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九百七十九章 俘虜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九百七十九章 俘虜字體大小: A+
     

    滅殺太陰殿武者,秦烈未動用血脈之力,還刻意將虛渾之靈收回,可那些人依然不堪一擊。

    提著庄靜,從那塊被抽離了月能的「月之晶核」飛走,拉開和姬奇的距離以後,秦烈重新喚出虛渾之靈。

    虛空亂流中,遍布著要命的兇險,虛渾之靈的存在,能夠讓他規避大多數危機。

    姬奇和納吉,他每一次看到,都是傷痕纍纍,精神萎靡不振。

    不用想,他就知道那兩人身上的傷勢,幾乎大部分都是因虛空亂流的種種天地殺場引起。

    那兩人身邊可沒有虛渾之靈能用。

    五大虛渾之靈一出,秦烈便靜坐在封魔碑上,依照封魔碑的指引飛向遠處。

    被他以雷霆閃電禁錮的庄靜,這時候已不能大呼小叫,只是以恐懼的目光看向他。

    數個時辰后。

    封魔碑在他心神御動下,停在一片碎石區,此處沒有能量風暴,不見一個個虛空通道,周邊的混亂之力也不是特別狂暴。

    放開靈魂,意識如一層往外延伸的蛛網,慢慢感知著生命波動。

    「就這。」

    感知了一下,當他確認他靈魂意識能延伸的極限範圍,並沒有生命種族活動的跡象,他伸手點向庄靜眉心。

    食指落在庄靜眉心,絲絲青幽電流,水一般從庄靜體內流淌出來。

    一半的雷電靈力被他重新收回體內。

    禁錮庄靜的雷電力量,流失了一半,庄靜臉色明顯有了精神。嘴唇蠕動了一下。聲音沙啞地說道:「你想怎樣?」

    她眼中有著一絲驚懼不安。

    剛剛交手時。她從秦烈的身上覺察到龐大的月能,她知道那些月能的存在,讓她很難在戰鬥中佔據上風。

    所以她果斷遁走。

    不是純粹的幽月族族人,又持有幽月族的聖器,且來自於泊羅界……對她而言秦烈身份成謎。

    她打算從此處脫身以後,將秦烈的一切彙報給太陰殿,讓太陰殿儘快在泊羅界建立通道。

    到時,她會跟隨太陰殿的強者。一同前往泊羅界,將秦烈的身份查清楚。

    她本有著周詳的計劃。

    可惜……

    「你和藺婕誰在太陰殿的身份高?」秦烈突然問道。

    庄靜眼睛閃爍了幾下,臉色黯然,「她的地位高。」

    「哦?」秦烈表情玩味,「你的境界在破碎境後期,藺婕的境界明明不如你,她的地位怎會比你高?」

    「她比我年輕很多。」庄靜道。

    秦烈訝然。

    「看來你不是中央世界的人。」庄靜漸漸平靜下來,神情淡然,道:「泊羅界的秘境之門沒有破碎之前,藺婕是太陰殿的『月種』之一。『月種』乃太陰殿會重點培養的未來精銳。只要他們不死,他們將來會是太陰殿的長老。征戰的首領,還有可能成為太陰殿的殿主。」

    「只有非常年青,修鍊天賦又極為出眾之人,才會被選定為『月種』。而我……雖然境界高於藺婕,但我年齡比她大很多,所以在太陰殿的地位其實不如藺婕。」

    「我真要是『月種』,也不會被安排來這裡送死。」

    庄靜眼中滿是自嘲。

    她在初見秦烈,自認為能輕易捏死秦烈的時候,每一句話都極盡刻薄,盛氣凌人,像是高高在上的女皇。

    當她被秦烈擒住,姬奇也在的時候,她又大吵大嚷,口出威脅,依然咄咄逼人。

    然而,如今被秦烈擒拿到此處,被禁錮住以後,她突然像變了一個人。

    秦烈詢問的事情,她沒有絲毫隱瞞,竟極為詳細的道明清楚。

    她前後態度的轉變讓秦烈都暗暗驚奇。

    「太陰殿是否已派人前往泊羅界?」秦烈皺著眉頭,又問:「那些人需要多久才能到達泊羅界?」

    「最多二十年,前往泊羅界的長老,就能在泊羅界重建秘境之門。」庄靜道。

    「二十年!」秦烈臉色一變,「你剛剛不是說,藺婕和幽月族的族人,等不到百年之後?你之前還說太陰殿的武者至少要百年才能進入泊羅界?」

    古獸族的滕遠等人,黑獄族的強者,還有巨人族,都認為太陰殿和太陽宮的武者需要一百多年時間,才能從靈域進入泊羅界。

    他們以為他們有足夠的時間增強實力。

    如果僅僅只有二十年,等太陰殿和太陽宮在泊羅界秘密建立秘境之門,將太陽宮和太陰殿的武者調集過來,重新殺進來,古獸族、黑獄族和巨人族能否抗衡?

