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九百六十九章 死裡逃生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九百六十九章 死裡逃生字體大小: A+
     

    那一支箭,還沒有徹底凝成時,秦烈看向那隻箭的眼睛,已隱隱刺痛。

    從箭上釋放出來的光芒,凌厲到令人不敢直視,如最為鋒利的刀刃,寒光冷冽。

    森野手中的弓,還有箭,皆是由他眼中的光芒匯聚而成。

    他持箭的手,如乾屍的枯手,灰白色,沒有絲毫光澤,像是瞬間被抽離了所有生命精氣。

    這一刻,他兩手內的生命之力,如全部融入光箭之中。

    秦烈生出強烈的危機感。

    不需要以憤怒激發,他血脈陡然沸騰,無數肉眼不可見的火焰神文,突然侵入識海。

    識海中,九股凌厲的力量,被那些火焰神文猛地裹住。

    火焰神文之中,另外一種「銀線天蛇」的本源天賦——腐蝕,忽然間發作。

    一枚枚蒼白古字,暗藏著天地間神秘的「腐蝕」奧妙,從火焰神文內閃爍而出。

    九股在他腦海活動的力量,在那「腐蝕」天賦的消融之下,一下子化為虛無。

    正做出彎弓射箭動作的森野,眼瞳內異芒一閃,肩膀不自禁的抖動起來。

    那支光芒刺的人眼睛都不敢看的光箭,箭尖不斷顫抖,如無法精準鎖定秦烈的方向。

    也在此時,秦烈一點眉心,喝道:「出來!」

    除火靈之外,雷靈,水靈,土靈,木靈,金靈,化為五束色澤鮮艷的光芒,從鎮魂珠內飛逸而出。

    秦烈一個念頭傳達。

    頃刻間,五大虛渾之靈,便朝著旁邊那些東夷人魂壇強者飛去。

    「速速收回魂壇!」

    柯禺勃然變色,似知道虛渾之靈的厲害,大聲尖叫。

    三大部落的東夷人不滅境武者,有人剛剛將魂壇釋放,一看「魂壇吞噬者」浮現,趕緊咬破了舌尖。也要第一時間將魂壇重新收入識海。

    喚出虛渾之靈以後,秦烈稍稍放下心,旋即將全部注意力落在森野身上。

    他前段時間才見識到融合血之始祖后血厲的強大,今日的森野,也是當年神葬場的受益者,也得到了箭神先祖的殘魂呼應,以靈魂和逝去的箭神融合。

    森野即便只能發揮出箭神十分之一的實力。也至少有著涅槃境的力量,這絕對不容小視。

    他已做好隨時喚出「月淚」作戰的準備。

    「嗤嗤嗤!嗤嗤!」

    森野手持的光箭,抖動了一番,如終於瞄準目標。

    「咻!」

    那一支光箭射出,森野體內的生命精氣,如被抽離了三成。突然變得死氣沉沉。

    那支箭卻變得如閃電般璀璨奪目!

    從箭矢內,傳來如汪洋大海般的濃烈生命波動,那種滂湃的氣息,令秦烈都心神驚變。

    他毫不猶豫喚出月淚!

    炎炎日光下,月淚如星辰從他肩上飛逝出來,神奇地凝成一面月光盾牌。

    盾牌就擋在他身前一米處。

    森野射出的光箭,氣勢恐怖。璀璨耀眼,速度卻並不是極快。

    那隻箭在前行之中,和滅日弓射出的箭矢一樣,似不斷從虛空亂流中吸取了混亂之力。

    彷彿,它越是緩慢,吸收的混亂之力將會越狂暴,威力也就越驚人。

    「噼里啪啦!」

    光箭快要抵達月淚凝成的盾牌之前,變的如蝸牛般緩慢。可光箭上凝鍊的狂暴力量,卻讓周邊空間發生著恐怖爆炸。

    突地,光箭陡然消失,一個黑魆魆的空間洞穴凝現出來。

    空間洞穴如布袋般猛地罩向秦烈。

    森野立即嘿嘿怪笑起來。

    「不好!」塔特臉色巨變。

    他在和一名赤夷族魂壇強者交手之際,還分心觀察著秦烈,準備隨時支援。

    當他看到秦烈動用了神器「月淚」,忽然放下心來。不準備插手。

    然而,就在那支光箭即將撞擊到「月淚」凝成的盾牌時,附在光箭上的狂暴力量,竟令空間炸碎。

    一個空間洞穴憑空浮現出來。

    一直注意著那邊變化的塔特。在那空間洞穴之中,分明察覺到天鬼族的靈魂氣息。

    一連串念頭,電光火石間,在他腦海中過了一遍,他馬上意識到一件事——銷聲匿跡的鬼族和東夷人有了勾結!

