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九百七十六章 殺光他們!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九百七十六章 殺光他們!字體大小: A+
     

    庄靜有著幽月族的血脈,她識得幽月族獨有的銀月印記,所以一看到那個印記,她便懷疑其秦烈的身份。

    只有極少數幽月族的族人,身上,亦或者持有的古老靈器上,才能有如此印記。

    太陰殿的武者,有不少擁有幽月族的血脈,可那些人無人能擁有銀月印記。

    所以她認為秦烈為真正的幽月族族人。

    只是,秦烈的眼睛,還有模樣……又分明和她熟識的幽月族族人不同。

    這讓庄靜很是費解。

    「不要讓他們得到月之晶核!」幽夜以靈魂傳訊秦烈。

    當這些太陰殿武者,逐漸逼近的時候,幽夜身影一沉,已落入月之晶核。

    他並未在太陰殿武者眼前閃現。

    「不錯,我是幽月族族人。」秦烈呵呵笑道。

    「泊羅界那邊究竟發生了何事?」

    一見秦烈承認自己為幽月族族人,並非各大頂尖黃金級勢力的成員,庄靜微微仰頭,神情竟顯得有些傲然。

    她講話的語氣也是高高在上。

    「恕我無可奉告。」秦烈臉色淡然,指著腳下,說道:「這塊月之晶核,乃是我最先發現的,所以……它應該歸我!」

    「混賬!」突地,另外一名太陰殿的男子,沉著臉冷喝,「你真以為太陰殿和幽月族聯姻,你們便可以和我們太陰殿平起平坐?要不是我們太陰殿的幫助,你們泊羅界的幽月族族人,憑什麼和黑獄族抗爭?還有,我們之所以和你們聯姻,只是因為你們幽月族的血脈。有助於我們修鍊太陰殿的靈訣,能更好地從明月之中提煉力量!」

    「幽月族,並不是太古強族之一,也沒有自己的混沌血域。」庄靜輕蔑地輕笑一聲,說道:「若非你們的血脈……恰恰和月亮有著奇妙的聯繫。你以為我們太陰殿會和你們聯姻?」

    「區區浩瀚星空二流的種族,不是我們太陰殿垂青照顧,你們以為真能安然生存下去?」那青年神情倨傲道。

    一眾太陰殿的青年,也全部都是高抬著頭,看秦烈的目光,如看著低他們一等的奴才。

    秦烈摸著下巴眼神玩味。

    太古時期。人族為百族之末,實力弱小,深受各族的欺凌和藐視。

    在那個黑暗時期,人族……往往是各大太古強族祭奠先祖的活祭品,一次可能屠殺數千人,上萬人。

    那時人族的生命無比的廉價。

    兩萬年前。隨著人族和神族血戰時,漸漸崛起,隨著人族通過混血竊取強族血脈,實力已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

    今時今日,那些中央世界頂尖的黃金級勢力武者,連曾經稱霸星空的各大太古強族都已不放在眼裡。

    沒有「混沌血域」,稱不上太古強族的幽月族。在太陰殿武者眼中更是低等級種族的代名詞。

    這種思想已根深蒂固到這小輩們的心底。

    因此,他們始終認為太陰殿之所以和幽月族聯姻,僅僅是因為幽月族的血脈適合他們所修的靈訣。

    他們並不認為幽月族真正能夠和太陰殿平起平坐相提並論。

    「殺了他們!給我殺了他們!」

    秦烈還沒有什麼反應,幽夜卻在月之晶核內,暴躁的叫嚷起來。

    「我重申一次,這塊月之晶核屬於我!」秦烈指著腳下,平靜地看向這些太陰殿武者,「想要這塊月之晶核,那就殺了我。」

    「你以為我們太陰殿不敢殺你們幽月族族人?」庄靜的臉上,流露出嘲弄之色。「老實說……我們還真的殺了不少幽月族的族人。」

    「除了你們的血脈外,你們其實一無是處,沒有混沌血域,丟失了傳承法決,沒有我們太陰殿的照顧。你們……根本不配在浩瀚星空生存。」那青年張開嘴冷笑。

    庄靜不再多說,揮揮手,沖身後那些男女下令,「他不是中央世界黃金級勢力的子弟,不用擔心會惹來麻煩,動手吧。」

    六名破碎境中期修為的太陰殿武者,立即向秦烈圍來,他們皆是手持彎月刀,身上如有月光流淌向刀刃。

    「可悲,真是可悲……」秦烈搖了搖頭,以靈魂向幽夜傳訊,「原來在太陰殿的眼中,你們幽月族……僅僅只是配種的工具。以我來看,應該是眾多幽月族的女子,被送到太陰殿內,交給太陰殿的男子……然後才有這些懷有幽月族血脈的少男少女。幽夜,這些人擁有幽月族血脈,多多少少也算是幽月族的族人吧?我要是殺光他們,你會不會不高興?」

