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九百七十八章 神族將至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九百七十八章 神族將至字體大小: A+
     

    雷魄刀猶如驚天神電,將「碧月寒刀」的光芒淹沒,把庄靜所處之地也完全籠罩。

    一時間,「月之晶核」上方雷電交加,傳來狂暴的轟鳴。

    庄靜釋放出來的「碧月寒刀」倏地收斂了所有月能。

    「等我出去,我會稟報太陰殿,泊羅界的幽月族將會因你遭受清洗!」庄靜尖叫。

    叫聲中,她和「碧月寒刀」如凝為一體,化為一條銀亮月芒遁向遠方。

    「別讓她活著出去!」幽夜在月之晶核內吶喊。

    「放心,她走不掉的。」秦烈咧嘴笑道。

    一團電芒從他身上爆出。

    一閃間,他又以「疾雷遁」追向庄靜,那柄如雷電長虹的雷魄刀,也如影隨形,緊追著庄靜不放。

    「大家都是人族,何必趕盡殺絕?」一直冷眼旁觀的姬奇,看不下去了,皺著眉頭勸說,「太陰殿的進入者,只剩下她一個,得饒人處且饒人,放她一馬?」

    修羅族的納吉,則是嘿嘿怪笑,道:「斬草不除根,只會為自己惹來麻煩。」

    他和姬奇都正大光明走了出來。

    秦烈壓根沒有將他們當一回事,也完全無視他們的話語,他以「疾雷遁」在庄靜身後現身,一指點向庄靜后心。

    指尖數十道電芒飛射而出。

    逃逸中的庄靜,身子陡然一頓,忽地停了下來。

    一縷縷電流,如靈蛇一般攀爬在庄靜身上,麻痹著她體內的血肉。

    庄靜軀體被逐漸禁錮住。

    「你。你想幹什麼?」庄靜驚惶失措。

    姬奇臉色一沉。也說道:「你不要太過分了。」

    他當秦烈擒住庄靜欲行不軌。

    「你們該幹什麼幹什麼。」秦烈一臉厭煩。冷冷看向姬奇和修羅族的納吉,又道:「至於我想做什麼……無需理會任何人的意見!」

    這般說著,他一把將庄靜的頭髮抓住,不顧庄靜的大呼小叫,將他拖回幽夜沉落之處。

    「姬奇!姬家少爺!請你管一管此人!」庄靜大呼小叫。

    她身子被雷電力量禁錮,筋脈酸麻劇痛,靈力無法調集起來,已失去了反抗之力。

    身為太陰殿的武者。修鍊的靈力為月之能量,血脈也是幽月族血脈,對擁有神器「月淚」的秦烈而言,她根本就是待宰羔羊。

    她很多殺傷力巨大的法決,對秦烈都起不到效果,血脈之力更是完全不能傷害到秦烈。

    太陰殿的人,之所以被秦烈輕而易舉斬殺,也是因為這個原因。

    單單肩上的銀月印記,就讓他在對付太陰殿武者的時候,有著太大的優勢。

    「我姬家將此位置公布。是希望大家齊心協力,儘可能找到當年神族撤離的準確方位。」姬奇臉色沉重。「此地兇險重重,還有異族穿梭橫行,甚至可能神族已悄然到來,我們人族理當團結一致,而不是相互殘殺。」

    「神族撤離的方位?」秦烈眼神閃爍。

    沒有接話,他回想起一路上各大太古強族的屍骸,漸漸理清了一點頭緒。

    此處,很有可能就是當年神族遁入域外星空時的路徑,神族就是經由此地神秘消失。

    之後很多年,神族完全銷聲匿跡,人族各大黃金級勢力也再也沒有見過神族。

    如今,不知出於何種理由,人族,還有一些太古強族竟又一次找來,並且進入了此地,還要找到神族撤離的準確方向……

    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

    秦烈皺眉沉思。

    「我們不能像以前那樣繼續明爭暗鬥了。」姬奇見他沉吟不語,以為他心中有愧,又道:「種種跡象表明,消失了兩萬年的神族,又開始在興風作浪。以前由神族統治,如今歸於我們人族的一些遙遠域界,近期連連被血腥清洗,我們從中看到了神族活動的跡象,他們……經過兩萬年的休生養息,應該已恢復過來。」

    「或許,要不了多久,神族就會再次到來!」

    「人族,修羅族,還有各大強族,當年都曾聯手驅逐他們。」

    「他們這次回來必當掀起滔滔血浪。」

    姬奇看著秦烈,又看向修羅族的納吉,臉色凝重無比。

    「傳言神族乃浩瀚星空中,比我們嗜戰,而且比我們還善戰的至強種族。」納吉怪笑不迭,「我年齡小,從未見過神族族人。嘿,在我這個時代,如果有幸經歷一次百族血戰,我就算是戰死都會覺得值!」他的眼中充滿了狂熱。

    「他們……就要回來了?」秦烈怔怔出神。

    「靈域有很多邪教,還有在各大太古強族中,也有一些異端極度崇拜神族。」姬奇深吸一口氣,顯得憂心忡忡,又道:「這些邪教,還有一些異族中的異類,最近頻頻活動,在大陸各個區域掀起了迎接神族回歸的秘密儀式。其中有幾個邪教的邪魔,更是聲稱靈魂得到了神族的指引,一旦神族回來,他們會配合神族對各大種族下手!」

    「這塊天地大亂將起,我們如果還是像往常那樣一味的爭鬥,恐怕百族會再次淪陷。」

    他看向秦烈和納吉的目光充滿了誠懇。

    可惜,納吉聽聞神族要來,反而流露出躍躍欲試的興奮表情。

    納吉似極為期待此事的發生。

    至於本就擁有神族血脈的秦烈,還希望能通過神族知道他母親是誰,更加不會懼怕神族的到來。

    姬奇一番言辭切切的說教全然沒有起到應有的效果。

    在他陳述現今局勢時,幽夜通過九滴月淚,將這塊「月之晶核」內的月能已吸收乾淨。

    月淚和幽夜一同從月之晶核內飛逸出來,一同隱沒向秦烈肩上的銀月印記,那塊「月之晶核」則變得黯淡無光,表層開始出現密密麻麻的裂紋。

    沒有了月能,這塊「月之晶核」會在很短時間內,被虛空亂流的混亂之力絞成石屑。

    「謝謝你的講述,我還有事,先走一步了。」秦烈揪著庄靜的頭髮,笑著沖姬奇點了點頭,便飛身離開。

    「你們人族恐懼神族的到來,不見得別的太古強族,也一樣懼怕。」納吉意味深長地看向姬奇,說道:「據我所知,有不少種族……這些年被你們人族壓迫的厲害,他們其實在暗暗盼望神族的回歸。」

    丟下這番話,納吉望著秦烈消失的方向,輕笑著跟了上去。

    「有些種族在期盼神族的到來?」姬奇神情愈發嚴峻起來。

    ……(未完待續。。)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