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九百七十二章 未知之地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九百七十二章 未知之地字體大小: A+
     

    「小友!煩請伸出援手,救我們一回!」

    風暴漩渦中,那人的靈魂念頭,如飄忽的絲線,不斷向外傳訊。

    狂暴的渦旋內,幾道身影的生命波動,每一秒都在迅速流逝著。

    「姬家……」

    眯著眼,秦烈暗暗思量,通過他獲取的消息,來判定姬家和秦家間的關係。

    姬家,秦家,敖家和陸家,乃靈域中央世界四大家族。

    姬家,一直都是人族最為古老的家族,在很長一段時間內,姬家都是各大家族之首。

    直到秦家橫空出世,慢慢地,才最終超越姬家。

    秦家遭受各方勢力聯手針對時,中央世界其餘八大頂尖黃金級勢力,除補天宮以外,姬家……也同樣保持沉默。

    姬家沒有和九重天等勢力對秦家落井下石。

    因為在中央世界,姬家和秦家的地界相隔極遠,所以至始至終,秦家和姬家都是井水不犯河水。

    雙方沒有恩怨,也沒有交情,秦家落難時,姬家未趁火打劫,但也沒伸出援手。

    兩個家族以前幾乎沒有什麼來往。

    「朋友!請救我們一命!」

    風暴漩渦中,那個姬家的族人,依然沒有放棄,還在以靈魂傳訊。

    秦烈坐在封魔碑上,皺著眉頭,沉吟了一會兒,終於試著回訊:「我要如何救你?」

    他的靈魂念頭,凝鍊起來,逸入風暴漩渦。

    一入其中,他靈魂生出被毒蜂狠狠蜇了一記的感覺,那一縷靈魂念頭也瞬間消散。

    他都不確定風暴漩渦內的姬家族人是否感知到了他的傳訊。

    「虛渾之靈!你身邊有虛渾之靈的氣息,他們可以解救我們!」那人急切回訊。

    秦烈愣了下,順勢看向五大虛渾之靈,以心神溝通。

    五個虛渾之靈「咿咿呀呀」點頭。

    「朋友!還請幫我們一把!」那人繼續哀求。

    心中仔細掂量了一下,秦烈向虛渾之靈傳訊。示意他們插手。

    隨後,他不顧封魔碑的扭動,硬生生將其收入空間戒。

    五大虛渾之靈,得到他的首肯以後。忽然向風暴漩渦飛去。

    在他眼中,五個虛渾之靈如化為五道鮮艷的流星,他們倏一落入風暴漩渦,那急劇旋轉蠕動的漩渦,便神奇地放緩速度。

    內部混亂扭曲的空間之力,如被看不見的神手,給逐漸的撥亂反正。

    風暴內各種要命的能量也都逐漸消停下來。

    「虛空亂流,虛渾之靈,莫不成……他們真的天生適應此地?」外面,秦烈獃獃看著虛渾之靈的傑作。也是暗暗驚奇。

    隨著風暴漩渦慢慢恢復狂亂的動靜,他也能看清楚內部的姬家族人,然後臉色微變。

    在那風暴漩渦內,有五個體型頎長,身穿青色古服。相貌俊朗的中年男子。

    五人皆端坐在魂壇之上。

    五人中,有一個竟擁有五層魂壇,剩下的四個人,竟然全部都是三層魂壇。

    他們的魂壇,像是以某種玉石築造而出,釋放出柔和的光芒,傳來令人心神寧靜安詳的氣息。

    秦烈看清楚他們的時候。五個姬家人,也同樣看到了他。

    姬堯端坐在五層魂壇之上,正謹慎地往風暴之外一點點挪動,他驚奇地望著秦烈,道:「小友,你……只有破碎境修為?」

    在風暴漩渦內。有著扭曲混亂的能量波動,將靈魂意識滲透出去,已經是他的極限。

    他之前也只是通過一縷魂念,看到秦烈年青的模樣,並不能在那種情況下將秦烈的境界都給洞察秋毫。

    如今風暴漩渦漸漸平靜下來。他猛地一看,發現秦烈只有破碎境初期修為,突然就呆住了。

    他身後四名姬家族人,也是滿臉驚詫,眼中都生出見鬼般的感覺。

    這裡是靈域外層虛空亂流,天地間最為兇險處之一,全部都是魂壇境界的他們,也遭受了不測風雲,差點全部魂飛魄散。

    一個區區破碎境初期武者,竟孤身一人在此地遊盪,這簡直就是匪夷所思的事情。

    他們驚訝時,秦烈眼中也是驚光閃爍,且下意識後退。

    他也沒料到風暴漩渦內的五名姬家族人,皆是魂壇境,為首的姬堯擁有五層魂壇,這是和魯茲一樣達到虛空境中期的絕世強者。

    他也緊張起來。

    而這時,姬堯五人已緩慢從風暴漩渦走出,再也不受那漩渦影響。

    「回來!」他以心神呼喚虛渾之靈。

    五大虛渾之靈,化為五道流光,倏地射回到身旁。