    他刻意激起幽夜的憤怒。

    作為幽月族族長,幽夜一直都在為強大幽月族而努力,然而,他先被「陰影生命」給侵佔了暗月界,隨後又在靈魂降臨拜月教時,不慎被囚禁在「月之冕」,之後又被鎮魂珠煉成「月淚」的器靈。

    幽夜的一生極其可悲。

    失去了他的指引領導,幽月族處境艱辛,被太陰殿竊取了血脈,還被太陰殿藐視,這對他又是新一輪的重創。

    「殺光他們!這些人玷污了我幽月族的高貴血脈!」幽夜怒喝。

    他禁不住從「月之晶核」內飛逸出來,如幽月般懸浮半空,馬上就要將月淚也給抽離出來。

    秦烈扯了扯嘴角,笑著說:「行了,你繼續干你的事情。」

    一個心靈念頭,強行灌入銀月印記內,身為器靈的幽夜,不受控制地按照他的心靈指示,又猛地縮入月之晶核,以月淚為載體來抽離月之晶核內的月能。

    幽夜的驚鴻一現,還有九個淚滴在「月之晶核」的閃現,讓庄靜和那些太陰殿的青年都是轟然一震。

    他們很多都擁有幽月族的血脈,已蛻變成神器的「月淚」,所釋放出來的聖潔無暇的氣息,讓他們都明白「月淚」是什麼東西了。

    太陰殿武者瞬間紅了眼。

    「幽月族的聖器!」

    六名沖向秦烈的太陰殿青年,突然尖叫一聲,眼中全部流露出貪婪的目光。

    「不錯,就是幽月族的聖器。」秦烈一笑,火上澆油地說道:「我就是在這件聖器的指引下,才能來到此處。」

    「呼!」

    一個黑漆漆的身影從遠方閃現。

    他身上的戰甲,如盛開的黑色妖花,一雙眼睛呈十字星形狀。

    ——正是前段時間和秦烈短暫交過手的修羅族納吉。

    近三米高的納吉,衣衫襤褸,戰甲上布滿裂痕,他似乎只是途經此地,眼見眾多人族太陰殿武者聚集在此,他本不欲久留,立即就要飛走。

    然而,等他看到秦烈也在,而且那些太陰殿的人族武者,明顯只是將秦烈當成目標以後,納吉嘿嘿怪笑著,突然停了下來。

    他睜著詭異的十字星眼睛,舔了舔嘴角,表情殘忍地看著秦烈和太陰殿的女性武者。

    另一邊,姬家的姬奇,左手上鮮血不斷滴落,也突然冒了出來。

    他一眼看到太陰殿的武者對秦烈就要動手。

    姬奇眉頭一皺,眼中流露出厭惡的表情,卻沒有出言多說什麼。

    此時,庄靜等人已忘乎所以,眼睛只看著秦烈,還有縮入月之晶核內的幽月族聖器,根本不知有人在遠處暗暗注視著他們。

    「有人求我要你們的命,對不住了。」秦烈淡然道。

    六名圍擊而來,從「月之晶核」內牽引出月能,將月能灌入手中彎刀的太陰殿武者,尚未來得及施展出太陰殿任何靈訣,突地身子一僵。

    六團白蒙蒙的霧氣將他們淹沒。

    霧氣中,鋒利的冰凌如絞肉機,形成了「岩冰風暴」。

    沒有將納吉絞成血肉碎末的「岩冰風暴」,將太陰殿武者吞沒之後,突然發生奇效。

    在鬼哭狼嚎的凄厲慘叫聲中,六個太陰殿武者,化為凍住的碎肉和晶瑩的血珠,不斷從霧氣內飛落。

    ……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