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九百八十二章 出乎意料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九百八十二章 出乎意料字體大小: A+
     

    關晾和萬彬,眼見血光滔滔而來,尖叫過後,也不得不慎重對待。

    「先停下日之晶核的收集!給我殺了此人!」關晾厲喝。

    分散在那一塊塊刺目晶片處的蒼炎府年青武者,同樣被激怒,紛紛化為火焰光團,從八方聚集而來。

    「晾哥,姬家有令,不允許我們人族間私鬥。」萬彬皺眉提醒。

    「他挑釁在先!已經殺了我們兩個兄弟,豈能由他為所欲為?」關晾怒道。

    他臉色被火焰烘烤成紅通通的色澤,一簇簇赤紅火苗,從他脖頸內滋生出來。

    那些赤紅火苗如閃電跳躍著,漸漸凝成一隻赤紅火焰烈鳥,隨後一聲凄厲啼鳴響起,那隻赤紅火焰烈鳥便往血光撲來。

    「朱雀!」秦烈驚叫。

    那隻赤紅火焰烈鳥,分明就是一隻七階的朱雀,有著堪比涅槃境的火焰力量。

    「不對!」

    一霎后,秦烈臉色一沉,突然意識到這隻朱雀,僅僅只是有著七階朱雀的靈魂。

    就連七階的朱雀之魂也被某種力量牢牢禁錮著。

    轉念一想,他便明白過來,知道蒼炎府將朱雀界攻下以後,應該是獵殺了一部分朱雀,拿朱雀的靈魂修鍊了蒼炎府的某些陰詭的靈訣。

    這一隻七階的朱雀之魂,就是被關晾給煉化了,變成了關晾的殺人利器。

    「冰晶之盾!」

    一塊門板般的寒冰晶塊,釋放出縷縷寒氣,就在血光前突兀呈現。

    赤紅色的火焰朱雀一頭撞擊在冰盾上。

    「嘭!」

    冰光和火花四處濺射,朱雀發出凄厲啼鳴,在冰光中展翅飛旋。

    冰盾之後的血光已一閃而逝。

    不遠處。一團火光疾射而來,突被血光欺身而進。

    「在這裡!」

    火光中,一名破碎境中期的蒼炎府武者,冷哼一聲,體內一頭火麒麟咆哮飛出。

    就要一手按下來的秦烈。猛然看到一頭火麒麟猙獰而出,臉色也是一變。

    那頭咆哮的火麒麟突然變成漫天火團。

    每一團火焰之中,都有一張模糊的臉龐,他們在火團內厲嘯著,釋放出攝人的靈魂嘯聲。

    刺耳的嘯聲令秦烈耳膜隱隱生痛。

    「蓬!」

    一團火焰,就在他胸口爆裂。百萬火星如蚊蠅細雨淹沒而來。

    一股巨力在他胸腔爆發。

    他軀體因火焰團的爆炸,如血淋琳的皮球,被人一腳踹開。

    血團突然往納吉和庄靜的方向滾落。

    「區區破碎境初期武者,竟然敢膽大包天到對我們這麼多人動手,當自己無敵了?」

    那名破碎境中期境界的蒼炎府年青武者,咧嘴怪笑著。又一次變動靈訣。

    只見一團團火焰,如飛逝的流星,又呼呼往秦烈滾來。

    而此時,血光散去,秦烈從中真正顯現出來。

    他胸口焦黑一片,還能看到點點火星子,依然在閃爍著火光。沒有完全熄滅。

    從各方而來的蒼炎府武者,本欲聯手擊殺秦烈,這時候都停了下來。

    「只是破碎境初期?」一人滿臉怪異,禁不住嗤笑起來,「我還以為是一群破碎境後期強者?」

    「媽的!這傢伙瘋了吧?區區破碎境初期境界,竟然想從我們蒼炎府手中奪食?」

    「這人的衣著上沒有家族徽章,也沒有各大勢力的標誌,他也是和我們一同進來的?」

    「沒印象啊。」

    一群蒼炎府武者竊竊私語。

    這時,一團團火焰,已經如鯊魚群般將秦烈包圍起來。

    「嗤嗤!」

    冰晶之盾。此時也被七階的朱雀之魂撞成冰屑,那隻啼鳴的七階朱雀轉動著紅彤彤的小眼睛,又盯向秦烈。

    「回來吧。」關晾招招手。

    七階的朱雀之魂,化為一束赤紅火芒,飛入他袖口消失。

    「原來只是破碎境初期。剛剛還真是嚇我一跳。」萬彬罵罵咧咧道。

    關晾也是啼笑皆非。

    先前,眼見一道血光氣勢洶洶而來,他和萬彬都是大驚失色。

    他們並沒有能第一時間看出血光內秦烈的境界修為。

    待到那些蒼炎府武者,從各方匯聚而來,其中一個破碎境中期的傢伙,以蒼炎府的精妙靈訣,轟中秦烈胸口,將秦烈從血光內暴露而出,他們紛紛以靈魂意識一掃,便感知到秦烈的靈魂氣息只是破碎境初期。

    那一刻,所有人都放鬆下來。

    他們中沒有破碎境初期,全部都是破碎境中期和後期,所以秦烈在他們的眼中,瞬間就失去了威脅性。

    另一邊,修羅族的納吉,還有庄靜也已悄悄接近。

    兩人縮在一塊月之晶核後方,刻意收斂了氣息,只是遠遠看向這一塊。

    這兩人表情都很複雜。

    「難道是我弄錯了?不對啊,先前我和他交手的時候,他給我的感覺……實力絕非僅僅只有破碎境初期。不久前,所有太陰殿的武者,幾乎都被他斬殺,那些人中很多都是破碎境後期。可這次……」

