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九百六十七章 邪神之謎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九百六十七章 邪神之謎字體大小: A+
     

    艾迪和尤莉亞都是暗影族族人。

    塔特雖然乃角魔族族人,但他和庫洛等人並不是同一族部,所以他對高宇也幾乎沒有了解。

    他們並不知道,高宇曾去過幽冥界,並在庫洛的那個角魔族族部,在供奉邪神的山脈內,獲得過邪神傳承。

    他們更加不知高宇小時候得到的鬼臉戒,內部存在的法決,便來源於邪神。

    至始至終,高宇所修鍊的法決,都乃幽冥界邪神的力量體系。

    所以他身上有著最純粹的邪神氣息。

    在塔特三人驚異的目光下,高宇將那具邪神收起,和珈玥一起也坐上六棱戰車。

    「最近的海島在哪個方向?」秦烈隨口一問。

    唐北斗伸手指向一處。

    六棱戰車旋即呼嘯而起。

    戰車上,塔特,艾迪,還有尤莉亞,都深深打量著高宇。

    他們眼中有著濃濃疑惑。

    然而,這時候秦烈一直和高宇講話,談論著雙方經歷。

    珈玥眼睛閃爍著,一會兒看看唐北斗,一會兒看看雨凌薇,臉色很怪異。

    她曾是白夷族的明珠,自然識得唐北斗和幻魔宗的宗主,「炎魔」唐北斗在東夷人那邊可謂是惡名遠揚,提起他的名字,東夷人的孩童都會嚇的不敢哭泣。

    黑夷部落,赤夷部落,白夷部落很多族老,都對唐北斗進行過圍剿。

    可惜卻屢屢失敗。

    每隔一段時間,唐北斗便會從東方火獄過來,在東夷人地界活動一番。

    很多東夷人會被脾氣火爆的唐北斗所殺。

    在東夷人眼中,唐北斗就是惡魔,讓他們即憎惡,又恐懼。

    如今,珈玥得知這個東夷人眼中的惡魔,竟然就是炎日島的武者,當真是五味交雜。

    「炎魔。炎日島,都帶著炎字,果然是一道兒的。」珈玥心中嘀咕。

    隨後,她又注意到幻魔宗的雨凌薇。始終耐心聽著秦烈和高宇談論,沒有一絲一毫的不耐。

    她甚至從雨凌薇的眼中看到一絲隱諱的敬意……

    這個發現讓她更是吃驚。

    她還記得神葬場的時候,秦烈只是通幽境的修為,身後並沒有強大勢力撐腰,在暴亂之地也沒有根基底蘊。

    數年後,高宇這個朋友,竟然真的就成了暴亂之地一方豪雄,這讓她生出不真實的感覺。

    在珈玥神情迷惑的時候,六棱戰車降臨在一個灰色海島,島上隨時可見亂石。沒有一株植物,也沒有任何蟲豸和小獸。

    「我們就在這裡,靜候東夷人的到來。」秦烈從六棱戰車走下來,咧開嘴,笑著說道:「高宇。我以前當你要在東夷那邊發展,便只能祝福。現在你在東夷呆不下去了,要不……來炎日島吧。婷玉,思琪,還有姚泰大師,他們如今都在炎日島,這都是你熟悉的人。你覺得呢?」

    秦烈正式提出邀請。

    然而,不等高宇答應下來,塔特三人著急了。

    「不,不應該這樣。」塔特急忙喝道。

    秦烈莫名其妙地看向他。

    暗影族的艾迪,深吸一口氣,鄭重地說道:「他最好能夠在幽冥大陸!」

    尤莉亞也是重重點頭。「幽冥大陸才是最適合他的地界!」

    秦烈皺眉。

    「請問一下,剛剛……那個邪神可是來源於神葬場?」塔特深深看向高宇。

    高宇點頭,指了指秦烈,神情冷淡,「我們當時都在神葬場。這一具邪神遺骸,就是在葬神之地發現的。」

    塔特眼睛一亮,然後輕咳了兩聲,隨意地看了雨凌薇等人一眼。

    秦烈意味過來,說道:「雨宗主,還請稍稍迴避一下。」

    「好。」雨凌薇轉身走遠。

    唐北斗,盧毅,還有澹邈,都在秦烈的示意下從這兒離開。

    塔特又看向珈玥。

    他信得過秦烈和高宇,卻信不過分明是東夷人的珈玥,所以希望珈玥也主動離開。

    珈玥也抽身要走。

    就在此時,高宇伸手,一把抓住她的手臂,看著塔特,說道:「她是我妻子。」

    塔特遲疑了一下,點了點頭。

    珈玥反握緊高宇,嘴角噙著一絲喜色,臉上有著嬌羞的笑意。

    「剛剛那具邪神……不是分身,而是邪神的本體。」塔特突然道。

    艾迪和尤莉亞都突然激動起來。

    此言一出,秦烈率先驚叫起來,「不對啊,在三千年之前,五尊邪神不是都隕滅了嗎?」

    就連高宇本人也是一臉茫然之色。

    顯然,對於這具邪神軀體,他應該也沒有全部挖掘出奧妙。

    「三千年的五尊邪神,並非幽冥界邪神的全部。在陰冥族的歷史上,不是僅僅只有五人血脈突破到十階,蛻變成邪神。」塔特臉色肅然,「那五尊被轟殺的邪神,只是最近這個時代,陰冥族僅存的五尊邪神。兩萬年前,我們幽冥界也曾力抗神族,那個時代也有不少邪神無比強大,曾經作為主力和神族正面交鋒。」

