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九百六十八章 箭神遺骨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九百六十八章 箭神遺骨字體大小: A+
     

    「炎魔!」

    東夷人一看到唐北斗衝天而起,紛紛驚叫起來,最前的那些老者面色瞬間深沉下來。

    唐北斗在東夷人眼中,果然是絕世魔頭,讓他們心情都緊張起來。

    秦烈凝神細看,發現十來個東夷老者,從人群中走了出來。

    為首一人,身穿一件黑羽毛編成的蓑衣,身形枯瘦,臉色乾癟,一雙眼睛如蒼鷹般銳利。

    「唐北斗!你怎會在此?」他以尖利的聲音叫道。

    「這人是誰?」秦烈隨口一問。

    「黑夷部落的族老,柯禺,他擁有三層魂壇。」珈玥低聲道。

    「我乃炎日島的人,而幻魔宗可是我們炎日島最為堅實的盟友,你們膽敢對幻魔宗的海島燒殺搶掠,分明是沒有將我們炎日島放在眼中!」唐北斗咧開嘴,狂笑兩聲,又道:「聽說你們東夷人從神葬場內,得到了一把滅日弓,對吧?這把弓箭的名字,我們島主很不喜歡,只要你們立即將這把弓箭當著我們島主的面折斷,我就允許你們滾回東夷!」

