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九百九十三章 腐蝕天賦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九百九十三章 腐蝕天賦字體大小: A+
     

    「韓磊!」

    秦烈突然盯住大聲呵斥的俊朗青年,眼中迸射出刀鋒般的寒光,整個人的氣勢都為之一變。

    本來,潛藏在一團團能量風暴的他,神情淡漠,顯得從容不迫,沒有將那些人族聚集者當一回事。

    然而,當庄靜提起韓磊這個名字以後,他就像是一柄出鞘的利劍,一下子變得鋒芒畢露起來。

    「韓磊,你認識他?」星辰殿的葉宜藍訝然。

    姬奇和敖靖等人,也下意識看向韓磊,臉上滿是疑惑。

    韓磊自己也蒙了,仔仔細細打量了秦烈幾眼,他茫然搖頭,「我從未見過他。」

    「可他沖著你來了……」敖靖幸災樂禍道。

    韓磊和身後那些九重天的武者,此時也反應過來,紛紛變色。

    一團團洶湧的能量風暴,如絞殺萬物生靈的巨大漩渦,如吞沒天地的巨魔之口,攜帶著毀天滅地的氣勢,滾滾而來。

    秦烈的身影,在那些能量風暴間忽隱忽現,眼中冰冷的光芒,令九重天的眾人暗暗發悚。

    他們絞盡腦汁去想,可是腦海內根本沒有任何印象,不知道他們究竟在何處和此人結下了深仇大恨。

    很多年前的那個秦烈,還很年輕稚嫩,還沒有覺醒血脈,沒有經歷過人生的蛻變。

    今時今日的秦烈,久經風雨磨礪,經歷過一次次生與死間的血戰,血脈蛻變到六階,境界踏入了破碎境。

    不論是外貌,氣質,還是靈魂氣息,他和三百年前的那個秦烈都都已完全不同。

    因此。在韓磊的眼中,此時的秦烈儼然就是一個素不相識的陌生人。

    一個陌生人,將他視作有血海深仇的死敵對待,這讓韓磊莫名其妙的同時。也同樣怒火中燒。

    「黑水玄珠!」

    一枚純黑色的珠子。流水潺潺,如重逾萬鈞。被韓磊以靈力推動著飛了出來。

    「嘩嘩嘩!」

    一條條黑色的河流,突然從珠子內飆射出來,如長長的黑色水箭刺入能量風暴中的秦烈。

    黑色的河水,竟不受虛空亂流內各類衝擊力的影響。瞄準了秦烈胸口,如一道道黑色閃電。

    「黑水玄珠為天級二品的靈器,這是他姐姐韓茜為他求來的,配合他海族的血脈,可以讓黑水玄珠發揮出很強的力量。」庄靜的聲音,幽幽響起,「玄珠內的黑水。來自於九重天轟下的一個海族域界,這種黑水內有著肉眼難見的微小生命,那些微小的生命啃噬血肉的能力很強,你千萬不能沾上。」

