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九百七十四章 月之晶核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九百七十四章 月之晶核字體大小: A+
     

    秦烈乘坐著封魔碑,小心翼翼穿行於一個個虛空通道間,一顆心始終懸在半空。

    五個虛渾之靈,身上閃爍著五彩光芒,也時刻都在警惕著。

    自從踏入這片未知區域,他便緊張起來,總覺得兇險無處不在。

    事實……也的確如此。

    不知過了多久,他開始看到大量的古屍漂浮在空間中,那些古屍隸屬於不同種族,有古獸族的古獸,有近千米長的巨龍,還有修羅族的戰神,幽冥界的邪神,更有一些連他都不能一眼認出的種族生靈。

    眾多古屍,經過虛空亂流扭曲混亂之力的多年腐蝕,已沒有一絲一毫的價值。

    屍骸身上沒有一點點能量波動,就像是億萬年的朽木,彷彿稍稍碰觸一下,就會變成飛灰。

    然而,這些屍骸的出現,卻讓秦烈愈發不安。

    那些屍骸體型巨大,有的古獸雖已腐蝕的沒有一絲能量,可身上分明有著天然的紋絡。

    那意味著古獸已掌握了天地中某種力量的本源精髓。

    還有一些魂壇碎片,如灰白色的碎石,也靜靜懸浮在空中。

    五大虛渾之靈,有著「魂壇吞噬者」的稱呼,他們經過那些魂壇碎片時,竟沒有大肆吞吃。

    甚至於,秦烈從他們的靈魂中,感知到厭惡的情緒。

    這意味著那些魂壇碎片同樣沒有價值。

    各類太古生靈的屍骸,粉碎的魂壇,一個個虛空通道。恐怖的能量風暴。滅魂的罡風。流光碰撞的爆炸……這片空間遍布著未知之謎。

    秦烈,打足十二分精神,就在此地緩慢穿行。

    「呼呼呼!」

    一個黑魆魆的虛空通道內,突然傳來洶湧的波盪,那洞口如巨獸蠕動的嘴,給人一種極為詭異的感覺。

    就在這片區域穿行的秦烈,猛然停下,警惕地看向洞口。

    「嗚嗷!」

    一聲聲嘶吼咆哮。從洞口傳來,伴隨著飛濺的能量光芒。

    「咻!」

    數十秒后,一個渾身浴血的身影,從那虛空通道飛了出來。

    這是一個身高足足有三米,眼瞳為十字星形狀,皮膚生有天然角質甲殼般的修羅族族人。

    此人身披純黑戰甲,那戰甲一片片,如一朵詭異的黑色妖花在他胸口盛開。

    一滴滴鮮血,從那些花瓣般的黑色甲片上滑落,鮮血內充斥著狂亂暴虐的氣息。

    「唔!」

    他沖向虛空通道。一眼看到不遠處的秦烈,十字星般的眼瞳之中。突然閃出殘忍的光芒。

    「好一個鮮嫩的獵物!」

    猙獰怪笑著,這個修羅族的年青戰士,已轟然往秦烈掠來。

    霎那間,他胸口那朵妖花般的戰甲,一片片花瓣便化為鋒銳的利器。

    漫天黑色花瓣,像是幽幽彎刀,釋放出純黑的光芒,如花瓣落雨般向秦烈淹沒而來。

    靜坐在封魔碑上的秦烈,臉色平靜,皺眉看著漆黑花瓣的飄落。

    待到那些花瓣離他只有三米時,秦烈深幽的眼瞳之中,突然浮現一抹血腥之色。

    一個血淋琳的巨大利爪,如遠古凶獸的蹄足,在秦烈頭頂陡然凝鍊而出,瞬間抓向飄落的那些黑色花瓣。

    「嗤!嗤嗤嗤!」

    金屬碰擊的冰冷光澤,從黑色花瓣上幽幽閃現,一片片花瓣被泣血鬼爪劃過之後,上方都留下了明顯的抓痕。

    但黑色花瓣並沒有如預想般粉碎。

    秦烈禁不住輕咦一聲。

    那名年青的修羅族戰士,十字星般的眼睛深處,也浮現出驚異的光芒。

    「破碎境初期,竟然有此實力,還真是令人意外。」他嘀咕了一句,臉色變得愈發陰沉冷冽,「族老還真是沒有說錯,經過兩萬年的發展蛻變,人族……已變得絕不容小視了。」

    漫天飄落的黑色花瓣,突然間重聚起來,形成一朵碩大的黑色妖花。

    黑色妖花就高高懸在秦烈頭頂上方。

    突地,一股極為強力的吸吮力,從妖花之心釋放出來。

    秦烈沉落在魂湖內的真魂,在此刻倏然變得不受控制,如要被妖魔的巨口給吸出來。

    修羅族的年青戰士,咧開嘴,殘忍的舔了舔唇角,貪婪地說道:「聽說人族的血肉最為美味,今天終於可以嘗嘗了。」

    可就在他話音方落,他臉色驀地一變,竟禁不住尖叫起來。

    秦烈頭頂天靈蓋處,一團團雷霆閃電凝鍊,形成一片雷電之力狂暴的雷霆海洋。

    絲絲青幽電流,如逆向的瀑布,倒卷而上,洶湧沖入黑色妖花之心。

    妖花之中,那動蕩的狂亂靈魂,被「噼里啪啦」的雷霆閃電湧入,發出惡鬼痛泣的咆哮聲。

    妖花內的戰魂被瞬間重創!