    「有天鬼族賢者暗中幫助東夷人!」塔特大叫。

    此言一出,炎魔,艾迪和魯茲等人,都猛地反應過來。

    眾人齊齊看向秦烈。

    只見那大口袋般的空間洞穴,這時候,如惡魔之口,將秦烈連帶著「月淚」凝成的盾牌,已全部吞沒進去。

    無數細細密密的空間裂縫,從那空間洞穴周邊蔓延而出,如猙獰的蜘蛛網一般。

    那片區域,不斷湧現狂暴慌亂的波動,有一道道空間利刃,像是彎刀般朝八方切割。

    秦烈,還有「月淚」盾牌,則是一點點往空間洞穴消失。

    「桀桀!秦烈,我看你進入空間亂流域以後,如何躲過我們天鬼族的追殺!」一個尖利刺耳的聲音,從那空間洞穴內傳來,曾經和天鬼族交戰過的艾迪、唐北斗,只聽聲音就知道這是天鬼族的馬修。

    他們全部生出大事不妙的感覺。

    誰也沒有預料到,在暴亂之地銷聲匿跡的鬼族,竟和東夷人勾結在一起。

    東夷人朝著天戮大陸入侵時,一直不慌不忙,不緊不慢,從未顯現出那怕一點和鬼族有聯繫的徵兆。

    直到此刻,森野以箭神先祖的遺骸,朝著秦烈射出一支光箭。

    光箭不斷吸收空間混亂之力,速度越來越慢,在最終射到秦烈之前,光箭如破開空間甬道,天鬼族的馬修也隨之浮現。

    「先救秦烈!」

    塔特,艾迪,還有尤莉亞等人,第一時間棄下對手,全力沖向那空間洞穴口。

    空間洞口處,秦烈的身影,如被看不見的繩索纏繞著,被一點點扯入空間亂流。

    那洞口也在逐漸收縮著。

    「六階血脈,燃燒!蛻變!」

    不由自主往空間亂流淪陷的秦烈,至此關鍵時刻,竭盡全力催發血脈。

    一頭長發不斷瘋漲,變成鮮紅如血的顏色,眼瞳也如血滴般赤紅。

    骨骼噼啪爆響著,他軀體驟然變得雄壯如山,一簇簇火焰神文從渾身毛孔飄逸出來,湧現出焚滅天地的恐怖力量。

    「嗚嗚!」

    在流光飛逝的未知空間夾縫,秦烈什麼也看不清,卻聽到了馬修的痛苦"shenyin"。

    他很清楚,馬修體內也被烙著烈焰印記,他的血脈越強大,離他近的馬修,就會被烈焰印記傷的越厲害。

    「森野!射他!繼續射他!」迪飛放聲大叫。

    他也取出赤紅色的弓箭,在叫喊的同時,朝著空間洞穴的方向射箭。

    然而,那一支支由迪飛射出的箭矢,一靠近秦烈身旁的空間混亂之地,就突然失去了準星。

    隨後,那些箭矢,以流星一般的速度,被瞬間吸入空間洞穴。

    秦烈,則是在洞口苦苦掙扎著,還在和空間吸力抗衡,試圖等到唐北斗眾人伸出援手。

    「你走不掉的!」馬修鬼哭狼嚎的尖叫聲,從流光閃爍的未知區域傳來。

    一股無法抗衡的巨力,突然湧向全身,秦烈再也不能抵禦,一頭栽入空間亂流。

    幾乎同時,和他心神互通的五大虛渾之靈,已唐北斗、塔特都不可企及的速度,化為五束流光,就在那空間洞口閉合之前一閃而逝。

    「呼!」

    秦烈和虛渾之靈,穿過空間洞口,突然就在天地間最為兇險可怖的虛空亂流中現身。

    他沒有時間打量周邊,只看著離他彷彿極近的一個黑糊糊漩渦之中,有個火影在掙扎著,閃爍著耀眼的光芒。

    他從那些火光之中,看出了烈焰家族禁錮神文,立即就確定那是馬修。

    顯然,在他全力激發六階血脈之後,天鬼族的馬修遭受烈焰印記的反噬,自身陷入了很大的麻煩當中。

    他趕緊回頭看向身後,身後,也是無數一閃而逝的流光,再也看不見空間洞穴的痕迹。

    他立即意識到他想要重返那片海域已經是痴人說夢。

    而馬修,一旦忍受住烈焰印記的燃燒,亦或者讓另外一個天鬼族的大賢者趕來,他就必死無疑。

    他知道他絕不能在此地逗留太久!

    自知已被東夷人和天鬼族聯手暗算到,他就沒有再看馬修一眼,隨意尋了一個方向,便以最快速度沖了過去。

    他要在馬修從烈焰印記的刺痛中掙脫之後,不能搜查到他,不能將他迅速擊殺。

    ……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