    「雷霆萬鈞!」

    秦烈冷哼一聲。運轉天雷殛,調用穴竅內的雷池之水。

    一束束蜿蜒扭動的雷霆電蛇,如從天轟落的驚天閃電,數百束之多。

    萬鈞雷霆,匯聚成雷電光河,盡數電擊在黑水玄珠上。

    玄珠內的千萬不知名的微小生命,在電光雷轟中,發出只有韓磊本人能聽見的啼鳴尖嘯。

    無數厲嘯悲鳴,如利刃般在韓磊腦海轟向,令韓磊捂著耳朵幾欲崩潰。

    「黑水玄珠」乃天級靈器,被韓磊視作性命相修的至寶,為了煉化這件靈器,他甚至不惜以本命精血來飼養黑水內的微小異生命。

    他和那些微小的生命已靈魂連接起來。

    隨著黑水內的微小生命,被九天雷池內的天雷之水轟擊,韓磊也感同身受。

    大片大片的微小生命的湮滅,讓他像是在經歷著一次次死亡,讓他痛苦的禁不住慘叫起來。

    「韓磊!收回黑水玄珠!」葉宜藍突然提醒。

    這時,秦烈依舊潛藏在洶湧風暴中,已漸漸逼近「黑水玄珠」懸浮之處。

    她擔心秦烈會奪取韓磊的這件天級靈器。

    「回來!」韓磊在痛叫時,趕緊集中所有精神意識,要將「黑水玄珠」召喚到身邊。

    「咻!」

    秦烈隱匿在洶湧風暴內的身子,伴隨著一道炫目閃電,突然完全浮現出來。

    當著眾多人族青年才俊的面,他猛地伸手,一把將「黑水玄珠」攥住。

    不等韓磊和九重天武者做出反應,又是一次「疾雷遁」過後,他重新潛入洶湧的能量風暴中央。

    「黑水玄珠,本命靈器,妙哉……」

    風暴漩渦中,秦烈臉色猙獰,突然以自己的一滴滴精血,滴落到那黑水玄珠上。

    他凝聚靈魂意識,全力催動血脈來自於「銀線天蛇」一脈的天賦——腐蝕。

    一滴滴精血,一滴落到黑水玄珠,便令黑水玄珠冒出濃黑的煙霧。

    精血中,屬於「銀線天蛇」一脈的腐蝕天賦,釋放出碎小的古獸族神文。

    那些神文蘊藏天地間的腐蝕規則真諦。

    等階在天級二品的「黑水玄珠」,被一滴滴秦烈的本命精血滲透,內部寄生在黑水內的微小生命,還有「黑水玄珠」這件靈器本身,都像是落入到強硫酸潭的金屬。

    黑水玄珠從內部逐漸消融……

    捂著耳朵慘叫的韓磊,此刻突然亡命嘶嘯,鼻子,耳朵,眼睛之中,開始有黑色的鮮血不受控制地流淌出來。

    韓磊俊朗的模樣,在這一刻,變得比惡鬼還要猙獰可怖。

    一縷縷黑色的煙霧,從他眼瞳之中,慢慢消散起來。

    人族各方的青年武者,突覺心底發寒,看向韓磊的表情充滿了驚懼。

    他們都是見多識廣之輩,從韓磊眼瞳內黑煙的消散,他們便知道那是韓磊真魂被某種恐怖的力量侵襲,靈魂……正處於潰散的隕滅狀態。

    「此人手段太狠毒了!」敖靖色厲內荏道。

    葉宜藍美麗的臉龐,浮現出又驚又懼的神情,黛眉緊皺著,也六神無主。

    所有人都看得出來,秦烈通過韓磊性命相修的「黑水玄珠」,也不知利用何種詭秘邪術。竟直接威脅到了韓磊的真魂,令韓磊靈魂處於崩潰消散狀態。

    葉宜藍受過韓茜恩惠,她進來之前,收到了韓茜的口訊。希望她能關照韓磊。

    她暗暗著急。的確有心幫韓磊一把,可惜秦烈潛藏在那些能量風暴團之中。她就算是想要奪回「黑水玄珠」,也沒辦法靠近秦烈。

    「為什麼他能御動虛空亂流內的天地風暴?」葉宜藍詢問所有人。

    「因為虛渾之靈。」姬奇臉色深沉地給出了答案。

    「虛渾之靈!」

    「不錯!一定是虛渾之靈!」

    「只有虛渾之靈才能在虛空亂流內如魚得水!」

    來自於中央世界黃金級勢力的這些青年,對各類神秘的生命顯然都有著極深認識,聽到姬奇的解釋。他們很多人都反應過來。

    「如何遏制虛渾之靈在虛空亂流的奇異能力?」葉宜藍再問。

    姬奇沒有立即答話,而是深深看著能量風暴內的秦烈,道:「你究竟屬於人族哪一方勢力?」

    以血脈內「銀線天蛇」一脈的腐蝕天賦,正在腐蝕「黑水玄珠」的秦烈,也在留意他們的交談。

    這時候,姬奇問出這麼一句話來,在他來看像是最後的通牒。

    彷彿……姬奇有著遏制虛渾之靈的方法。

    「救我!大家救我!」

    韓磊瀕臨死亡的慘叫。斷斷續續,依然在人群中大聲回蕩。

    秦烈依舊以腐蝕來消融黑水玄珠。

    本來已衝上前的外圍異族,眼見人族發生內鬥,都識相的暫時停下攻擊。

    他們以唯恐天下不亂的目光靜候人族爆發更猛烈的廝殺。

    三頭本該沖入空間之門的巨龍。遍體鱗傷地堵在洞口,也沒有急著進去,而是同樣以冷漠的目光看向人族眾人。

    他們也在等人族相互廝殺。

    在所有異族眼中,人族一直都是充滿爭議的複雜種族,在任何時刻人族之間都會爆發內鬥……他們已就習以為常了。

    「我再問一遍,你從何而來?身後站著的人是誰?」姬奇聲音高昂起來。

    風暴漩渦中,秦烈看向這些來自於靈域中央世界的各方才俊,咧開嘴,嘿嘿怪笑。

    「蓬!」

    他握著的「黑水玄珠」,在他的手中爆碎開來,一縷縷黑魆魆的煙霧隨之升騰出來。

    九重天那邊,韓磊凄厲的慘叫聲,突然戛然而止。

    他眼中再沒有一絲光澤神采。

    「韓磊!」

    「韓磊死了!」

    九重天那邊的武者驚恐的尖叫起來。

    「這要怎麼向韓小姐交代?」

    「慘了,這下子慘了,韓磊死了,韓小姐一定不會放過我們!」

    「糟了!」

    跟隨韓磊而來的九重天武者,被巨大的恐懼淹沒,似乎都知道就算是活著出去,也勢必會遭受韓茜的血腥報復。

    今時今日,韓茜已經成為九重天最為耀眼的新星,還會是最年青的不滅境強者,她已經通過一次次戰鬥向九重天的巔峰強者證明自己的能力。

    韓茜想要弄死他們根本就是輕而易舉。

    「此人太猖狂了!」敖靖大呼小叫,喝道:「姬奇!你如果有辦法遏制虛渾之靈,就趕緊動手吧!給他這麼攪局,必然會破壞我們整個人族的計劃!」

    「此人不能留!」葉宜藍也冷聲道。

    姬奇深吸一口氣,點了點頭,說道:「我明白了。」

    再看秦烈的時候,姬奇的眼中,已流露出濃濃的殺意。

    一面銅鏡,從姬奇空間戒內呼嘯而出,銅鏡釋放出白茫茫的光芒,如將一個蒼茫無際的未知空間擴散開來。

    那不知名的空間,漸漸脹大,似在調整著虛空亂流內的異常天地規則,將其撥亂反正。

    充斥在周邊的能量風暴,慢慢消散,裂開的一個個空間縫隙,逐漸癒合,飛逝的流光不再動蕩,虛空亂流的規則缺陷,隨著那面銅鏡的浮升,像是被強行給恢復了本來的模樣。

    然而,被影響的空間,又被很好的控制在一個小區域。

    三頭巨龍所在之地,有著空間之門的位置,那處最為狂亂動蕩的之地,則是沒有被銅鏡內的神秘力量侵入影響。

    但是,潛藏在一團團能量風暴中的秦烈,隨著那些風暴的消散,卻完全暴露出來。

    暴露在一道道冷冽的目光中。

    ……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