    他再看秦烈之時,發現秦烈依然老神在在,端坐在一塊無字墓碑上一動不動,嘴角甚至還噙著淡然笑容。

    只是,秦烈的眼瞳,卻赤紅如血,如蘊藏著無窮無盡的殺戮和血腥。

    這個年青的修羅族,深深盯著秦烈,看了好一會兒,突然撇了撇嘴,嘀咕了一句,「看來這不是一個好獵物。」

    這般說著,他伸手一指,那黑色妖花就化為一道黑芒,重新隱沒向他。

    一閃后,黑色妖花又變成了黑色的戰甲,和他強壯的身影完美契合。

    他旋即轉身離開。

    當他意識到秦烈這個獵物,比想象中難纏,而他還沒有完全恢復過來,短時間無法解決戰鬥之後,便果斷放棄。

    「想走?」就在此時,秦烈笑了起來,「哪有那麼容易?」

    修羅族青年轉身之處。霜白寒霧陡然凝現。一塊塊乾冰般的冰棱如寒刀。瞬間交織成「岩冰風暴」。

    修羅族青年馬上發現他處在冰棱形成的風暴之中。

    「黑暗曼陀羅之刃!」

    十字星的眼瞳深處,突然迸射出怒意,他在原地旋轉起來。

    一片片黑色猙獰利刺,從他皮肉之中生長出來,讓他如變成一個巨大的刺蝟,渾身泛出冰冷的黑色金屬光澤。

    旋轉中,一道道黑暗邪光四射,將那片區域全然裹住。

    霎那間。秦烈已無法以肉眼看清那兒的場景,也看不到「岩冰風暴」中的修羅族青年,有沒有受傷重創。

    他只聽到刺耳的抨擊聲。

    「是你非要找死!」

    修羅族的青年,在那片黑暗之中,厲聲長嘯。

    彷彿他下一刻便要施展某種奇詭的邪術。

    然而,就在此時,他旁邊另外一個虛空通道之中,也傳來猛烈的空間波盪。

    在秦烈的驚異目光中,一道道身影從中竄出來,赫然也是一個個修羅族的族人。

    「納吉!」

    那些修羅族的戰士。倏一出來,便看到處在「岩冰風暴」中的那團黑暗。

    他們彷彿無視黑暗的阻隔。一眼就看出了內部的年青修羅族族人,就是他們的要找之人。

    「小子!算你運氣好!」

    被他們稱呼為「納吉」的修羅族青年,在黑暗中冷哼一聲,突然就化為一團飄忽的黑雲,急忙往遠處遁去。

    「追!他不顧族規,惡意殘殺同族,奪取進入的名額,罪該萬死!」

    十來個修羅族的戰士,怒嘯著,看也不看秦烈,直朝著那納吉追殺過去。

    秦烈呆愣的站在那兒,完全不知道怎麼一回事,不知道這些修羅族的族人,因何一進來就內鬥不止。

    「剛剛那些可是修羅族族人?」一個驚訝的聲音,從他身後傳來。

    秦烈猛地回頭。

    一個身穿青色古服的年青人族男子,滿身血跡,狼狽如乞丐一般,就那麼站著。

    這人正是姬奇。

    他一路前行,途中數次死裡逃生,到這裡已消耗了很多力量。

    所以,他在看到眾多修羅族族人,從一條空間通道走出,他還是小心潛藏著,生恐被發現。

    他並沒有料到那些後來的修羅族戰士,竟然沒有細心查探周邊,也沒有去管秦烈,而是徑直追向納吉。

    在修羅族族人全部離開之後,他才遠遠的前來,向秦烈問出心中疑惑。

    「你不是看見了?」秦烈瞥了他一眼,第一時間就認出他乃姬家族人,所以語氣還算是客氣。

    「離得遠,看的不甚清楚,他們全部從虛空通道而來?」姬奇問。

    「嗯。」秦烈點了點頭,便不欲多言,依然乘坐著封魔碑,繼續前行。

    姬奇滿心的疑惑,正想問問他的身份,卻發現他已迅速遠去。

    「明明是人族,可身上沒有任何的族徽和標誌,看起來不像是中央世界的那些黃金級勢力。但我應該是最先進來的人族,他……怎會還在我的前面?」姬奇百思不得其解,對秦烈的來歷也暗暗費解。

    撇下姬奇,秦烈在封魔碑的指引下,繼續往一個方向深入。

    又是不知過了多久。

    這天,封魔碑帶著秦烈,來到一塊碎裂的巨大晶體表面。

    那晶體數十里寬闊,彷彿是爆碎的魂壇,又像是某塊陸地的碎片,表層有著明亮的月光閃耀,神奇無比。

    到達此處,秦烈肩上的銀月印記,突然變得璀璨奪目。

    就連深藏在月淚內的器靈幽夜,也耗費靈魂能量,在那晶體表層凝成幽影出來。

    「月之晶核!」幽夜大呼小叫起來。

    月淚如九滴水滴,在他的呼叫聲中,水融入大海一般,融入了那巨大的晶體當中。

    頃刻間,秦烈肩上的銀月印記能量核心處,便有滔滔月之精華,如水銀般灌入進來。

    ……

    ps:呃,我真是嘴賤,每當叫嚷著第二天爆發,就一準兒有事,十次中八次,這次……又中了。大伯突然過來,要我陪著參考裝潢材料,於是,就逛了一下午,今天廢了~(未完待續。。)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