時代,人族的五祖,每一個都是耀眼的人物,和神族漫長的爭鬥中,五祖發揮出至關重要的作用。

    魂之始祖,血之始祖,巫之始祖,屍之始祖,咒之始祖,他們在那個時代率領人族真正踏上了崛起之路。

    可惜,五大始祖早就被證實,都真正的隕滅了。

    血之始祖和巫之始祖,在第一個神族的神葬場被發現,血之始祖最終成全了血厲,由血厲融合。

    巫之始祖,反被他當年飼養的巫蟲奪舍,變成了第一巫蟲的軀體。

    多年後,在另外一個神葬場內,秦烈竟然又看到魂之始祖,屍之始祖和咒之始祖的遺骸。

    三具屍骸,在奇寒的冰之禁地,被徹骨寒氣覆蓋。

    三具軀骸永不會腐蝕。

    他突然記起古獸族滕遠曾經說過的一番話:「神族,是個很複雜的種族,他們尊敬真正的強者,即便對方是敵人。對於那些值得尊敬的強者,他們就算是滅殺對方,也會帶著一分敬意,將其遺骸和傳承盡量完整的保留……」

    人族的五大始祖,還有幽冥界的邪神,東夷人中的箭神先祖,曾經發現的那些修羅族戰神,這些都是太古時代的真正強者。

    他們雖被神族斬殺,可他們的屍身,真的就被保存下來,被放置在神葬場內。

    這是神族尊重強者的一種習慣。

    ……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