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九百六十二章 殘酷現實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九百六十二章 殘酷現實字體大小: A+
     

    「東夷人來勢洶洶,沿途將我們統領的那些海島,全部搶掠一空,情況不太妙啊。」

    幻魔宗,一名涅槃境的老嫗,滿臉層層疊疊的皺褶,憂心忡忡地向雨凌薇彙報。

    「裘姨,黑巫教那邊可有動靜?」雨凌薇驚亂道。

    幻魔宗的大殿中,數名涅槃境武者聚集,皆是臉色凝重,眼中愁雲密布。

    今時今日的幻魔宗,失去了三層魂壇的嵇青鵬,余通被殺,楚妙丹和聞濱也被炎日島所滅,這導致宗門中魂壇強者只剩下雨凌薇一人。

    這讓雨凌薇覺得力不從心。

    值此艱難時刻,東夷人突地入侵,令她覺得前途充滿了未知兇險。

    「黑巫教沒有任何動作。」被雨凌薇稱呼為「裘姨」的老嫗,名叫裘惠麗,她深深嘆息一聲,說道:「自從上次炎日島、血厲還有姜鑄哲聯手,將三大家族族長滅殺,令聞濱等叛逆當場身亡以後,黑巫教便龜縮起來,連教內的大門都不出。黑巫教算是被秦烈他們打怕了,他們在東邊的那些海島,分明是被放棄了。」

    「那些海島放棄也未必就能滿足東夷人的胃口。」雨凌薇神情沉重。

    「東夷人的目標,很有可能是天戮大陸,我們和黑巫教……都會被他們衝殺。」裘惠麗也是一臉無奈。

    黑巫教和幻魔宗經過暴亂之地這場變故,損傷皆是慘痛無比,如今鬼族銷聲匿跡。以東夷人的脾性,自當不會放過這個千載難逢的機會。

    雨凌薇和裘惠麗都很清楚。東夷人追殺叛徒的說法,僅僅只是一個冠冕堂皇的借口罷了。

    「宗主,恕我直言,以我們現今的力量……絕非東夷人之敵。」裘惠麗猶豫了一下,還是決定實話實話。

    「據我所知,神葬場爆碎后,東夷人得到了箭神遺骸,還有滅日弓。在我們被三大鬼族攪的天翻地覆的時候。東夷人藉助於箭神遺骨,還有滅日弓,反而提升了實力。」

    「東夷人的三大部落,都是白銀級勢力,這三個白銀級勢力聯手,我們以前和黑巫教應付起來都很困難,現在此消彼長之下。就更加不是對手了。」

    「裘姨的意思是?」雨凌薇問道。

    裘惠麗苦澀一笑,「雖然有些難為情,但我們……還是需要請求血煞宗伸出援手。」

    雨凌薇幽幽一嘆,「我們已麻煩他們很多。」

    「那也沒辦法。」裘惠麗攤開手,無奈地說道:「不然,幻魔宗還是可能會被滅掉。」

    「我試試吧。」雨凌薇被迫點頭。

    隨後。她便藉助於幻魔宗的大型空間傳送陣,直接降臨天滅大陸的血雲山脈。

    血雲山脈如今正忙的熱火朝天,眾多血煞宗的武者,歷經千年時間,重返血雲山脈以後。開始了重建之路。

    入目所見,到處都是新建的恢宏宮殿。一道道身穿血衣的影子在天空飛逝著。

    雨凌薇現身後,不久,雪驀炎便親自而來,領著她去見沫靈夜。

    她在一個血雲濃厚的山谷中,見到了沫靈夜,開門見山說明來意。

    谷內,漠峻,蒙奉,還有洪博文都在,聽到她的請求后,血煞十老都沉默起來。

    沫靈夜也是輕輕皺起眉頭。

    「姐姐,是不是……讓你為難了?」雨凌薇心中有些不安。

    「你血大哥人在血之絕地閉關,短時間……恐怕不能出手。」沫靈夜眼中滿是苦意,「你我雖不是親姐妹,卻比親姐妹還親。我也不瞞你,他上次在黑巫教和姜鑄哲聯手,殺了不少黑巫教的教徒,回來后便性情大變,有些喜怒無常。我們其實都知道,他太過於急切的融合血之始祖遺骸,已遭受了血祖殘魂碎念的反噬。」

    雨凌薇微微變色。

    「沫嫂子和驀炎廢了很大功夫,才讓他平靜下來,死勸活勸讓他呆在血之絕地平復心境,心魔不除讓他不要出來。」漠峻插話,「他現在情況很危險,心魔不除前,若是再次出手……後果不堪設想。」

    谷內,沫靈夜和漠峻等人都是臉色凝重至極。

    雨凌薇也意識到了形勢的嚴峻。

    「這樣吧,我看看……姜鑄哲方不方便出手。」沫靈夜道。

    雨凌薇精神微振,輕聲道:「謝謝姐姐。」

    「你我不用說客氣話,我也只是試試,成不成不敢打包票。」沫靈夜取出一塊血光熠熠的晶石,也不避諱雨凌薇,當著她的面,便以心神音訊溝通姜鑄哲。

    雨凌薇以期待地眼神看向她。

    姜鑄哲如今在暴亂之地名聲很響亮,身邊高手如雲,還有眾多詭異屍妖可用,若是他肯出面,幻魔宗在應付東夷人上也不會那麼力不從心。

    然而,和姜鑄哲溝通的沫靈夜,很快便睜開眼。

    沖雨凌薇搖了搖頭,沫靈夜嘆了一口氣,說道:「他一聽說要對付東夷人,馬上就拒絕了。他說……他欠東夷人的人情,說他當年走投無路,被整個暴亂之地白銀級勢力追殺時,是東夷人收留了他。他,還有他的人,絕不會因為你們幻魔宗和東夷人撕破臉。」