    秦烈心情沉重起來。

    他將泊羅界快要當成自己的私有域界了,通過古獸族、黑獄族和巨人族的靈材交易,他能攫取天文數字的財富。

    一旦讓太陰殿和太陽宮過來,他恐怕再難通過三大種族,繼續獲取巨額利益。

    所以他絕不希望泊羅界短時間有新的秘境之門暢通。

    「至多二十年。」庄靜神情淡然,「一切順利的話,可能十來年時間,他們就能到達泊羅界。」

    秦烈眼神愈發凝重。

    「虛空境的強者,從靈域為起始,要踏上泊羅界自然需要一百多年時間。最初的時候,太陰殿和太陽宮的武者,也的確是花費了很長很長的時間,才穿過漫長的星空到達泊羅界。」

    「但那已經是幾千年前的事情了。」

    「如今,隨著人族各大黃金級勢力,不斷征伐未知域界,有眾多遙遠的域界被找到,並且建立了秘境之門。」

    「六百年前,輪迴教征服了一個名叫坤寰界的域界,坤寰界恰恰臨近泊羅界。」

    庄靜解釋道:「太陰殿和太陽宮繳納了一批材料給輪迴教,從而可以借道坤寰界。由坤寰界前往泊羅界能省一百年的星空路程。」

    「而且。因為太陰殿和太陽宮在泊羅界損失慘重。這次一旦重建秘境之門,他們會選擇清掃整個泊羅界。」

    「到時候,泊羅界那些和人族沒有聯姻的異族,會被直接滅族。」

    「就算幽月族和炎族也會被完全接管。」

    「他們不會允許泊羅界再次發生意外。」

    庄靜的一番話,令秦烈眉頭深鎖,突然就有了壓力。

    他一直暗暗觀察著庄靜的眼神變化,庄靜在解釋的時候,臉色很平靜。娓娓道來,幾乎沒有什麼停頓,十有**所言屬實。

    而且庄靜所言合情合理。

    他因此相信這番話的真實性。

    「你很配合。」沉默了一會兒,秦烈眼神怪異,深深看向庄靜。

    「我一直活的很聰明。」庄靜笑了起來,「我要是不說實話,你用些手段,多費一些功夫,應該也能得到你想要的東西。而我,在這個過程中。恐怕會承受很多非人痛苦,最後結果還是一樣。與其如此。不如老實一點,將你想要的東西都給你。這樣……興許你高興了,還會留我一條性命。」

    話到後來,她眼中滿是祈求之色,「我真的不想就這麼莫名其妙的死去……」

    「你對此處知道多少?」秦烈又問。

    庄靜想了一下,才說:「我只聽說兩萬年前,神族通過此地遁離,從此失去蹤跡。當年人族和各大異族強者,曾集結於此追擊,結果傷亡慘重。」

    「還有人說,當年神族稱霸靈域時,把他們從靈域還有別的域界收刮的天材地寶,也藏在此處某地。」

    「這兒有著多不可數的虛空通道,其中一個通道,就能到達神族當年儲藏天材地寶的秘境。」

    「現在外面傳言,說神族當年急匆匆遁離,又被各大強族追擊,並沒有時間將那些儲藏的天材地寶帶走。」

    「如今,隔了兩萬年,神族要重臨靈域,會將那一批儲藏的至寶弄出來,作為他們再次征戰靈域的補給。」

    秦烈愣了愣,道:「如果真是如此,為什麼只有你們過來?中央世界那些虛空境和域始境的強者,怎麼不衝進來?」

    「天地間有種種我們無法測度的規則,當年神族和百族強者在此血戰,嚴重破壞了這塊區域的平衡,導致此處天地規則發生扭曲轉變,自然而然對破碎境以上武者有了隔絕。」

    庄靜顯然也不是特別清楚,說道:「總之,此處種種異常兇險,對不滅境、虛空境和域始境都有強大的制衡力,而且越強大的生靈,在這兒受到的約束越大。聽說,域始境巔峰強者,或許能聯手強行破開那些天地自發形成的制衡禁錮,不過會連此地一併湮滅。」

    「他們並不想令此地化為虛無,所以只能遵循此地形成的自然規則,只好就安排涅槃境以下的武者前來查探。」

    庄靜非常配合,將她所知道的情況,一一說明清楚。

    隨後,秦烈又問了一些太陰殿,還有靈域中央世界各大黃金級勢力的事情。

    庄靜都老老實實道明。

    看得出來,她並沒有蓄意隱瞞什麼,也沒有以謊言矇騙。

    從庄靜的身上,秦烈得到了他想要的很多消息。

    「最後一個問題,九重天的韓茜有沒有過來?」秦烈再問。

    「她在涅槃境後期,已經在準備築造自己的魂壇了,怎麼可能來這裡?」庄靜搖了搖頭,然後說道:「不過,她親弟弟倒是過來了。」

    「親弟弟?」秦烈眼睛厲色一閃,「韓磊?」

    「除了他還有誰?」庄靜也是一臉厭惡。

    「來得好!」秦烈獰笑著連連點頭。

    ……(未完待續。。)



    上一頁    下一頁

    超能小農夫我的合租老婆絕色毒醫:腹黑蛇王溺寵辰少的霸道專寵:強婚8陰間神探
    龍珠之最強神話帝國吃相燃鋼之魂男人當自強影視世界當神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