    虛渾之靈一離開,那風暴漩渦又狂暴起來,內部存在的某種天然奇陣,重新開始運轉。

    姬堯五人急忙遠離那個漩渦。

    秦烈沒有和姬堯多言,身旁環繞著五個虛渾之靈,突然就往封魔碑之前飛動的方向而去。

    一名虛空境,四名不滅境後期,這些姬家人實力太強,他不想過多交談。

    「他跑什麼?」

    五人中,年齡最小的姬熙,摸著頭,一臉的莫名其妙。

    「笨蛋!在虛空亂流,如果你是破碎境,但卻擁有五個虛渾之靈,突然碰到五個魂壇境界的強者,你怕不怕?」姬堯罵道。

    「可是他明明救了我們啊!」姬熙道。

    「虛空亂流內,太多人兇狠毒辣,眼中只有利益,沒有絲毫的感恩之心。」姬堯嘆了一口氣,說道:「他只有破碎境修為,竟然敢隨隨便便從風暴漩渦內救人,而且還不知道對方的境界層次,還真是膽大包天。」

    「他應該是初來虛空亂流。」一個名叫姬睿的姬家族人說道。

    他這麼一說,姬堯反應過來,點頭贊同:「不錯,只有什麼都不知的菜鳥,才會在虛空亂流還保留一絲仁慈。以他的境界來看,更應該是菜鳥中的菜鳥,這種力量層次也敢以本體到來,真是無知者無畏。」

    五名姬家人看著秦烈突然遠去。並沒有動身追趕,而是在評頭論足。

    「算了,由他去吧,真要留下他交談。反而會讓他緊張,會懷疑我們的目的。」姬堯笑了笑,說道:「以後要是有緣相見,我們如果能幫上他的忙,另外出手就是。」

    「茫茫虛空亂流,陌生人間一旦錯過,恐怕永遠再無相見的可能。」姬睿道。

    「也是。」姬堯深吸一口氣,生出大難不死必有後福的慶幸,「不管他了,我們重新確定方向。」

    這般說著。他取出羅盤般的靈器,凝神撥弄起來。

    其餘四個姬家族人交頭接耳的交談,也都是在感嘆,慶幸他們活了下來。

    過了一會兒,姬堯將羅盤收回。面色古怪地說道:「我們的目的地,也是那個方向。」

    他伸手一指。

    姬堯所知的方向,和秦烈的離開的方向,全然一致。

    「他在破碎境,我們只要以正常速度行進,也遲早會追上他。」姬睿乾笑了兩聲,「希望他不會誤會我們。」

    「誤會什麼?」姬熙又道。

    「誤會我們忘恩負義。特意追殺上來,要奪取他手中的虛渾之靈。」姬睿意味深長地說道。

    「我們姬家人可不屑干這個!」姬熙哼道。

    「就怕人家會誤會。」姬睿嘆了一口氣。

    「不管了,頂多解釋清楚,我們不能因為他刻意放緩速度。」姬堯皺眉,稍稍平復了一下心境,便下令:「出發!」

    五名姬家族人朝著秦烈飛馳的方向前行。

    ……

    一見從風暴漩渦內。走出的五個姬家族人,皆是魂壇強者,秦烈頭也不回,有多遠走多遠。

    他受天鬼族和東夷人暗算,被突然扯入虛空亂流。沒有絲毫的準備,沒有一點頭緒。

    他不知道該如何重返靈域,所以只能依仗封魔碑,跟隨封魔碑的動靜。

    本來,他將五名姬家人救出來,是希望能通過姬家族人,找到返回靈域的方法。

    他沒料到猛地冒出五名魂壇境。

    看到五個魂壇,他就打消了交談念頭,生怕多逗留一刻,會給自己惹來殺身之禍。

    「真是晦氣。」他暗罵。

    重新取出封魔碑,他又靜坐在上面,繼續遊盪在虛空亂流。

    封魔碑如輕舟穿梭在深海,帶著他,直往一個未知之地而去。

    時間匆匆,又是一段時間過去,這一天他突然再次從修鍊中醒來。

    他感知到了五個虛渾之靈的緊張……

    身下的封魔碑,另一面碑面延伸出來的七道神光,也變得璀璨奪目,並不斷抖動著。

    凝神看向前方,他靈魂中都傳來心悸不安,似本能覺察到兇險。

    只見一個個吞沒姬家人的風暴漩渦,一簇簇蠕動在前方,像是巨大的燈籠。

    其中,還有一條條明亮的空間縫隙,如蛛網交織,從中傳出能切割所有生靈血肉的鋒利光芒。

    不少黑乎乎的甬道,如妖魔張開的血盆大口,在那片區域晃悠著,像是在伺機吞食血肉。

    「虛空通道!」秦烈臉色一變。

    他很清楚地知道,那些黑糊糊的甬道,皆是一個個虛空通道。

    只是,他不知道那些虛空通道通往何處,也不知道內部有著什麼。

    但他從那些甬道內感覺到了危險。

    而此時,一直狂馳的封魔碑,也終於放緩速度,卻分明帶著他往內部深入。

    這讓他全身每一個毛孔都緊張起來。

    ……

    ps:弱弱地求下月票,明天三更回報~~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