    此言一出,雨凌薇忽然覺得有些無力,眼神也變得黯然無光。

    「老嫂子,要不……試試求秦烈?」洪博文突然建議。

    雨凌薇心中又是重燃希望。

    「秦烈?」沫靈夜皺眉,她瞥了一眼雪驀炎,以複雜地語氣說道:「炎日島沒有趁機吞下幻魔宗,而是大度放手,已經是給了我們莫大的面子。如今幻魔宗遭受東夷人威脅,我們血煞宗不能給出強有力的支持,反而再去求他……這說不過去。」

    「要不……我去求求他?」雪驀炎突然道。

    她眼中充盈著酸澀無奈。

    秦烈婉拒聯姻一事,她已獲知,若非事關幻魔宗的生死存亡,她絕不會再踏入炎日島。

    「不,不能是你!」雨凌薇輕呼,她也同樣知曉了此事,知道雪驀炎已被深深傷了一回,不能再在傷口上撒鹽。

    「你不許去!」沫靈夜也呵斥道。

    「雨宗主,有沒有試過求寂滅宗,天劍山這些勢力出手?」漠峻又問。

    雨凌薇臉色暗然,「試過,卻沒有絲毫迴音。」

    山谷內,眾人突然全部沉默,沒人再次講話。

    許久后,洪博文打破平靜,突然道:「有句話不知當不當講……」他猶豫地看向眾人。

    「都到這個份上了,還有什麼話不能說?」雨凌薇嘆道。

    「恕我直言,今時今日的幻魔宗,若是沒有外力支持,在天戮大陸鬥不過黑巫教,外面也不是東夷人任何一個部落的對手。」洪博文不敢正視雨凌薇的眼睛,輕聲說道:「失去了嵇青鵬,死了聞濱、楚妙丹,余通,幻魔宗只剩你一個魂壇武者。另外,邪眼,天炎,還有很多本依附幻魔宗的白銀級勢力,幾乎都被青鬼族擊潰打散。」

    雨凌薇臉色不太自然,眼中有著一絲凄然無助,但她卻知道洪博文沒有說錯,所以她並未反駁。

    停頓了一下,洪博文繼續說:「老實說,如果沒有雨宗主還健在,幻魔宗……實力已不如很多強大的赤銅級勢力。沒有附庸,沒有幾個魂壇境坐鎮,連中堅強者都損失大半……今日幻魔宗若想繼續主宰原來的疆域,或許要想想別的辦法了。」

    「別的什麼辦法?」雨凌薇問。

    洪博文沉默了一下,避開她的眼神,垂頭道:「一般而言,當一個勢力沒落下去,沒有足夠的力量掌控原先的地界,只能……暫時依靠更強的勢力求個平安。」

    雨凌薇身子猛然一震。

    「和你們臨近的炎日島,或許會是最好選擇,他們潮氣蓬勃,有虛空境坐鎮,還有秘境之門,更有即將稱霸暴亂之地的煉器師勢力。」

    最終,洪博文還是說出了自己的真實想法,「幻魔宗已經大不如前,就算是沒有東夷人入侵,也會有別的勢力垂涎你們的疆土。」

    「如果你們願意放下曾經的驕傲,以依附者的身份,向炎日島投誠,幻魔宗就可以繼續屹立著,不用整日擔心受怕。」

    「除此之外,恐怕沒有更好的辦法了。」

    洪博文一番話講完,雨凌薇怔了許久許久,好一陣子都沒有緩過神來。

    谷內,一眾血煞宗的強者,都認真思考洪博文的建議。

    他們忽然意識到,在這個嚴酷的天地,當一個勢力沉落下去,似乎真的沒有更好的辦法來保證自己的安全。

    就連沫靈夜,都知道姜鑄哲其實也垂涎幻魔宗掌控的地界,曾有心入駐。

    和幻魔宗同處一個大陸的黑巫教,更是無時無刻不想將幻魔宗吞下,更遠的寂滅宗,天劍山,之所以不願伸出援手,是否也希望借東夷人之手,將幻魔宗抹掉,然後和炎日島談判,將那塊大陸瓜分?

    想到這兒,沫靈夜也沉默了,她知道因血厲深陷危機,她根本沒辦法給予雨凌薇太多幫助。

    「我,我現在心很亂,我需要回去好好想想。」

    許久后,雨凌薇終於慢慢從茫然中走出,丟下這番話,她有些失魂落魄地離開。

    ……

    ps:求一張月票~~



    上一頁    下一頁

    斬龍都市極品醫神六零小甜媳重生棄女當自強武俠世界大穿越
    抗日之川軍血歌隔墻有男神:強行相愛1誘婚試愛:總裁老公太會都市逍遙修神透視醫聖