    納吉眼睛深沉,心中暗暗思量著,不敢輕舉妄動。

    秦烈被蒼炎府一名破碎境中期武者轟中,血光爆碎,真身浮現,然後又被一團團火焰圍住的事實,令他開始懷疑自己的判斷。

    他在懷疑秦烈並不如他所想的那麼強大。

    如果秦烈的真實戰鬥力,僅僅只相當於一個破碎境中期武者,他絕對不會著急現身。

    因為他一個人沒辦法勝過蒼炎府全部。

    「你要真就這麼點能耐,那你就先走一步吧。而我,只會等我的族人到來,和蒼炎府發生衝突之後,才會現身。」納吉在心中做出無情決定。

    他決定捨棄秦烈。

    庄靜也是眼神閃爍不定。

    「早說過。你能殺死我的那些同門師兄,根本就是藉助於了幽月族的聖器。沒有那件聖器在手,憑你區區破碎境初期修為……哼!」

    「哎,真是倒霉,真魂還被他禁錮著。希望他不要招呼我幫忙。」

    「最好……最好他被蒼炎府的人乾淨利落殺死,那我不但能解脫,還有可能拿到那件聖器!」

    庄靜嘴角泛出冰冷的笑容。

    她的真魂,僅僅只是被秦烈的「血之禁魂術」禁錮,而不是和秦烈的靈魂共生共存。

    秦烈沒有死之前,自然可以通過「血之禁魂術」隨時要她的性命。可以指使她做任何事。

    但是,一旦秦烈反應不及被瞬間滅殺,她並不會因為秦烈的死亡而死亡。

    相反,秦烈一死,靈魂一消,她還會徹底解脫。

    所以她盼著蒼炎府的人不要給秦烈反應的時間。最好一下子就殺死秦烈,這樣她不但能擺脫秦烈,還有手段將幽月族聖器得到。

    「關晾,萬彬,別和他啰嗦,快點動手啊!」庄靜在心中叫道。

    納吉和庄靜各懷鬼胎時,秦烈垂頭看著胸口的火光。眼瞳漸漸變成瑩白色。

    森森酷厲寒氣從他每一個毛孔溢出。

    數秒后,他全身被一團寒霧遮住,胸口點點的火星全部不見。

    他看向將他包圍的一團團火焰,神情終於認真起來,也真正開始將蒼炎府的武者當作對手看待。

    他意識到庄靜之前勸告他的那番話其實很對。

    蒼炎府不比太陰殿。

    他將蒼炎府視作太陰殿,以為能簡簡單單就將蒼炎府武者,和殺太陰殿武者一樣殺掉,絕對是錯誤的想法。

    他也明白,他能輕易滅殺太陰殿武者,神器「月淚」的存在的確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

    太陰殿武者的靈訣。落在他身上,他沒有太強的感覺。

    因為銀月印記能抵消,甚至抽離一部分攻向他的月能,使得他從頭到尾都沒有感覺到太陰殿武者的厲害。

    他現在知道太陰殿的那些人,對手如果不是他。而是蒼炎府,納吉,甚至姬奇這些人,他們都能將靈訣的真正力量展現。

    太陰殿本是和蒼炎府一樣難纏的對手,只是因為銀月印記的存在,令太陰殿的武者在他眼中變得不堪一擊。

    剛剛,只有破碎境中期的一個蒼炎府武者,就能以火焰靈訣在他胸口炸裂,並且讓他受了點輕傷,這終於讓他清醒過來。

    「畢竟是中央世界的勢力,即便是次一級的黃金級,也果然不能小視。」他皺起了眉頭。

    這時候,關晾和萬彬,還有那些蒼炎府武者,都慢悠悠聚集過來。

    他們神情從容不迫,如獵人對待被困住的獵物,嘴角帶著戲謔的笑意。

    「小子,你屬於中央世界哪一個勢力?」萬彬趾高氣揚地說道:「看你這熊樣,肯定也不是頂尖的黃金級勢力,說吧,你是怎麼進來的?」

    眾多蒼炎府武者也是轟然大笑。

    「我不知道你用什麼東西,將我蒼炎府的兩個兄弟殺死,我只想知道你的身份,然後我會在殺了你以後,追究你身後的家族。」關晾傲然道。

    他不準備善罷甘休,他要在滅殺秦烈之後,再去找秦烈身後的勢力索要賠償。

    「我屬於中央世界哪個勢力?」秦烈眯著眼,摸著下巴想了一下,突然很認真地說道:「嚴格說來,我屬於幽冥大陸。」

    「幽冥大陸?」萬彬啞然失笑。

    「你難道是……」關晾愣了一下,意會錯了,臉色驟然一變,喝道:「你是陰冥族族人?」

    剛剛還輕鬆的蒼炎府武者,一聽到「陰冥族」,臉色突然一沉。

    「十五大太古強族之一的陰冥族,不會吧?」納吉也是一驚,然後道:「還真不一定,也只有幽冥界的皇族——陰冥族,身形和外貌和人族九成相似。只要將頭髮的顏色,還有眼睛的顏色稍稍變幻一下,不弄成紫色出來,一般人還真的分不清陰冥族和人族的區別。」

    他看向秦烈的目光變得愈發怪異起來。

    庄靜同樣疑惑重重。

    ……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