    此言一出,東夷人三大部落的族人,立即勃然大怒,沖著唐北斗大聲咒罵。

    就連珈玥也是恨恨地瞪了唐北斗一眼。

    秦烈搖了搖頭,啞然失笑,也被唐北斗對東夷人的跋扈給驚訝了。

    他和唐北斗其實並沒有太深的接觸,只知道此人脾氣火爆,一言不發就可能大開殺戒。

    今天,看著唐北斗對東夷人的這番吆喝,他馬上知道東夷人為何對唐北斗恨之入骨了。

    滅日弓乃箭神當年手持的神弓,也是東夷人在神葬場的最大收穫,對他們有著特殊意義。

    唐北斗要東夷人折斷滅日弓,分明就是侮辱東夷人。

    「好你個唐北斗!拿到滅日弓以後,我們還專門去東方火獄找過你,沒料到你躲藏在炎日島!」黑夷部落的柯禺。怒極反笑,「如此甚好!」

    這般說著,他直接張開滅日弓,一支銀燦燦的箭矢已搭了上去。

    霎那間,秦烈便感覺到天地間的靈氣流動,有了不同尋常的變化。

    在他的靈魂感知中,他能感覺到周邊方圓百里內。大量的天地靈氣往滅日弓匯聚。

    那支銀燦燦的箭矢也亮的令人不敢直視。

    「咻!」

    箭矢突地破空而出。

    在秦烈眼中,那隻箭如一束炫目的銀色流星,從天外星海飛逝而來。

    一條條細密的空間裂紋,在箭矢飛馳過程中,不斷閃現出來。

    從空間縫隙內,隱隱有異光被那支銀亮箭矢吸引。突然就融入箭內。

    「這支箭竟從空間亂流內吸納混亂之力!」塔特臉色微變。

    秦烈也悚然動容。

    最後,他看到唐北斗所在的空間,如落地破碎的鏡子,出現一片片晶面碎片。

    那支流星般的箭矢,在詭異的晶面碎片內穿梭而過,就在唐北斗胸前炸開。

    一團橘紅色烈焰,從那片空間爆炸出來。驚天的熱量湧向八方。

    唐北斗的怒喝聲,在漫天火焰濺射時,突然傳了出來。

    「轟轟轟!」

    更多的爆鳴,光芒衝擊聲,在唐北斗身邊不迭爆開。

    許久后,驚天動地的聲響,才漸漸平息下來。

    火焰慢慢散開,唐北斗重新浮現出來。以兩隻手緊握著那支銀色的箭。

    箭尖已刺入他胸口幾寸。

    他握著那隻箭的兩隻手,一根根青筋暴起,掌心內隱隱有鮮血滴落。

    「不錯,這支通過滅日弓射出的箭,很夠勁!」他眼睛兇狠地瞪著柯禺,咧開嘴,突然猙獰笑了起來。「可惜還是殺不了我!」

    滔天的火焰從他體內湧現出來,他如置身在烈焰火海,咆哮著往東夷人衝殺而來。

    「射!給我射死他!」柯禺大叫。

    下方海島上,秦烈眯著眼。沖高宇說道:「你和珈玥留下來。」

    「不!我也要斬殺這些傢伙!」高宇搖頭。

    「別!」珈玥急忙阻止,「那些人當中,也有我白夷部落的,他們如果死了太多,將來……我父母恐怕再也回不去了。」

    高宇陰沉著臉,想了一下,才止住了身勢。

    而此時,秦烈,雨凌薇,還有塔特都往東夷人飛去。

    「角魔族的八角戰士!」

    「兩個三層魂壇的暗影族族人!」

    「幻魔宗的雨凌薇!」

    東夷人中,傳來一個個驚呼聲,眼看塔特,艾迪和尤莉亞走出,還有雨凌薇,都紛紛釋放出魂壇,他們都是臉色大變。

    「森野!咦,還有迪飛!好久不見了啊!」秦烈長笑道。

    在這些東夷人當中,他看到了黑夷部落的青年翹楚森野,還有赤夷部落的迪飛,這讓他暗暗高興起來。

    當年,他和森野、迪飛交過手,並沒有佔到太大便宜。

    他在雷電淵潭的時候,還被森野率領黑夷部落的族人,追殺了一段時間。

    隔了這麼久,他在這片海域,突然碰到森野和迪飛,一下子就興奮起來。

    「來來來,我戰你們兩個。」他伸出手,分別點向森野和迪飛,笑道:「當年在神葬場的時候,沒有能斬殺你們,讓你們將箭神遺骨和滅日弓帶回了東夷,是我的失誤。今天,我就彌補當年的失誤,將你們這兩個東夷人的未來領袖給抹殺了。」

    「你比以前狂妄了很多。」森野冷聲道。

    「就你這樣的傢伙,竟然能夠在暴亂之地變成一方霸主,看來暴亂之地的確沒落了。」迪飛眼中流露出輕藐之色,「既然如此,就讓我們東夷人,將暴亂之地重新分配一下吧。」

    兩人這般說著,已主動迎了上來,堵在秦烈身前。

    多年後,秦烈從通幽境踏入破碎境初期,可森野和迪飛兩人,雖然也是天賦不凡,卻僅僅只是如意境後期而已。

    迪飛更是在過來前半月才剛剛突破到如意境後期。

    他們兩人,是因為從神葬場內帶回了箭神遺骨和滅日弓,從而被各自的部落精心栽培,耗費了眾多稀世靈材,才有今天的境界。

    只不過,在今時今日的秦烈眼中,只有如意境後期的兩人根本不值一提。

    「九雷轟!」

    揮舞著雷魄刀,凝鍊出九個閃電雷球,雷球釋放出炫目電芒,分別撞向兩人。

    「轟轟……」

    震天動地的雷音,炸的兩人耳膜隱隱生痛,就連眼睛都有些模糊。

    他們立即意識到,秦烈比他們所遇到的破碎境武者,強大了太多太多。

    迪飛瞬間暴退。

    他知道自己絕非秦烈之敵,若是還敢前來,只有死路一條。

    森野略一遲疑,突然間怪嘯起來,在嘯聲中,他喚出箭神遺骨。

    旋即,森野的身子,如失去了靈魂,一下子變得死氣沉沉。

    反倒是箭神遺骨,眼皮子動了動,倏地睜開了眼睛。

    「葬神之地時,我得到了箭神遺骨的認可,和箭神殘魂有了靈魂呼應。」看著秦烈,靈魂入駐箭神之身的森野,說道:「和血厲融合血之始祖一樣,我森野,也得到了箭神老祖的衣缽和魂體!」

    一支支銀色箭矢,由精純的力量凝鍊而成,從他眼瞳內射出。

    秦烈轟來的雷電球被銀色小箭瞬間炸碎。

    同時,九股凌厲的力量,也順著他寄托在雷電球內的魂絲,直刺向他腦海。

    猝不及防之下,秦烈腦海刺痛無比,如被箭矢給鑽入魂湖,突覺頭疼欲裂。

    他夢哼一聲,不由自主地往後疾飛,趕緊凝鍊精神意志,將進入腦海的九股利箭力量轟碎。

    「還當你多麼厲害,沒料到也不過如此!」森野冷笑著,突然做出彎弓射箭的動作。

    一支如能蝕骨滅魂的箭矢,由森野眼中的光芒凝成,如鎖定了秦烈的靈魂識海,蓄勢待發。

    ……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