    「你是說,這一尊邪神……是當年和神族交戰的其中一個?」秦烈震驚道。

    塔特重重點頭,說道:「而且還是本體!」

    「他和我們曾經在角魔族所見的一尊邪神分身,體形,外貌,似乎並沒有太大的區別啊?」秦烈又道。

    當年,在庫洛族部的魔神山脈,秦烈所見的一尊邪神,也是背生雙翼,也是頭生猙獰彎角。

    「血脈的天賦如果相似,將來在血脈突破十階,蛻變成邪神之後的樣子也會差不多,這很正常。」塔特繼續解釋,「我們供奉在一座座魔神山脈的五尊邪神,其實是五種陰冥族血脈,在突破到十階后蛻變的總體模樣。」

    秦烈突然明白過來。

    陰冥族的血脈,突破到十階,蛻變成邪神之後,幾乎都是那五尊邪神的模樣。

    這是血脈一開始就註定的。

    如此說來,幽冥界各大強族供奉的五尊邪神,並不僅僅只是三千年那五尊邪神,而是歷史上五種血脈形成的所有邪神!

    「這麼說,將來語詩,萱萱,還有凌峰突破到十階血脈,也會變成那五人的模樣?」秦烈愕然。

    「不,凌家的兩位小姐,血脈都比較奇特,將來突破到十階后,應該會發生變化。」塔特搖了搖頭,道:「那個凌峰,還有其他的凌家族人,沒意外的話,若能突破到十階,可能……就是那些山脈內邪神的樣子。」

    「你……從邪神身上獲取了什麼?」

    這時候,尤莉亞深深看向高宇,表情非常凝重地問道。

    她眼神顯得非常激動興奮。

    高宇持有的邪神,乃是兩萬年前和神族交戰後,被殺死後丟在葬神之地,以供血肉豐碑吸取血肉精氣,來助神族迅速恢復血脈力量的。

    那個時代的邪神,比三千年前被補天宮滅殺的五尊,還要強大一籌。

    而且還是一尊本體!

    「他雖然隕滅了,軀體內依然蘊藏著龐大的力量,我就是通過這些力量,才從白夷部落逃離出來。」高宇沉吟了一下,說道:「從他體內,我獲得了一些凌亂的傳承,還有記憶碎片。另外,我還得到一種法決,等我突破到涅槃境,我的靈魂應該能入駐他的軀體,將他生前小部分力量釋放出來。」

    「你不應該留在炎日島,跟我們回幽冥大陸吧?在那兒,戈登大人,格雷大人,還有魯茲大人,會教導你利用這尊邪神的方法。還有,我們幽冥界的許多聖典,也會促成你更好的掌握傳承!」塔特喝道。

    「秦烈,他去了幽冥大陸,對他的將來會有更大幫助。」尤莉亞勸說。

    高宇費解地看向秦烈,他被塔特三人一番話說的雲里霧裡,心亂如麻,也不知如何是好。

    秦烈一笑,說道:「事情結束后,你去幽冥大陸吧,凌家人都在,你也知道我和凌家是什麼關係。」

    高宇想了一下,說道:「我去那邊看看再說。」

    他怕珈玥無法適應那邊的環境。

    「也好。」秦烈點頭。

    「秦烈!東夷人快來了!」唐北斗在海島一角叫嚷,「他們好像能鎖定那兩個小傢伙的位置。」

    秦烈皺眉看向珈玥。

    「神葬場結束后,我們得到了箭神遺骨,還有滅日弓。那滅日弓……能知道我的位置,所以我們不論如何逃,都無法逃過他們的耳目。」珈玥苦笑。

    「滅日弓?」唐北斗咧開嘴,怪笑起來,「秦烈,我們是炎日島,人家持著滅日弓,這分明就是奔著我們來的啊。」

    他和東夷人結緣很深,對東夷人沒一點好感,這番話明顯是要挑起秦烈的怒火。

    「唐老,不用你唆使,他們要對高宇下手,我自然不會袖手旁觀。」秦烈嘿嘿笑道。

    「哈哈,那就好,那就好。」唐北斗大笑,「我從東方火獄回來后,已經很久沒有找東夷人麻煩了,正覺得渾身不舒服,沒想到他們竟然萬里迢迢送上門來!」

    講話時,遠方天空,便見東夷人的鳥禽形狀的戰車,還有大型的飛行靈器,已漸漸浮現出來。

    唐北斗仰天大笑,渾身火焰洶洶,率先衝上天空。

    「炎魔!」

    「是炎魔!」

    東夷人中,猛地傳來驚懼的叫嚷聲,那些戰車的陣形也突然亂了起來。

    ……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